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四百零五章 站前准备
    看到我妖异的摸样,众人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那个布条男子看到我这样的状态,无声的叹息一声,过来嘶哑的对我道:“你这是何苦呢?”

    我勾了勾嘴角道:“我窝囊够了,我若是看的不错的话,你身上一身鬼力,也是用人身修行的鬼道吧,你和我师傅是好友,能不能教教我?”

    布条男子眼睛灼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左寒这时候走到我身边,轻轻的拉起我的手,放到自己娇艳的脸庞之上,呢喃道:“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真的……”

    左寒还要说什么,但是被我轻轻的捂住了嘴巴,我道:“别说了,事情已经这样了。”

    邹阳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应该给他打的。”我笑了笑没说话,我看着兔子在一旁沉默,对着兔子道:“兔子,看来,杌是当年你老祖宗封印的啊,徐老爷子挺厉害。”

    兔子知道我是在转移话题,无奈的点了点头,小金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下我的身子,从一块石头上抱着那块玉片,呆呆的看着我,它也许会在想,为什么主人刚才还是好好的,为什么现在居然成了这样。

    只不过这问题,对它来说有些深奥,我捡起小金,从它爪子之中拿出那块玉石,看了看,上面应该是铭刻了一些字迹,但是凭肉眼根本看不出来,我将其收了起来,捂了捂鼻子,对着众人道:“我们走吧,回家去,七天之后,一切都结束了,对了,兔子,七天之后你就别跟我去了。”

    兔子一听我这话,立马有些急眼,道:“不行!你没看见徐木匠还有他身后的那些日本人吗,这就是老祖宗的日本后人,我怎么能不去呢,再说,这事情不光是你自己的事情。”

    我看了兔子执着的眼神只好点了点头,接下来的事情,我们捡了地上烂成一摊的徐福尸骨,朝着洞口走去。

    我走在最前面,牵着左寒的时候,不过左寒手心之中再也感觉不到我**的温度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不知道自己还算不算是一个人,阴魂附体,应该称不上是附体了,我自己的灵魂已经和极阴之魂完全结合在一起,使我自己成为了一具有**的极阴之魂。

    我们一行人朝着外面走去,除了左寒和布条男子身上,我们三个加上古尸都沾满了那些腌之物,回到兔子家中,必须要好好的清理一下。

    一路无话,只不过在路上我发现自己的鬼眼似乎比以前灵敏了很多,一些很远的阴魂都能被我一眼扫中,那些东西还不等我们靠近,就纷纷散开,不敢招惹我们,至于那些八仙洞中的黄皮子,我们再出山洞的时候根本找不到他们。

    没了杌的滋润,这些东西很难在成气候。在路上,我们将兔子的祖宗给埋到坟墓之中,草草的葬了,毕竟这种事不光彩,越少人知道越好。

    回到家中,众人几乎像是蜕皮一般,狠劲的招呼着自己的身上,生怕那臭味跟着自己一辈子,洗完澡,我和兔子去了徐木匠和翠兰家看了一趟,但是两家人都是单身一人,翠兰惨死在八仙洞中,徐木匠自然不敢回来,我们两个无功而返。

    回到兔子家中,天已经是快要亮了,我们两找了一间屋子,稍微休息了一会。

    等到天一大亮,我们众人一起坐着车回到我的家中。

    现在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斗笠人和徐福的后人联手了,七天之后,在葬金殿中我们遇到的不光是斗笠人了,还有那些诡异的徐福日本后人。

    我在车上就合计了一下,我们这边的战斗力有杌,古尸,小金,布条男,邹阳,我现在我身上阴煞之气极重,要是学会了控制方法,应该能独当一面,前三个都是bug一般的存在,要是斗笠人他们拿不出同一级别的怪物,基本上有他们三个我们就能稳定胜局。

    但是想上一次收复夔的时候,斗笠人居然能将西王母的骨架给弄出来,这一次,说不定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所以,这次最终对决,我们不一定沾光,所以这七天之中,我们必须做好准备,同时让爸爸他们查找一下斗笠人和徐木匠他们的下落,要是能找到他们,将那六件东西找回来,那就最好了,真不行,我们只能硬碰硬。

    回到家中,徐老太太和素素见到我大吃了一惊,要不是和邹阳他们一起回来,徐老太太肯定认为我是被厉鬼上身了,因为此时我脸色苍白没有血色,两个大大的黑眼圈顶着,身上若有若无的透出一些阴气,阳光下的影子也比其他人的淡了很多。

    兔子跟徐老太说了我们这次的经历,气的徐老太太拿着那硕大的龙头拐杖使劲的往地下顿了顿,嘴中骂道:“这个王八蛋,大逆不道,让我看见,非得打断他的狗腿不行!”

