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位面之时空之匙 > 第444章 天地五行听吾号令!
    倏闻这道声音,赵德言蓦地长身而起,根本不加思索,两道黑黝黝粗如尾指的钢链,从他左、右袖内毒蛇般钻出,链子头是菱形尖锥,疾如流星的循声戳去,阴损毒辣至极点。

    这对奇门兵器在魔门与两域均名慑一时,名为“百变菱枪”,可软可硬、变化无穷,有鬼神莫测之机,是赵德言仗以成名的兵器,非但不惧神兵利器劈削,还是刀剑的克星,给他以特别手法缠上,几乎难逃甩手被夺的厄运。

    赵德言最厉害处,就是无论在何时何地且任何环境下总会抢先出手,占尽主动先手之利。

    原本正打算咬舌自尽的婠婠乍闻自己的名字,脑海中瞬间出现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形,美眸中水雾即现,嘴里喃喃自语:半年了……他终于出现了……

    链子头迅捷似电,甫一击破营帐的毛毡,整个链条倏忽停止,紧接着绷直,然后咔嚓一声,竟寸寸断裂,以链子头为启点,如点燃的烟花爆竹引火线,朝赵德言手上枪柄蔓延。

    赵德言手臂颤抖,虎口渗血,只觉一股股沛然难御的劲力传来,痛吼一声,扔掉百变菱枪,离弦利箭般撞破营帐毛毡逃了出去。

    就在赵德言窜出的刹那,营帐毛毡突然裂开一道口子,一道紫色身影来到帐内,轻轻一挥手,婠婠娇躯上的绳索粉碎飘散,一只沉稳有力的手臂把她搂进温和的怀抱。

    “婠儿,苦了你了……”

    季安拿出手绢擦了擦婠婠梨花带雨的脸颊,柔声道:“傻丫头,哭丑了,我可就不要你了。”

    “都怪你!”

    婠婠眼角的泪水不住流淌,玉手在他身上轻柔拍打,嗔怪道:“若不是为了你这个大坏蛋,婠儿那会有此诘难,哼!总算你还有良心,否则永远都见不到婠儿了。”

    “哦?只是为了我吗?”

    季安似笑非笑看着怀里的婠婠,见她泪珠如雨愈下愈大,无奈叹气道:“就算为了我吧……不说这些,走,陪我畅游星辰大海……”

    说着,香了一口婠婠晶莹剔透的粉颊,惹的她娇叱连连,季安哈哈大笑,拉着她准备步出营帐。

    “贼子,快快出来受死……”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道怒喝声,紧接着地面颤动起来,无数脚步声正在靠近营帐。

    婠婠抱着季安手臂,一脸苍白之色,颤声道:“糟糕,这里是突厥大本营,兵马足十几万,就算你武功再高,也逃不出去……”

    “别担心,区区普通兵马还奈何不了我。”

    季安闻言淡然一笑,语气不温不火,眼神里流露出一抹不屑之色,倒不是他小瞧这十几万兵马,若是换做其他人,就算三大宗师加几十宗师在此,恐怕都难逃一死。

    但季安毕竟不是普通武者,而是修成阴阳五行之力的武道之士,想要轻松走脱自然不难。

    “来,香一口,以资鼓励,看老爷力敌群兵……”

    “大坏蛋……”

    “哈哈……”

    季安拉着婠婠走出营帐,放眼望去,只见四面八方全是披坚执锐之士,长枪如雨列阵在前,弓弩如林紧随其后,外围骑兵如潮水般狂涌而来,围的他俩水泄不通,目测足有几万人马。

    军阵中央,帅旗之下,赵德言身披亮银铠甲,跨骑着高头大马,趾高气扬,全然没有刚才的狼狈相,手中马鞭直指敌贼,大声喝道:“来贼是谁,快快报上名来,赵某刀下不杀无名之士。”

    季安负手而立,环顾一圈,目光直指赵德言,好整以暇道:“老赵,少说费话,今日看在你没欺负婠儿的份上,饶你一命,识相的话,快快叫兵马让开道路,否则前有毕玄遭难,后有你赵德言命丧当场。”

    轻吟声通过真气加持,在周围十里内来回激荡,又似在众军耳畔响起,听得清清楚楚。

    “武尊遭难?!”

    众军无不相互骇然,旋又觉得好笑,武尊毕玄,天神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遭难呢,这人定是说大话不闲累,还要让开道路,八成是疯了。

    赵德言眉头紧锁,季安的话,他可不认为是在胡说八道,刚刚一击崩碎百练金钢所造的百变菱枪,就可看出此人功力高深莫测,比之毕玄还要犀利。

    “难道此人是?”

