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位面之时空之匙 > 第1194章 女儿的消息
    轰隆隆!!!

    半空中,青铜印玺几乎在眨眼之间已经涨大到数万丈,仿似一座遮天蔽日的青铜巨城,自半空中笔直的镇压而下。

    同时印玺上的九条五爪神龙咆哮怒吼,嘴里各大喷出一道绚丽的光华。

    白色的阳之法则!

    黑色的阴之法则!

    金色的金之法则!

    绿色的木之法则!

    蓝色的水之法则!

    赤色的火之法则!

    黄色的土之法则!

    银色的雷之法则!

    灰色的风之法则!

    瞬息之间,那九条神龙吐出九条法则之链汇聚在印玺上空,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只巨大的九色手掌,掌间纹路纤毫毕现,九种法则之力内外相融相合,没有任何瑕疵,显示出了超高的法则造诣。

    九色巨掌一出现,如同天神之手握住了青铜印玺,一种镇封时空的无上意志随之爆发,狠狠地朝着地面的季安压去。

    一套先天灵宝,再以独特的方式灌输了九种法则之力,二者相合所爆发出的威力可以秒杀任何帝级初期高手,所散发的恐怖气息,就算是季安都有些心神跳动。

    轰隆隆

    青铜龙印落势极快,眨眼之间就到季安头顶,竟然让季安感受到了一种天塌地陷的束缚之力,似乎只能用身体硬抗,不能有任何反击。

    “九龙镇天,封天锁地,送尔归去!”

    伴随着笑三丰的长啸声,身上一尊皇者虚影显现而出,加持到青铜龙印上,而后狠狠地压下,首当其冲的是,方园千里之地顿时破碎成渣。

    “不错的组合招式,法则融合之术也运用的可圈可点,可惜你们用错了对象”

    季安星眸里闪过些许微光,缓缓抬头,淡淡的看了青铜龙印一眼。

    就这一眼,立即让这枚携带着镇封时空之力的巨印,定格在了季安的头顶。

    这样无所无息的手段立马让所有人色变,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更让他们惊骇欲死。

    “金之法则,去”

    季安袖子一挥,声音悠悠,却如言出法随,话音落下之际,九色巨掌中的金之法则像是听话的孩子乖乖消失。

    “木之法则、水之法则、火之法则、土之法则,你们也散了吧”

    季安的声音如同最严厉的军令,绿、蓝、赤、黄四种颜色也随即不见。

    眨眼之间,九色竟变成了四色。

    这是极其震撼的一幕,让所有人以为处身在梦中,要知道那每一条法则都堪比皇级战力,而对方一句话竟然自动消失了。

    “可恶!给我镇!”

    笑三丰与九王怒吼着燃烧体内的所有法力,全部输进四色手掌和青铜龙印之内,只见四色手掌握着铜印微微颤抖,似乎要挣脱束缚再次镇压而下。

    “阴阳,雷风,你们也敢造次,统统滚蛋!”

    季安轻轻一喝,阴阳雷风四种法则仿似受到惊吓一样,瞬间化为四道光线飞的不见踪迹。

    在这一刻,只剩下一枚青铜巨印定格在半空之中,威力比之刚才足足下降了一半多。

    这便是悟通十阶法则的威力!

    法则圣人,一言既出,如同君王之令,其道自行避退三舍。

    “别在徒耗力气了,你们与我相差的太过遥远,来来来”看着十人身上依然绽放着法力光华,季安摇了摇头,白皙的手掌自袖子内伸了出来,对着青铜龙印招了招手。

    嗡的一声,青铜龙印发出类似哀鸣般的声音,随后印体猛然轻鸣一震,将里面的十人心神连接振断,而后缓缓地缩小着落了下去。

    当到达季安身前的时候,青铜龙印变的只有巴掌般大小,自然而然落在季安手掌心。

    另一边的笑三丰与九名老头齐齐喷出一口鲜血,身上的法力光华顿时消散,缓缓的软倒下去。

    但是,他们盯着季安的眼睛里,却充满了不甘与惊恐。

    一皇九王联合对敌瞬间落败,震撼的一幕,让场中变的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在沉默,同时心里涌进出一种无力感,什么是言出法随,这就是言出法随,一言之下,什么法则、先天灵宝统统无用。

    把玩着青铜龙印,季安缓步走到笑三丰身前,不由得想到曾经那个善解人意的帝妃玉儿,以及恢复记忆后毒辣无情的帝紫玉,心里突然变得五味杂陈。

    俯视着笑三丰,季安悠悠一叹:“而今你已落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和你的兄弟们可以安然活命。”

    笑三丰惨淡一笑,运转体内仅余的半分法力,艰难的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说道:“我自然遵守承诺,不过我能否多问一句,阁下是鬼界中人吗?”

