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位面之时空之匙 > 第1196章 西门红霞的应动办法
    就如何子安所言,蝼蚁一样的西门红霞根本没有放在季安心里,季安现在急切的想到见到女儿。

    数百年了,女儿变化大么、封印的记忆是否解除、能否记起他这个父亲可以说,季安对女儿的思念早已达到即将爆发的边缘,什么深仇大恨都可以暂时放下。

    何子安与季安心意相通,感受到了那股思念,在心里默默问道:“小琳萱如今正被帝紫玉软禁在帝尊山,你是否要硬闯?”

    “自然!”季安斩钉截铁的道。

    何子安道:“我有些担心你的实力,帝紫玉的境界是帝级后面的尊级,相当于洪荒位面的圣人,而且她这个圣人可不是一般的圣人,经过天道加持,堪比合道时期的鸿钧,你现在的境界才准圣大圆满,哪怕在法则方面是圣人,综合实力也与帝紫玉相差较远。

    万一惹得帝紫玉发起狂来,你们两人大打出手,且不论输赢,反而使天界的局势更加恶化,一旦鬼界至尊杀来,岂不是做出了亲者痛,仇者快之事?”

    鬼界与天界自位面开辟交手到现在,已是经过了无尽的岁月,若说双方在对方的腹地内没有密探,哪根本说不过去,帝紫玉与季安一旦大战,鬼界至尊必定第一时间知晓,肯定会带着无尽鬼兵鬼将趁机将杀进天界。

    对天界生灵而言,到时候,就是一场末日浩劫!

    闻听此言,季安的眼睛微微闭上,昔日帝紫玉的无情神色在心头一闪而逝,旋即深吸了口气道:“那你的意思是?”

    “小琳萱先前有言,谁若采摘下白莲花,就会满足此人一个愿望,还会悄然与之见面,我通过何家的关系能与小琳萱联系上,你暂且忍耐数日,如何?”何子安解释道。

    “给你三日!三日之后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闯帝尊山!”季安的声音铿锵有力。

    何子安顾及天界亿万生灵,季安却一点也不在乎,之所以答应何子安,是想与女儿见面时有个安静的环境,不被第三者打扰。

    见本尊答应下来,何子安大松了一口气,在天界呆了数百年,若说对这里没有一点感情那是骗人的,以两人的境界大打出手时必定天崩地裂,无数生灵受到波及,整个位面或许都会被毁。

    希望此次能够顺利,否则的话天界就有大难了!

    何子安心里默默祈祷。

    星空战场,天骄营。

    此营是天界年轻一代组成的联盟,以前的首领是一名君级人杰,由于百年前晋升到王级境界,就把首领位置传给了西门红霞,而且此人也是西门红霞的支持者之一。

    天骄营地处天界无尽大军的正中央,同样是一颗星球,周围环绕着无尽大军,单凭位置而言那是相当的安全,西门红霞与剑无涯从晴空大陆传送而回后,直奔天骄营。

    安排了一些营事后,两人直接来到密室。

    “他们都死了。”

    剑无涯脸色有些发白,就在刚才,收到了数百名同僚身死的消息,哪怕心里提前有了准备,但在听到魂灯齐齐泯灭后,也不由得的心惊胆战。

    一击灭杀!太狠了!

    西门红霞盘坐在蒲团上,粉嫩的脸颊上也露出一丝惊容,事实证明,当时果断放弃到手的白莲花而离去是正确的,否则的话,死亡的名单里还得加上她与剑无涯两个人。

    她毫不怀疑那名帝级强者会那样做,因为到了那种境界,其本上可以随心所欲,想杀就杀,想放就放,几乎没有什么约束,哪怕她是帝尊爱徒的身份也会毫不犹豫的杀了。

    心惊的同时,西门红霞对那人的身份更加感兴趣了,如此行径可谓狠辣无情,简直比魔还要残忍。

    相比于西门红霞,剑无涯更是身同感受,不过事已至此,他现在最担心是对方寻上门来。

    要知道布局杀何尚可不是一般的大罪,一旦暴露出去,可是要灭杀全族的,虽然唯一的血亲弟弟已死,但是还有他自己。

    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怕死,他剑无涯再独行特立也不例外,而且眼前这个女子也是他担忧的对象之一。

