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秦皇陵 > 第四百一十八章 终章
    大伯不是一直在床上昏迷不醒么,为什么,为什么又出现在这?我呆呆的看着那大祭司不,是大伯,喃喃的道:“你真的是大伯?”大祭司嘿嘿一笑道:“你觉得呢?”

    我这时候想起从开始的找玉上之图的时候,大伯偏偏找来了那有问题的赵博士,我也想起再进美人墓的时候,大伯那有些诡异的行为,我也想起爸爸曾经告诉我男八件人皮图上的东西只有他和大伯知道,我也想起徐老太告诉我说我大伯根本就没有病,我还想起再进大伯病房的时候看到那个夜婆,我还想起了在那阴间照人镜之中看到的那熟悉的属于大伯的身影。

    原来这一切一切从开始就暗示大伯有问题,但是我怎么会去想这个问题,怎么又会料到自己这边一直稳重的大伯居然是大祭司?居然是斗笠人的首领?

    大祭司看见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嘿嘿一笑道:“我就说你啊秦关,太容易相信人情,不光是你,你身边的那些都是这样,不过你师父还是挺厉害的,我生怕他看出门道,不过,他也是最后才发现,这些都无伤大雅,你师父本是龙凤一般的人物,怎么偏偏看上了你,难道就是因为你身上那缕帝魂,嘿嘿……”

    我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大祭司这时候点了点头,道:“是啊,从一开始,你爷爷死后魂魄就被我拘来,然后才有葬金殿这场戏,其实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你上道,假借你的手来找齐这一件件的人皮图上的东西,对了,这人皮图根本不是你爷爷找来的,而是我帮你爷爷放上去的,当时在葬金殿中,我为了不让你师傅看出破绽,特意让人下蛊害了你爷爷,这才让他没发现你爷爷鬼魂的真实情况。”

    我苦涩的想了想,凭借大祭司的手段,让爷爷的鬼魂做出这些动作根本不难,原来我们历经千难万险从一开始就是被骗了的,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骗局。

    大祭司继续道:“为了骗过你师父,我特地将人皮图放了六张,其实第七张就是夔这张皮,第八张是在徐福的日本后人那,我早就联系上了他们,Gina爷爷临死之前还想让我现身救他,这是可能的么?哈哈”

    我现在只是想着找一个角落,把自己关起来,我不敢我也不知道该相信谁,我最爱的女人是敌人的人,我敬爱的大伯,居然是斗笠人的头号祭司,这世界,我还能相信谁?难道爸妈也是李斯的后人?

    过了半响,我终于是抬起头来,看着大祭司问道:“你,真的是大伯么?”大祭司笑了笑,头上那饕餮头消失不见,露出了那真实的面容,虽然我已经知道这饕餮头下面是大伯,但是等我看到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容颜时候,我还是感觉到心脏剧烈的抽痛起来,真的是大伯……

    我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喃喃的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我这往后一退一下子踩到了邹阳将其踩得悠悠转醒了过来。

    我看见站起来的邹阳,身子微颤想要离他远一点,邹阳是大祭司造出来的人,我不想离他太近,我真的怕在受到伤害,邹阳站起身来,看见大伯,吃惊的道:“是你,你怎么在这?”

    大祭司笑道:“为什么不是我,你不记得我把你从不死村中救出来了么?对了,你失去记忆了,要不是我突发奇想,让两个魂魄共融一体,你也不会出来,说起来,你应该好好感谢我呢!”

    镇定如邹阳此时也是满脸的吃惊,不敢相信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邹阳走到我身边,猛地扯住我,看见我畏畏缩缩不敢再相信世界的眼神,冲我喊道:“他不是你大伯,你看着我!”我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邹阳,看到他那有些冰冷但是透露着浓浓关切的眼神。

    大祭司听到邹阳这么一说,哈哈一笑道:“我确实不是你大伯,不过,我确实也是你大伯,因为从你开始记事的时候,我就是你大伯了。”说完这有些矛盾的话,大祭司猛地朝着自己脸上一抓,在我目瞪口呆之中,居然是撕扯下来一张人皮,这人皮底下,是一张惨白的像是鬼一般的面庞,一张陌生的,从未见过的脸庞。

    易容术?我这时候电光闪石的想起了在徐木匠家看到的那个没有脸的尸体,那应该就是徐木匠吧,原来真的许木匠早就死了,那个徐木匠只是一个替代品,就像这跟我们生活了好多年的大伯,他根本就是一个替代品,根本就是大祭司!

