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四百零六章 夜探墓地
    这七天,无疑是我这一生之中最紧张的七天,和这比起来,当年那高考的紧张就是个屁,还是一个连动静都没有的屁所有的人都忙碌了起来,左寒这几天没有再回学校,我也没有问她上次是怎么被绑架的,徐老太和素素也没有说出是怎么回事。

    是夜,众人折腾了一晚上,都休息去了,我走到布条男子前面道:“前辈,咱们走吧。”兔子在一旁听到,骨碌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对我道:“去哪?”

    我道:“去墓地玩,你去不去。”兔子略微一想,就知道我和这布条男子去干吗,失去了兴趣,道:“你们去吧,我可不想死了之后下地狱。”

    出乎意料的,一直不好事的邹阳最后居然跟着我们两个一起出来,三人截了一辆出租车坐车去了我们这地方的墓地,司机听说我们要去墓地,开始的时候是死活不肯,但是最后被我们给出的高价格给吸引,并且说拉我们到墓地前一公里的地方,剩下的地方让我们自己走着过去。

    不过想想这个司机胆子也是挺大的了,看到鬼气森森的我,再加上像是木乃伊一般的布条男子,还有冷冰冰的邹阳,一般人都会避而远之,但是这人居然还敢做我们的生意,在车上吓得这人浑身发抖,一言不发的事情就不说了。

    总之,我们到了市区的公立墓地,今天晚上没有月亮,甚至连星星都没有,我们三个往前走着,布条男子道:“这鬼道之术,求的一个以身化鬼,你身上阴气极重,甚至比我的还重,只要是将这点弄通,一切都不难。”

    看着我不解的看着他,布条男道:“别把自己当成人,把自己当成鬼,再加上我以后交给你的法术,就行了。”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做鬼我有经验,上次在阴城的时候,我已经当过一次鬼了。

    我们来的墓地在一个山上,人迹罕至,夜晚的墓地静悄悄的,偶尔传来咕咕的叫声,不知道是什么鸟在叫着,要是一般的人进到这里,会不由自主的冒起鸡皮疙瘩,但是我来到这里,感受到这里阴冷的氛围,还有空气中弥漫的怪异味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发出一个舒服的呻吟之声,这,就是阴气。

    邹阳无聊的靠着一个墓碑,看着布条男子和我,布条男先是给我讲了一些技术方面的知识,比如说怎么释放阴气,怎么让阴气攻击,反正就是一些大路边上的知识,朴素打但是至关重要。

    大概讲了一个多小时,布条男道:“你的底子好,鬼术不像是道术,是旁门左道,成功快,你现在光这样联系没有意义,这七天之中,我会每天给以找一个厉鬼,最后一天是杌,你要跟它们交手,这样才能在七天之后对付那些人的时候有些底气。”

    我点了点头,就算是听见让我对阵杌,我都没有觉得害怕。

    布条男子沿着墓地开始走了起来,审视着一个个的坟包,最后选中了一个不起眼的,甚至连墓碑都没有的破败小坟头,对我道:“这是一个横死之人的坟墓,是个厉鬼,你将它坟头扒开,将其激怒,练手。”

    以前在夺九州鼎的时候,我在畜神那见过横死之人的鬼魂,那时候就算是有阳符的我也不得不屁颠屁颠的绕开,但是今天不一样,它是厉鬼,我更要做鬼中之王,它注定是我的垫脚石!

    我走过去,蹲下身子,慢慢的开始用双手扒拉起面前的那个坟头来,这种横死之人的鬼魂,一般你要是不招惹它,它都会找上你,更别说我这种拔坟头这种有些丧尽天良的举动了,从开始蹲下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身边阴风阵阵,背后凉凉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再往我脖子里面吹气一般。

    要是以前,我肯定会回头看,但是我现在非但是没有对着东西有丝毫的不适,反而很享受这种鬼气弥漫,阴气漫布的感觉,而且我也知道,正主并没有真的绕到我脖子后面去。

    扒拉了几下,我就从那坟头土中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像是卡片,我好奇的拿起来一看,一张十寸左右黑白照片,看这架势,应该是遗照,这人中年摸样,浓眉大眼,天庭饱满,在下巴之上有一个黑乎乎的痦子。

    一般来说,死人的遗照很是晦气,就算是电视上演员演死人照的遗照都会在后面垫上红包,除去晦气,我看了一眼这遗照,没有理会,想要扔掉继续挖坟头,可是我扔的过程之中,眼角似乎瞄到了这遗照有什么不妥,我定睛一看之时,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暗想自己多心了,又想将那遗照扔掉,只不过这时候我的眼角清楚的瞄到那遗照的照片居然一下子张开了嘴巴,冲我阴阴的笑着,等我在正过来的时候,那遗照又恢复了原样。