    赵德言想到一个神秘的人,面色即变,目中流露出惊骇之色。

    季安微微一笑,利如电芒的眼神,完全不受距离的影响,直接望到他的脸上、眼中、心内。

    赵德言有一种给季安一眼看穿的感觉,心中所想,在这一刻被瞧的一心二楚,他甚至感到季安强大的精神力量,正笼罩着自己,就像命运一样,使人无法抗拒。

    许久后,不听赵德言出声,季安不耐烦了,悠悠言道:“也罢,今日且让尔等见识下华夏武道的精髓。”

    话音落时,季安动了起来,拉着婠儿如神仙眷侣般,一步一步向着布下阵势的突厥军阵走去。

    蓦然间,一声号令,突厥军阵中万箭齐发,满天箭雨,直向季安两人射去,连阳光也遮盖了。

    眼看遮天蔽日的箭雨袭来,婠婠恐惧,玉手死死的箍住季安的臂膀。

    “婠儿放心,有我在,再多一倍箭矢也无用。”

    电光火石之际,季安这厮不忘回头安慰婠婠一句,话音落时,箭矢来到季安身前五尺处,纷纷坠地。

    以突厥的强弓利箭,竟然不能攻入此人的护体真气,这等惊天地泣鬼神功力,直教众军骇然。

    赵德言遍体生寒,目下虽然有三万兵马,团团护卫,但他的感觉便像是*的一个人,暴露在一只洪荒凶兽面前的那种无依无靠,他已很难再当季安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他缓缓抽出一柄新的百变菱枪,紧握枪柄,心下稍安,这柄枪加几万兵马是否可为他带来胜利?

    高空中,开启隐形模式的铁血飞船内,众人通过三维图像正观看着下方战斗。

    石青璇舔了舔樱唇,担心道:“玉儿姐姐,季扒皮一人独对几万兵马,会不会失手被擒?我们下去帮忙吧?”

    “不用!”

    玉儿浅笑道:“夫君阴阳五行之力略有所得,对付这些凡人绰绰有余。”

    众人点点头,虽说不清楚季安境界有多高,但看他在箭雨中闲庭信步的样子,倒也不用担忧。

    季安两人穿过了箭雨,开始和前排的突厥人短兵相接。

    他和婠婠在敌阵中迅速前进,所有试图阻挡他的人都立毙当场,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使他的步伐慢下半分来,他虽是赤手空拳,但身体任何一个部分,都是最惊人的杀人武器。

    赵德言感到一阵绝望。

    巴蜀杀神太可怕了。

    悍勇的突厥兵将,纷纷在他四周仆倒。

    “天地五行听吾号令!!!”

    猛然间,只见季安两人升上高空,一声大喝,响彻天际。

    “杀敌!”

    霎时,天地气象,徒生变化。

    只见周围百丈内的地面震动起来,像是某种生物在地底穿行,道道巨大的沟壑朝四面八方扩散,所过之处,人仰马翻,留下一地尸体。

    天空中猛然出现几十枚脸盒大小的火球,落地便即爆炸,无数小火球溅射八方。

    无数血水汇集成一枚枚血球,如炮弹一般激-射而出。

    地面青草疯狂长至一米高,如一柄柄小刀疯狂乱舞。

    无数金行之力汇集形成几十柄大剑,穿行飞射,留下满地残肢。

    “神仙……”

    “魔鬼……”

    这等骇人惊俗武功,简直闻所未闻,突厥军阵立时陷入一片混乱。

    以勇猛威震天下的突厥兵将,进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状态。

    季安和满脸震惊之色的婠婠负立于高空,如天神一般,俯视而下。

    他的双眼有一种奇异的魅力,使人不敢正视,使人浑身颤抖。

    他头顶七彩漩涡旋转,阴阳五行之力涌入体内,他整个人似乎与天地连接在一起,浑然无间,不分你我。

    所有射向他的箭矢,就像失重一般,悬浮在空中,迟迟不肯落下。

    季安面无表情,右手缓缓伸出,不带一丝劲气和气势。

    他这一掌,似乎完全不受时间和距离所束缚,直接伸到赵德言怀里掏出一本书籍,竟还翻开看了一下,“是了!”两个字回荡在赵德言耳畔,反手一挥,只见赵德言倒飞几十丈远,落地时,周身一阵筋骨错响声,已是生死不知。

    所有在场的突厥将士,一齐停下手来。

    整个战场鸦雀无声。

    “尔等有生之年,不可踏进华夏大地半步,否则,天打五雷轰!”

    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响彻在天际,紧接着,又是一道惊雷声在空中炸响。

    只见一道紫色闪电劈在突厥牙帐上,发出一声惊天巨响,华丽的牙帐灰飞烟灭。

    便在此时,一艘透明的巨大飞船当空划过,淡蓝色的光焰喷射而出,飞向冥冥天际。

    是役,神仙之说在草原传开!

    尽管突厥众军死伤甚重,就连牙帐也灰飞烟灭,但巴蜀杀神却未引起他们记恨,反而还被草原人民尊为九天之神,永世不忘……(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