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四百零四章 不求正统道术,只求一夕疯魔
    说实话,看见左寒流泪,我心中很疼,从小我就知道,我胸无大志,我只想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找一个我爱的和爱我的人白头到老一辈子,对,我是没有大的抱负,但不说明我没有道德准则,对于帮我这么多的邹阳,我没理由,也没权利要回婴玉。

    说句我自己都不愿相信的事情,没有邹阳,人皮图上的东西,我一件都没办法获得,我欠邹阳的,没办法还,所以,我只能欠左寒,欠我的爱人。

    徐木匠听见我斩钉截铁的话,就知道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了,谈判崩了,我知道就算是以后左寒获救了,心里面对我也会有一个阴影,但是没有办法。我冷冷的对着徐木匠道:“兵符和婴玉不可能给你,你要是想走,就走,把左寒留下来,你若是觉得想用左寒的命换你的命,也行,我成全你,待到所有事情完结之后,我下去一同去找你们。”

    操控反骨鬼尸的那个男子冲着Gina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Gina点了点头,冲着徐木匠道:“木匠,咱们换吧,但是多一个条件,一星期之后,我们这些人,葬金殿见。”说这话的时候,Gina的眼睛一直盯着我,她的眼神中包含着太多的信息,但是我一个都没有读懂。

    徐木匠现在也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道:“那也行,你看怎么样秦关,一星期之后,我们葬金殿见面,只要是你想救你爷爷,还有,了解那两千年前的事情,你就去,要是你怕了,你大可抱着兵符和婴玉在家呆着,我不拦你。”

    我只是冷冰冰的道:“好。”

    接下来就是交换人质,兔子当然不相信徐木匠的声誉,但是徐木匠同样也不放心我们,僵持了一会,只好两边折中,让人质同时往对方的方向走,左寒和徐木匠中间隔着一个较大的钟乳石,就算是徐木匠想搞什么花样,也做不出来。

    左寒这时候倒是停止了哭泣,眼神怔怔的看着我,看不出喜怒哀乐,徐木匠也没有回头的意思,最终,两拨人质到了对方的手中,似乎知道再也讨不到好处的徐木匠众人,冲我们喊道:“一星期之后,你要记得啊。”

    说完这话,他就肆意的笑了起来,兔子骂了一声:“**你大爷,想着就冲上去,只不过被邹阳拉住,而面前的Gina从自己口袋之中掏出一个小球,狠狠的往地上一砸,顿时起了一堆烟雾,遮住了我们的视线,看不到那些人去到了哪。

    左寒呆呆的走到我跟前,我不忍心看的眼睛,只是将她身上的绳子解开,接下来,我就呆呆的立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是真的不敢看左寒的眼睛,怕看见她伤心欲绝再加上失望的眼神。

    可是谁也不曾想到的是,左寒慢慢的走到我身边,将头贴到我的胸上,双手轻轻的环住我的腰,一言不发,但越是这样,我心中越是难受,我不后悔做这样的选择,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还会这样做,但是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左寒了。

    左寒一动不动的抱着我,洞中的气氛有些压抑,过了一会,我觉得胸口有些湿热,忍不住的低头一看,却是发现左寒已经将我胸口的那大片衣裳完全浸湿了,左寒越是这样无声的哭泣,我心中越是像滴血一般,我只恨,我只恨自己没有能力,我只恨自己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

    过了一会,在我胸口的左寒似乎是呢喃起来,只不过声音很小,我没有听清,过了一会,左寒抬起脸来,眼睛里面的泪已经流干,只剩下了一个红肿的眼眶,她看着我张开嘴,小声的道:“我全世界就剩下你一个亲人了,就连你,也不要我了么?”说完这话,左寒的眼角之处一片殷红,居然是流出了血泪……

    我的脑袋轰的一下炸开了,就算是左寒打我,骂我,甚至拿着刀子捅我,我都没有怨言,但是听了左寒的这话之后,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的心现在像是被刀割了一般,我好恨,我好恨,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一个废物,为什么!为什么!

    我猛地往后退去,躲开左寒的怀抱,仰天大吼道:“贼老天,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废物,为什么我连自己爱的人都保护不了!为什么!”

