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公主殿下嫁到 > 259.古墓探秘
    此为防盗章, 请大家购买正版  见到公主的第一眼, 陈小鱼就不忘记向公主贺喜, 抿着嘴免得自己笑出声来, 说道:

    “小人恭喜主上,新婚大喜!”

    公主眉间一挑,知道陈小鱼这是在调侃自己, 语气依然是淡淡的, 说道:

    “本宫要是没记错的话, 新婚那晚,小鱼就已经同我道过喜了, 不是么?”

    陈小鱼摸得准公主的性子, 知道见好就收, 忙笑着说道:

    “呵呵,是。就是可怜了驸马爷, 独守空闺, 良宵寂寞啊!”

    那晚, 主上居然会亲自前来寻她,可把陈小鱼可吓了一跳, 毕竟那晚,是长公主殿下的洞房花烛之夜啊!

    主上一脸神色匆匆,原来是让自己设法,帮她去寻一个人, 一个失落在突厥之地的人。

    “贫嘴, 可有打探到那人的下落?”

    主上此行是来打探那人的消息来的么?

    陈小鱼知道那人似乎对主上来说非常重要, 所以从主上那得到的零落消息入手,按图索骥,发现那人应该已经被带到了突厥境内,无奈,她只能动用商道之人,以行脚商人为名,深入突厥之地,去寻找那人的下落。一旦有消息,便会立刻派人去通知主上的。

    “那人沿路似乎都有留下记号,想来已经脱离生命危险,我的人一路追踪而去,发现最后的记号留在了呼和图,也就是突厥可利可汗的王都。那人现在应该就在此处!”

    公主闻言,不禁微微皱眉,他居然深陷突厥王都,那么想要派人马前去接应只怕不成,依着他的身手,迟迟未能脱身,想来是受了极重的内伤,可他还能有机会一路留下记号,那便是说,他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看来,必须得尽量派人前去营救他才行。

    现在的关键是,派谁去才好呢?

    陈小鱼一眼便看出了公主的忧虑,言道:

    “主上,您那自是不便派人前往,我们商号也是能人辈出,您若有意,我们可以先想方设法与那人取得联系,只是需要一件信物为证,让他相信我们派去的人,是友非敌人。”

    公主觉着陈小鱼言之有理,问道:

    “你可有把握?”

    “愿尽力一试!”

    “好!”

    公主赞赏的点了点头,陈小鱼也越发稳重了,将来若遇大事,她也可以独断。便从怀里掏出了一块半月形的紫玉,交到了陈小鱼的手中,说道:

    “你的人若是见到他了,可以此玉佩为证,他见了自然知道你们是我派过去的人了!”

    “多谢主上!”

    说完,陈小鱼谨慎的接过这块紫玉,然后小心翼翼的收入怀中。

    “还有一事我得告知于你,便是那陈四已然回到陈国了。”

    陈小鱼早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那陈四公子一旦回到陈国,自然免不了对她陈家一番打击报复,其实,就在一个月前,陈家在陈国的一些产业和商道,都被陈国收缴得干干净净了。

    原本以为,即便是有主上相护,陈家还是难免有些震动的,却没想到,都到现在,陈家在这北魏的京城,不仅安然无恙,生意反而蒸蒸日上了。

    这个时候,陈小鱼才知道,这位主上当真好本事,好手段!

    “陈家能有今日,全赖主上相护,小鱼感激涕零,今后定然为主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可以追随这样的主上,陈小鱼当真觉得三生有幸,而且同为女子,她就越发敬佩她了。

    公主微微一笑,言道:

    “你这丫头,明明是个女儿身,怎么说起话来也同男儿一般呢?人若能好好活着,还是活着的好,别随口便将死字挂在嘴边啊!”

    陈小鱼见主上今日情绪有些不佳,难道主上遇到了棘手之事?也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为她分忧一二。

    “今日主上似乎颇为感怀,可有小鱼能为主上办的事儿么”

    公主微微垂目,语气中有些许无奈,言道:

    “小鱼,你记住我今日同你说过的话就行了!”

