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梼杌阳符入兵符,子母针出夺人命
    我的挣扎在杌的面前,就像是一个笑话一般,可是,我现在很不甘心,我只想说,我不甘心!

    我还没有救出爷爷来,我还没有见到师傅,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就这么死去!

    我身上没有小宇宙,也没有查克拉,就算是我现在身上燃烧着汹汹怒火,但是苦苦的挣扎又是被杌打碎,现在杌似乎是对我来了兴趣,对这个相对它来说只是一个蚂蚁的我产生了兴趣。

    看我一次次的挣扎起来,然后在一次次的将我意志给击溃,似乎对它来说,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但是对我来说,这关乎我的生命,关乎我能不能活下去。

    在一次次的挣扎过程中,我终于是消散进了最后一丝力气,我不甘心的被杌围在中间,现在我要是有身体的话,估计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吧,无论我怎么努力,在这个操蛋的杌面前,就是一个笑话。

    杌似乎是对我失去了最后一丝兴趣,见到我不在挣扎,那团黑雾猛地向我压了下来,但就在我即将失去最后一丝意识的时候,我长着自己那根本不存在的嘴巴,用劲全身力气一字一顿的喊道:“我,不甘心!”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居然听见了自己那有些疯癫的声音,随即我的身子一热,一股炽热的暖流从我那看不到的右手涌了出来,极阳符!我见到极阳符出来之后心中狂喜,连忙将自己的右手朝着一旁的杌拍去。

    本来对我充满轻视的杌看到我手中的阳符,连忙低吼着从我身边跳开,但是它毕竟慢了一步,被阳符狠狠的打中在了那身体化成的黑雾之上。杌没想到它眼中的那小蚂蚁居然将它给弄疼了,大吼一声,身子重新朝着我扑过来,不过它胸口的那嘴巴同时张开了,这次它是想着将我活活吞掉了。

    我手中的阳符成了我最后的救命稻草,我赶紧抛却一切杂念,将手中的阳火递了上去,紧接着,我的身子像是被万鬼噬咬一般,冰冷的刺痛起来,而手上的那阳火,颤颤巍巍,在杌面前,居然就要熄灭。

    我知道要是这阳火熄灭之后我肯定就完了,我不顾一切的催动着阳火,反正这是我的身子,就算是耗费几年的寿命,我也不能让阳火熄灭了!

    这是一个漫长的拉锯战,就在阳火变成了烛光大小的时候,那杌终于是化成一缕黑烟,从我身体之中逃了出去。

    就在杌逃出去的那一刻,我猛地睁开了眼睛,几乎是下意识的将右手狠狠的贴在了那杌胸前嘴巴叼着的那个兵符之上,轰的一声,我的身子右手像是一下子握住一块烧红的铁块一般,锥心的灼痛苦。

    在这灼热之中,我身子里面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的被抽了出来,而我身边的那个杌,发出阵阵低吼,那吼声之中多了一丝惊恐,就算是杌,在这即将复苏的天下第一兵符面前,也不得不退让。

    杌不光是开始低吼,它随即也挣扎起来,只不过锁着它的那四道诡异的铁链子不是凡物,任凭这杌怎么挣扎,都没办法逃开,而它身子之中的黑雾,纷纷朝着它胸口的那兵符涌去。

    反观我这边,我右手之中璀璨的像是太阳一般的阳符也慢慢的被逼了出来,上一次我是被师傅强行封印进去,那时候我身上的每一丝血液都被蒸的生疼,这次阳符被抽出来,我比起上一次来说,身上更是难受,那感觉就像是每一个毛孔之中都往外嗖嗖的窜着血一般。

    我开始的时候还能看到杌的样子,但是现在眼前一片火红,耳边只能听到杌那震慑人心的低吼,现在这个状态每一秒都是煎熬,它不光是抽我身上的阳符,有种诡异的力量在我身体之中游走一翻,让我全身的没一条神经都绷直了起来,然后使劲的拉扯。

    终于这种痛不欲生的感觉慢慢的减缓了,而我的眼睛也慢慢的回复了视觉,能看清楚周边的景物了,我身边的那个杌已经是只剩下了一团淡淡的黑色雾气,甚至连轮廓都看不清楚了,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右手,那璀璨到晃眼的阳符已经消失不见,而我的右手处,沉甸甸的,出现了一个古朴的,比巴掌略大的兵符。

