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官涯无悔 >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楚天齐,你反动
    在五月九日的汇报会上,楚天齐被剥夺了汇报机会,只是在会后把调研报告交给了秘书小扬。

    从那天之后,已经过去了一周多,常慧敏既没听楚天齐汇报,也没找他麻烦。楚天齐原以为领导会找他说报告的事,现在看来,这报告一交,那次调研的事就算完结了。

    在这一周多时间里,裴小军中途来了一次,是去别处办事路过这里,但他只坐一会儿就走了。曹玉坤干脆一次没来,只打过一次电话,让楚天齐帮着核对了资料里的几个数据。每天414房间里只有楚天齐自己,除了搞搞室内卫生,就是看一些资料,可那些资料已被他翻过好几遍了。

    可能天生就是忙碌的命,刚轻松了几天,楚天齐又闲的难受,恨不得再马上来几个调研任务。

    每天喝茶水,看报纸,翻资料,在楚天齐眼里,这样的生活就是混日子。一天一天的“混”着,便又混到了本周最后一个工作日。

    放下资料,楚天齐抬手看了看表,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再“混”一个来小时,一周又交代了。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看到上面的来电号码,楚天齐赶忙按下了接听键:“杨秘书,你好!”

    手机里传来三农司秘书小杨的声音:“常司长现在请你过去。”

    “好的。”答过之后,楚天齐挂断电话,眉头皱了起来。

    常慧敏找我?调研报告的事?还是要找其它麻烦?反正应该没好事,自己一定要小心为妙。加着万般谨慎,楚天齐到了五楼,敲响了最西边挂着副司长门牌的房门。

    “进来。”屋里传出一个女声,正是常慧敏的声音。

    轻轻推开屋门,楚天齐进了屋子。

    虽然早就知道常慧敏的办公场所,但楚天齐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他注意到,这个房间要比人事处明若月房间大一些,而且看似还带着套间的样子。

    屋子里女人抬起头来,目光投到门口小伙子身上。

    赶忙掩好屋门,楚天齐来到了办公桌前:“司长,你找我?”

    “坐。”常慧敏抬起右手,做了个手势。

    迟疑了一下,按对方示意,楚天齐坐在了对面椅子上。

    自楚天齐一进屋,常慧敏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对方,现在更是直接盯在对方脸上,她自己脸上则挂着淡淡的笑意。

    被这个中年女人如此盯看,楚天齐很不自在,便又问道:“司长,请问有什么事?”

    常慧敏闻言,没有立即说话,但脸上笑意更浓,而且还挑了挑眉毛,眨了眨眼。

    看到这个女人的一系列举动,楚天齐不由得心中一凛:难道这个女人真有非分之想?这个想法一出,把楚天齐下了一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可就惨了。该怎么办呢?当然肯定不能从了对方。可如果回绝了这个女人,怕是又要生起无谓的祸端了。其实楚天齐并不怕事,但他怕给老叔惹事,尤其国家部委的这些人都有来头,更是得罪不得。自己又该如何既不受侵犯,也不至于引发大的冲突呢?

    就在楚天齐猜测不定的时候,常慧敏开了口:“小楚同志,农村条件艰苦,各方面条件都差很多,你去的又是山区,一走就是小二十天,辛苦了。”

    这语气、声音哪是平时的“更年期”?分明就是位知心大姐吗。事出反常必为妖,楚天齐心中再加谨慎。他回道:“农村条件是比城里差,山区农村还要差一些,但我从小就生活在那样的环境,并没觉得有什么不适。不过山区农村也有城里不可比的地方,那里空气清新,天蓝水清,民风淳朴。”说到这里,楚天齐停了下来,他意识到,最后四字容易让对方鸡蛋里挑骨头。

    “年轻人,心态很好,值得肯定。”常慧敏依然笑容满面,“现在那里老百姓生活的怎么样?我还是五年前去过,不知现在变化大不大。”

    楚天齐如实说:“我这次去的地方是革命老区,也是山区,人们整体还不太富裕,但比前几年又好了一些。尤其农业税减免、耕种补贴发放后,对农民的帮助很大,作用也很明显。虽然收入不太高,但老百姓却很知足,幸福感很强,幸福指数很高。人们齐夸党的政策好,念念不忘党和政府的恩情。”

    常慧敏感叹着:“多好的百姓,多好的老区人民,党好民好,和谐共处,我们伟大祖国没有不富强的道理。你说是不是?”

