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夜婆迷阵
    而那个徐木匠似乎也是被毒针扎到,一动不动的躺在原地,兔子刚才是含怒一击,看到这地上躺着的那两个人,这时候心中才有些慌了,毕竟再怎么说,这徐木匠和翠兰也是他们村子中的人啊。

    兔子有些傻眼,但是最后还是朝着那地上死不瞑目的翠兰靠去,嘴中嘟囔道:“你这也是罪有应得了,你祸害了这么多孩子,以后早晚下地狱,我这是帮你早点解脱,你可不要怪我。”

    说着兔子蹲下,想要帮着那翠兰闭上双眼,本来我们心中想着兔子帮翠兰蒙上眼睛也没有什么不妥,毕竟死不瞑目不是什么好事,但关键是,兔子和我都没有注意到,这翠兰是带着那殷红如血的接生手套过来的。

    等着兔子刚刚蹲下,手还没有搭到那翠兰的眼睛之上时候,翠兰身子猛地动了起来,那像是沾满鲜血的手套一下子牢牢的抓住了兔子的胳膊。

    本来心中对翠兰死就有些愧疚的兔子,这一下子猛的就被吓破了心神,毕竟谁对于认识的死人,我们心中都会有一个疙瘩。

    话说兔子被翠兰一抓之下,吓的一屁股蹲在了地上,而那翠兰这时候猛地在地上爬起来,朝着兔子扑过去,这他娘的是诈尸了!

    距离兔子最近的是古尸,一看到兔子出了问题,我赶紧让古尸跑了过去,冲着那翠兰就是一脚,古尸的这力气多大,他的一脚直接踹到了翠兰的腰上,只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有些血腥,古尸一脚之力居然是将翠兰的下半部分身体活活的踢开了。

    从腰上开始裂开,下半部分直接被古尸踢到了徐木匠身边,而翠兰的上半部分尸体,嘴中赫赫的依然朝着兔子脖子使劲掐去,那腰上流出来的血,像是小河一般,统统流到了兔子身上,将兔子染成了一个血人。

    看到这一幕,不光是兔子吓傻了,我也吓傻了,谁也没曾料到古尸一脚居然将人分尸了,就在我们迟疑的时候,一直静立不动的那个布条男猛地朝着兔子扑了过去,他朝着翠兰的脖子一拍,随即用手指头沾了一下翠兰腰中的血,点在了翠兰的脑门之上,笔走龙神的画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我们认为死了的徐木匠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冲着我们阴阴一笑,然后对着被翠兰掐着的兔子道:“你小子,可是真狠啊!”

    说完这话,他的嗓音突然尖锐了起来,随即那一直呆立在原处的夜婆嗖的朝我们这边冲来,邹阳赶紧迎上,我也想着冲过去,但是忽然意识道,自己身上没有阳符了,根本没有战斗力。

    那夜婆冲过来并没有攻击我们,而是嗤的尖叫了一声,随即我们周围就多了一团如同墨汁一般的雾气,原本冲过去的邹阳赶紧站住了身子,往后退了一步,拉到了我,邹阳拉到我之后,对我道:“背靠背,小心!”

    那夜婆将我们困到这里面,但是外面的徐木匠应该是能看到我们,由于有了上次的经验,我知道自己的鬼眼能够看透这个浓雾,赶紧将自己的精神力集中起来,刚才我已经有了好几次这种经验,加上这是生死关头,所以这次我很快的能看见这黑雾之中人的轮廓了。

    这时候兔子骂了一声:“这该死的肥婆死了还不肃静。”我闻声朝着他那边看去,只是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子从地上爬起来,看样子应该是兔子无疑,我小心的往兔子那边靠着,邹阳在后面跟着我。

    我现在只能看清楚人的轮廓,但是这就足够了,只要是在找到那个布条男,我们几个站在一起,就算是那夜婆再厉害,也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伤害,我走到兔子身边的时候,踢了他一下,兔子刚想怪叫,我连忙道:“是我!”

    兔子赶紧闭上了嘴巴,我们三个背靠背站好,我使劲的睁着眼睛,想要在这黑雾气找到古尸和那个布条男子。

    可是不等我找到古尸,就听见不远处传来打斗之声,我们三个大惊,谁能在黑雾之中打斗,难道是夜婆找上了那个布条男?接下来,我们就知道是谁在打斗了,徐木匠闷哼一声道:“你是谁,为什么淌这浑水?”

    布条男阴仄仄的笑了几声,随即就是更猛烈的攻势,这时候,我突然听见一阵未哇的叫声,我突然想起了小金还在这里面,刚才它被杌一吓,变成小屋子大小之后一下子又变成了巴掌大小,随后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怎么现在又传来它的叫声?