    我知道坟头里面的东西看来是上钩了,既然这样,我也懒得挖坟了,我双手扯住那遗照,准备撕烂它,可是等我两手放上之时,那遗照相片里的人突然双眼流出了血,那架势就像是一开始照相之时就是双眼流血一般。

    我冷哼一声,手下丝毫没有停留,用力一扯,嗤啦一声,相片随即从中间被撕成了两半,可是这照片就像是有生命一般,那裂开之处,居然渗出了红色的血迹,随即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声从那相片之中发出来。

    要是一般的人看到这种诡异的情形早就吓的不行了,但是今天这鬼偏偏遇上了有些自虐的我,我听见这鬼有了反应,下手更狠,嗤啦嗤啦的将那相片撕得粉碎。

    这时候,我手中的相片突然不受控制的从我手中飞起,哗哗的像是一片片蝴蝶一般,在这寂静的夜里起舞,不一会,刚才还被我撕成粉碎的相片竟是有组合在了一起,那男子遗像也拼凑了出来,不过,这时候那浓眉大眼的男子已经消失不见,一个满脸是血,嘴巴那块是一个血肉模糊的洞,仔细一看,这居然没有下巴壳子,直接能看到里面红呼呼的食管。

    那遗像上人长着那大嘴巴冲我鬼叫一声,随即冲我扑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有些像是午夜凶铃的经典镜头,那横死之人拖着自己血肉牧模糊的身子从那遗像之中钻了出来,然后恶狠狠的朝着我扑来。

    看这鬼物的样子,似乎是很生气,其实也不怪他生气,平常都是它找别人晦气,今天确是出了我这个莽汉,上来就是扒坟,然后还撕人遗照,这个厉鬼,早就生气了,所以它忽略了我身上那比他还深的阴气。

    见到这个浑身没有一块好地方,下肢都几乎是被碾成一层皮的横死之鬼朝我扑来,我就知道这东西肯定是死于车祸,它那嘴巴怒张,使原本就没有下巴的嘴一下子成了名符其实的血盆大口,张嘴就朝我咬来。

    我下意识的抬起右手迎结,直到打在这个鬼物之上,我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阳火了,拳头随即一痛,我一看,那血盆大口居然是将我整个胳膊给吞进了肚子之中,这还不算完,它张着大嘴,居然是想着将我一起吞进里面。

    我冷哼一声,你会吞,我就不会吞了么,我想着布条男子交给我的那祭出阴气的口诀,身上的那股极阴之气一下子暴增起来,而我身后的那个白衣女鬼也是凝实出现在我的身后,我看着那个面目狰狞的鬼脸,二话没说,张开嘴巴,朝着那满脸是血,脑浆迸裂的横死之鬼咬去。

    我身后的那个白衣女鬼,学着我的动作,俯下身来,朝着那个横死之鬼张开了嘴巴,其实我是不能咬那鬼物的,但是我身后的那个白衣女鬼却是能,只见她优雅的张开那猩红的樱桃小口,像是喝面条一般,对着那个横死之鬼一吸溜。

    哧溜一声,那原本还想将我吞进肚子的鬼一脸震惊,但是它的头开始,慢慢的变细,最终真的成为了道像是面条的黑色阴气,被我身后的女鬼吞了进去。

    从那横死之鬼出现到消失,前后总共持续了不到三秒钟,而我一个非所宜思的方式,将在这东西给消灭了。

    布条男子有些无语的对我道:“我是拿着东西来让你练手的,你多少祭出一些阴气来跟他打打,磨练一下自己,这样也好啊。”

    我砸吧了一下嘴巴,似乎刚才吞掉那血肉模糊的鬼物的是我不是身后的那白衣女鬼,道:“这东西太弱,不够用。”

    布条男子愣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然后没有说话,其实我想说的是,这格斗技巧我在阴城之中学的已经很多了,虽然不华丽,但那些技巧,动作都是通过生死磨练出来的,现在的我,对付这种级别的鬼物,却实有些提不起精神。

    我们转了一圈,那布条男子有些无奈的道:“这墓地之中最厉害的鬼物都被你吃了,现在已经没有东西陪你练习了,罢了,我来陪你练练吧。”

    布条男子说完这话,就像是离弦之箭一般,身子弓着朝我扑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