    不过徐老太显然是更关心我的身子,冲我道:“小主啊,你这是……”我笑了笑道:“没事,就是学了点本领。”兔子看了我一眼,在徐老太耳边嘟囔了几下,徐老太听了之后,不住的长吁短叹,想要劝我,但是最终还是化成了一缕叹息。

    自从我们进了门之后,素素的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我,只是怔怔的看着我,眼睛之中充满了关切和悲伤,但是看到我身边的左寒,硬是没有跨出一步。

    跟徐老太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个来历不明的布条男子,经过跟徐木匠一行人的打斗,现在基本上能确定这个布条男子真的是师傅的朋友了,要不也不会这么死心塌地的帮我。

    我问了一下大伯的情况,说到这里,徐老太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她道:“不知道为什么,你大伯的状况看起来是越来越好,脉象也比以前好多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醒不过来,这真是奇怪了。”

    那个布条男子压着嗓子对我道:“带我去看看。”

    我一怔,但还是带着古尸和他一起到了大伯之中,恰好,爸爸在这,看到我和一个几乎捆成木乃伊的人在一起,十分的惊讶,尤其是看到鬼气森森的我,更是担心,我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但是将我的事情一言带过,让爸爸知道这布条男子的来历和我们这几天的经历。

    布条男子走到大伯身边打量起来,而爸爸一直追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是笑笑,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但是叮嘱爸爸,不要告诉妈妈,我不想让她知道我现在变成了这样。

    布条男子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大伯,最后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大伯的事情,只能放一放,七天之后,就是我们的对决之日,我让通过关系,看看能不能在这七天之中找到一点线索,而我,这今天要跟着布条男子好好得学一下鬼道的法术。

    爸爸听了之后,立马起身离去,而我和布条男子一起走了出来,出来之后,布条男子沙哑着声音道:“你大伯,身体很好。”我听了之后,略微放了下心。

    我们两个边走他边道:“学习鬼道有违天和,死后会下地狱的。”我道:“你都不怕,我怕什么?”那布条男子用几乎我听不到的声音道:“我是心中有遗愿未完……”

    我道:“我也是。”

    布条男子看了我一眼,道:“你师傅看到你现在这样子,肯定会很伤心的。”我道:“我知道,我已经让他老人家够伤心的了,要是多给我几年,我一定将他交给我的道术学习精通,但是,我等不这么久的时间了,没时间了。”

    那布条男道:“飞学不可?”我点头,布条男道:“那好吧,今天晚上午时三刻,你带我去这里的墓地,我就让教你鬼道鬼术,你身上有极阴之魂,就算是不用驭鬼之术,也十分厉害,罢了,先让你过了这个坎之后再说。”

    这七天是斗笠人和徐木匠留给我的最后时间,我们在准备,但是一样,他们同样也在准备着,再次回到家中之后,清楚的知道了我们拿兵符经过的徐老太也要跟着我们一起去葬金殿,她道:“和日本那些人的仗也该算一算了,要不我怎么有脸见我的老头子和我的儿子,儿媳呢!”

    听完这话,我们谁还能拒绝,原来,兔子和素素的父母都是死在这家族的争斗之中。

    我手中还有一块从八仙洞中捡来的一块玉石,我们找来放大镜,仔细看着那块玉,上面确实篆刻着一些字迹,翻译过来就是徐福将兵符封印到此,等着始皇后人来取,并且提到兵符之中的至阳之气已被他挪到另一处,就算是这兵符万一被他人拿到,也没有办法完全催动兵符。

    我不知道是不是冥冥自有定数,这一开始就遇到了那被徐福挪走的至阳之火,还是千百年前,徐福已经推算到了这一幕,这点,谁都不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