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四百零二章 梼杌对鲁班
    徐木匠一口精血喷到了那墨斗绷弹的虚像之上,随即徐木匠脸上闪出一种异样的红晕,像是抹上了腮红一般,徐木匠为了不让布条男子的舌头插到他的嘴巴之中,身子直挺挺的往后倒去,徐木匠朝着布条男子诡异的笑了笑,然后低声道:“开!”

    在布条男子打杀那几个日本人的时候,我们这边,也跟那反骨鬼尸斗的火热,我见到古尸古尸现在在这太被针对,还不等着古尸冲上去,就会被那些反骨鬼尸跑开,而邹阳和兔子两人却又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骚扰,其中兔子最悲催,一个不小心,居然是被反骨鬼尸逼进了那一堆屎黄之物之中。

    要不是古尸过去救援,估计兔子就会挂到在那里了。

    古尸打不中那些反骨鬼尸,而兔子和邹阳又对这些东西没辙,开始的时候邹阳还能面前应对,但是现在这些吊着脑袋的东西似乎是实力暴增了几分,邹阳现在已经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我知道这样下去肯定会出事,说不定到时候古尸也不一定能轻易的将他们收拾掉,恰好一个反骨怪物朝着邹阳扑去,邹阳砍刀立起,直挺挺的插到那怪物的背中,那反骨鬼尸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不去管插在他背上的那砍刀,身子往前一扑,砍刀又插进去了几分。

    邹阳冲我喊了一声:“快来!”我知道时机到了,赶紧让古尸冲过去,那反骨鬼尸就像是背后长眼一般,听到古尸冲过来,作势就要跳到洞顶上面,可是邹阳手中的砍刀已经卡到了这东西的身子之中,邹阳见到这反骨鬼尸想跑,身子猛地往下一拽,喝道:“你给我滚下来!”

    邹阳的力气跟这时候的反骨怪尸差不多,这东西被邹阳一拽,还没扑到洞顶的怪物立马跌了下来,就这小小的一断耽搁时间,古尸已经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那反骨怪尸的胳膊,另一只手拽住那怪物的腿,使劲一扯,哗的一声,那被古尸抓住的怪尸一下子被扯成了好几段。

    这时候小金拽了我的头发一下,顺着小金给我指示的方向看去,我看到最初退回去的那个人喷了一口血,我心中一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感情那个人跟我一样都是操控着尸体在战斗,那我只要将他杀了还有那么多的事情么!

    我让古尸将手中的那半截反骨怪尸的身子狠狠的朝那人砸去,随即控制着古尸朝那人扑去,那人脸色一变,嘴中叽里咕噜的说了些什么,然后转身朝着洞口跑去,而我们身后的那些反骨怪尸一个接一个的掉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我将古尸叫了回来,让他把地上的这些反骨怪尸一个一个的撕烂,就算是那人再回来了,估计也成不了大事了。

    我们这些人在那堆粪便之中打斗,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沾上了那臭气哄哄的粪便,当然我身上相对来说还是干净一些。

    我们将那反骨怪尸给撕烂之后,徐木匠这时候一边往后倒着,一边嘴中低声喊道:“开!”

    他面前那被一道道墨迹崩出来的图案发出了异样的光芒,一种厚重浩然的气息从那发亮的图案之中传来,看这架势,这徐木匠应该是找来什么东西了,不过现在看他面前的那股气息,他倒像是一个正人君子,反而那个布条男,却是一个鬼修恶人。

    道术也好,鬼术也罢,都是一种工具,全靠使用者的心意,跟着两种法术没有丝毫的关系,就像现在的徐木匠和布条男子一般。

    布条男子被身前的这气息弄得心神不宁,那殷红的长舌收了回来,身子也是退后了几步,扭头冲我道:“准备拿出兵符,我估计他请了祖师。”

    木匠的祖师是谁,鲁班!听布条男子的意思,他居然能清楚鬼魂来,不管是不是真正的鲁班,我知道,就凭现在的我们几个,真的不是对手,我赶紧将背后的包拿放下来,掏出兵符,紧紧的握住,随时准备祭出那杌。

    布条男子这时候拿着桃木剑,飞快的凌空画符,看他画符的样子,我心中不由的一痴,这架势像极了当年的师傅,难道这人和师傅是出于同一个师傅?

