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妥协
    我颤抖的看着那只肯将侧脸对着我的那个女子,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又是你?”我眼前那熟悉的侧脸,正是左寒白皙的面庞,我不知道,左寒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这架势,不像是被抓来的。【www.ka?nzww.coМ 看 .。?中.文!网

    左寒终于肯将头扭过来,冲我轻声的道了一句:“对不起。”我一听这话,立马有些眩晕,低声道:“左寒,你是不是又被抓了,没事,我来救你,你别怕。”说着我发疯了一般的想着向左寒冲去。

    但是身边的布条男使劲的抱住我,冲我喊道:“冷静点!”我哪里肯听啊,左寒怎么又被抓了,她一定被抓了!大祭司看见我状若疯癫的样子,笑了笑道:“对,就是这样,左寒是我的人,你不知道吧,从一开始你们在你老家遇见那个阴婚,就是我安排的!”

    我一听这话,愣愣的盯着左寒,慢慢的道:“左寒,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只是被抓了,告诉我,我去救你,你别怕,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左寒只是一个劲的在那流泪,身子微微颤抖,嘴中不住的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秦关,我不是故意的。”想不到当初看到兔子身上发生的事情,今天又重新出现在了我的身上,我说为什么当初邹阳提醒我要小心左寒这个阴女,我说为什么那几件东西丢掉的时候就在我家旁边看到的左寒,我说这一切的一切为什么这么巧合,原来,左寒居然是斗笠人的人!

    我现在心如绞痛,比起刚才撕扯灵魂的感觉还要痛,我看着左寒哭花的脸,道:“左寒,这不是真的,对吗?”

    “你不是说过,你会一直陪着我的么?不是么,左寒,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啊!”我愣愣的看着左寒,看着那只露着两个眼睛的大祭司。

    左寒哭着对我道:“秦关,我对不起你,我是个孤儿,一开始就被祭司伯伯收养,承蒙他,我才能活下来,上完大学,我的命,是他的,他让我接近你,我不能违背他,秦关,我对不起你,我真的对不起你!”

    我冷冷的道:“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一个孤寡的老人,一个将你当成孙女的老人!”我说完这话,左寒再也坚持不住了,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开始抱着头哭泣,而我身边的布条男,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怎么的,身子竟然微微发抖。

    我深深地看了一眼地上抱着头的左寒,猛地朝后扭过头去,朝着地上的那几个打去,大祭司,你若在想用左寒来要挟我,那你就是做梦!

    可是不等我打中那些日本人,就感觉那几个盘坐的日本人身上突然冲出一阵凶煞暴戾之气,一边的布条男赶紧拉着我往后退了几步,等我们两个站稳之后,邹阳也不和徐木匠继续缠斗,退了回来。

    面前的那几个日本人背后居然是出现了一个虚影,这怪物虚影越有五六米高,可怖的是居然有八个脑袋,身子像是一条巨大的蛇,虽然比蛟小一号,但是也差不多少,尾巴也是有八条,一股很阴邪的气息从这虚影上传了出来。

    我怔怔的看着这幻化出来的怪物,猛地挣脱开布条男的手,朝着那东西扑去,我现在,就想着发泄一下,我就想问问上天,为什么,为什么一次次的耍我,我为了左寒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为什么到头来,居然是这样一个结局!

    布条男见到我疯了一般的冲了出去,知道我现在状态不好,连忙跟了上去,但是大祭司猛地冲了过来,他知道左寒这张牌只能扰乱我的心神,但是对其他人的影响并不是多大,他要的只是我身上的那缕帝魂和手中的兵符和邹阳身上的婴玉,所以,其他人,都要死!

    大祭司是李斯的后人,为了今天不知道准备了多长时间,家族沉淀肯定比我们深厚的多,法器之类的也比我们多很多,所以布条男和大祭司一交上手,立马就落了下风,可是争斗了一会,那布条男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一般,失声道:“居然是你!”

    大祭司嘿嘿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闷头朝着布条男猛攻,饶是布条男现在一手桃木剑,一身鬼气,都不是大祭司的对手。

    而我这边更别说了,虽然心中愤怒伤心异常,冲过来之后,直接被那日本人身后的虚影尾巴一抽,直接轰在我的胸口之上,顿时将我深山的鬼气打散大半,差点让我一口气提不上来。

    虽然身上很疼,但是我却是想用这疼来麻痹一下自己,起码越级挑战这怪物的时候,我至少能够全神贯注,不去想那伤心之事,我还想冲,但是肩头一沉,随即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从肩膀上传来出来,紧接着,兔子有些低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这是八歧大蛇,日本的守护图腾,让我来吧!”