    陈小鱼知道主上身份奇特,一定有很多无可奈何之事,自己虽说在商界小有成就,可那句富不与官争却是至理,朝廷之事她不能插手,也插手不了。

    可是,即便如此,她也还是想为主上做些什么。

    “主上,要是有小鱼可以为主上办到的事儿,主上尽管吩咐,小鱼,无论如何都会替您办到!”

    “你有这份心,我就很高兴了!”

    说过这句话后,公主便一句话也没再提起,而陈小鱼,也只是静静地陪着她赏花了。

    ……

    刚回到公主府,紫玉便急忙来报,说有紧急的情报送了过来。

    公主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又惊又喜,可是转念一想,却是忧多于乐,言道:

    “这消息准确么?”

    “已经证实过,那《百官行述》,确实是在左丞相手中!”

    这《百官行述》,便是公主设计贺弼的目的,也是她追查当年太子谋反案的一条重要线索。

    这是一本名册,还是当年崔廷佑为了方便联络各级归附于太子殿下的大小官员而亲自撰写的名录。公主知道,谋反案设计得环环相扣,滴水不漏,而这里边一定有潜伏在太子身边的内应,只要找到了这本名册,那就有机会找出那个内应,那么当年的那起冤案就有拨乱反正的机会。

    紫玉说完,似乎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说出了口,道:

    “还有,就是那贺弼,昨晚在家中暴毙了!”

    公主眼神闪过一丝阴冷,脸上是不甘和愤怒的神情。

    这是,对她的警告么?!

    其实,她又何尝不知道,害死太子哥哥的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从谋反案发生之后,那些借此机会得到权势和利益之人,就能猜出他们都有参与这起谋反案的策划上,比如门阀士族,比如皇室宗亲,比如皇家正统……

    她想为太子哥哥平反冤案,还他清白,她也做好了与这些势力争斗斡旋的准备,可她也知道,只凭自己是根本无法撼动这被各自利益牢牢锁在一起的三方势力的,它们互相制衡也互相利用,可以做的便是从内部逐个瓦解。

    可如果自己真那么做了,那么第一个挡在自己前面的,应该就是皇祖母了吧!

    皇祖母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她的前半生戎马生涯,造就了她杀伐决断,果敢决绝的个性;而她的后半生就是在筹谋制衡,她一手扶植了高家成为制衡宗亲的棋子,一边将公主们下嫁给了朝中显贵士族,用来平衡皇室与士族之间的权利,又借助高家与士族大家们的矛盾,来抑制高家独大。

    多么了不起的女人啊,几乎所有人都在她的计划之中;多么可怕的女人啊,亲情血脉,在她面前,根本微不足道。

    是啊,因为她是一个独特的女人,一个敢为人先的女人,一个喜欢熬鹰的女人!

    雄鹰,是我们鲜卑一族人们心中的神物,它高贵雄伟,翱翔于九天之上,不肯轻易向世人低头,它是我们族人历代尊崇和追寻的象征,是天之骄子。

    而她是第一个敢把雄鹰训成手中猎鹰的女人!

    熬鹰,是一次从肉体到心灵对鹰的彻底戕害,经过一系列难以想象的残酷煎熬,最终将一个高傲、自由的灵魂,驯服成立人手中追兔叨雀的工具!

    而皇祖母,就是把她当作雄鹰一般,要让她受尽残酷煎熬,最终脱变,成为像她那样的女人的人!

    这些年来,她以为自己已经做到了皇祖母的要求,可是现在才知道,这样还远远不够,自己可能真的无法成为像她那样了不起的女人了吧?!

    因为比起对权力的追逐,她却更像自己的母后,内心依然渴求着那一丝丝温暖与呵护,渴求着得到一份至真至纯的感情,她越用冰冷的面具掩饰自己,内心里就越发无法抑制对那份感情的渴望。

    她无法抛弃这份软弱,所以,注定会成为像母后一样为爱而生,又或者为恨而死的女人吧。

    也许,这就是命吧!

    紫玉见公主有些痛苦的神情,不禁为她感到伤心,顿时两眼朦胧,跪在了公主脚边,说道:

    “公主,紫玉不忍心看到公主您这般模样,紫玉感到很伤心啊!”

    这个傻丫头呵,真是天真可爱啊!