    不过知道了这些,我心中还好受了一些,我道:“是你害死了我真正的大伯?”大祭司点了点头,我又道:“是不是你害死我爷爷?”大祭司想了一会道:“你爷爷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我和他认识是从一个墓地之中见到的,通过他我才见到了你,我才知道我们族有救了,不过,你爷爷是自己死的,我只是将他魂魄给拘来了,并没有害他。”

    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大祭司道:“你是李斯的后人?”大祭司点了点头,我又道:“给我说说这两千年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吧,就像你说的,让我当个明白鬼。”

    大祭司道:“这也是我从我们家族史书上推断出来的,具体的事情谁都不知道,或许是始皇复苏又或者李斯回光,否则谁都不知道了。”

    “当年李斯和赵高合伙要将始皇嬴政谋害,但是始皇天纵之姿,加上有徐福这个天下第一术士在,根本没有机会动手,只能退而求其次,慢慢的从始皇身边的将领动手,蒙恬大将就是这样被害死的,随后,朝中倾轧更甚,那时候始皇已经是年老,醉心于丹黄之道,一心求的长生,不理朝政。”

    “李斯投其所好,说当时的巫祝有长生之密,因为巫祝长相奇特,加上他们自称是西王母后人,再来他们寿命却实比常人长,所以秦始皇才相信了这个消息,命令李斯全权代理这件事,自己好得到那长生之法。”

    “李斯做这事情确实不遗余力,这巫祝一族虽然厉害,但是在李斯和徐福的配合之下,还让这两人真的找到了一个长生之法,但是这个方法必须有当时的大巫祝手中的那天书才能完成,巫祝不肯交出天书,李斯一气之下,上书秦始皇假借焚书坑儒的机会,将这些巫祝全部杀害,逼迫当时的大巫祝交出天书。”

    “大巫祝在自己族人被杀了几个之后终于肯将长生之法说出,不过说那天书有悖天合,不能交出,秦始皇本来想着得到了长生之法就不在追究那些巫祝了,但是谁想到李斯心狠手辣,不肯放过巫祝众人,假传圣旨,将那些巫祝全部杀害,但是李斯不曾料想到的是,他这样做居然引来了大巫祝的诅咒,诅咒不会随着时间的消失而消失,会一直随着血统延续下去,直到这一族人死绝。”

    “当时李斯并没有想这么多,他只是想将那本天书给拿出来,但是谁知道杀尽这些巫祝之后,也没有找到那本天书,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

    “秦王有了长生之法之后,日夜思念,让术士徐福给代练,但是徐福知道这长生之法有违天和,跟主要的是,这长生之法需要大量的人生命,完全就是一个以命换命的卑劣方式,根本不可能去实行,所以徐福只好虚以委蛇。”

    “长生的事情继续着,这秘密只有当时三人知道,徐福,秦王,还有李斯,由此可见当时两人多收受宠,李斯不遗余力的为秦王找来长生之法自然有自己的想法,他根本不想帮着秦皇长生,只是想假借秦皇之手,来满足自己的愿望。”

    “由于徐福的干扰,秦王始终是没有得到长生之法就被李斯和赵高找到机会害死了,徐福有些后悔,但是现在有没有办法,只得想到折中之法,将秦王密葬,抽出魂魄来,分成好几份分别堕轮回,因为秦王是天下第一皇,起运太盛,要是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恐怕就会造成一个极其可怕的后果,所以徐福不遗余力的用自己的大智慧大能力建造了这个葬金殿,而秦王兵马俑那边的坟墓只是一个幌子。”