    对方的话说的没毛病,楚天齐点头称“是”:“综观几千年人类文明发展史,历史上任何一个盛世都没有如今富裕、开明,老百姓也没有这么幸福。这都是党正确领导的结果,都是全国各族人民努力奋斗的结果。”

    “说的好。”常慧敏伸了一下大拇指,“人看来就得多交流,只有交流才能沟通,才能产生共鸣。你来发改委已经两个多月了,可我每天的工作忙不完,总也没抽*出时间和你交流,对于你这个年轻人认识还不全面。虽然刚才聊聊数语,但我对你了解又多了好多。以后有时间的话,咱们要多沟通,你说呢?”

    对方这段话听着倒也没什么毛病,但最后的那个建议还是不免让楚天齐敏感。于是他谨慎的说:“请常司长多指导,有需要请示的工作,我定当及时汇报。”

    “回答的太正式,太官方了。”说到这里,常慧敏话题一转,“这次调研收获良多吧,把你的成果共享一下,怎么样?”

    听到对方提的问题,楚天齐一时不是特别明白,楞了一下,他决定把调研报告阐述一下。于是道:“国家的农业税减免政策,给农民带来了直接的利好实惠,省下的农业税及时贴补了家用,尤其这是两千年来开天辟地头一次,这个意义更是无与伦比的。农业税减免的意义重大,具体来说有几下几方面……”楚天齐滔滔不绝的讲说起来。

    现在楚天齐所讲内容,都来源于调研报告,但又有侧重。调研报告上是以总结归纳为主,而他现在的现场简述,更多侧重于具体解读、事项例举、数据分析,相当于细化版的调研报告。

    虽然常慧敏已经收到了楚天齐调研报告,现在对方所讲主要论点在报告上都有罗列,但常慧敏却听的很认真,不时在笔记本上记着。有时还中途打断一下,进行问询,只到听完更详尽解说才作罢。

    用去半个多小时时间,解读完了农业税减免与耕种补贴的积极意义后,楚天齐话题一转:“但是,在具体执行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这是……”

    常慧敏摆摆手,打断道:“小楚,听了你刚才讲说的这些内容,说明你做了好多工作,也做的非常细致。做调研就要如此,要深入细致,也要注重取舍,要看到事项主流,而不必纠缠于细枝末节。”

    主流?细枝末节?楚天齐稍微一斟酌,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于是说:“常司长说的是,许多人和事都要看主流,都要找到主线。在农业税减免与耕种补贴这两件事上,积极意义和带来的积极变化绝对是主线,但还有一条主线也不能忽视,那就是因此所带来的问……”

    “小楚同志,主线怎么可能有两条呢?”常慧敏再次打断,“实行免税、补贴政策,是党和政府以‘为人民谋福祉’为出发点,对全国广大农民朋友发放福利的一种积极方式。现在从全国各地反馈回来的消息,包括你的调研报告,已经证实,中央的政策是绝对英明和正确的,确实为农民带来了福利,为农业发展创造了更有利的条件,对农村经济建设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至于个别地区的个别现象,不能代表整体,那只算是局部的极小瑕疵,瑕不掩瑜嘛,就不要罗列出来了。我建议,你把报告重新修改一下,后面那些问题不能写,一笔带过也可以。”

    听到这里,楚天齐才明白,怪不得今天常慧敏一副笑面虎形象,原来是为了这呀,自己还给理解歪了。可为什么呀?他问出了心出的疑惑:“为什么不能写,那本身就是现实存在的,应该也很具有代表性。”

    常慧敏“哼”了一声:“个别地方存在,这不可否认,但要说有代表性,就太武断了。你不过就是只看了一个乡,怎么能代表全国呢?我这里可是有全国各地不下上百份同类报告呢,上面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危言耸听。”

    “我怎么是危言耸听呢?”楚天齐反问。

    常慧敏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命令道:“必须删改。”

    “为什么?”楚天齐又问了一句。

    “为什么?党和政府制定的如此好政策,绝不能被抹黑。”常慧敏声音很硬。

    “抹黑?我不这么看。”楚天齐摇摇头。

    “一个人,尤其是走仕途的人,政治立场绝对要坚定,绝对不能站到党和人民的对立面去。”常慧敏的话非常重。

    楚天齐也不禁火起:“常厅长,我不过是如实去写,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吗?”

    “我要对三农调研工作负责,绝不允许反动的东西存在。”常慧敏的声音很冷,“你到底能不能改?”

    楚天齐硬*梆梆甩出三个字:“不能改。”

    常慧敏“啪”的一拍桌子:“楚天齐,你反动。”

    “你……不可理喻。”楚天齐猛的站起身,向门口走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