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位面之时空之匙 > 第775章 苦力营
    天界,庞大浩瀚,处于高级位面中层,与它接近的就有数个神魔位面,其中鬼界是最为特殊的一个位面。【△網w ww.Ai Qu xs.com】

    此界呈半月形,论面积大小与天界相差无几,只因位面外围被一团浓郁阴气包裹,导致整个世界环境昏暗,又常年受血月影响,人人脸青似鬼,只能修炼阴暗功法得以长生,故此而得名。

    鬼界与天界看似接近,实则在时空长河的影响下却是无限遥远,可是在开天之初两界不知因何而发生过摩擦,这才导致两界之间有一条特殊的时空通道,而这个通道便成为连接两界的门户。

    自修士诞生后,两界经常大面积组织人马凭借这道门户杀入对方腹地,相互掠夺,急抢资源,数百个会元来从未停止过,死伤更是无以计数,两界也因此而产生了世仇,并烙印到了骨血里。

    故而,一到两界门户将要开启的时候,两界主宰都会派遣修士组成联军驻守在通道四周等待血战。

    两界门户是个特殊的地方,类似于现代科技中的时空虫洞,连接点都处于两界的星空之中,此通道五个会元会准时开启,每次开启大约持续五百到一千年之间不等,而天鬼两界为了达到最大的战果,都在时空虫洞周围设立了大阵,把虫洞的开启时间提升到了最大值。

    天界星空,时空虫洞。

    这里四周尽皆被神、仙、妖、魔、邪五族数以亿计的修士层层包围,周围还有数百颗被大法力修士移来的星球,这些星球为了应付大战的需要统统都被改造成了大小要塞,遍布四面八方星空。

    而在星球要塞内,布置了无数法阵,能量更是充足无比,一个个跟飞船似的,不但能供修士驻足休息,还能飞行作战,可谓妙用无穷。

    五族修士除了绝大部分在时空虫洞周围驻守外,其余的一些管理层和特殊战营都居住在星球要塞上,而魔族苦力营就是一个特殊的战营。

    此营顾名思义是由各种苦力组成,这些苦力没有凡人皆是修士,他们境界有高有低,来自魔族各个阶层,绝大多数苦力都是身怀大罪的修士,为了弥补生前过失而被流放到这里赎罪。

    若仅此而已,苦力营也不能称之力特殊战营!

    之所以说它特殊,就是此营的苦力不但每天都要干各种繁重的活计,还会哪里有危险的战争发生,他们就会派去哪里,永远都是冲在第一线的狠角色,也由此而训练出许多恐怖的修士,这些修士现在大多都成为一营主帅,主政一方,就连魔族历史上数位魔皇都是出自这里。

    故而,苦力营也称之魔族最有前途的战营、最凶狠的历练之地,常年都有贵族子弟自主在此历练,以期能跟上先贤的脚步,名动一方。

    希望之星要塞,很特别的一个名称,它是一个堪比地球大小的星球要塞,在众多星球要塞中算是最小的级别,但却是魔族苦力营的驻地。

    数日前,一则消失在要塞内席卷开来。

    帝尊手下的一名魔帅突然来到要塞,能得帝尊关注这界苦力营营主自然高兴不已,亲自出来接见,最终收到一名灰发青年,魔帅临走时交代,此人是帝尊亲自开口要他送来。

    这则消息更让苦力营营主兴奋的睡不着觉,能得帝尊开口,显然此人与帝尊有着莫大的渊源,故而才让手下魔帅亲自送到苦力营来历练。

    自以为猜中答案的营主,亲自将灰发青年安排一个最舒适的贵族子弟班历练,好吃好喝的待着,还把孙女送去陪伴照顾,以期学成之后能在帝尊面前美言几句,可是他的孙女渐渐发现灰发青年整日不言不语,不吃不喝,更不休息睡眠,跟个活死人差不多。

    起初他认为此人定是在修炼什么功法,可是一个月后发现还是如此,心有疑惑的他当下花费大代价,又托了不少人找到那名魔帅,希望得知灰发青年的真正的身份,毕竟这关系他以后的前途。

    但却得知,灰发青年竟然得罪了帝尊的掌上明珠,被发配来赎罪,根本不是过来历练,这答案让他呆愣在当场,花费了大半生的积蓄却得到这样的结果,不但被同僚笑话“赔了夫人又折兵”,还被临走的魔帅讥笑他“有眼无珠”。

    羞愤欲死的营主,当即向希望之星要塞赶回,誓要找灰发青年算总账,而灰发青年也就是季安依旧双眼无神,似失去意识一般,整日处浑浑噩噩的状态之中,根本不知危险临身。

    这日清晨,一座灵气充裕的仙山内,十二贵族子弟从各自洞府出来,他们有男有女,年纪都不是很大,差不多二十岁左右,可修为却不低,尽皆都在炼神境,战力与修真界的元婴修士差不多。

