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四百一十三章 饿鬼
    虽然看见这人皮图山的东西少了一个,但是好歹能进到葬金殿之中了,高阳在地上站起身来,神形落寞,我对着高阳道:“高阳,这躺下的一个个可都是你相识的人啊!”

    高阳淡淡的道:“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些人,对我冷嘲热讽,不把我当成人看,只有祭司爷爷把我当成人看,别说就让我杀人了,就算让我自杀,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看来我们当时看到的景象并非完全都是假的,这高阳还真的是备受凌辱,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再说,站在高阳的角度上来说,士为知己者死,并没有什么不对的。

    大祭司见到上面的木偶爆炸,冲着我笑了笑道:“咱们走吧。”说着居然第一个朝着这台阶迈了上去,刚才看到这台阶上的各种暗器机关,这大祭司现在居然是一点迟疑都没有,就这份胆识,绝非常人可及。

    大祭司第一步稳如泰山,继续第二步第三步的迈了上去,开始的时候我们心中还有一个疙瘩,但是看到大祭司走到了第五层上,还是没有什么异变发生,我们众人就知道这地方肯定是机关解除了,众人为了不显得那么废物,都赶紧跟了上去,来到了那葬金殿的门口。

    葬金殿门口是那镂刻着浮雕的两扇金黄色的大门,左边尽是一些花草鸟兽,一派祥和,但是右边却像是鬼殿阎罗,张牙舞爪的各种鬼魅,我甚至都在某一个角上发现了那个八臂的接引使者。

    大祭司对我道:“这道门还有请秦关小友为我们打开了。”我眉头一皱,道:“这人皮图上的东西基本上都在你们那,再说了,我根本不知道这怎么开。”

    那个大祭司呵呵的笑出声音来,道:“当初不是赵家后人从你手中抢走了一块玉么,那个,就是这个葬金殿中的最大的地图,想当初徐福徐先生,可是这个葬金殿建造的主工程师呢!”

    我听了这话,朝着兔子和徐老太看去,发现这两人眼中都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似乎对于这个事情并不知情,但是徐木匠和那些日本人,脸上倒是没有露出太多的异样来,看来大祭司应该是跟日本的徐福后人通过气了。

    我道:“我的确不知道机关在哪,你给我说说,如果真的可以,那我就开门。”大祭司知道我肯定不能将玉给他,就走到门前面,指着一个凹槽道:“应该是这里,你可以试试。”

    我听闻,走到那门跟前,看到两个门门缝之处确实有一个不大的凹槽,我拿着玉比量了一下,发现正好是能将这块玉放进去,我看了大祭司一眼,道:“最好不要出什么花样。”

    大祭司笑道:“你放心,再见到那棺椁之前,你肯定是安全的,比起众人来都是安全,毕竟,最后一步可不能少了你。”

    我冷哼一声道:“是少不了我身上的那缕帝魂吧,不过没关系,都一样。”说着我将那玉放到了两个门的缝隙之中,身子的每一块肌肉的绷得紧紧的,精神高度集中,那鬼气在我身体中,快速的游动着,怕是出现什么意外。

    玉佩插进去之后,一阵有些嘹亮的声音从那门缝之中传来,我们从未听见过这种动静,但是那条蛟听到这动静之后居然不自然的趴下头,那样子似乎是在畏惧着什么,在我们惊讶的目光之中,这两扇金黄色的大门,轰的一声,开了。

    上次我们在门口的地方就见到了爷爷,为什么这次进到门里面还没有见到他老人家,我这次来主要是救他,难道他老人家出了什么意外?

    不容的我胡思乱想,那玉随着门打开就掉在了地上,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门现在是虚掩着,但是门缝之中透过来阵阵好闻的气息,让人心旷神怡,旁边的兔子忍不住的推开了门,露出了那葬金殿中的景象。

    我之前想象着这葬殿之中或许像是九幽地狱一般可怖,或者像是真的皇宫一般奢华,又或者像是其它墓室一般有些陈旧,但是打开那门之后,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却是一个有些瑰丽的世界,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鸟语花香。

    虽然这时候已经是六月十分,但是外面的花朵并没有完全开放,但是这葬金殿里面却是姹紫嫣红,彩蝶纷飞,眼前居然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面布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不远处,甚至还有一个白色的小兔抬头望着我们。

    这是在哪?穿越了么?我回头望望,还是那个有些冰冷的山中广场,但是这葬金殿之中为何出现这种奇景?徐老太这时候有些激动的道:“只有真的龙脉大势才能造出这样的世外桃源啊,小主,这是造化之功,这是龙脉之灵啊!”