    我一听是兔子,不可思议的回头看了看,发现兔子这时候身上光芒熠熠,甚至有些宝相庄严,而他身后的徐老太,则是脱力一般的坐在了地上,浑身苍老了几分,身上死气弥漫,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将兔子变成了这样。

    兔子手中拿着徐老太的龙头拐杖,我知道兔子肯定是恨这些人入骨,也没有跟兔子抢,直接朝着那罪魁祸首杀去,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我不知道布条男发现了什么,但是我知道,就算是这个大祭司是天王老子我也要杀了他,在我和布条男子的逼迫之下,那大祭司开始捉襟见肘,左寒看见我们一同攻击大祭司,眼中犹豫的神情闪烁,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知道为什么,从一开始争斗起来,我们就没见到那些饿鬼,也许是因为我们这个地方太靠近葬着秦始皇的地方,或许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

    我们这场战斗,大多都是势均力敌,但是现在斗笠人还有一个一直没有动手,还有一个Gina,还有一个脱力的徐老太,其余的人,都是生死相向,最先结束纷争的是邹阳,那徐木匠虽然厉害,但是上次跟布条男争斗的时候已经将压箱底的技艺使了出来,一个不小心之下,被邹阳抓到了空挡,邹阳一个鞭腿,重重的将其撂在了地上。

    邹阳下手极狠,抓到机会抬起脚来就冲着徐木匠头上踢去,徐木匠双手连忙护头,但是依旧被邹阳的大力踢得在地上翻滚了起来,也怪徐木匠点背,居然滚到了悬崖边上,徐木匠身子径直滚了下去,但是好歹在跌落的时候用双手扣住了悬崖边,生死一线。

    Gina见到徐木匠快要掉下去了,赶紧追了过来,可是徐木匠处的那个地方太巧了,离着徐老太不远,徐老太从身上摸出一个五帝钱,轻描淡写的朝着那徐木匠手上打去。

    其实这下并不重,但就是这一个小小的铜钱,就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个稻草,徐木匠手猛地松了开来,Gina扑了过来,滑到了悬崖边上,双手伸了出去,只是抓到了一把空气。

    见到徐木匠死了,那些日本来的人似乎是失去了主心骨一般,心中一颤,那身后的八歧大蛇虚影慢慢的变淡,终于是被兔子找到了机会,一拐杖轰在了其中一个日本人头上,脑浆迸裂,死于非命,大阵,随即而破。

    Gina见到许木匠死了,然后又看见打针已破,知道她今天没有好果子吃了,加上从始至终,她都对这个葬金殿不感兴趣,想着抽身离去。

    兔子这时候威风凛凛,像是战神一般,将那些日本人尽数屠戮干净,报了多年来的血仇,或许其中一个就是杀害兔子他父母的凶手,又或者不是,但是这发泄,对于兔子来说,无疑是很好的。

    大祭司这时候已经是撑不住了,在我和布条男的攻击之下,眼看着就要殒命再此,或许他还有压箱底的阵法,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机会用出来了,兔子和邹阳先后朝着大祭司冲来,饕餮和蛟,根本没有时间冲过来,就算他再厉害,也不可能活下来了,胜利,就在眼前!

    但就在这时候我面前突然闪过了一个身影,看着那熟悉的容颜,我和布条男先后停了下来,左寒双手张开,满脸梨花带雨,哭着对我道:“秦关,放了他吧秦关,我求求你了!”

    我突然想笑,我掏心掏肺的一个女人,居然在央求我放过一个害我无数次的人,居然在求我放过一个杀人如麻的坏蛋,难道这就是上天给我开的玩笑么?

    兔子这时候冲到了跟前,抬手就是一巴掌,将左寒扇在地上,骂道:“你这个贱女人,秦关为了你都成了这样,你现在居然还护着这个大祭司,当初你对秦关的那些爱呢,难道都是装出来的吗!”

    兔子这次出手极重,将左寒嘴巴都打出血来了,左寒脸颊肿的老高,我心中一阵心疼,但是最终没有说出什么,我还能说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大祭司道:“给我那些人皮图上的东西,放你走,我就想救出我的爷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