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四百零一章 徐木匠的后手
    我捉摸不透,现在这种状况下,徐木匠究竟还有什么手段,谁给他的底气,让他这么淡然的站在那里。

    徐木匠听了布条男子的话,嘿嘿低沉的笑了一下道:“事情这才到哪,话不要说太绝对了,就算是我们真的打不赢你们,但是,想要离开这里还是很简单的。”

    徐木匠转头对我道:“秦关,将兵符交出来,然后,乖乖的跟我们走,我带你去葬金殿,你不是一直想着救你爷爷么,只要是跟着我来,我保证你能将你爷爷救出来。”

    我冷哼一声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说让我将兵符给你我就给你?”徐木匠听了我的话之后,阴笑了几下道:“其实我们现在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进葬金殿,不过,进了葬金殿之后,那就不一定了,罢了,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反正这一天就快到了。”

    我道:“你唧唧歪歪的说这么多干嘛,没错,兵符是在我这,你不是用夜婆将我的其它东西给偷走了么,有本事,你再来拿啊,看,就在这包里!”说着我用手拍了拍背后的那背包。

    徐木匠收敛了笑容,对我道:“给你脸不要脸,还真的以为我怕了你么!”说完这话,他冲着旁白的一个人点了点头,那人慢慢的往后退去,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这时候,我突然听见一声咔嚓咔哧的动静在我们身后传来,这动静像极了骨头被拧断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心里难受,我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发现刚才死了的那些忍者,这时候居然是有动弹了起来。

    不过他们现在起来的动作有些吓人,这些人尸体使劲的朝着身后挺着,那感觉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拉着他们的胳膊腿,然后踩住他们的后背,使劲的拽动一样,一会儿,那原本直挺挺的腰部砰的断了。

    不过这仅仅是是一个开始,紧接着像是炒豆子一般,那人的后背传来密密麻麻的咔哧之声,眼看着他们的脊椎每一节都超后掰断,连同这尸体的脖子,也是用力的超后仰着,咔哧咔哧声音不绝于耳,最后这脖子上的骨头终于也是一截截的往后断开,那头颅软绵绵的倒挂在尸体之上。

    事实上,这只是一个开始,那尸体的手脚又开始绷直,先后四声咔哧之声响起,这尸体终于是将身体所有的骨头都给掰断了。

    兔子开始看到这尸体使劲挺直,然后将自己的腰掰断的时候脸上表情就不自然,这时候看到地上的尸体正慢慢的背朝地面,手脚反折的支撑起自己的尸体,那头一动一动的像是没有骨头一般的耷拉在脖子上,兔子大喊了一声:“这是骨反鬼尸,我奶奶提起过,是日本徐福后人的歹毒计量,比起我们上次见到的那接阴亲的小鬼都要厉害,它们现在心中的那口怨气出不来,并且由于手脚反折,脊柱尽断,那口怨气就会越积攒越多,必须尽快杀死他们!”

    兔子一咕噜的说出来这么多,听得我们一愣一愣,但是知道,要对付这东西,必须尽快,我控制着古尸朝着那骨反鬼尸冲去,而邹阳手中拿着砍刀一样的朝着那脖子上反吊着脑袋的鬼尸冲去。

    布条男身子一动,想要过去帮忙,但是听见徐木匠道:“你的对手是我,别想帮忙,今天除了秦关,你们一个都别想活!”

    说完这话,徐木匠口中念念有词,从身上掏出一个墨斗,开始拉出墨线,一手捏出墨线的头部,一手捏住墨线的尾部,双手一捋,将墨线绷直,然后头往前一伸,居然用牙齿吊住绷直的墨线,凌空一弹,弹出一道乌黑的墨迹。

    都说这木匠是鲁班的后人,墨斗又是刚正不阿的代表,所以一般来说木匠也会一些术法,道行高深人更是能用墨斗来驱鬼辟邪,这徐木匠露出的几手倒是让我们刮目相看。

    不过布条男显然不会笨到要给徐木匠蓄力的时间,冲着徐木匠直直的冲去,我这次总算是明白兔子说的这个布条男那鬼气森森是什么意思了。

    这布条男子冲势极快,他身上居然冒出了像是黑雾一般的鬼气,随着布条男子的冲杀,这些黑色的鬼气从他身后交织成了一张巨大的冤鬼之脸,那冤鬼本来还是在布条男子的身后,但是成型之后,飞一般的超过了布条男子,朝着那徐木匠扑去。

    但是徐木匠身边不光是那一个后退的人,还有三个冷冰冰的面孔,见到那鬼脸扑去,其中两人从身上掏出两张诡异的面具,这面具额头很窄,下巴很宽,双颊之处血红,其余之处粉白,分为一男一女,扣在这两人的身上。

