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位面之时空之匙 > 第784章 喋血星空 帝尊降临
    季安的九丈身体在那黑色的魔手面前就像一粒微尘,近万里的手掌,相当于地球直径的近半大小,散发着无边的劲力,横推而来。

    轰隆隆……

    季安脚踩莲台,全身真元运用到了极致,嗖的一声,刚飞过一颗数百里大的陨石,这颗陨石就被巨手拍成粉末,声震数千里,将季安都震的嘴角溢血。

    “太可怕了,这就是天魔境吗,与真魔境有天地之差!”他心有余悸。

    事实上,真魔境是进入仙魔之境的初期,只是一个明悟法则的入门阶段,而晋升到天仙境,天魔境这类境界,便是明悟了某种天地法则,并且做为以后的修炼准则,战斗力数以百倍,千倍乃至万倍的提升,相当于一个幼童和明确奋斗目标的青年,自然无法可比。

    季安运足全力直管飞遁,而今不能有一丝一毫分神,若是反应慢上半拍随时都有可能被捏死。

    “小友勿惊,老夫并无害你之心,只想与你坐下来详谈一番,不知可否?”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大手中传来,浩浩荡荡,传遍万里星空。

    “多谢前辈,只是在下家中饭已热好,正等着开饭,实在抱歉,以后有时间定会来要塞与前辈论道一番,不知前辈贵姓?”季安咧嘴大笑,张嘴便胡说八道,身形却毫不停顿。

    即便对方真无害他之心,他也不敢停留半分钟,他有理由相信帝紫玉已接到希望之星要塞的消息,很可能正往过来赶,现在不跑,以后可就走不了了。

    “老夫姓李,忝为苦力营三大太上长老之一……”老者哈哈一笑,声音中没有半分杀机,很柔和。

    “李兄,与此等做恶小辈费什么话,看我来擒他!”这时,老者话音被打断,另一道略显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充满了杀机。

    轰!

    一颗巨大的流星被轰碎,一只同样近万里的手掌从星空中出现,从另一侧向季安杀来。

    这个手掌通体鲜红,泛着浓郁的血气,光芒璀璨,腥气扑鼻,似乎嗅上一口都能令人晕倒,看上去像是血红的水晶五指山,很是恐怖。

    血红手掌的速度极快,瞬息间便超越了黑色巨手,散发着恐怖的吸力,像是一个血色黑洞,向季安抓了过来。

    “玛德!”季安色变,急忙招出紫电符纹,加持到青玉莲台上,使之速度更快,眨眼之间,划过一道长长的紫色电流,在漆黑冰冷的星空中一下子飞了数百里,像是一道电光。

    “咦?”冰冷声音再现,却是惊疑起来。

    “这是幼生期的雷劫之眼!”这时,又有一道豪迈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充满了无限的欢喜。

    话音未落,一只同样巨大的紫色手掌自另一则拍来,它泛着恐怖的电光,所过之处什么陨石,流星统统化为劫灰,瞬息间,便超过血手和黑手,直接向季安抓去。

    “邹光,这名杀营主的贼子是我先追击的,雷劫之眼还轮不到你!”冰冷声音愤怒之极,操纵着血掌追击上来。

    “放你娘的屁,苟真!真要说到谁先追击就是谁的,雷劫之眼只能是李然兄的,哪能轮得到你这个奸诈小人!”邹光大怒,直接操纵紫掌一挥,将那苟真的血掌击向另一边,顿时法则之力扩散八方,黑洞衍生,仙光扩散,一颗月亮大小的小行星竟被擦成劫灰,恐怖之极。

    “玛德,吓死个人了!”季安感知到这一切,啥也不想,继续加速遁行。

    紫电符纹是什么,他以前请教过玉儿自然清楚,可是没想到这两人对这东西如此再乎,早知他就不拿出来了。

    事实上,雷劫之眼几乎很难见到,除非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天道要降下惩罚,便会出现天罚之眼,但那是雷劫之眼的大成表现!

    而幼生期的雷劫之眼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只在于书籍中记载,许多修士别说见,就连听说过都没有,但季安偏偏与众不同。

    当初,时空之匙无意将天地珠打碎,造就他身怀内天地,被称之天地之子,很幸运的第一次渡劫就在大唐位面遇到一枚幼生期的雷劫之眼,更幸运的是还将其吞到肚子里,糊里糊涂的就给炼化了。

    而邹光之所以能知道雷劫之眼,是因为他修炼的雷系法则,对此极为熟悉。

    “我说两位,只是一个雷劫之眼而已,虽然罕见,却也没到内讧的程度,让旁人看了笑话。另外,你们可别忘了,季小友是帝尊手下魔帅境前辈送来的,走时曾向咱们三人传音交代,帝尊要好生看管,只能令其受苦受罪,可你们今日的所作所为已超过了这个底线……”漆黑大手的主人李然轻轻言道。【△網w ww.Ai Qu xs.com】

    “什么!”这话一出,数十万里之内发出不少惊呼之声,显然这里的动静已让周围许多高手得知,并投过来神念,时刻关注。

    而邹光和苟真也急忙停下来,不在互拼,至到此刻,他们才猛地想起季安的身份,之前此人杀营主和泉宏之时,他们只在旁观,现在竟然为了一件宝物而头脑发晕,要将其杀死,当真是过火了。

    季安可不管他们说什么,凭借着探测范围达到数万里的感知力,抓紧时间在冰冷漆黑的星空急遁。

    “那也不能任其逃走,必须抓回苦力营!”苟真突然伸出血掌再次向季安抓去。

    这次速度极快,远超光速,像是一条血光,仅几息就追到季安背后数百里,轰轰隆隆的抓了下去。

    “玛德!”眼看就要被抓,季安急得抓耳挠腮,此刻他更加渴望强大的实力。

    突然间,他眼珠子一转,袍袖一甩,便将那泉宏的孙子扔了出去,以期望能阻挡一二,但是那血掌不管不顾,依然抓了下来。

    “不可!”突然,一道霞光从星空深处射来,嗖的一声将泉飞裹住,并与血手碰了下,使得其速度停顿了一下,而交击处,爆发出恐怖的仙光,但有意被两人压缩到很小的范围,不敢伤及季安,可是纵然如此,那恐怖的震荡力也令季安浑身骨骼不知断了多少根,被震飞了出去。

    一下子不知飞了多少万里,他咬坚牙关,将要喷的鲜血咽回肚子,服下一滴小天地的宝液,一边恢复,一边急纵而行!

