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梼杌入体,秦关危矣
    我小心的朝着杌走去,心中像是打鼓一般,扑通扑通乱跳,那杌见我走来,倒是没有多大的敌意,只是将脑袋歪着,似乎是在不懂我在干什么一般,我边走边道:“我只是过来摸摸你,你别害怕。”

    那杌见到我走的它近了,就低声吼着,那声音压在它嗓子中,低沉的吓人,而我有感受到那周遭身子都被恶鬼盯住的那种吓人感觉,也就是三四米的距离,硬是让我走了快三分钟。

    终于,我到了那杌的面前,再走一步,我就能够到那杌了,而它胸口嘴巴之中的那兵符似乎像是在我招手一般,只要我将右手的极阳符贴到上面就好了。

    这时候我心中的感受是十分矛盾的,看着杌的身形,我心中是说不出的惊惧,但是又想找只要是一点的距离,就能让我拥有这杌和阳火,那种诱惑又撩拨着我恐惧的神经,就像是在水火两重天之中一般,煎熬,我只能说是现在是煎熬。

    偏偏就在这时候,那地上的死心不该的黄皮子又开始动脑筋了,它们看见我小心翼翼的朝着杌走去,心神丝毫没有注意到它,这东西猛地朝我扑来,谁也没想到这黄皮子会突然发难,身后的邹阳他们顿时傻了眼,而那个布条男子哼了一声,踢出地上的那块石头狠狠的朝着那个黄皮子砸去。

    我和黄皮子距离太近,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东西已经扑到了我身上,而随机布条男的石块就打在了那黄皮子的身上,砰的一声,那黄皮子的身被石块打中,应声而掉,但是我这时候,已经是中了招。

    成精的黄皮子都会扑人,类似鬼上身的那种,我也没想到自己会阴沟之中翻船,直到我浑身发冷,浑身不受控制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现在被黄皮子上身了!

    我距离杌也就是一小步的距离,被黄皮子上身的我一下子迈开了那关键的一步,直接冲到了杌身子旁边,那前方一直死死盯着我的那个杌一见到我冲进了他的攻击范围,二话不说,直接冲着我吐出一口黑烟,虽然我身子不能动,但是我的眼睛还能看到那黑烟之中一个个狰狞的鬼脸。

    或许这杌已经对我没有恨意,但是它吐出的那口黑雾之中的鬼物却是恨不得生食我肉,怪叫着朝我扑来,我心中悲哀的喊道,我命休已!

    只不过我没有看到身后众人的动作,我身后的三人看见我跌进门里面,迈出了那关键的一步,但是手上的阳符什么都没有祭出,知道事情已经坏了。

    邹阳和兔子两人先后朝着我冲来,这几米的距离,对于邹阳来说,紧紧是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就能窜到,但是刚刚冲出的邹阳和兔子肩膀一沉,硬是被中间的布条男给止住了身形。

    邹阳和兔子刚想大怒,但是看到那中间的布条男以一个匪夷所思的速度朝着我扑去,他身上居然像是古尸之魂一般,出现了厉鬼虚影,浑身冒起了森森鬼气。

    杌见到扑来的那酷似厉鬼的布条男,立刻放弃了攻击我,而是张口大吼,朝着布条男吐出一口墨汁般的黑雾,幻化成一条手臂粗细的铁链朝着布条男打去,让我们想不到的是,这布条男居然没有躲避,待到那铁链冲来,他居然大嘴一张,露出了一张将近面盆大小的嘴巴,将那铁链生生吞进了嘴巴之中。

    杌这时候看到已经走到它身边我,冲着那布条男使劲低吼一声,然后整个身子化成黑雾,直接从我的嘴巴和眼睛之中冲了进去,那布条男见状,大喊一声:“孽畜,敢尔!”

    那布条男从背后抽出七星桃木剑,划了一个诡异的符咒,然后大声喝道:“我身为鬼,天地为鬼!”喝完这话,他拿着桃木剑凌空朝着那符咒一拍,随即那符咒变的赤红,直接落到了那拴着杌的铁链之上。

    原本已经化成黑雾的那杌,猛地又被那铁链一拉,顿时那原本都要钻进我身体的黑雾停留在了原地大半,这时候,布条男又是猛地一张嘴巴,居然伸出一条殷红如血的长舌,朝着那被铁链锁住的半个杌打去。

    邹阳和兔子看到这布条男神勇诡异的一串动作,都是吃了一大惊,这人明显不是修行的道术,看他鬼气森森的样子,就像是九幽来的厉鬼一般,现在他居然敢用舌头吸取杌身上的怨气,真是胆大包天霸道至极。

    不过这时候我已经看不到这布条男神勇的一面了,因为,自从我迈进了那个诡异的门之后,我的身子就倒在了地上,然后被杌的那怨气鬼气从眼睛,嘴巴,鼻子,耳朵之中钻到身体之中,现在我已经被杌上身了!