    他自然不是食言之人,但如果此人是鬼界中人,哪怕立刻自爆,也不会透露半点帝尊的消息。

    季安闻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透过此人的双眼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不由笑道:“既然你心有顾忌,那我费些力气证明给你看吧!”

    他说完感知力如冲击波一般向着四周辐射扩散,搜天锁定,瞬息之间就发现了极远处有一座鬼界据点,里面的任何一名修士都如掌上观纹,清晰可见。

    “你瞧”

    季安大袖一挥,身前的虚空轰然破碎,一个空间大洞显现而出。

    众人透过大洞,竟然看到在一片阴气密布的巨大山谷内,有着数以百万计的黑袍人,一个个皆是双眼紧闭,盘膝而坐,似在修炼。

    “鬼鬼界据点!!!”

    笑三丰与场中诸人顿时惊呼,因为这些都是鬼界兵卒,而且明显是在休养生息,准备大开杀戒。

    “拘!”

    季安手掌一伸,空间大洞那边的天空中直接显现出一只遮天蔽日的青色手掌。

    紧接着,在众人骇然的眼神下,巨掌轻轻向下一抓,无数的鬼界兵马,连同大地在内都被擒拿在掌中。

    众人甚至看到有五名皇级虚影浮现,爆发出恐怖的皇道气息,明显都是鬼皇级别的高手要反抗,但是下一瞬就被捏爆,死在手掌合拢的过程当中。

    随即,更加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巨掌中升起一道青光,将所有人和物笼罩,而后快速缩小,最终被封锁在一枚华光闪闪,如同旋转星系的透明宝珠之内。

    “这个证明怎么样?”季安随手将乒乓球大小的透明珠子扔给笑三丰。

    “阁下真是老朽如实相告便是。”笑三丰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把珠子捧在手心,生怕摔碎了,这里面可是有数千万鬼界兵马,算是一个泼天大功劳。

    “很好,你慢慢道来。”

    季安挥手布下一个隔音罩。

    笑三丰苦涩一笑,到了现在就算不想开口都难了,此人太恐怖了,乃是生平仅见,当下将透明珠子收到怀里,竹筒倒斗子般将帝紫玉的近况说了出来。

    远处,何尚此时已经听闻妻女说了黑袍青年出手帮忙的事情,但是没万万没想到此人竟然如此恐怖,就刚才那一手,在何尚的印象之中,似乎不比那个强大的帝级强者弱。

    “爹爹,他刚才用的是言出法随,现在又是隔空抓了数千万鬼兵,封在一颗小珠子内,你知道他是什么境界吗?”何子琪晃着自家父亲的袖子。

    何尚摇头苦笑:“为父见识浅薄只能猜测此人应该是帝级中的强者,但具体那一层却不得而知,不过当今世人能一言驱散皇者法则之力的人,除了帝尊之外为父没见过第二人。”

    何子琪凤眸内放着星光,咂舌道:“这么厉害啊,太羡慕了,不过我那个天才弟弟过几年也能这样”

    “此人,就是我今后的奋斗目标!”

    剑无涯没有像众人那样羡慕,而是默默发下誓言,以黑袍青年为前进动力。

    将黑袍青年的形貌记在心底深处后,剑无涯纵身离去。而今何尚被神秘高手所救,他得赶快通知那边正在行动的西门红霞,提前做好应对不利局面的准备。

    剑无涯身化一道剑光冲天而起,几个闪烁之后消失不见。

    季安扭头看了眼剑无涯的背影,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片刻后,笑三丰说完了帝紫玉的近况。

    “老朽知道就这么多,阁下若是还想了解帝尊的情况,何尚应该知道不少。”笑三丰指了指远处的何尚,索性已经说了,那就把何尚也拉下水。

    季安点了点头,这厮显然是把何尚卖了,挥手说道:“你们走吧,记住!约束好你的手下,不准向任何人提到我的存在,尤其是帝尊,出了事情拿你是问,另外与西门红霞合作之事就此作罢,本座自会去鬼界走一遭!”

