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画满田园 > 第两千二百零九十二章 怎能不嫉妒
    反正回河湾村之前,自己也要去跟陈秀荷道个别的,正好这个机会就去了。

    她也没空着手,对于陈秀荷他们家,其实不缺钱,所以玄妙儿每次也不是特意的买什么,为了显示亲近,拿的也都是些家常的,像亲戚才能拿的东西。

    这样陈秀荷也是高兴,偶尔烙饼包饺子的也给玄妙儿送来一些,这才更像是亲戚。

    到了陈秀荷的客栈,陈秀荷跟秦苗苗都围着炉子坐着,客栈这时候基本没有什么客人了,剩下那么一两个,这一半天也要退房了,所以客栈里比较冷清。

    玄妙儿进屋叫了声表姑:“表姑,我过来看看你,过几天就要回村了,之后就翻过年才能见了。”

    陈秀荷见了玄妙儿来很高兴,站起来:“妙儿来了,过来坐着,听苗苗说你小年回河湾村去,我还想着这两天去你那看看呢,你要回村过年的话,这边年前要准备的东西可都备好了,我还没去呢,你就来了。”她一如既往的热情,还有话多。

    玄妙儿走过去,把东西放在一旁的桌上:“这边我都安排好了,今年都回河湾村去,镇上就不留人了,也没啥准备的。”

    陈秀荷给玄妙儿挪了挪凳子:“说不让你拿东西来,你就是不听。”这也就是习惯的一句唠叨,然后继续道:“你的铺子都是小年就开始闭店了?”

    “嗯,早点休息,一年到头了,也让大家都能好好回家过个年,挣钱也不差那么几天。”玄妙儿一向把金钱看的不算是太重。

    当然这些在陈秀荷和秦苗苗看来就是玄妙儿的一种变相的炫耀,因为玄妙儿对什么都好像是那么淡然,金钱名利她都看的很轻,可是这些她都有了。

    不过陈秀荷就伪装的很好,笑着看着玄妙儿:“妙儿就是不一般,做什么事情都大气,有大将之风范,这个可是一般男子都没有的。”

    秦苗苗也是勉强的道:“表姐就是比我们都强,也不怪我娘老是夸你。”

    陈秀荷听出来秦苗苗这个话里明显的酸气,她很会调和,看着玄妙儿撇撇嘴道:“看见没有,有人嫉妒了,不过自己没能耐不努力的就只有眼馋的份了。”说完陈秀荷爽朗的笑起来。

    这明明是秦苗苗嫉妒了,让陈秀荷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反倒带了些幽默的气氛,让周围人也不自觉的跟着笑起来。

    秦苗苗也知道自己的失态,这时候假装的害羞道:“我保证我是我娘在道边捡的。”

    这母女两这么一开玩笑,刚才的话也就成了玩笑。

    玄妙儿本就是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所以没必要去纠结那些事,也跟着嬉笑道:“原来表妹也是有嫉妒心的,我还以为我有个傻的表妹呢。”

    这话逗的大家更是哄笑起来,屋里的气氛也是越来越热闹了。

    千落没心没肺的还是信任着陈秀荷他们家,笑的前仰后合的。

    陈秀荷笑罢看着秦苗苗语重心长的道:“一直让你多跟你表姐学习,你这都学哪去了?你这婚事我也没法多说了,不过你也得争气点,自己有点骨气。”

    秦苗苗不喜欢听这样的话,在她的心里,自己不比玄妙儿差,差的只是运气,,但是现在还是要违心的说话:“娘,我怎么能跟表姐比,表姐是凤南国第一才女,我哪有那么高的心气。”

    “你看看,我也没说要比,就是要你能多学学你表姐,自己有点底子,以后不管是嫁给谁,都能不太委屈自己了。”陈秀荷说起秦苗苗的婚事仍旧是不太开心。

    本来高兴的气氛说到秦苗苗的婚事,屋里也都冷了下来。

    秦苗苗心里是一定要嫁给傅斌的:“娘,你就操心我的事了,反正我哥能给你找个好媳妇,到时候给你生几个孙子,有你忙的时候。”

    玄妙儿也帮着秦苗苗道:“可不是呢表姑,你就别操心了,其实苗苗心里是有数的人,她以后不会差了。”

    陈秀荷听了玄妙儿的话叹了口气:“借你吉言,我就希望她别有什么大事,平平安安的就好了。”

    “其实也不光是表姑,我娘也是一样,整天的担心这个孩子那个孩子,担心完了儿女担心孙子,你们就是爱操心的命,你们学学我祖父多好?”玄妙儿也是为了让气氛好点,因为一会自己还得跟秦苗苗单独说话呢,别让他们母女生气了,到时候自己想问的都问不上了。

    果然说到了老宅的人,陈秀荷又来了精神:“我三舅那是被那个大白脸迷了心窍了,我们要是学他,那就有你们这些小的吃苦的了,他们这要过年了,没出什么幺蛾子吧?”

    “我祖父前几天病了,这段时间都在家躺着养病呢,那边还算是消停,这要过年了,他们也是要准备过年的事,估计也没啥折腾的了。”玄妙儿成功的把话题引到了玄老爷子那边去。

    陈秀荷听完摇摇头:“我看他们可不能轻易的就老实了,这过年了,还不得想着怎么占你们家点便宜呢?”

    玄妙儿就知道陈秀荷喜欢这话题:“我们分家了,祖父这病了应该在他们自己家养着,反正都分得清楚,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果然陈秀荷越说越兴奋:“我知道你们家不差钱不差东西,但是以前那些事你得记得,不能就这么忘了就过去了。”

    “不能忘的,他们卖了我大姐,还要卖我弟弟,这些怎么能忘了,我们家就算是再有钱,也不会便宜了那些人。”玄妙儿说的也是慷慨激昂。

    “就是不能便宜了那些狼心狗肺的人,你爹娘就是心软,你可得看住他们了。”陈秀荷好心的提醒。

    “表姑放心吧,我们家还有我大姑和我二叔呢,他们看着我爹呢。”玄妙儿很亲近的跟着陈秀荷说这个,因为自己不怕说这个,两人都是用这个能更得到对方的信任。

    陈秀荷点点头:“也是,你大姑可是跟我脾气像,有啥是啥,你二叔更是恩怨分明的人,这点我放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