    要知道熬鹰的结果只有两个,要么鹰死,要么就是被驯化,可对她来说,死与被驯化别无二致……

    摸着紫玉的头,公主安慰着这个从小跟在自己身边的小丫头,说道:

    “傻丫头,我看起来有那么脆弱么?我可是公主殿下啊!”

    是啊,她已经没有别的路可选了,或死或被驯化都不是自己所愿,那何不拼死一搏呢?至少让这辈子不觉后悔,只是,可能会有些遗憾……

    如果可以的话,真的,不想把他也给牵扯进来啊!

    公主苦笑了两声,可见在这一瞬,她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明白了为何皇祖母会把他放在自己身边了……

    嘴角的苦笑冻结了一般,抚摸着紫玉头的手也一动不动了。

    对啊,没有比皇祖母更了解自己的人了啊,她知道自己最大的弱点,也知道如何将我那早已脆弱不堪的一点点高傲和自尊,粉碎得一丝不剩,从来就没有她驯服不了的鹰!

    若是有朝一日,自己被那份渴望已久的感情所背叛,那今后,自己还会想要那样一份看似一文不值的感情么?

    无力的垂下了双手,她突然觉得有些冷,那是一种彻骨的寒冷,冷得心都在打颤,冷得仿佛足以泯灭人的一切感情……

    身后一双温柔的手抱住了她,她身子微微一怔,可还是任由他将自己拥入他的怀中。

    不知何时,他回来了,站在了自己的身后,还伸出手来抱住了自己。他的怀抱很温暖,温暖得仿佛可以抵御一切寒冷的侵蚀。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甚至不用回过头去看他,都能知道身后的人就是他了,也就只有他,敢这么大胆,敢这么的肆无忌惮……

    “嗯,因为我想媳妇啦,所以赶紧处理完今天的公事,就急忙赶回家啦,媳妇,媳妇,你想我了吗?”

    我是真的想她啦,现在我才知道,这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绝不是胡说八道的。

    因为有了一个家,更重要的是,家里有个人在等着你,光想着这一点,我就恨不得生了翅膀立刻飞回来了。

    她笑了笑,然后撇了嘴,说了句,道:

    “不想!”

    “胡说,你一定也在想我了,因为我想你了!”

    我不依不饶,把头伏在她的肩上,非得要她说句也想我了不可。

    “你想我了,我就得想你啊?”

    公主她居然不买我的账,我好伤心啊,她居然不想我,立马撅着个嘴,一副不高兴,又伤了心的表情。

    她一瞧我这模样,立马就心软了,转过身来抚着我的脸,笑着说道:

    “好啦好啦,骗你的,我想你,很想你……”

    我立刻破涕为笑,我就知道她是想我的嘛。听到她说很想我,我心里就跟一片片羽毛飞过一般,舒服又痒痒的了。

    将她轻轻地揽入怀里,我温柔的拍着她的背,然后在她耳边轻轻问了一句,道:

    “你很冷么?是不是着凉了?怎么觉着你方才在发抖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你一下问那么多问题,我应该先回答你哪一个呢?”

    公主在我怀里偷笑,我心里也暖洋洋的,只要她开心,我也跟着会很开心的。

    “那,今晚你就答应陪我一起去看灯会吧!”

    其实,我很早就想带她去逛灯会了,虽然上次的灯会留下了一些不大好的记忆,但是,失而复得之后,也让我越发明白现在能够拥有,是如此的可贵。

    我不想再浪费与她在一起的每一个时刻,我喜欢她,也期望着她能够回应这份感情。

    当我兴致勃勃的回到家想要立刻见到她的时候,却发现她一个人静静地杵在了原地,我来到了她的身后,她居然都没有发现。

    悄悄地支开了跪在一边的紫玉,她离开时向我投来求助的眼神,我就知道,公主一定是出什么事儿了。

    在我眼中,她一直表现得很坚强和勇敢,很强大和可靠,仿佛什么难题遇到她都能迎刃而解,即便是天塌下来,她都能有着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心态去面对一切。

    可此时的她,却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

    我告诉过她我的过去,也期待着有一天,她能对我敞开心扉,也告诉我属于她的过往。我突然很希望,要是我能够早一点遇到她就好了,若是能早一点遇到她,兴许她不用过的那么辛苦,不用什么事都自己扛着,不用再像现在这般,故作坚强……

    要是早一些遇到她的话,我还会像现在这般,如此喜欢着她吗?

