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火爆医少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引蛇出洞
    单纯的恐吓或许没什么用,但杨小天是先用实际行动,然后再露一手,这就把二人给吓的够呛。

    两个人也就是赚点小钱的低层人员,根本就没有什么忠诚和节操可言,因此杨小天不过是刚刚使出点手段,他们俩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他们俩本来是工地上的小工,但好吃懒做,吃饭跑第一个,干活时磨磨蹭蹭还经常要上厕所。

    机缘巧合之下就和杜老根混在了一起。

    杜老根直接不让他们干活,用他们来管工人,只要有工人说闲话表示不满什么的,他们就都要告诉杜老根。

    算是杜老根钉在工人中的眼睛了。

    交涉失败后,孙浩就去收集证据,找工人证明赵根柱是在南四环高架桥项目上工作的,只要能够把这一点落实了,无论走什么程序都是不怕的。

    可他显然低估了杜老根的心狠手辣。

    逮到之后杜老根直接就让人把孙浩的胳膊砸断了,还放言道:“再敢来,就把你绑上石头丢南湖去!”

    孙浩起初还不怕,颇有种不畏强权也要把你们搞上法庭的决心,但他老婆怕了,哭着对孙浩说:“你要是有啥三长两短,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办?”

    这一哭,孙浩就慌了脚步。

    “大哥,大哥,我们说的句句是真,求你放过我们吧!”

    “大哥,我们错了!”

    两个年轻人不住的磕头认错。

    杨小天问道:“打孙律师的,有你们吗?”

    两个年轻人立即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没有,没有,我们当时不在工地上!”

    “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件事的!”

    杨小天对孙浩说道:“孙律师,甭管你还跟不跟这个案子,你是因为我受伤的,这件事我负责到底,绝对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孙浩苦笑道:“算了,杨主任,这也不是你的事,你也是为人伸冤做好事啊!”

    杨小天摇头:“那你这样说,就好像我没那么大的胃口偏偏要吃那么大碗的饭一样,你放心吧,先看我的!”

    正说话呢,外面传来敲门声。

    孙夫人连忙去开门,就看到是住院部的主任医师吴可,刚住院时他来过一次,显得很忙,交代几句后就走了,孙夫人想多问几句都没机会。

    “杨主任,你来我这里也不和我说一声啊!”吴可笑着说道。

    “吴主任啊!”杨小天笑了起来,他认识吴可是因为师兄曲博文的关系,吴可某方面和曲博文蛮像的,都是技术宅,所以聊的也比较投机。

    他说道:“我这不是来看我朋友的吗,我朋友是律师,帮我们一个受伤的农民工跑工伤,结果还被工地方给打了!”

    “还有这种事?”吴可一脸吃惊,他快步走到孙浩旁边,看了看拍的片子,宽慰道:“放心吧,没大事的,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的,要是有事的话,随时让护士找我!”

    这就是一个态度,孙浩还没多大感觉呢,孙夫人那边就激动万分,握着吴可的手说:“一定,一定,十分感谢!”

    吴可又寒暄了几句后,才离开病房,从头到尾都无视跪在地上的二人。

    杨小天再次走向二人。

    二人立即神情紧张。

    杨小天问道:“杜老根有没有说,你们发现和孙律师接触的人之后,应该怎么做?”

    “有说,有说!”左边那个人立即抢先说道,“杜头,不,杜老根的意思是,找到人后就给他打电话!”

    杨小天想了想后说道:“行,那你给他打电话吧!”

    那人奇怪的看向杨小天。

    杨小天不耐烦道:“让你打你就打,别想那么多!”

    那人被杨小天这么一说,哆嗦了一下就打起了电话。

    “杜头!”

    “对,真的看到了!”

    “是医院的医生!”

    “啥,您来?行,您来吧,我们盯着呢,放心吧,绝对跑不了!”

    挂断电话后,那人对杨小天说:“大哥,杜老根说他一会儿来,您看……”

    杨小天说道:“先在一边跪着,等杜老根来了再说!”

    那边孙浩问道:“杨主任,您看要不要报警啊?”

    杨小天笑道:“报警是要报的,但不是现在!”

    想到这,他打了个电话给魏华涵,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问道:“他可能一会儿还得带人来,要不你带人来一趟?”

    魏华涵爽快的点头:“行,没问题!”

    杜老根挂断电话后就开始点人了:“大柱子,大扇子,快点摇人,跟我一起去!麻辣隔壁的,以为去医院就牛逼了啊?爷今就告诉你,只要得罪了爷,去哪里都得挨打!”

