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九十六章 怨气新生化梼杌,师傅好友来助阵
    看到邹阳如此作为,似乎丝毫不把面前的那个怪物放在眼里,我和兔子心里对邹阳崇拜至极,那些黄皮子被邹阳这么一吓,纷纷跳开,朝着那怪物身后缩去,邹阳看着我们两个淡淡的道:“这东西动不了。”

    听见邹阳这么一说,我们两个这才注意道,这个怪物胸口的那个大嘴巴中,好像是叼着一块比巴掌大点的东西,而它的四条腿,都是被一些锁链困住,虽是凶焰滔天,但的确好像不能动。

    我和兔子同时松了一口气,几乎同时瘫倒在地,而我们对面的那个怪物依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冷冷的盯着我们。

    我问道兔子:“这是什么东西?”兔子道:“我哪知道,不过看这样子,应该是什么凶兽才对,难不成是跟夔一样的东西?”

    邹阳这时候却道:“这东西不是实体,是鬼物。”听见邹阳这么说,我们两个看着那被黑雾隐藏的怪物深以为然。

    兔子这时候冲我道:“你看这怪物胸口是什么东西?”这时候我和邹阳才重新打量起这个怪物那硕大的嘴巴来,刚才说过,这东西有比巴掌大,看了一会,我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我对着他们两个道:“我怎么觉得这个东西就是兵符实体呢!”

    兔子在一旁道:“我也这么觉得。”邹阳没有说话,但是看得表情,我知道他肯定也是这么认为。

    既然知道这东西是兵符的实体,我们几个也不敢过去拿啊,我只好再次控制着古尸往那怪物身旁靠去,只不过刚走到那怪物的面前,那个怪物张嘴就是冲着古尸吐出一团黑色的雾气。

    那团黑气一窜到古尸身上,立刻变成一个又一个面目狰狞的冤鬼,朝着古尸身上使劲的撕咬起来,这些厉鬼实在厉害,这次连古尸身上的那煞火就像是被水浇了一般,发出嗤嗤的声响,眼看着这些鬼物就要开始撕咬古尸的**。

    我没料到这怪物吐出的鬼物就凶厉如此,下意识将让古尸退了一步,不过古尸仅仅是退后一步,他身上的那万千恶鬼像是被什么牵住一般,纷纷脱落下来,并没有跟着古尸继续朝着我们这边走来。

    我们几个大吃一惊,看着古尸身上那已经见血的皮肤,我们知道,要是我们几个过去,这会儿肯定成为一堆白骨了,不过这时候邹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看着那怪物怔怔发呆。

    我拍了一下兔子,道:“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快点说,就你是道士家族,沉淀肯定比我们两个深厚。”

    兔子道:“我看着这怪物吐出的万千恶鬼想起以前在一本古书上记载的一个怪物,现在一对,倒是跟着怪物差不多。”

    我道:“那是什么?”

    兔子顿了一顿,道:“杌!”一听这话,我和邹阳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我只是一个半路出家的道士,但不代表我不知道中国传说中的四大上古凶兽,杌。

    看到我们吃惊的样子,兔子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出现这种怪物?”

    我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兔子道:“这东西嘴巴之中叼着一个兵符实体,这我们都看清了,你也别否认,其实,我觉得会出现这个怪物,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个兵符。”

    兔子接着道:“当初秦始皇一统中国的时候,我说这个你也别不高兴,一将功成万骨枯,死了保守有七八十万人,这些人的死或是直接或是间接的跟这兵符有关系,所以,我觉得他们死后的怨气都聚集到了兵符之上。”

    “兵符本身有灵气,秦皇一统**,统一天下,这兵符功不可没,自然形成自己的灵性,那就是你手中的这极阳符,但是那七八十万人的怨气,同时也聚集到了这兵符之上,一阴一阳。”

    “也许之前的时候,兵符之中有极阳符镇压,这些冤魂厉鬼没办法兴风作浪,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也不知道谁将兵符之中的极阳符给抽了出来,让兵符实体之中就留着那些阴魂冤鬼,这些鬼物怨气如此之大,再加上没有极阳符的克制,久而久之,就成了这个怪物,在加上古书上记载,杌凶兽就是在巨大的怨气之中诞生,所以,我才推断出这个东西是杌。”

    听着兔子有鼻子有眼的说了一通,我和邹阳都是呆立在一旁,不过仔细一想,好像兔子说的真是那么回事,兔子说完之后,就和邹阳看着我,看的我心中发毛,我不自然的问道:“你想干嘛?”