    值得一提的是,魔族的境界由低到高分为:扩脉境,炼气境,炼体境,炼神境,元神境,合体境,法相境,魔劫境,再往后就是对应低级仙人的真魔境,这些暂且不表,而季安的境界相当于法相境。

    十二名弟子飞到山上一座大广场前,各自盘膝而坐,吞吐朝霞,开始练气,其中一名身材微胖的青年,眼珠子一转,起身来到广场一个脚落的大石前,轻轻跃了上去,随意坐下。

    他没有练气,而是捅了捅身旁一名身形高大,容貌俊伟,却头发灰白,盘膝而坐的青年,不禁倒吸一口气,咧嘴道:“傻子兄弟,你肉身可真硬都把我手指戳肿了,真是难以置信。喂,你来此也有一个多月了,除了那个臭女人跟你说话外就只有我刘胖飞了,说来咱们也是朋友了,你能给我说个实话么,你是不是与帝尊她老人家有渊源,还有,你整日不吃不睡盯着山巅那朵晶莹剔透的魔荷花干什么,难道你想采摘?做为朋友我得提前告诉你,那朵魔花可是营主找了数千年才寻到的,特意放在山巅之上吸收各种元气精华培育,似乎是听说帝尊大人很喜欢,像他这种钻营的小人肯定是想巴结……”

    刘胖飞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没了,此胖不但是个话痨,还是个自来熟,打小一张嘴就停不下来,长大了更是了不得,将家里搅和个鸡犬不宁,有个真魔境以上的爷爷,此次两界大战就是被他爷爷一巴掌拍到这里,希望经过血与火的磨练后能将这个毛病改掉。

    但无论刘胖飞如何叙说季安总是不言不语,像是未听到似的,只是双目无神的望着那朵一尺来长,轻轻摇曳的魔荷花。

    花朵上绽放着紫光,很柔和,像是一盏紫灯,飘散着一丝苦涩的香味,远远的都能闻到,很淡,却能令闻者伤心,嗅者落泪。

    不知不觉间,一滴泪水自季安的眼角滑落下来,“滴答”落在他紫色的衣袍上,泛起一丝苦味,这味道比那魔荷花要浓郁数十倍,将刘胖飞熏的止话捂鼻。

    他一脸苦涩,闷闷哼哼,道:“好兄弟,这是第几次了,你不能总害我啊,那臭女人来了你也害害她……”

    “好啊,又是你胖飞,我离远远的就听到你在季哥哥面前说我坏话,看打!”一道娇喝自远处传来,虽是喝骂,却清脆动听,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很是娇柔。

    刘胖飞心里一惊,扭头发现一名身材高挑、极其性感的女子,足踏着紫色电光,飞射而来。

    她一身华丽红裙,妖娆多姿,肌肤细嫩雪白,虽然面带怒容,但却风情万种,大眼如水,妩媚动人,贝齿咬着红唇,平添了几分韵味。

    “果然是臭女人西门红霞来了,傻兄弟,胖哥有事先闪了,明天再聊……”刘胖飞胖身一纵,腰间射出一道流光出现在脚下,却是一柄泛着血光的长枪,嗖的一声飞的不见踪影了。

    “哼,算你跑的快,下次非狠揍你一顿不可。”

    西门红霞落在大石上,恨恨的跺了跺玉足,而后眸波流转,嫣然一笑,百花都要黯然失色,道:“季哥哥,这是魔腐鱼,听说吃了不但可以止饥,还能腐蚀体内法力,令人痛苦不堪,很是舒爽,是爷爷刚才通知红霞特意拿给你吃的,吃吧,很好吃的……”

    她从储物戒中拿出数十只两寸长短活蹦乱跳的黑色小鱼,直接掰开季安的嘴将这些魔腐鱼倒了进去,而后看着他满脸黑气,倒地捂肚,脸上便不觉露出灿烂的笑容,嘴唇的嫩红看上去是那么可怕,像是血液一样。

    “一个痴傻的罪人竟敢劳烦本小姐伺候你一个多月,真是不得好死!得罪了帝尊的掌上明珠该死,得罪了我西门红霞更是罪该万死!”她一边冷笑,一边在季安身上乱踢,“嘭!嘭!……”,脚脚都在脑部要害,若是一名普通人早就脑内器官爆裂而亡,很是恶毒。

    季安虽然皮肤泛黑,浑身痉挛,嘴角溢血,脸上却没有半分痛苦表情,他侧躺在大石上,目光紧紧盯着那朵晶莹剔透的魔荷花,眼中有一滴泪水不断打转。

    广场上吞吐朝霞的贵族子弟听到声音后只看了一眼便不在理会,对于这种傻子即便真与帝尊有渊源也不值得他们交往,他们在意的是魔族的传统——血与火的历练,不是那种没有理想,善于钻营的老修。

    咔嚓——

    便在此时,广场上的空间被一双黑手撕裂开来,一名身形高大,满脸青紫,充满戾气,气势磅礴的老者出现了,所有人立刻动容,当下起身行礼。

    “拜见营主!”

    老者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扭头看见那名正在受罪的灰发青年……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