    “在徐福为秦王造这天下第一风水大墓的时候,李斯巧妙的来了一个金蝉脱壳,假死遁出朝野,为的就是,取得长生之法,权利已经不算是什么了,最难得是,就是长生之术。”

    “李斯知道,就算是自己得到了长生之术,也根本不可能长生,因为他没有秦始皇的那气运,所以当秘密的来到徐福为始皇建造的那陵墓之中,虽然徐福是当时天下第一术士,但是奈何李斯是当时天下第一权势之人,徐福想要在李斯眼皮底下偷摸进行一些事情,那根本不可能的,所以李斯就找到了那坟墓,进去想要寻秦始皇的气运,但是到了墓地之中他才发现,这起已经跟着秦始皇的魂魄,堕入到生生世世的轮回之中了,长生,根本不可能了。”

    “李斯也是一个天纵之姿的人,道法虽然比不过徐福但也差不多,他想到一法门,等到千百年后,这秦始皇的魂魄轮回够了,聚集起来,肯定气运更胜,因为这葬金殿本来就是一个天下大势的地方。”

    “所以,李斯开始了自己的计划,他知道自己以后醒来不光是想要长生,还要权利,所以他将秦始皇生前的那些东西全部藏了起来,埋了起来,九州鼎代表着天下,戈代表着武力,兵符代表着权势,这些都是气运的东西,必不可少。”

    “至于婴玉,那是李斯故意透漏给吕不韦后人的一点长生,让那个族人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为的就是温养那块真正的婴玉,为自己以后醒来长生所用,那荆轲的匕首,有些来历,当时荆轲刺秦只是一场彩排好的闹剧,是秦王为长生所做的假死,为的是斩掉三尸,成为‘仙人’,其实这是古时候的一种说法,就相当于是隐瞒了上天,自己已经死,已不再这个轮回之中了。”

    “木偶是高渐离的身体所化,为的就是后人能进到这葬金殿之中,夔鼓就是为了驱散那些进入葬金殿对秦王怨恨的囚徒鬼魂,至于那兵符和天书,则是经过李斯多年找寻之后,终于是找到,记录在了人皮图上,不过,兵符那时候已经被徐福给封印了起来,李斯不着急,因为这些东西不知道需要多少年之后才用到。”

    “李斯处理完这些事之后,对着自己的后人说了一通,说一定要找全这帝魂,到时候将那人皮图上的东西找齐,那时候他一定会复活的,李斯的后人当然不可能这么尽心尽力的办事,但是他们的后人生出来之后头上居然个个带着一个狰狞的血瘤,他们这才知道,自己被诅咒了,要想破除这个诅咒,必须将李斯复活。”

    “所以,一代代的守护,找帝魂任务就开始了,之前的那些帝魂无一例外的直接被杀掉,被李斯生前布置的阵法给吸到葬金殿之中,一眨眼,时间就到了现在,到了秦关你这最后一丝帝魂。”

    我听了大祭司这些话,惊得是目瞪口呆,居然是这样,一切的缘由都是起于长生,我们这些人都是两千多年前那些人布置好的棋子?!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么说来,你就是想要复活李斯了?”大长老笑了笑道:“你看看我头上还有诅咒么?”他这么一说,我才意识道这大祭司头上根本没有那个狰狞的血瘤了,难道他……

    大祭司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已经将诅咒给破解了,将巫祝的和李斯两人的诅咒都破解了,我,找回这东西,为的是我自己,我凭什么为别人的棋子?”

    我听完这话之后,脑子之中乱哄哄的,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我看了一眼邹阳,道:“不对,这徐福当初为什么不阻止李斯呢,还有徐福的日本后人为什么会有人皮图呢?”

