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八十九章 疯孕妇(二)
    话说六叔带着兔子在前面跑着,我们两个连忙跟着跑了出来,四人一前一后,狂奔了一路,终于是在村子最东头那里看到了一圈的人,我知道,那里肯定就是六叔的家了,中国人就是喜欢看热闹,别管是好事还是坏事。

    那紧紧围在大门口的一众村民看见六叔带着兔子跑到了院子之中,开始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我和邹阳两人挤开周围的人群,终于是挤到了院子之中。

    院子里面也站了不少人,应该是六叔的本家,兔子怕我和邹阳被轰出去,再被六叔拉进屋子里面之前,冲着旁边的那些人喊道:“这两人是我的朋友,会些道术,不要拦着他们。”兔子还没有说完这话,就直接被拉到那屋子之中。

    我们从院子里就听见屋子里面传来一阵鬼哭狼嚎之音,听那歇斯底里的动静,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发生了什么灭绝人寰的事情呢,这院子里的本家听说我们两个也是道士,稍微客气了一些,过来打了个招呼,趁这机会,我打听道:“大叔,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头上围着一个毛巾的中年人道:“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我们来的时候,春花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听翠兰出来说,这春花,怕是得了什么疯症了吧。”

    这人说完这话,就抽了一口旱烟,不再言语,我见从这人口中问不出什么话来,就对着邹阳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两人慢慢的围着这个院子转了起来,这六叔本家的人看了我们两个一眼,随即不再管,反正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我们两个又不敢偷东西。

    我两个在院子中走了几步,慢慢的朝着那产妇的屋子走过去,那里面声音最大的就是那个疯疯癫癫的孕妇高喊,其次还有一个气急败坏的尖锐女音道:“你说,你这是做了什么孽啊!生个娃娃还要得失心疯!”

    听这动静阴阳怪气的,就像是鸭子在嘎嘎叫着一般,好不聒噪,不一会儿,就听见兔子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怎么会这样,你们怎么不去医院?”

    六叔的声音随即传来:“怎么去医院啊,我一带着她出这个门,她就使劲的砸自己的肚子,你看看我身上的这些血都是他她溅的,小汇啊,你可得救救你婶子的命啊!”兔子在里面不知道嘟囔些什么,我没有听见,过了一会,那房门吱呀一声开了,露出兔子略显苍白的亮,对我和邹阳喊道:“你们两个快进来看看。”

    我知道救人要紧,也顾不得避嫌了,可是等我进去的时候发现我想多了,这个孕妇居然是身上穿着完整的衣服,一点都没有临盆的样子,只不过现在孕妇的样子有些吓人,居然是整个身子完全趴在地上,像是一头猪一样,在地上用自己的脸拱来拱去,嘴里不时的发出一些疯疯癫癫的话语。

    在这个孕妇的身子下面,已经是淌了一地的鲜血,被这孕妇拱的房间里面到处都是,床上,地上,桌子上,凳子上,甚至连屋子里面其它的人身上,要是照这样下去,估计孕妇就会有生命危险了。

    在孕妇的旁边一个肥头大耳,穿着花褂子的矮胖妇女,带着一个大红手套,正在瞪着那不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两个,嘴里阴阳怪气的道:“这两个又是在哪来的啊,我说他六叔啊,你可不是不知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找来徐汇不说,有连带这找来这两个后生,我不是让你找徐婶去了么!”

    兔子似乎是很烦这肥婆,道:“翠兰姑有没有毛这可不是你说的,你不是咱村里的接生婆么,你倒是说说春花婶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要是有办法,赶紧接生下来啊,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带着这红手套可没少接下来死胎啊,是不是不敢了,怕遭报应啊!”

    兔子说的这话不可谓不毒,但是那翠兰听见兔子的冷嘲热讽似乎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丢个兔子一个大大的白眼,她看见我和邹阳正在盯着她看,立即脸一拉,冲我们两个喊道:“你们两个腌的小东西,看老娘干嘛,看你们两个贼眉鼠眼的样子,就不知道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跟春花肚子里面东西一样,都是妖怪!”

    邹阳皱了皱眉头,冷冰冰的道:“你在骂我跟他?”说着邹阳指了指我,那肥胖被邹阳这冷冰冰的气势吓的心中有些发毛,但是她是死鸭子嘴硬,掐着腰道:“老娘就是骂你,怎么了!”