    听徐老太这么说,我心里才知道,这所有的一切居然都是因为这个葬金殿所处的龙脉造就的,以前只是听说过这风水好的地方气候好,没曾想到,这里居然好的这么离谱。

    兔子不安分的第一个走了进去,踩到那茵茵草地之上,小兔并不怕人,好奇的凑了上来,朝着兔子的鞋闻来闻去,似乎觉得味道不好,打了一个喷嚏就转身离开,但是我们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嘶嘶之声,随即一阵腥风扑来。

    等我们楞过神来的时候,那原来的小白兔已经消失不见,而那祥和的草地之上,赫然多了一个十几长的庞然大物,这条蛟像是见不得美好事物一般,将我们面前的那鸟语花香的世界破坏的彻底。

    我暗叹一声,这蛟之前虽然脾气不好,但是绝不会如此,看来斗笠人的毒害的这个蛟不浅啊。

    大祭司拍了拍那个蛟,对我道:“我们走吧,继续走,不要被这东西表面迷惑,东西老而精,这两条龙脉不知道存在了多少时间了,不要简单的把它们当成死物,这地势虽好,葬金殿在这,也不见得这里比那美人墓安生多少。”

    我听见他提美人墓,道:“你怎么知道美人墓?”大祭司嘿嘿一笑,并不多说而是催动着手下的那条巨大的蛟蛇往前游去,将地上的那些花草给拱的稀烂。

    我们跟着斗笠人他们往前走,走了一会,我就深切明白了刚才大祭司口中说的那不要被迷惑是什么意思了,那一片片绿草茵茵之下,居然不时的藏着一个有一个像是沼泽一般的地界,一个斗笠人走的不小心,直接漏进那里面之中,那沼泽地界像是有吸力一般,那人只是啊的叫了一声,等我们再看的时候,就能看见他乌黑的头发在草地上栽着,那地方依旧是人畜无害的样子,甚至连那头发,都像是地中长出来的黑草。

    斗笠人过去拉那人的头发时候,只能拉起一个头皮,刚才还活生生的一个人,一下子就被草地之中的不知名怪物给吞掉了,众人心中惊惧。

    唯一不担心的就是那个大祭司了吧,他跨在那蛟身上随着蛟的游动而往前走动,葬金殿虽是在山腹之中,但是山体之间好像是能透进光来,所以我们走在这里面并不感觉到黑。

    为了减少伤亡,我们几个都是往后一字排开,布条男自告奋勇走在最前面,在前面的那些斗笠人和徐木匠等人,这时候也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往前安逸的走了一会,徐木匠那里分别折了一个人,唯一安好的,就是我们这个小队了,也许是因为布条男带路走的正确,也许是因为我们的运气好。

    继续往前走着,周围的环境已经是慢慢的变了样,周边的草已经是渐渐的消失不见了,地上也露出了石头地面,石头上布满了一个有一个的深洞,怪不得刚才那两人掉的那么快呢,原来脚底下本来就是镂空的!

    我们几个继续往前走,这次能看见就安心了很多,但是刚走几步,我身上忽然一凉,一种不祥的个感觉浮上心头,我和布条男几乎是同时朝着左边瞧去,因为那里,传来一股巨大的阴气。

    左边是一个将近五米多宽的深洞,刚才已经被我们远远躲开,在我们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里面窜出来一个头大如斗,脖子极细,像是针孔一般,肚子肥大,身子**成菜色,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毛发的鬼物。

    这鬼物个头不大,但是每一个身上都冒着极强的阴气和凶气,布条男看到这东西出来,第一反应就是冲我们大喊:“跑!”

    谁也顾不得问为什么,就凭这些鬼东西的卖相我们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善类,我们一边往前跑身后的那些鬼物则吱吱的往前扑来,几个斗笠人靠的那个洞口稍微近一些,直接被这些小东西给扑中了,身后传来渗人的咯吱咯吱咀嚼声音还有斗笠人的惨叫之音。

    我们一边跑着,徐老太气喘吁吁的喊道:“饿鬼,这是饿鬼,怎么会在这出现?”

    回答徐老太的只是身后传来的拳头大小的火球,要不是我眼疾手快,让古尸帮着徐老太挡了这一下,估计徐老太就危险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