    大祭司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好了,一切都结束了,今天开始,我就成为这天地间第一个永生不死的人了!”说着这大祭司哈哈大笑起来。

    大祭司说完这话,我和走眼同时往前冲了过去,嘴中喝道:“你做梦!”可是那大祭司刚才在跟我说话的时候,已经脚底下的阵法激活,我身上那股巨大的吸力又重新传来,仅仅一下,我身上的那缕魂魄就被抽了出来一同飞去的还有我身上的兵符,而大祭司冲着邹阳一招手,邹阳身上的那婴玉嗖的一下就飞了过去。

    而我们两个,则是被不知名的力量定在了原处。

    我这时候脑子中呆呆的,似乎是有什么东西丢失了,但有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在邹阳的眼中,我已经变成了一个目光呆滞的傻子!

    大祭司将那阵法驱动起来,我们所在的那个地方慢慢的开始刮起了风,在那大祭司的头顶之上慢慢的堆积了一堆乌黑的云,不时的从里面闪出一道道的闪电,那乌云之中慢慢的转了起来,在其中渐渐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之中打下一道巨大的光芒,笼罩住大祭司和那两顶棺材,这似乎是天上睁开了一张巨大的人眼一般。

    大祭司脸上露出狂热的表情,将手中的那人皮图上的东西一股脑的扔到了那光芒之中,九州鼎,戈,兵符,匕首都嗖嗖的飞到了那天上的巨大漩涡之中,而那婴玉则是被大祭司带到了头顶之上。

    大祭司席地而坐,伸手拿出那竹简,慢吞吞的打开,看了一眼前面的棺材,我的那缕魂魄已经钻到前面的那棺材之中,秦始皇的魂魄完全聚齐了,他身上的那气运已经恢复了起来,这时候大祭司只要是将婴玉放到一旁的李斯棺材之上,李斯就能复活,可是,大祭司会么?答案是否定的。

    大祭司打开竹简天书,开始慢慢地念了起来,一时间我们这地方龙吟之声阵阵,那天上漩涡之中慢慢的渗出一丝金黄的光芒通过大祭司头上的那婴玉朝着大祭司身体钻去,而前面的那秦始皇棺材之中,也出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透明光芒,慢慢的透过那婴玉融入到了大祭司的头顶里面。

    大祭司窃取了那原本属于李斯的道果,不知道那棺材之中的李斯会不会气的诈尸呢,还有,李斯为什么这么相信自己的后人呢。

    就在这时候,我们所处的这个环境之中传来一阵道喝:“畜生,敢尔!”我那不大灵光的脑袋之中听着那温和熟悉的声音,心中没由来的一酸,这个声音好熟悉。

    还不等我品味完这动静,我身上的那股阴森的鬼气像是泄洪之水一般,嗖嗖的朝着外面钻了出去,我只是觉的冷,浑身发冷。

    我眼帘之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布条男,不过为什么这个布条男会有这么温厚熟悉的声音呢!

    我身上的阴气尽数被布条男吸了出去,布条男身上鬼气飞舞,急速的朝着大祭司冲去,由于这些鬼气太旺盛,将布条男的身上的布条尽数撑烂,随着布条男的往前冲去,那一条条的布飞落在汞河之中,而前面的布条男就像是破茧而出的黑蝴蝶一般,朝着那大祭司冲去。

    大祭司虽然嘴巴祭司的念叨着,但是眼中还是露出了惊骇的表情,布条男大喝一声:“千古一帝,死后甘愿做他人嫁衣么,醒来!醒来!”随着布条男的这道喝,那秦始皇的棺木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威严的声音:“寡人……嬴政!”

    随着这不怒自威的声音出现,那若有若无的光线一下子停了下来,但是大祭司丝毫没有惊慌,将手中的那饕餮头骨一扔,道:“去!”

    饕餮化作一道红光,猛地朝着上面冲去,不消一会,就带下来一个斗笠人,大祭司冲着那秦王嬴政喊道:“天下已逝,亡秦必楚!”说完这话,那被饕餮带下来的斗笠人身上猛地出现了一道光芒,打在了秦皇的棺材之上,那威严的声音随即消失,布条男大惊:“楚霸王后人?”