    邹阳二话不说,抬起脚来,冲着那肥婆的嘴巴就是一脚,直接将那肥婆从房间里面踹到了房子外面,那肥婆直轰隆一声将门撞倒,随即滚了下去,过了半响,她才回过神来,撕心裂肺的哭喊道:“杀人啊!杀人了!你们这群***就看着老娘被那腌的混蛋欺负啊!你们以后还想不想让老娘接生了!”

    那外面的村民毕竟是乡里乡亲的,见到肥婆打出来,嘴上脸上都带着血,面上过意不去,就要冲到屋子里面,只不过兔子走出来冲着外面的人喊道:“你们要是敢进来一步,我回来就跟我奶奶说,你们掂量掂量,这翠兰做的事情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兄弟这么做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村子里面的人一听这话,乐得给兔子这个面子,毕竟这个翠兰在村子里面很不得人心,徐老太有是这个村子里面精神支柱般的存在,没有人想得罪她。兔子又冲着那翠兰道:“我忍你很久了,你要是在无理取闹,你小心点!”

    那翠兰被兔子这么一说,在院子里面哀嚎了几句,看着没人帮她,怨毒的朝着屋里面看了一眼,将那鲜红的手套扔在了地上,爬起来之后就走了。

    说来也怪,那翠兰走了之后,屋子里的春花也不哭也不闹了,只是呆呆的趴在地上,两眼无神,我们一看这架势,知道那个翠兰肯定是有问题,三人帮着六叔将春花扶到了床上,兔子冲我道:“那个翠兰姑以前还行,最近几年接生下来的孩子基本上都是死胎,村子里的人早就对她不满了。”

    我知道兔子这话是专门给六叔说的,要不邹阳在这揍了那翠兰实在是说不过去,六叔看见躺在床上不哭不闹的春花嘀咕道:“这还真奇怪了,翠兰之前春花也是好好的,她这一走,春花又好了起来。”

    兔子冲我道:“你的眼睛好使,你帮着看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我听了兔子的话,连忙用鬼眼使劲的在这个屋子里面看了起来,但是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之处。

    我摇了摇头道:“既然现在这个婶子不哭闹了,赶紧医院吧,她这是大龄孕妇,这样折腾可不是事啊。”

    六叔点了点头,打了一个电话,叫救护车来,期间六叔道:“那翠兰就像是知道春花会闹一般,今天天一亮就带着红手套来我家了,要给春花接生,本来好好的春花一见到她就变成这样。”

    兔子道:“是她催你去找我***?”六叔点了点头道:“是啊,她说我么家春花是找了魔障,让我去找徐婶,你说怪不怪?”兔子敲了敲脑袋道:“我奶奶走了好几天了,这也没有什么怪不怪的,她或许知道,我奶奶根本不在家……”

    六叔听了这话没有什么反应,但是我听了之后就明白了兔子要说什么意思,就算是以后这翠兰接生出了事,见到徐老太时候也可以说,当时催人找你去了,但是你不在家,看来这翠兰心机很深啊,不过,到底想要干什么,兔子说她近几年来接生的小孩都是夭折的,难道是养小鬼?

    要是养小鬼的话,凭着徐老太的道行不可能看不出来啊,徐老太可不是一个眼睛里能容得下沙子的人,想不到来到兔子家,居然是迎来了这么一个离奇的事情。

    不一会儿,那救护车就二次到了这里,第一次的时候,六叔要扶着春花去救护车,可是被春花使劲打肚子的疯劲给吓傻了,那些救护人员直接回去了,这一次,我们几个扶着春花,可是刚出门口的时候,那春花就像是见鬼了一般,又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不要命的开始锤自己的肚子,仿佛那里面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我们几个吓了一跳,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又开始疯起来,她这力气还很大,我们几人都按不住她,只好将她给抬回屋子里,也就是刚进屋子里,那个春花有老实了下来,看得几个医护人员面面相觑。

    我和邹阳对视一眼,连忙走出房门,朝着院子里面看了起来,这一看,我一下子看到了那扔在地上的那个像是涂满鲜血的手套,我心中咯噔一下,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就是这个手套!

    接生婆接生的时候必须戴手套,因为小孩刚出生的时候,是阴气怨气最重的时候,传言说,这投胎之时不是刚刚怀孕就投胎进去,而是在小孩即将出生的时候,那些亡灵才开始投胎,那些死胎就是因为亡灵没有来的及投胎而少了魂魄才成为死胎的,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谁都不知道。

    但是小孩出生的时候阴气很重,这事情是真的,所以接生婆必须带一个手套隔绝自己的气息,而红色又是辟邪的最好颜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