    兔子和邹阳还有布条男看到我的状态不好,都想过来扶我,我声嘶力竭的喊道:“别过来!我就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给我一个这么牛逼的身份,我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有错吗,为什么我的爷爷死了之后都会被关起来,为什么对我那么好的师傅最后落了那么一个下场,为什么我最好的朋友都即将殒命,为什么我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部了,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我不想,我不愿!”

    现在我已经进到了一个疯魔状态,之前对于师傅和邹阳的歉疚,加上今天左寒事情的刺激,已经将我不堪重负的神经压溃了,我红着眼睛使劲的盯着左寒,一字一顿的喊道:“左寒,我今天欠你的,我一定会还,我还记得你当初对我说过,你会一直陪着我,这话我一直记得,今天的这事我不得不这么做,我欠邹阳的太多了,邹阳很不容易,我知道,在我们几个人中间,邹阳是最不容易的一个,他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这个偌大的世界,空荡荡的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你让我,让我怎么在剥夺他生存的权利,他是我的好兄弟,就算是我死了,我也不能让他出事。”

    “我知道你今天的事情恨我,但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这样做,你至少还有我,但是邹阳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一无所有,甚至连自己的回忆都没有,整个世界对他来说,都是一片巨大的空白,左寒,假若今天你出了事,不要怕,我陪你,黄泉路上咱俩不孤单,但是邹阳不一样,邹阳甚至在这个世界上连自己的足迹都没有留下,我***怎么可能让他先死?”

    邹阳被我这话说的眼圈通红,兔子早就流出了眼泪,也许在他们眼中,我这不学无术的人,脑子之中居然会想这么多,我看着左寒那两道触目惊心的血泪,一字一顿的道:“左寒,自从你说了那句你会一直陪着我,我就认定了你,今天,我就为了你,不求正统道术,只求一夕疯魔,我要永远的让你站在我的身后!”

    我说出这话之后,兔子和邹阳都感觉出了不对,但是那边那个布条男子似乎更知道我想干什么,猛地朝我冲了过来,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自从我的极阳符从身体之中被抽出来之后,我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当初极阳和极阴在我身体之中相互制衡我身子才没有事情,但是现在,我的身子之中全是那极阴之气,这阴气,比起一般的鬼物,都要浓烈的很多。

    之前我用自己的意志和道德来压制这股阴气,但是现在,不必了,就让我沉沦吧,让我堕落吧,哪怕成为九幽厉鬼,只要你给我保护左寒的力量!

    我一直都不知道一个人的身体如果被绝对的阴气占领之后发生什么,但是我现在就觉得冷,跟抽出极阳符完全相反的感觉,极阳符是浑身的热量往外抽,现在是身子慢慢的涌进来不知道名的寒意。

    我感觉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都要结冰了,血液都冻的不会流动了,意识随即模糊起来,比起抽极阳符,这种感觉更霸道,布条男子抱住我,嘴巴张合,我不知道他再说什么,兔子邹阳左寒三个人紧紧的围着我,脸上焦急万分。

    而我的视线之中,尽是左寒那还没有擦去的两道血泪,还有一直萦绕在耳边的两句话:“我会一直陪着你。”

    “我全世界就剩下你一个亲人了,就连你,也不要我了么?”

    现在,为了你,就算是与全世界为敌,我也愿意。

    极阴之气来的迅猛,但是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变强,变强,哪怕变成九幽疯魔!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我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我渐渐熟悉了身上的寒意,似乎我的视线也变得清晰起来,也好像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了些异样的力量,对了,这边这人给我的感觉好熟悉,对,也是这种冰冰的感觉。

    砰的一声,我的脑海之中似乎是有什么东西炸开,我像是断绝了呼吸的人一般,用力的猛吸了一口凉气,随即我的身子猛地站了起来,现在我的身后鬼气冲天,化成一个白衣女鬼的摸样,如果兔子有心就会发现这个女鬼就是当年在校园之中加害我们两个的那个极阴之魂。

    我,秦关,从今天开始,不是一个任人蹂躏的软柿子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