    两辆面包车载着十五个人直奔一院而去。

    众人手里都拿着钢管,塞在衣服里面,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这些都是杜老根请的农民工,一个人给五十块加一顿饭和一包十块的烟。

    对他们来说,只要给钱,什么都敢干。

    不就是打人吗?

    摄像头什么的他们才不怕呢。

    这又不是杀人,打个人随便找个工地上待几天,警察还能找到他们?这又不是杀人之类的大案子。

    事实上这想法是对的,对于这种小案子,作案的又是流动性最强的农民工,警察也不会费力去办案的。

    而且还会对受害者说:“对方是农民工,肯定没钱赔你,就找到了最多也是治安拘留十五日,你觉得有意思吗?”

    这时大多数受害者也只能是自认倒霉。

    但他们却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魏华涵眼中。

    这次是魏华涵和一院辖区派出所的联合行动,所以也不算是跨区执法了,为了挺杨小天,魏华涵也是蛮拼的。

    事实上在这种无原则性的事上,大家也都愿意帮杨小天,毕竟交好一名医术好的医生,那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一组注意,前门进去十五人!没有发现杜老根!”

    “二组这边没有发现杜老根!”

    “报告,三组这边发现杜老根,他压根就没下车,正在车里抽烟呢!”

    魏华涵听着这些汇报,眉头一皱,思索片刻后对着对讲机说道:“买凶也是大罪,控制住他的车,等结果!”

    十五名农民工在距离病房门口还有三四米时就纷纷从上衣里面拿出钢管,嗷嗷叫着挥舞着就向病房里冲进去。

    “不许动!”

    等待他们的是黑黝黝的枪口。

    魏华涵端着枪指着冲在最前面的农民工说道。

    那人明显一愣,就站在了那里。

    他害怕,但病房的门就一人宽,后面的人看不到前面的情况啊。

    直接推着他向前冲。

    “哎呦**,还敢继续,给我站住,站住听到没?”魏华涵说着连续后退好几步。

    不过他没敢开枪,这年头开枪问题大,别说这种情况了,就算警察是正当防卫开枪,回去都还要写说明写检查走程序。

    而且万一被公知母知知道了,在网上写警察乱开枪什么的,再加上对方农民工的身份。

    那他魏华涵在公知母知的笔下绝对会变成欺压老实巴交辛苦赚钱建设城市的农民工的恶警察。

    他们才不会去管为什么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工会带着钢管来医院呢。

    你要是逼急了他们,他们就直接一句“这都是体制的错”,“是什么让老实巴交的农民工拿起钢管”。

    靠,这简直就是无懈可击的逻辑啊。

    那农民工也反应过来了,他立即大喊一声:“弟兄们不要怕,他不敢开枪,咱们打过之后就走,他抓不到咱们的!”

    说完就嗷嗷叫着冲了上去。

    杨小天立即冲上前。

    魏华涵被打事小,这万一枪被抢走了,事情就大了。

    一群只有蛮力的农民工根本不是杨小天的对手。

    杨小天攻击的部位都是人体脆弱的地方,比如关节、手肘、肋骨间之类的地方,用力不大,却能让人顷刻之间丧失战斗力。

    顷刻之间,十五个人就倒下了五个人。

    剩下十个人见状不对,立即高喊一声“点子扎手,撤”,就狂奔而走,至于倒在地上的五个人,大家都是出来打工的,谁也顾不了谁啊,你们就放心的吃警察的吧,我们先走了。

    但他们明显也走不掉。

    “不许动!”

    许多拿着防暴盾牌的警察出现在走廊上,把他们的退路给堵住了,后面还有记者跟着摄像呢。

    与此同时警察们的头上也有执法记录仪。

    这是为了防止有记者瞎写瞎报道用的。

    这件事宣传好了,绝对是功劳一件。

    是个农民工,虽说拿着钢管,但说到底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平时收钱欺负欺负老实巴交的人还行,但真面对装备着防暴盾牌的警察,那命运只有被碾轧一条路。

    “放下武器!”

    “最后一遍警告,放下武器!”

    随着警告声响起,地上响起哗啦哗啦的声音,这些农民工理智的选择了丢掉武器。

    他们也清楚,这事最多拘留几天,但要是敢和警察对着打,那是要坐牢的。

    看着这些穿的很朴素,有的人衣服都洗的发白的农民工,魏华涵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这些人,在我印象中应该是老实巴交的进城务工人员啊!”

    杨小天笑道:“人有百样,农民工是一个名词,不可能全是好或全是坏,是人,就有好有坏!”

    此时,杜老根正在面包车里开着空调玩连连看。

    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十几名警察给包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