    “请前辈放心,老朽省得。”

    笑三丰自然而然的用上了前辈的称呼,其实不用季安交代,他都知道怎么做,否则他泄漏了帝尊的消息也吃不了兜着走。

    他拱手一礼,神色激动的带着九位兄弟与手下纵飞离去。以这位的实力,若降临到鬼界,无异于一场浩劫,得马上回去做好反击的准备。

    季安站在原地,望着晴朗的天空,沉默下来。

    从笑三丰的话中得到的大多都是其向紫帝玉禀报两界战况的事情,其中关乎帝紫玉生活方面的情况不多。

    就像之前提到过的帝紫玉每日都宅在帝尊山不出,往往通报十次,能见到一次都算不错了,而且帝紫玉几乎不理外事,将原本的一些天界大权都下放,交给各族大帝与皇者完成。

    这样的情况在以前是不可能出现的,所以笑三丰推断帝紫玉定然是在消失在岁月里出了什么变故,方才变成这样。

    不过虽然没有帝紫玉的近况,但是女儿小奶娃的情况却有一些。

    数百年了,小家伙不知为何没有多大变化,依然是那个小不点,性子极为好动活泼,将一众帝者和皇者都折腾的够呛,人人都怕她。

    可能与季安有心灵共鸣,小家伙打小就喜欢莲花,最近听闻睛空大陆有一朵极为美丽的白莲花,本想偷摸着来采摘,却被帝紫玉及时发现给抓了回去,软禁起来。

    不过小家伙却通过宫娥传下消息,谁若采摘下白莲花,就会满足此人一个愿望,而且还会之见面。

    想到心底深处小家伙的形象,季安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自语道:“既然小琳萱喜欢那朵白莲花,爹爹采给便是。”

    “多谢恩公的救命之恩。”见季安带着草儿走了过来,何尚立马推山倒玉的跪拜下去。

    “何家主不必如此,我与令公子的渊源很深。”季安伸手将其扶起。

    何尚疑惑道:“在下也听妻儿说了,不知是何渊源?”

    季安摇了摇头:“还是那句话,过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明白,现在最主要的是救出何子安。”

    “那快点出发,我怕他坚持不了多久!”一提弟弟,何子琪神色大变。

    “倒也不用担心。”

    笑三丰刚才也提到与西门红霞合作之事,他们兄弟十人对付何尚,而西门红霞带高手围杀分身。

    此刻分身已被西门红霞困在一地,双方正在大战。

    季安挥手招出一团九色祥云,载着众人飞速离去。

    冰风谷,占地方园万里,四周被数十座高耸入云的冰山巨岳包围,因着山谷上空的天然禁空法阵,无论是修士还是普通人类,都只能从谷口出去。

    此刻,谷内正在进行一场激烈大战,一方只有一人,而另一方则有数百人。

    在谷口一块巨石之上,数十名男女负手而立,静静的望着谷内的战争。

    最显眼的是一名女子,她身穿一件描金边的薄纱红裙,身姿妖娆,细嫩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神情冷傲,却有一双如水的眼眸,仿佛能魅惑众生。

    女子被众人拱卫而立,显然是一众领袖。

    “公主,何家小子先是中了罂迷花,现在又经过数十次合车轮战,神魂困觉,此刻也该收手了,我们大家一起冲下去。”

    说话者是一名头发根根竖立,脸色赤红的独臂青年,他的眸子里有两团跳动的火焰,散发着慑人的辉光,看起来极其可怕。

    话音刚落,一道怪笑声就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火魔君,人人皆知你的一只胳膊是在调戏孤月派圣女时被何子安所斩,有血仇何不独自去报,非要拉着大家做甚,莫不是怕了吧?”

    “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接老子的短,给老子出来”

    独臂青年当即怒了,身上腾起赤黑色的火焰,环视四周,连连骂喝。

    红裙女子眉头微蹙,摆摆手道:“都少说两句。我去摘白莲,你等看情况自行出手,待我回来之后,将何子安的人头交给我!”

    “是,公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