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合作
    我对着兔子道:“兔子,你们村的翠兰和徐木匠都有问题,不会这么巧的,上次在医院看到一个孕妇的孩子被夜婆抢走,现在那春花的孩子又被夜婆抢走,虽然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我总觉得,这背后只有一个黑手。”

    兔子道:“那徐木匠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要不是奶奶压着他,恐怕他早翻天了,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而且,我还觉得,这人和日本的那些人有联系!”听了兔子这么一说,我不可思议的道:“Gina?”

    兔子摇了摇头道:“Gina只是其中的一个,你看到的日本徐福势力只是冰山一角,你当初不知道我们家族势力多大,但是跟日本徐家争斗的到了如今的下场。”

    听了兔子的话,我心中若有所思,看来这次葬金殿执行,不光是要担心那剩余的都理人呢,还有一直藏在暗处的徐福日本后人,这样看来,不光是哪样,我们这点人都是在弱势上,虽然有古尸和小金这Bug一样的存在,但谁晓得这两伙势力最终会弄出什么样的幺蛾子。

    我们赶到兔子村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兔子道:“咱们也别先去找兵符实体了,我总觉的那东西不大靠谱,还是先去徐木匠和翠兰那里看看去吧,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我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天黑无月,寂静的村子里显得更是空荡,原本该是万家灯火的时候,兔子村子里面却是黑咕隆咚的,显得有些诡异,兔子见到我们两个好奇,便道:“这是我们村的习俗,和黑之后一般就睡觉,你们上次来的时候不是睡觉挺早的么。”

    兔子接着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六叔那里不知道春花婶怎么样了,我们光顾着追夜婆了,也没有看到那出生的婴孩到底怎么样,而且,我估计着徐木匠和翠兰应该也在那,咱先去那看看吧。”

    我们两个跟着兔子走在后面,我问道兔子:“你不是会读心术吗,为什么不读读徐木匠?”兔子苦笑道:“我这读心术一会管用一会不管用,再说了,这读心术因人而异,心智坚定的人我根本读不到什么。”

    其实兔子最后一点没说,读心术这东西用多了会造成反噬的,我们三个走到六叔的家中,走到这里,那黑黢黢的村子之中才有了一丝的光亮和嘈杂,显得有些人气。

    兔子对我们两个道:“你们先别进去了,白天在这大闹了,进去难免引起公愤。”说完兔子扭头走了进去,而我和邹阳两人就藏在六叔家不远处的拐角黑暗处,静静的看着兔子走了进去。

    沉默中,邹阳突然来了句:“婴玉不亮了。”他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那不死村之中一直发亮的婴玉,在邹阳身上不亮了,我有些好奇,但是现在不是时候。

    兔子走进去了不大点时间就钻了出来,透着那有些昏黄的灯光,看着兔子的脸上阴晴不定,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等着兔子走过来的时候,我问道:“怎么了,春花有没有事?”兔子摇了摇头道:“春花的命倒是保住了,但是,但是那婴孩有些奇怪。”

    我道:“怎么个奇怪法?”兔子道:“我进去的时候那婴孩已经没了,但是听那些村民说,那小孩就像是小老头一般,根本不像是新生的孩子,一出来,就断气了。”

    我道:“不是刚生下来的小孩都是皱巴巴的吗?”兔子摇头道:“听他们的意思不是那种感觉,就像是生命力耗尽的那种情形。”

    兔子说完这话,又道:“走,我们去徐木匠家,他已经回去了,不在这。”说完这话,我们三个又朝着徐木匠家走去,恰好要去徐木匠家的途中经过兔子家,我们三个干脆戴上家伙,顺便带着古尸一起去。

    徐木匠家里一点灯光都没有,看起起来应该早就休息了,兔子对着邹阳耳语了几句,邹阳手脚并用,三下两下窜上了这个院墙,随即翻身跳了进去,灵巧的就像是一只猫,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来。

    兔子和我在外面乖乖的等着,这时候没有证据,我们不好和徐木匠撕破脸皮,等了大约十分钟,徐木匠家的门吱呀开了,吓了我和兔子一跳,但是开门的却是邹阳,他闷声道:“家里没人。”