    我有些疑惑了,直到我将她抱在了怀里,然后告诉她我想她,问她想不想我,她说了那句很想我,这个时候,我知道了,无论是早还是晚遇到她,我还是会喜欢上她,而且喜欢的程度只会有增无减,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吧!

    虽然,我暂时还无法抚平她内心的伤痛,但是至少,我得让她在和我一起的时候,都是自在快乐的!

    “好啊,你若是想去看灯会,我便陪你去……”

    我嘴角微微一翘,然后在她耳边轻声低语了一句话,随即,她脸微微一红,我哈哈大笑着拉着她的手,两人一前一后,快步跑出了公主府……

    悲催啊,我这才发现,居然没有一个人会真正为我的离去而掉泪的!

    杨安源和李皓最多每年忌日来给我上柱香,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自媳妇儿去咯;阿正和老火头最多掉几滴眼泪,然后去跟别的富贵主子去了吧;高家的那些个叔侄辈们更是不敢奢望,要是知道我是因为“赏花”而阵亡的,说不定还会愤怒的将我从族谱里边除名呢!

    啊,何等悲惨的人生啊!

    正在我快要结束我短暂而又悲惨人生的最为关键的一刻,小碗儿的身影突然近了,只见他伸出手来搂住了我的腰,顺势还将我整个人都打横抱了起来!

    我从未发现,此时此刻,小碗儿的身影是如此的灵动飘逸,他仿佛有着江湖传说武林高手一般的身手,毫不费力的便将我从死亡的边缘给拉了回来……

    只见他的脚尖轻轻点地,很快我们两个都安全着陆了。可我还未从方才的惊奇中回过神来,只觉得此刻是如此的美好,一脸痴痴的望着他,眼中尽是崇拜的神情……

    哎哟喂……

    小碗儿看都没看我一眼,便松开双手直接将我扔了下去。我疼得出来了,这才从美梦中惊醒过来。

    小碗儿他会武功的,刚才那是轻功吗?

    我只瞧着小碗儿那嘴角的一抹笑意,怎么觉得要是我方才真的一命呜呼了,小碗儿会笑得更开心的吧?

    啊,太没良心了啊!

    我正打算挥手表示抗议,却猛地看到后院的大门被突然打开了,门后是一群拿着棍棒的看家护卫。

    这要是被他们逮到了,没从梯子上摔死,就得被他们给活活打死了!

    吓得我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连忙抓过小碗儿的手,便死命的往外跑……

    还好,来的时候我特别注意了路线设定,拉着小碗儿便四处逃串,把那些个看家护卫也给转得晕头转向的。

    快速转过了一个街角,寻着了两栋民居之间只容的下一人通过的空隙,我指了指里边让小碗儿先进去,随后,我也跟着钻了进去,这才有时间歇下来喘口气。

    我眼睛时不时的瞟向外边,看那群护院还有没追过来,手却有些紧张的拉住了小碗儿的。

    “别担心,别担心,等他们过去了,咱们再往陈家宅院那边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他们一定想不到我们又跑回去了!”

    口里说着安抚的话,与其说是安抚小碗儿,不如说安抚自己还更正确些。

    我是不怕被打了,最多要是自己的身份被拆穿了,也就是被叔父他们训斥,又不是没被训斥过。

    我担心的是小碗儿,若是连累了他,他可能连宫中的差事也会丢,这样就太对不起他的家人了。

    小碗儿一点都不慌张,即便被人拉着到处跑,我都已经气喘如牛了,可他依然气息平稳,吐息顺畅,这是有深厚内功的好处。

    本来那些个护院根本威胁不到他们,可这傻子不知为何突然爬起身来就拉着自己跑,看着他那不顾一切奔跑的背影,小碗儿也不知道为何,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跟着他跑了。

    低头瞧着他一直握着自己的手,可能因为紧张,手心里都是汗水,却不知为何,手中的温热也跟着传递过来,他握得很紧,放佛怕把自己弄丢一般。

    原本想甩开他的小碗儿,突然有些不忍心挣脱他的手了,也便只能任由他这般继续握着。

    街头外,那群护院果然都追了过来,他们到处张望却没发现那两个贼人的身影,寻了方向,又继续追了下去。刚好经过我们的藏身之处时,我有些慌张的往里边靠过去,却刚好碰到了小碗儿。