    我喊了一声:“小金!”小金似乎是听见了我的声音,冲我未哇未哇的叫着,但是我只听见小金的叫声,看不到它的影子,不过也对,现在状态下的小金,我根本找不到它。

    小金叫了几声之后,我就听见一阵哗啦之声,我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是夜婆,小金现在受伤根本打不过这些东西,我冲着小金喊道:“小金,变大后快跑!”

    只不过小金好像是没有听懂我的话,依旧未哇叫着,在这黑雾之中找我的位置,耳朵之中的那哗啦之音越发的紧密,而这时候,我眼睛在这雾气当中看的也越来越清楚,但就是找不到夜婆的位置。

    我只好退而求其次,找到古尸的位置,把古尸控制过来,古尸过来之后,起码我们三个安全能保障了,那夜婆一直是将我们困住,没想到要将我们怎么样,而我在这黑雾气中的视力越来越好,已经能看到兔子和邹阳他们的脸了。

    这时候轰的一声,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一个黑影被摔倒了墙上,随即传来徐木匠的声音:“动手帮忙!”

    我们听了徐木匠的话,心中一惊,这里还有人?还不等着我们反应过来,一直和我们背靠背的邹阳猛地往后一拱,将我和兔子推到一旁,然后嘴中喝道:“有人,小心!”

    我抬头一看,发现我们上面居然是趴着好几个像是蜘蛛一般的人影,其中一个已经掉了下来,跟邹阳打在一起,邹阳只靠听声辩位,过了几招之后,就落了下风。

    可是他们不知道我能看清这里面的景象,我见这些鬼东西想要偷袭,连忙将古尸控制过去,朝着和邹阳缠斗的那个人打去,那人似乎能看到这里面的景象,见到古尸过来,还不识好歹的想要跟古尸过招,见到古尸打过去的拳头,这人学着古尸的样子,也是平平的递出拳头,咔哧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随后就是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之音,只不过这声音还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戛然而止,因为古尸的胳膊,已经狠狠的掐到了那人的脖子之上,古尸一用力,将那人的脖子掐断,随即仍在一旁,我边控制着古尸朝着我们头上的那人几人扑去,一边看着地上的那死人,这人身穿黑紧身服,脸上用黑布蒙面,我心中一惊,这是忍者,日本的忍者怎么也到了这里!

    带着兔子走到了邹阳身边,看着古尸追杀那几个忍者,我对兔子道:“兔子,你小心,这些人有忍者,好像是日本的那些徐福后人跟徐木匠联手了。”

    兔子这时候咬牙切齿,但是看不到东西,无计可施,而布条男和徐木匠那里,也斗得风生水起,我抽空瞄了一眼,发现那里的人已经多了好几个,正在围着布条男打,但是布条男似乎彪悍的很,一时间跟那些人斗得难舍难分。

    我知道现在最关键的就是将夜婆的这个诡异的阵法给破了,到时候邹阳就能对付这些忍者,而我就可以控制着古尸帮助那个布条男子,徐木匠既然敢来,肯定有后手。

    可是这夜婆就像是消失了一般,我能看到这黑雾之中来回窜动的忍者,甚至也能看清楚徐木匠和布条男,但是偏偏找不到夜婆的踪影。

    这时候,我肩膀上突然一沉,我下意识的将右手迎了上去,我以为是夜婆,但是手伸到一半我才想起来我已经是没了阳火,但是我转头已经看到了,肩膀上的居然端坐着小金,而它那两个小爪子之间,抱着一个不大的像是玉片的东西。

    小金居然能找到我,它应该是看不到的,怎么会找到的我呢,对了,鼻子,小金也有鼻子啊,它肯定是用鼻子闻着气味过来的,我冲着肩膀上的小金道:“小金,帮我找到那个夜婆,我知道你肯定能闻到它,找到它,我们才能出去。”

    小金一听这话,嗖的一下跳上了我的脑袋,我还不知道它准备怎么告诉我夜婆在呢呢,我的头上的头发随即一痛,我心中一动,小金这么聪明!

    我朝着头发痛的那边看去,果然看到那边的黑雾有些浓厚,仔细一看之下,那夜婆的影子居然慢慢的显现出来,只不过它的身子几乎和周围的雾气一模一样,要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上一次这夜婆显然没有这么谨慎,难道它也知道我能看穿它的黑雾?

    想到这里,我使劲的盯着那它的位置看着,果然,夜婆的身影立马消失化成了一团相比起来比较重的黑雾,悄悄的飘到了另一个方向,然后身子,又是慢慢的淡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