    一听这话,我们两个带着古尸直接窜了进去,一进到这院子里面,我就激灵灵打了一个寒战,之前就说了,徐木匠家里是做死人生意的,停放着好几口大棺材,就像是义庄一般,那扎好的纸人纸马,在角落中胡乱的堆着,惨白着一张脸,乍一看过去,这东西仿佛在阴仄仄的对着我们笑。

    我们进来之后,掏出手电,就开始搜起来,只不过这徐木匠家里除了外面的那几口棺材,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搜的,不一会,我们就将他家搜了个底朝天,什么东西都没有发现,兔子不死心,走到那院子之中的棺材准备开棺材看看,就在这时我突然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这味道像是春花生产时候,那屋子里面的味道一样。

    兔子和邹阳都闻到了这股味道,我们三个不约而同的朝着那味道的来源望去,这味道是从大门外面传来的,我们刚抬起头,就看见这紧闭的大门一下钻进来一个浑身雪白,偏偏下体布满血迹的女子,仔细一看,这女子没有脚!

    我看见这女子冷哼一声,祭出阳火准备动手,因为这个女子正是那次在医院之中看到追夜婆的那个死的孕妇,女鬼见到我们三个,脸上居然也是露出一种震惊的表情,不过那表情只是出现了一下,随即张牙舞爪的冲着我们扑来。

    只不过这女鬼有些异想天开,上次要不是徐老太干扰,我和邹阳早就将她给打的灰飞烟灭,交手几下,邹阳的阴阳镜就将其给定住,我祭出阳火准备朝着那女鬼头上砸去,嘴中冷喝道:“让你跟着我们!”

    兔子一把将我拦住,道:“不对,这女鬼不是追我们,她是追夜婆的!”我一听兔子的话,心中一动,对着兔子道:“你是说,夜婆来过这?”

    兔子点了点头,果然,这徐木匠居然和夜婆是一伙的,那么我们少的那几件人皮图上的东西,会不会也是他偷的呢?我对着被邹阳定住的那个女鬼道:“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估计有些误会,现在我不追究你想要害我爸爸的罪过了,毕竟没成功,现在,我们有共同的敌人,那就是夜婆,只要是你将我们追到它,我们可以帮你报仇,你也知道,凭你,根本不是夜婆的对手!”

    那女鬼眼睛盯着我们,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就在我等着耐心将失的时候,那女鬼轻轻的点了一下头,邹阳将阴阳镜收了,冷声道:“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那女鬼似乎是没听见邹阳的威胁一般,悄悄的飘了起来,开始的时候我们三个还怕她一下子给溜了,但是看着女鬼飘起来之后,径直朝着一个棺材走去,我们知道,这女鬼肯定是打算跟我们合作了。

    女鬼挑着角落一个棺材直接钻了进去,我们三个赶紧跟着,难道是里面有暗道?这样更好,希望那人皮图山的东西也在这暗道之中。

    我们三个走过去,不能像是那女鬼一般穿墙而入,邹阳摸到棺材封板,使劲一掀,轰隆一声,将那棺材给打开了。我冲着他们两个喊道:“快点,别让他们跑了!”

    说着我拿着手电往里面往棺材里一照,可是我心中想的那个暗格通道并没有出现,有的却是一个脸上血肉模糊,身子直挺挺的使劲绷着的人!邹阳一见到这个东西直接一拳砸在了他胸膛之上,不过听着咔哧一声,那人的胸脯直接被砸的凹了进去,从那血肉模糊的脸上渗出一些黑红的血水。

    邹阳闷声道:“早就死了!”兔子接话道:“而且是脸被割走了。”

    邹阳不闲恶心,直接将那尸体从棺材之中提了出来,放到一旁,这尸体脸已经没了,根本认不出是什么人,我们将那尸体掏出来之后,就看到棺材里面的那个一袭白衣的女鬼,她身子在地底下,抬着头,愣愣的看着我们,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兔子对着那女鬼道:“夜婆杀的这个人?”那女鬼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身子从地中钻了出来,又开始朝着一旁飘去。兔子道:“跟着吧,看看女鬼能带我们去哪。”

    这女鬼不知道靠什么本领能够追到夜婆,但是夜婆跑的实在是比她快多了,等我们跟着她从徐木匠家出来之后,她又到了六叔家,然后兔子跟着进去转了一圈,这才开始朝着我们追丢夜婆的地方飘去,好在其他人看不到她,要不早晚会被她吓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