    我怕撞到了小碗儿,反射性的伸出手揽住了他的腰,然后就这样顺势将他抱在了怀里……

    那一刻,我和他都有些一怔。

    天可怜见,我真的没想占他便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可是不知为何,将他抱在怀里的那一刻,我居然变得如此安心,他的身子软软的却有些僵硬,而身上隐隐散发出的药草的香气,令我想起了帮我上药的那次……

    我的心跳就这样加速了,手缓缓地施力就这样慢慢地抱紧了他,好吧,这次我承认,我是故意的了。我似乎有些贪恋将他抱在怀里的感觉,好像有些不想松手了。

    他没有推开我,起初有些僵硬的身子也逐渐开始放松了,我就这样静静的抱着他,只觉得时光若是能停在此刻便好了。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他伸出手来拍了拍我的后背,轻轻说了句:

    “他们,都走了!”

    他们,谁啊?

    我不禁拍了下自己的脑门,这才想起我们还在逃命呢?

    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放开了小碗儿,都不敢看他了,忙找话题松缓下现在有些尴尬的气氛。

    “诶,那个,啊,时间不早了,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然后再一起去绿波桥吧!”

    说完,习惯性的就想去拉小碗儿的手,才伸出去我就有些后悔了,忙又收了回来。

    之前还能无所顾忌的牵他的手,可现在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我在前面带路,跟我来吧!”

    不敢再看他的脸,赶紧转身先离开此地,随后,小碗儿也跟着走了出来。

    我带着小碗儿走进了附近的一家裁缝铺,等我们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位带着四方巾,满脸胡须装扮的士族了。而小碗儿也贴上了一瞥胡须,装扮成了我的管事,我们互相瞧着对方的装扮,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故意压低了声音,听起来就像个已经三四十岁的男子,言道:

    “小碗儿,就随老爷我,到那绿波桥一游吧!”

    小碗儿也很配合我,清了清嗓子,回应道:

    “是,老爷!”

    “哈哈哈,好,老爷带你去瞧瞧那有名的十二乐姬吧!”

    “好啊,那小的就陪老爷去赏花!”

    一听到赏花二字,我不禁伸手摸了摸头上好不容易才遮起来的包,尴尬的苦笑两声,经此一事后,我哪还有那个胆子再去赏花啊,这次是把头给打破了,下次也许就没那么好运了。

    小碗儿也真是的,就是不肯给我留点面子。

    咳嗽了两声,本来有些生气的,瞧着他有些乐呵的模样,顿时怒气便消了,无奈的摇了摇头,便大步向前迈去,小碗儿也不换不忙的跟了上来。

    我们就这样明目张胆的避开了那些护院的耳目,大摇大摆的经过了陈员外宅院的大门口,然后来到了绿波桥附近。

    果然,还未到桥头就看到有一大群人围在附近,水泄不通,想来都是些凑热闹,想要一睹那十二位乐姬风采之人。

    今儿个陈员外在此设比试场地,广邀画坛中人共襄盛举,一来希望有画师可将十二位乐姬的风华绝代跃然纸上,这二来也是希望可以选出才华横溢之人,若是可以入的陈家千金的法眼,兴许,还能成为陈家入赘女婿呢!

    当然,世人只知道陈员外有作画之意,却不知他还有择婿之念。

    为了维护次序,陈员外请了不少护院和家丁,将这一代都暂时封锁起来,无关人等,想要靠近绿波桥都难,这阵势还真不能让人小瞧了去。

    紧随身后的小碗儿瞧着这阵势,也不禁有些感慨,道:

    “这陈员外果然财大气粗,还真是不能小觑啊!”

    我听了就知道小碗儿一定没听说过在京城流传的一句话了,捏着我那满脸的胡子,正经八百的言道:

    “小碗儿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么?这京城青年才俊平步青云的三大捷径!”

    “嗯?”

    小碗儿有些好奇的瞧着我,看来这个话题引起他的注意了。

    我一脸坏笑的瞅着小碗儿,可以在他面前卖弄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呢?!