    而第三个人超后退一步,手往背后一摸,居然是抽出了一把三寸长的桃木剑,这三人其实是见到布条男冲过去就开始准备的,等到那鬼脸冲到徐木匠身边,三人已经是穿戴完毕,其中那桃木剑的人照着那个鬼脸就是一剑。

    鬼脸被桃木剑一下劈中,随即分成了两半,那拿着桃木剑的人心中有些高兴,认为这鬼脸也就是外强中干的东西,只不过那分成两半的鬼脸并没有消散,依旧气势汹汹的朝着布阵施法的徐木匠冲去。

    而就在这时候,布条男子的身影也冲到了那两个戴面具人的身边,恶战,一触即发。

    本来我心想着古尸和邹阳应该能轻松的将这些反骨鬼尸打死,但是事实证明我错了,古尸现在厉害,但就像是重型坦克一般,没有人能跟他正面争斗,但是,如果古尸打不中人家,那也白搭。

    这些像是蜘蛛一般的反骨鬼尸身子一个比一个滑溜,见到古尸扑过去,嗖的一下就窜开了,根本不给古尸交手的机会,倒是邹阳和兔子跟这些尸体斗了几个回合,邹阳还能勉强应对,但是兔子直接就被这些怪尸给抽飞了。

    小金不知道是幸灾乐祸还是怎么的,见到兔子被抽飞,在我头上未哇乱叫,我冲着小金喊道:“小金,别吵,再吵你下来打。”

    小金一听这话,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我回头一看正在跟两个戴面具的人缠斗的那个布条男,再看他面前的那个即将完成仪式的徐木匠,我知道,再拖下去,局势肯定对我们不利了,我解开包来,想着将兵符拿出来,将杌召唤出来,将这些小人一下子都给收拾掉。

    就在我掏出兵符的时候,那个状若幽鬼的布条男找到机会,一掌砍到那个带着男面具的人脖子之上,顺势将那人忘怀中一拉,不管另一个带女面具的人作何反应,直接张嘴朝着那个男面具的人脖子上咬去。

    那个男面具的身子剧烈的抽出去来,嘴中叽里咕噜的念叨着,居然说起了日本话,但这声音是男童的动静,不是中年人的声音那人抽搐了几下,随后腿就停止了蹬动,最后直挺挺的摔倒在了地上。

    不过要是仔细看的话,这人的手已经不是那种细腻的手了,而是布满了皱纹老年斑的手,仿佛就像是老死的一般。

    布条男子将带男面具的那人活活咬死,鲜血顺着他的嘴角一直流到了胸口,加上他诡异的装束和身上露出来的黑色鬼气,简直就像是在九幽之中钻出来的厉鬼,那带着女子面具的人,被布条男一瞪,下意识的往回退了一步。

    这时候布条男子弓起身子,朝着头猛的往前一伸,一道艳红的东西从布条男子头部伸了出去,直接冲到了那拿着桃木剑和鬼面争斗的人身上,那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那条红色的东西一下子从身子之中穿了进去。

    拿着桃木剑的人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像是触电一般随即他嘴巴之中猛地被冲开,露出了一条鲜红的舌头,这条舌头出来时候,又迅速的收回来过去,桃木剑男子依旧颤抖,只不过等着这舌头从他身子之中抽出,这人也是轰的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不是恶鬼,胜似恶鬼!

    最后那个带着女子面具的人被布条男子随意的一瞥,嘴中叽里咕噜的说着一些日本话,胡乱的窜了出去,路途之上,他踩了刚才那个被咬死的男面具男子,这不过这一脚就将那尸体踩碎,原来,那个尸体已经被吸成了干尸!

    那个带着女子面具的人终于是发出了一阵凄惨叫声,状若疯癫的在这山洞中胡乱的窜了起来,眼看着,疯了。

    那张被劈成两半的鬼脸,此时已经被徐木匠的墨线崩中,四分五裂,但是徐木匠被这鬼脸一耽搁,手下的活计慢了几分,眼看着就要成功的阵法,又被拖延了一下。

    而这一下显然是致命的,布条男此时已经处理完了其余众人,伸出那条红彤彤的舌头就朝着徐木匠祭出,这次布条男的舌头去势很刁钻,居然是徐木匠的嘴巴,他想要从徐木匠嘴中之中插进去,然后活活的将徐木匠给憋死。

    徐木匠看到那身来的长舌,猛地一咬舌尖,一口鲜血喷在了这前面的墨斗之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