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位面之时空之匙 > 第1184章 偷听
    酒楼内,环境宁静,两旁是过道回廊,中间是一个法术造就的人工小瀑布,水流潺潺,灵花异草随风可见,贴合大自然,一进来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在门迎的带领下,季安和草儿来到那对父女的隔壁雅间,随意点了些龙肝凤髓,琼浆玉液。

    待饭菜上来后,草儿不管不顾的大吃大喝起来,这时隔壁也有熟悉的声音传递过来。

    “爹爹,何家乃是帝尊大人唯一的血脉,咱们李家虽然暗地里倾向于西门红霞,但是家主的行为女儿觉得有些孤注一掷,明日族内大会,你觉得长老们会一致同意吗?”

    “是那少女。”季安端起一杯琼浆浅饮慢尝,侧耳倾听。

    此刻隔壁雅间那少女正和她父亲谈论起来。

    “琳儿能有此见解,为父甚为欣慰。”少女李茉琳的父亲李天元思索着说道:“在为父看来,族会通过的希望不大。”

    “为何?不是世家大阀都说西门红霞即将得传帝尊的《大五行术》吗?”

    李茉琳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传闻五行术乃是帝尊大人悟通五行本源所创,只修一行便有毁天灭地之威,若五行齐修,既能克制五行又万法不侵,万法不破,并明确规定只传给下一任帝尊,这是天界内上到修者下到黎民都知道的事情啊!”

    季安不由得一怔。

    大五行术?

    “你说的不错,可是你根本不了解西门红霞的过往和为人。”李天元脸上闪过一丝犹豫,随即看向女儿,问道:“女儿,你们年轻一代经常以西门红霞为荣,可知此女的底细?”

    “只听说是一个凡俗家的弟子,立了三个大功十个小功,得到帝尊大人的赏识,后被收为弟子,莫非其中有假?”李茉琳说到这里见父亲微微摇头,直言道:“还请父亲赐教,女儿必定守口如瓶。”

    “那有什么大功小功,这些话都是西门红霞放出去自抬身阶的!”李天元饮了一杯酒,不屑的说道:“我只说一人,你便知道此女的身份,数百年前有一任苦力营营主被一名超级天才以凡逆天斩杀。”

    “西门……”

    李茉琳猛地站了起来:“爹爹的意思是说,那西门红霞就是苦力营营主的孙女?”

    “不错!”李天元点头笑道。

    李茉琳一脸震惊,有些不可思议了。

    苦力营的事迹她自己知晓,当初闹的沸沸扬扬,还在天界内广为流传,更被世家大阀作为教育后代的典故。

    话说苦力营是个极为特殊的战营,发配在此营的犯人,除了每天要干繁重的活计外,那里有危险的战争发生,那些犯人就会派遣过去,永远都是冲在第一线的狠角色。

    也正是由此才训练出许多恐怖的修士,这些修士们现在大多都是主政一方的将帅,就连魔族历史上的数位魔皇都是出自苦力营。

    所以苦力营也称之魔族内最有前途的战营、最凶狠的历练之地,常年都有贵族子弟自主在此历练,以期能跟上先贤的脚步。

    可在数百年前,当时的苦力营营主做一件令人不耻的事情,他将帝尊座下魔帅送来的一名犯人当作贵族子弟,极尽巴结,却在接触过程中发现对方是个不言不语的傻子,苦力营营主觉得很奇怪,毕竟贵族子弟哪会是傻子。

    随后苦力营营主暗地里多方打听,才知自己理解错了,恼羞成怒之下,与其蛇蝎孙女想要把那傻子犯人炼化成傀儡,可谁知在炼化的过程中竟将那傻子犯人体内的封印炼开,而所谓的傻子犯人居然是一名超才天才。

    结果那名天才以凡逆仙,杀了苦力营营主和一名真魔级长老,以及许多贵族中的天才弟子,而苦力营营主的孙女更是追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最后苦力营营主的孙女和那名超级天才都神秘失踪了,据闻帝尊那时还因此事出现过。

    经自己父亲这么一说,敢情其那个苦力营营主的孙女就是西门红霞,难怪苦力营的事迹才传了两年就销声匿迹,如今想来,定是西门红霞以帝尊爱徒的身份干涉了。

    “爹爹,既然你都知道西门红霞的底细,那家主和长老们不可能不知道,那为何家主还要孤注一掷的支持西门红霞,要知道西门红霞有着蛇蝎一样的心肠,即便对方得传大五行术,被定为下一任帝尊,咱们这样的小族也不一定能得到多少好处,而且还会处在风头浪尖。”

    李茉琳忧心忡忡道。

    帝尊城内支持西门红霞的大有人在,有些家族比李家要强大许多倍,而今这些家族都没有公开表明支持西门红霞,然而他们李家这等小族却做了,必定会被何家当做出头鸟打掉。

    “家主和长老们自然知晓这些,但是他们遇到不可抗拒的力量,不得不公开出来走个形式!”李天元一口饮掉杯中酒,脸上带着一丝无奈和苦涩。

    “莫非是……中城柳家?”李茉琳试探性的问道。

    李天元不置可否,沉默了片刻说道:“数百年前,举办一场天骄大会,结束后出现的风波茉琳可还记得?”