    “这第一么,自然是成为天子女婿!”

    小碗儿听着,脸微微一红,脸故意瞥向了别处,不再看我。

    “这第二么,就是入赘高家!”

    小碗儿冷笑了一声,似乎对这类说法有些不知所谓。

    “第三,就是成为陈家的插门女婿了!”

    说完,连我也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小碗儿则一脸鄙视的盯着我,什么京城青年才俊平步青云的三大捷径啊?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

    我瞧着小碗儿那一脸鄙视的模样,就知道他不相信我说的话,乐着言道:

    “诶,你可别不相信啊,这男子要是娶对媳妇,那可以少奋斗好多年啊,这还不是平步青云的捷径么?”

    做了天子的女婿,那就是驸马了,可就成了皇亲国戚了;而做高家的女婿,也就是与当朝权贵攀上了亲家,这仕途自是一帆风顺的了;至于成为陈员外家倒插门的女婿,那今后可是大富大贵啊!

    世俗之人往往会被事物的表象所迷惑,贪嗔痴恋,深陷其中无法解脱;蝇头小利,蝇营狗苟,到头来也不知意义为何,究其根本,便是参悟不透!

    “男儿重义气,何用钱刀为?小的最瞧不上的,便是此等不思进取,投机取巧之徒了!”

    小碗儿有些气愤的说出这句话来。

    我有些呆呆的望着小碗儿,他的意思是男子应该注重自身品德的修养,而不应该为追求财富权利而薄情寡义,有失为人处世的原则。

    我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还有点傻。

    小碗儿一脸漠然的盯着我,似乎以为我不赞同他的说法,毫不客气的踩了我一脚,言道:

    “啊,差点忘记恭喜大人,不是已经步入这京城青年才俊平步青云的三大捷径之一了么,就快成为这天子女……”

    女婿二字还未等他说完,忍着脚疼,我连忙伸手去捂住他的嘴,我的小祖宗啊,这事怎么能是在大街上随意乱说的么?

    小碗儿拍开了我的手,然后冷淡的把脸撇向别处。

    “我说,小碗儿啊,你就真那么讨厌我吗?我可是挺喜欢你来着的!”

    我总觉得,我们两个的个性应该会很投机才对。

    只听着小碗儿冷哼了一声,一脸无趣的表情言道:

    “大人说笑了,小的不喜欢玩断袖!”

    此言一出,我差点五脏俱损,吐血而亡了。

    “嘿,你这小子,谁,谁教你说喜欢就,就是断袖的,我这是,我这意思是欣赏你,明白未?”

    我发现即便我平日里如何能言善道,到他这那可是水火不侵,弄得我似吃了黄莲,有苦难言,还真算是碰到对手了啊!

    “哟,大人又说笑了,你我身份尊卑有别,还请大人勿要僭越了才好!”

    嘿~我说这小子怎么老爱拿身份尊卑贵贱来说事,我若是那嫌贫爱富之人,也自是不会与他聊的如此投机了啊!

    再说了,我和他若真是尊卑有别,我可重未见到他对我如何如何尊敬过,说到僭越那也是他,对我动不动就又打又骂还嘲讽的,我都怀疑这尊卑之位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了?

    “正是学生!”

    萧昭见这元恪也是个懂礼的,点了点头,言道:

    “一表人才啊,不用那么客气了,进来坐吧!”

    说完,揖了一礼,也脱了靴,见到我之后,微微点头致意,然后不失礼节的在我附近也盘腿坐了下来。

    我也微微点头回礼,卫王的酒杯又递了过来,看来今日他不把我灌醉,是不肯轻易放过我了啊。

    这宴席上的欢快,也并未因多添了几个人而减少半分,反而还越发热闹起来,大家侃侃而谈,各抒己见。

    也不知谁起了个头,开始谈论这京城最近发生的一些个新奇事儿。大家伙的兴趣一下就被提了起来,都侧耳倾听。

    “说道这京城最近的新奇事儿,自然便是那醉仙楼的头牌琴姬素竹姑娘的梳栊之礼啦,整整八千银钱啊,还真是这花街画舫中的一大奇闻啦!”

    “何人竟如此多情,甘愿为美人倾家荡产,一掷千金啊?”