    如果我的意识还清醒的话,就会发现,这斗笠人正是高家村消失不见的楚恒,而他身上发光的那块玉,我当初还见过……

    布条男哈哈一笑,道:“果然厉害,那今天我就看看是你厉害,还是这地方的两条龙脉厉害!”

    布条男手上的桃木剑一挥,大喝道:“天不仁则众生气运屠天,地不义则风水大势裂地,人不正则天地风水灭人,水龙脉,山龙脉,吾献祭生命号令于汝,天地风水大势灭人!”

    这话一字一顿如舌灿莲花,将那进行诡异阵法的大祭司吓的一阵发憷,大喝道:“你这个疯子,你这是用生命献祭,你图什么!”大祭司说着这话,猛地操着那饕餮朝着我扑来,想要拿我要挟布条男。

    可是还不等着东西冲过来,我的身前就多了一个娇柔的身影,将那红影挡住,大祭司猛地喊道:“左寒!”大祭司这时仪式就要成功,却是看见自己疼爱的像是女儿一般的人毁在自己手中,眼中寒光一闪,冲着布条男喊道:“来吧,我倒要看看,今天是天地大势屠人还是我这逆天之人屠风水!”

    我呆呆的看着面前那灿烂如同樱花般的女子慢慢的倒在我的面前,虽然想不通为什么心会这么痛,但我早已经是泪流满面,我依稀记得,是这个让我哭,让我笑的女子说过:“我会陪你过一辈子。”

    左寒慢慢的倒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我嗷呜的叫了一声,猛地冲了出去,挣脱了身上的枷锁,将地上的那个绝美的女子揽入怀中,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像是野兽一般的嘶吼,为什么我会这么痛,为什么,为什么!

    那怀中的女子轻轻地抬起手,看着我的眼睛,气若游丝的道:“我骗过你,但……我真的爱你……如果还有来世……我……我愿陪你看……心中如画江山!”说完这话,这女子胳膊猛地摔了下去,眼睛也慢慢闭了起来,看着她安详的宛若睡着的容颜,我仰天长啸:“左寒!左寒!”

    突然之间,天地颤抖了起来,我脚下还有那汞河之中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钻出来,我一动不动,任凭背后钻出一黄一银两条长龙,狠狠地朝着那天上的黑云漩涡冲去,在这对撞至极,我听见身后传来温厚的声音:“秦关,好好的活下去,为师,先走了!”

    我那仅存的意识,终于是再也忍受不住,啪的一声,断了。

    ……

    三个月后。

    我呆呆的坐在椅子之上,手中婆娑着一块晶莹透亮的玉,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玉,而现在,我就像是做了一个冗长的噩梦一般,一个我宁愿沉沦在那里面不愿意醒来的梦,梦里有我的师傅,有我的爱人……

    那天将我身上鬼气抽出来的师傅终于是将那大祭司给击毙,但是同样付出了自己生命的代价,那最后的一丝帝魂并没有消失不见,而是重新钻到了我的身体之中,让我成了一个正常人,但是看到我挚爱的师傅和女人在我面前死掉之后,我还是彻底的疯了几天。

    婴玉是唯一放在大祭司身上的东西,所以并没有损坏,邹阳带了上来,连同那罕见的夔鼓,邹阳和楚恒两人背着我和左寒的尸体,找到了路,上到了悬崖之上,和兔子他们汇合,众人出了葬金殿。

    蛟由于大祭司已死,身上控制消失,自己溜走,杌不知去向,高阳死在饿鬼口中,爷爷的鬼魂被我超度,Gina不知所踪,……

    多年之后,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当时没有跟着兔子回家,或许,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身后传来脚步之声,我知道,该吃饭了,不然素素又要骂我了,兔子肯定又去找赵博士了,邹阳这冰块不知道去哪历险了,这两个王八蛋也不来找我,不知道我很寂寞吗?

    “小金你不要喝酒了,哎,古尸,你吃饭记得用筷子!”

    全文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