    兔子道:“你没有听我说吗,这杌也是兵符之中的一部分,而你又拿着兵符的另一部分,关键是,你身上还有一丝帝魂,我觉得你去拿应该没有危险。”

    我一听这话,立马嚎道:“应该!你也知道是应该,对这么一个传说中的怪物,我去了还不是九死一生?”

    就在我和兔子争论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有些阴仄仄的声音:“他说的没错,的确你应该过去拿。”我们三个一听见这个话,立马警醒的回了头,邹阳这次直接将刀抽了出来,而我也将古尸叫了过来。

    我们身后的是一个浑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乍一看像是斗笠人,但是他头上却没带斗笠,却是用一条条的缠的严实,只露出鼻子,眼睛和嘴巴,要是斗笠人的话应该头上有一个大包,但是这人头上却是没有,这倒让我松了一口气,但也没有掉以轻心。

    我道:“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们?”那人声音很尖,对我道:“我对你没有恶意,你是秦关,对吧,你看了这个就明白了。”说完这话,这人冲我扔过来一个纸片。

    我不敢接,连忙让古尸将身上煞火一熄,然后徒手接了过来,那人看我谨慎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就算是有,我们也不知道,那人阴阴的道:“放心吧,没有毒,这是你师父的亲笔信。”

    一听这话,我脑子轰的一下空白了,邹阳和兔子两人也立马围了过来,不是我们戒备心插,只不过实在是太想师傅了,我一把抢过古尸手中的那纸片,看了起来,入眼是熟悉的笔记,寥寥数字:“秦关,为师安好,勿挂,此人师傅好友,可信。”

    师傅的字迹绝对不会造假,看完这纸条,我心中相信了七八分,那人又从背后拿出师傅走的时候带走的七星桃木剑,对我道:“你师父怕你不相信,专门让我拿着这把桃木剑来。”

    我看到这里,眼睛一湿,道:“师傅,他老人家还好吧。”那浑身缠着布条人道:“嗯,挺好的,他要你不要担心,说是该见你的时候,自然会见你。”

    我听了这话之后,就断了想要通过这布条男找师傅的念头。

    那人慢慢的走到我们身边,看着面前的那个杌,出乎意料是,那个杌看到面前的这个布条男,似乎是见到敌人一般,居然是朝着他嘶吼起来,看那架势,就像是看到什么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我看的好奇,这杌见到我都没有这种反应,为什么见到这人居然会有这种反应呢?杌不光是嘶吼,居然是挣扎起来,看那架势想着朝着布条男扑来,嘴中不时的吐出一些黑色的烟雾,只不过这一切都是徒劳,还不等着那些黑雾冲过来,就散在空气中了。

    兔子好奇的道:“你们认识?”那布条男冷冷的道:“不认识。”

    布条男对我道:“你手上有阳符,只要将阳符注入到这兵符里面,这杌和阳符都会缩到兵符里面,到时候,你就拥有这两个东西了,杌比起你的鬼眼,厉害多了。”

    看来师傅跟这个人说的我事情不少,这人很是了解我。

    我看了一眼杌,心中踟蹰,那人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道:“收复杌自然会付出一些代价,你要是不敢那就算了,葬金殿也不用去了。”

    我一听这话,听见这人口中那不屑的语气,我心中那可怜的自尊又开始作怪了,我道:“我怎么不敢,我就是想问问,为什么这杌似乎对我没有多大的恨意呢?”

    布条男听了之后,道:“这是从怨念之中生成的鬼物,已经没有当初的意识了,它只被兵符控制,你若是控制了兵符就是它的主人,现在它根本不认识你,又何谈恨你?”

    我听了这话,心中放松了一些,原来杌是那几十万的怨气产生的新的独立个体,并没有之前的那些意识了,这样一来,对我是极好的!

    我看了一眼兔子和邹阳,冲着他们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小心翼翼的朝着杌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