    “知道!”

    李茉琳点头说道:“起因是何子安救了柳家的掌上明珠,可柳菲菲和柳芊芊非但没有感激,还大肆污蔑何子安,更让其兄柳一川与诸从天骄围攻何子安。

    可何子安是何等的天才,怒而反击,那一战杀到血流成河,万族失声,柳菲菲与柳芊芊以及诸多天骄当场命陨。

    事后霸天魔王让其女婉月魔君(何子安母亲)与何子安前去柳家道歉,何家家主何尚当场翻脸,斩杀所有前来的柳家之人,并亲自将头颅悬于柳家大门前,指着霸天魔王大骂‘老而不死是为贼’。

    此事闹的满城皆知,最后虽然帝尊出面平息了这件事情,但是两家原本维系的那点姻亲关系也彻底破裂,霸天魔王曾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大骂何尚忘恩负义,两家现在势同水火。”

    隔壁听了片刻的季安,又是一怔。

    原来还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柳家也真够无耻的。

    “我们李家自老祖陨落后,投靠了柳家才没有让家道中落,而今要公开表态就是柳家授意而为。”李天元叹道:“这事情看似让我们支持西门红霞,实则是柳家与何家的争斗,我们这些小门小户却要跟着遭殃。”

    看着父亲脸上的无奈,李茉琳忍不住说道:“要女儿说那霸天魔王就是倚老卖老,不知死活。

    他也不想想,何子安已是魔君顶峰级别的高手,突破魔王是迟早的事情,而且还是他的外孙,就因为两个不知道隔着多少代的孙女,却要帮着外人与自己的亲外孙作对,真不知那老家伙怎么想的,还连累我们何家。”

    “不可胡说!”

    李天斥责了一句自己的女儿,又叹息道:“自古以来内斗最为残酷,尤其是处在两界乱战的当口上,这次何子安与西门红霞在两界战场内争锋,在柳家的干预下,硬是将帝尊城内的世家分裂成两派,为父担心会影响到我们天界一方在星空战场的局势,毕竟各方主将都是出自大家族。”

    “不会这么严重吧?”想到那绞肉机一样的战场,李茉琳心下喘喘。

    “极有可能。”李天元摇头一叹:“算了,不说了,吃完饭赶紧回家,明天要开族会还有许多事情要安排。”

    听到这里,季安让草儿在此吃喝,起身直接来到隔壁雅间。

    “你是谁?”门前的李茉琳惊奇的看着推门而入,步伐轻轻的黑袍青年。

    李天元也转过身来,看到黑袍青年时瞳孔不由一缩,起身拱手道:“不何阁下是?”

    说话的时候他心里打起鼓来,凭着血脉感应神通,他能够感受到季安身上的特殊气息,那是与天地融合为一体的气息。

    这种气息,在唯一一次见过的霸天魔王身上也感到过,不过霸天魔王应该不如眼前之人。

    “可能是个王级顶峰高手吧。”李天元暗自思忖着黑袍青年的身份。

    “我是何家的人,过来问你们件事情?”季安径直来到他们的桌前坐下,望着两人微微一笑。

    “你这臭小子,管你什么何家不何家,敢闯进来是不是找打?”季安不告而入和一脸淡然的行为让李茉琳大为恼怒,觉得这厮可恶至极,当下双手叉腰,娇喝大骂。

    “茉琳不可无礼,还不给前辈道歉?”不待季安开口,李天元就将李茉琳训斥了一顿,王级顶峰级别的高手他们李家哪能惹得起,女儿这样不是要老命么。

    “前辈,小女不懂礼仪,不识天威,还请大人不要与她计较。”李天元急忙对季安陪笑道。

    “无妨,某家不与一个小女子计较!”季安笑看了李茉琳一眼,气的后者胸膛不断起伏,他又道:“说说何子安与西门红霞两界战场争锋的事情。”

    李天元一愣,难道此人不是何家的子弟?要知道帝尊城只有一个何家,而且两人相争之事早已传遍帝尊城……李天元也不敢多作思考耽误时间,急忙将两人的事情如实道出。

    “谢了!”

    听完实情后,季安挥了挥衣袖,不带着一片云彩,轻步离去。

    “可恶的小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