    布条男子画符很快,但是也比不上那徐木匠用精血祭出的那个阵法快,那几条黝黑的慢慢的放大,逐渐勾勒出一个门的形状,那徐木匠眼中的痴狂之意已经到了一个十分吓人的程度,目光灼灼,对于那门后面的东西,他是死心塌地的信服

    那个门终于是轰的一声打开了,跟鬼门不一样,跟古尸之魂来的那个门也不一样,一股磅礴的浩然之气从那门中传了出来,我们倒是还没感觉到什么,但是前面一直专心画符的那个布条男子身上确是剧烈的颤抖起来。

    自古以来邪不胜正,虽然这个徐木匠是个阴邪之人,但是他使用的道术却是正正当当大的浩然之术,对于这个鬼术通天的布条男子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打击,邹阳见状,连忙用掏出自己的阴阳镜,朝着那即将大开的门照去,甚至邹阳这次直接将身上的图腾之兽给召唤了出来。

    但是这些似乎都是徒劳的,在那门口之中一下子伸出了一个跟我大腿一般粗细的胳膊,这个胳膊掰住门口,然后一个硕大的光头从这门里面钻来出来,出现在我们面前。

    随着这个光头人出现,我们几个齐刷刷的退后了一步,那凌空画符的布条男子更是蹬蹬的退了三步有余。

    面前的这个光头男子不像是以前召唤出来的那种鬼物,他五官不俗,宛若刀削斧劈一般,棱角分明,身材健硕,虽然看起来只有一米八高,但是横着估计有我两个粗,最为诡异的是,他壮硕的右胳膊之中居然捏着一个不到半米长的黑乎乎的尺子。

    那尺子就像是黑洞一般,周边的都东西不由的朝着那涌去,尺子本身却散发着一种古朴,刚正的气息,这根本不是什么邪神,看着架势就知道,是正宗的鲁班!

    徐木匠跪着朝那光头鬼物扣头不止,嘴中念念有词,那个壮硕的光头男子几乎是没有丝毫停顿的朝着我们扑来,不,确切的说是朝着依旧凌空画符的布条男子扑去。

    不管怎么说,这个布条男子已经跟我们站在了一起,就算是这请来的是一尊正神,我也不能让其伤了布条男子。

    我先控制着浑身冒火的古尸朝着那个光头男子冲去,光头男子看到煞火从生的古尸一怔,我本以为是他是认出了古尸是个旱魃,准备对付古尸呢,但是谁知道这光头男子居然是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一个厌恶的表情,甚至还捂了捂鼻子,直接从古尸身上穿过。

    这个***居然嫌弃古尸身上的屎臭!我们哭笑不得,这时候我没有丝毫的保留,赶紧手握住那个兵符,心中默想着杌的样子。

    我根本没有使用过这个兵符,但是好歹以前召唤过阳火,希望这杌和阳火一样的都是那么召唤出来。

    不过这次我显然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我的心神一沉,脑海只中想起那个杌的样子,那兵符一下子就变成了冰块般寒冷,我知道事情成了,赶紧学着召唤阳火的样子,心中默想着将杌召唤出来。

    我是闭着眼睛尝试的,等到我面前一阵阴冷,随即一阵低吼在我旁边炸响,我睁开眼睛一看,那黑乎乎的杌巨兽就蹲在我的身边,而小金这东西在我头顶之上有些歇斯底里的未哇乱叫着。

    杌出来之后并没有看我,而是死死的盯着那朝着布条男子逼近的光头男子,光头男子这时候也意识到杌是真正的大凶之物,干脆不去理会那个一直画符的布条男子,重新冲着杌冲来。

    杌是几十万人的怨念滋生的凶物,那光头男子似乎是当年的鲁班之魂,这孰强孰弱,等一下便知道了,因为不用我吩咐,这杌和光头男子相互看不对眼了。

    杌吼的叫了一声,使得这个洞中阴气暴增,那阴气打着旋的朝着光头男子冲去,然后杌紧跟而上,光头男子见到杌冲来,也不托大,赶紧拿着那个黑乎乎的有些短的尺子朝着杌打去。

    杌见到那尺子打来,胸口嘴巴一张,就要咬掉那个东西,谁知道那表面毫不起眼的黑色尺子,一进到杌的嘴巴之中,杌的嘴巴就冒起一阵大火,杌赶紧将那尺子给吐了出来,但是杌显然不会就这么吃亏,上面那个青面獠牙的夜叉头中猛地朝光头男子喷了一口黑气,这黑气化成万千厉鬼一下子缠到了那光头男子身上。

    光头男子本来见到那尺子将杌伤了心中有些得意,但是没想到这杌还有一个嘴巴,不小心之下,中了招。

    第一次交锋,这两个东西居然是平分秋色,谁也没占到谁的好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