    现在我眼前已经看不到东西,只是感觉自己的身子很冷,不对,不是自己的身子,现在我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子了,一种来自灵魂的冰冷,就像那次差点被淹死的时候一般,我又重新体会到了那种感觉。

    不过,这次,这个空间之中显然不是只有我自己,我先是感觉到了背后有一双怨毒的眼睛盯着我,虽然我现在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但还是下意识的回了个头,这一回头,我就看见一双像是黑宝石般熠熠发光的眼睛,还有一个像是狼狗大小的身子。

    这是那个黄皮子,还没想到我怎么会在这见到他,我那看不见的身子一下子被扑到在地,那黄皮子张开嘴巴冲我撕咬起来,黄皮子这东西阴毒狠辣,一般来说狗都不愿意招惹它,我现在只能是一下一下的被它蹂躏。

    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改怎么还手,等我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一点一点的模糊的时候,我才意识道,要是我再不采取措施,恐怕我就会被这黄皮子咬死了,只要是我没了意识,估计我的身子就要被这东西给占了!

    好歹我也是死过一次进过阴城的人,我略一思索就知道了,现在肯定是我的魂魄跟黄皮子争夺我身子的控制权,现在不是它死,就是我亡,我得快点,因为,我身边还有一个杌,其实这时候我还不知道杌已经也进到了我的身体之中。

    其实被鬼上身也好,被什么精怪扑中也好,最终的原因就是这人的精神意志力不强,只要是你坚信这是自己的身体,别管是什么东西,都得乖乖的给你滚出自己的身体。

    虽然感觉不到黄皮子撕咬我的疼痛,但是我的意识的确是在一点点的模糊,这时候我赶紧集中起注意力,像是那次赶出畜神一般,开始压迫起这黄皮子来,开始的时候这黄皮子还能给我斗个旗鼓相当,也许是我对于控制精神力很有天赋,上次无师自通的将畜神逼出体外,这次也不例外,那黄皮子不一会儿就落了下风,开始溃败。

    眼看着就要将这东西逼出体外了,但是就在这时候,一阵阴冷的感觉再我周围产生,我暗叫一声不好,因为这感觉就像是被杌盯住了一般,我心里还以为是自己的身子被杌注意到了,没想到自己往周围一看,居然发现了一团飘在空气中的黑雾,只露着两个红彤彤的眼珠子。

    我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吐沫,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没有身子,只是一股意识,我知道这不是在外界,那在这里看到了杌说明了什么,说明杌这狗东西居然也钻到我的身子里面来了。

    顾不得想为什么杌会上我身子,我连忙将先下手,将自己的意识集中起来,向着杌挤压去,只不过我的这点意识那里是杌的对手,只是稍微的碰撞,就被它摧枯拉朽一般的击垮了。

    随即我看见杌所化的那黑影一下子到了我面前,将我看不到的身子狠狠的踩到了脚底下,一种**裸的蔑视,在杌这种目光之中,我的倔脾气又开始发作起来,我拼了命的用自己的意志力一次次的撞击这看似高山一般的杌。

    一次次的撞击,一次次的失败,在杌面前,我就像是一个可怜的蚂蚁,丝毫翻不起任何的风浪,在这种实力的巨大差别下,我那可怜的自尊算的了什么。

    杌似乎是失去了耐心,低头下来,一团黑雾将我紧紧的包围住,我知道,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化成杌万千亡魂之中的一个,自己的意识,就会永远的消弭在天地间,成为杌的身体的一部分。

    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尝试过了,我努力过了,我没有办法对付这个杌,就在我的意识一点一点消失的时候,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温厚的声音:“秦关,心无敌,则人无敌,这是你的身体,你做主。”

    听了这话,我眼睛唰的一下就湿了,师傅,是你吗师傅!我像是疯了一般开始挣扎起来,师傅,你在哪?师傅,你过来见见我,师傅,难道你已经死了吗?

    我剧烈的挣扎倒是引起了杌的注意,但是它化成的那团黑雾用力一紧,就让我的挣扎归为平静,,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我注定是个失败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