    “我也听闻过,那人好像是个风俗画师,叫什么逍遥生来着的。”

    ……

    元恪听到后,不禁笑了笑,有些嘲讽的语气,言道:

    “风俗画?!不入流尔,难怪此人如此风流多情了!”

    哈哈……

    此言一出,顿时惹的其他的士子们都哄堂大笑起来。

    卫王和逸仙都是淡定从容之人,自然不会为了这群年轻人的嬉笑之语而左右情绪,一个喝他的酒,一个弹自己的曲,自得其乐。

    我也只是笑了笑,确实只是个不入流的画师啊……

    “据闻,那琴姬素竹姑娘的琴音号称京城乐坊没有比肩者,我虽未听过,但今日听到大人的琴音,便也知道那琴姬的琴音也当不过尔尔了!”

    一位年轻的士子许是心直口快,说话没了分寸,再怎么说逸仙都是官家士族,贵不可言,拿他与一位风尘女子做比,怎么看都是极为失礼的事情。

    这话一刚出口,这士子悔不当初,神情慌乱,支支吾吾,都不知如何自处了。

    逸仙不愧是谦谦君子,即便被人出言辱及身份,也未见丝毫动怒神色,双手轻抚琴弦,收音止符,表情也是淡淡的,说道:

    “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是不可取的。你既未曾听闻那素竹姑娘的琴音,又如何得知她弹得不过尔尔呢?”

    听此一言,众人皆是一愣,没有想到逸仙并未对人拿他与一位琴姬做比而生气,反而还教导那位士子遇事不可凭空臆测,因以事实为依据。

    那位士子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忙拱手言道:

    “学生受教了!”

    经此一事,除了更加钦佩逸仙外,我心中也忽生疑惑,素竹的琴音我是听过的,她的琴音高雅而不与世俗合流,这品质倒与逸仙有几分相似,仔细一想,我似乎还在何处听过曲调如此相似的琴音,是在何处呢?

    “这素竹姑娘的琴音只怕是难得一闻了。”

    元恪意有所指,那素竹姑娘如今身价如此之高,还真不是普通人可以轻易请得动的呢。随即转念一想,瞥了我一眼,嘴角上扬,言道:

    “说到醉仙楼,我倒想起几年前的头牌也是一位琴姬来着,她的琴音我是听过的,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

    “哦?居然得元兄如此高赞,想必也是位玉人吧?”

    士子们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位琴技如此高超的琴姬,想着请不到那位素竹姑娘,去见识下这位姑娘的风采也足慰平生了啊!

    大家只顾着一时兴致,却忽略了这元恪所言的“几年前”。

    我眼神不禁一沉,这元恪果然不是善茬,握着酒杯的手不自觉的收紧。

    “可惜了,那位柳絮姑娘,早已玉殒香消,天妒红颜啊!”

    元恪边说着,边表现得无限伤感和惋惜万分。

    周围不禁发出一阵唏嘘感慨之声,有人不禁好奇这女子为何如此早逝。

    只听着元恪不急不缓,慢慢道来,仿佛便如同他亲眼所见一般,言道:

    “多情总为无情苦,这柳絮姑娘因迷恋上一位士族子弟,在寒冬腊月之时,从那安宁桥上纵身一跃,那湖水冰寒刺骨,柳絮姑娘瞬时便沉没湖底,香消玉殒了!”

    “唉~这柳絮姑娘也是为性情中人啊,真是可惜了啊!”

    “这柳絮姑娘怎如此看不开,士族子弟饮酒玩乐,逢场作戏,怎可当真啊?!”

    “也不知这士族子弟是何人啊?竟如此放浪形骸,不知收敛,害人性命!”

    ……

    我脸色发白,全身止不住的开始颤抖,渐渐地听不清周围之人都说了些什么了。

    那晚的景象陡然印入脑海之中,那末绿色的倩影便直直地立于桥头,只见她忽然张开了双臂,如同蝴蝶一般毫不犹豫地展翅纵身跳了下去……

    柳絮……

    我疯了一般的直扑过去,想要伸手去抓住她,可她就这样毫无留恋的错开了我的手,直直坠落下去,想也没想,在那一刻,我也跟着一起跳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