    “留下!”血手再现,而紫掌也紧随其行,从两面夹击而来。

    “此女有雷道极品仙器,既然你们想要,我便还给你们!”季安虽面无人色,却神色平静,袍袖一甩,将西门红霞扔了出去。他虽然无法分心查看那东西是什么,但却凭借紫电符纹的感应,便知那是一件雷系仙器。

    “什么!”

    话音即落,数十道浩大声音在星空中响起,紧接着,数十只各色大手抓向西门红霞,一只白色大手当下一步拿走西门红霞,掌心中符纹一闪,就见西门红霞身上泛起电蓝色的光罩,仙气盎然,带着毁灭的气息。

    “果真是极品雷道仙宝,诸位都别抢了,俺邹光主修雷电法则,都让让!”邹光哈哈大笑,紫色大手抓去。

    “老子也修雷电一道,那是我的!”又伸来一只紫色光掌,加入抢夺行列。

    极品仙宝很稀少,雷电一道更罕见,无论自己参悟,还是转手出售给几族雷道修士,都是一笔很大的收获,其他高手如何肯放过这次机缘,全都当仁不让的加入进来。

    季安反而无人问津,毕竟他就像只刺猬一样,打不能过火,骂不能过火,除了苦力营的李然之外,没人愿意理他。

    “小友,帝尊有过交代,老夫得罪了!”李然黑色大手伸来,瞬间便到季安身后,散发着绝强的吸力,一下子将其吸到掌心。

    “拼了!”季安身体被制,无法挣动,只能随着大手返回要塞,但那个地方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呆了。他暗喝一声,急用意念沟通时空之匙,并用小天地内的宇宙魔方和时间宝石给时空之匙灌注能量,这种方法他根本不知道可不可行,只能尝试。

    “娘的,你们两个家伙倒是给我动动啊!”尝试数十次两个无限宝石都无动于衷,跟个老大爷似的,眼看距离希望之星要塞的路径越来越短,他气的大骂连连。

    “小友别挣扎了,老夫主修土之法则,辅修空间之道,你没有机会逃的,安安心心回去受苦吧。”李然道。

    “空间之道!对,我怎么没想到呢!”季安突然福至心灵,分心两用,一边用明悟的空间之道沟通宇宙魔方,一边用时间之道的皮毛沟通时间宝石,果不其然,两位老大爷当下散发出璀璨的光芒,他立刻引动能量将之灌输到时空之匙上。

    “嗡!”

    时空之匙复苏,璀璨的青辉自眉心溢出笼罩着季安,而后恐怖的时空能量扩散而出,瞬间便把李然的黑色大手绞成粉碎,而后他身上神光一闪,整个人消失在冰冷的宇宙中。

    “好恐怖的能量,那是什么宝物所发?”

    “那个小家伙怎么消失了?”

    所有人的神念都投射过来,空间突然撕裂,一名神态和蔼,身穿灰袍的老者,骑着一头瘦驴来到场中,他身上没分气势,却使得周围所有的神念都停下谈论。

    他便是苦力营太上长老——天魔境大圆满,达到半步魔将境的李然。

    “诸位……”

    嗡!

    便在此时,一声轻微蜂鸣响起,传遍诸天,方园数亿里的空间顿时凝固下来,所有的修士不管实力有多高,战力有多强,尽管定格在当场,只剩下思维活动。

    “怎么回事?”所有人都慌了,难道是天道降临?

    便在此时,一辆华丽战车自远方缓缓驶来,九条五爪真龙拉车,脚下金光铺路,四圣兽伴行,仙音唱响,像是天帝临凡,巡游人间。

    这一刻,所有修士都能行动了,但他们却冷汗直冒,心神颤抖,思维呆滞,不敢轻动。

    吱呀!

    车门打开,一名容貌模糊的女子走下战车,她步履轻盈,身上带着一丝岁月般的古老气息,似从虚无中显化而出,在荒古岁月中迈步,挣脱了时间长河的束缚,来到今世。

    “参见帝尊!”

    唰唰唰,无数身影撕裂虚空而来!

    十数名皇者,数百王者、数千君境,更多的仙、神、魔、邪、妖尽皆来到这里,黑压压的无边无际,齐齐恭声跪拜。

    “他……走了?”

    帝尊轻声自语,响遍诸天,似在责问天道。

    她右手一伸,数十万里远的一名奔逃女子,瞬间来到身前,正是西门红霞。

    神念在其识海一扫,所有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她手一招,一条银色蓝珠项链回到掌中,爱怜的把玩起来。

    这期间,所有人都不敢乱动,西门红霞更是吓的将要晕倒,她知道自己闯了天大的祸!

    “都各行其是,防御鬼界……”

    帝尊把玩了良久,最终平静开口,但是,当声音响起之时,战车与她自己,还有西门红霞都消失在这方时空。

    可其中一名排在队伍最后之列的天魔境修士苟真,当场喷出一口血水,栽倒在地,身受重伤!

    所有的修士一愣,而后,目光中泛起点点精光,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