    而最后,杌那仅剩的一点雾气都被兵符吸收干净,那门之中,就剩了几个呆滞的黄皮子,我现在不知道什么感觉,看着面前的兵符有些失落,阳符从我身体之中消失了,我唯一的点攻击手段也消失不见,我,又成了普通人,或者,我一直都是个普通人。

    剩下的那几只黄皮子见到它们的靠山消失不见,在短暂的呆滞之后,纷纷打着尖锐的喷嚏在这山洞之中逃窜,兔子看到发呆的我,喊道:“秦关,你没事吧。”

    这时候我才猛地收回了心神,苦涩的摇了摇头,道:“没事,看,我拿到手了。”说着我晃了晃手中的那兵符,只不过我的表情落到兔子和邹阳的眼睛之中,变得有些落寞,兔子走了过了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故意道:“行啊,小子,真厉害,我算看出来,这东西还真的靠你来拿,其它人谁来拿,都是死路一条。”

    我知道兔子这是故意宽慰我,甩了甩头,将心中的伤感甩出去,然后对着邹阳道:“看,兵符!”

    邹阳艰难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嗯。”

    我这时候看到那浑身缠着布条的那个男子靠在石壁上,我只能看到他亮的吓人的眼睛,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兔子看见我看那布条男,对我道:“你这次要好好的感谢一下这人,要不是他,估计杌整个身子都要钻到你的身子里面去了,多亏他帮你拖住半个杌。”

    我听了这话之后心中一惊,我可是切身知道这杌有多厉害,就算是有阳符的我也差点被秒杀掉,不过兔子又趴在我的耳朵之上小声道:“这人不像是个人,反而像是个鬼,你不知道,刚才他动手的时候,比一个厉鬼还像厉鬼。”

    我吃了一惊,不知道兔子这话什么意思,但是听了兔子的话,一下子就把心中的那匪夷所思的念头给掐断了,原来他真的不是师傅。

    那布条男道:“去看看那个山洞之中吧,说不定有什么东西。”我们三个听了之后,转头就往那山洞之中走去,那布条男又冲我道:“秦关。小心兵符,千万不要被人抢走,还有,尽量不要控制杌出来,小心噬主。”

    我点了点头,看来这个人对我还不错。

    我们三个朝着那个门中走去,期间兔子好奇,接过我手中的那个兵符看了看,嘟囔道:“当年就是这玩意控制着秦军的虎狼之狮?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啊?”

    我道:“要不我试试给你看啊,里面可是有一个杌的,话说我还没有尝试过怎么用的。”

    兔子一听杌,脸有些发白,道:“还是算了吧。”就在我们三个有说有笑的朝着那个门口走去的时候,身后的布条男突然冲我们喊道:“噤声!”

    随即邹阳脸色一变,冲我们道:“有人来了!”我赶紧将兵符塞到身后的包中,这冒死拿回来的东西,可不能被人家给抢走了啊!

    邹阳拿着砍刀戒备在前面,我控制着古尸也走到了我们面前,这时候我也听到了那钟乳石洞之中传来了脚步声,等我收拾好了抬起头来的时候,又听见了哗啦哗啦的动静,随即我的眼睛就有些发红了,又是那***夜婆!

    兔子比我的反应更激烈,破口大骂:“徐木匠,我草你奶奶,你还敢来!”说着兔子就从自己的衣服之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匣子,我一看,兔子居然把那子母针给掏了出来,看来兔子这次是真的动了杀心!

    过了一会,我们的视线之中走出了几个人,如果那个也算是一个人的话,徐木匠,翠兰还有夜婆,关键是还有一个浑身是骨头架子,那骨头架子眼看着就要散掉的尸体!

    兔子看到那尸体二话不说,直接是拿着那匣子冲着徐木匠和翠兰射去,徐木匠一看到兔子手上拿着的那个东西,二话不说,连忙朝后面一个铁板桥,但是翠兰不知道这是什么,刚想问这是怎么了的时候,就听见兔子这传来嗖的一声。

    随即砰的一声,那子母针从徐木匠的上边传了过去,打在地上,之前兔子就说过,这子母针之中还有许多小针,这些小针才是真正的杀招。

    那个大针插到了地面上之后,一下子爆破开来,朝着四面八方射去,当然我们这里距离那太远,根本过不来,但是翠兰和地上徐木匠一下子中招了,那翠兰肥猪一般的身子甚至最后连叫声都没有发出,七窍流血的软绵绵的瘫倒在了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