    “公主,为防止对方突袭,我觉我们有必要去一次对空域。”

    密室里平静了许久,剑无涯突然开口道。

    剑无涯的话让西门红霞陷入深思之中,剑无涯是什么意思她心里自然明白。

    所谓的对空域就是两界交战的前线,那里杀机遍地,就像是个大型绞肉机,每天都有数以十万计的生灵死在厮杀之中,可以说是两界中人谈名变色之地。

    当然对空域也聚集了天界与鬼界的无数精锐大军,其中就有数名帝级强者和数十名皇者坐镇,以她西门红霞的身份,一旦来到对空域,必然被严密保护起来,最起码比在天骄营要安全。

    可是万一布局杀何尚之事暴露出去,相应的也瞬间会被看压住,即便想要逃跑,也没有机会了。

    “你先行一步,我处理一些事情随后便到。”

    考虑了良久,西门红霞终于有了决断。

    对空域自然是一定要去的,不过在此之前,先将布局杀何尚之事暴露后的危机降到最低,不然去了也是白去。

    剑无涯不是笨蛋,自然知道西门红霞担心什么,道了声保重,出了密室,径直飞向对空域。

    密室复又陷入沉静,只余下镶嵌在四周的月光石散发着迷蒙的辉光。

    西门红霞沉思了许久,直到傍晚时分才走出密室。

    “来人,将这封信送到梵天帝者处。”

    将一枚玉简交给一名心腹后,西门红霞来到闺阁之内,吩咐侍女准备香汤沐浴。

    侍女大奇,按说成仙成魔后,肌体已是无垢,虽然很诧异,却也老实照做。

    洗过身子后,西门红霞披上一件粉色纱裙,侧卧在香榻之上,玲珑的曲线,玉质般的肌肤,如云的青丝散发着花香,屋内顿时平添了几分诱惑的韵味。

    深夜时分,闺阁内突然蓝光一闪,一名身材高瘦,形相清癯,双眼精光闪闪的青衣老者显出身形。

    看着榻上玉体横陈的可人儿,老者眸中立现火热之色,当即化作一只饿狼扑了上去,似要吞掉这只小绵羊。

    西门红霞似早有所觉,身形轻轻一扭,立马站在屋内的另一边,躲过了这一击,且身上光影一闪,已整整齐齐的穿戴好了衣袍。

    青衣老者扑了个空,却也未生气,转过身来姗姗笑道:“公主,深夜相召,是否有喜讯相告?”他说着坐到床榻上,轻轻的嗅了嗅香气,露出一脸陶醉之色。

    “我失败了!”

    西门红霞的话让青衣老者一愣,旋即摇摇头:“公主戏言了,老夫虽然没有亲身参与,但那计划天衣无缝,实力方面更无需多言,对付区区一个何尚,何来失败呢?”

    “被一名恐怖的帝级强者救走了!”

    “哦?帝级强者?是那位道友?”

    青衣老者眉头微皱,在如今这种局势下所有的帝级存在都已调动起来,皆有任务在身,以何家的地位确实可以寻找帝级强者相救,但是那也得提前知道何尚遇难才行。

    “此人很神秘”

    西门红霞当下将之前何尚被救,数百名君级人杰被杀的事情如实道出。

    青衣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梵天帝者,同样也是西门红霞身后的靠山。

    她要将布局杀何尚之事暴露后的危机降到最低,自然得找靠山相助,以梵天帝者在天界的威望,肯定能与何家那名帝级强者说上话。

    只要破除了那位帝者的威胁,危机就减少一大半,到时候再去向帝尊坦言,或许就能渡过这一次杀生之劫。

    西门红霞的想法很好,可是梵天帝者听完后眉头紧锁,无他,根本从未听说过此人。

    梵天帝者活了无尽的岁月,光两界大战就参加过五次,天界内的高手上到帝尊下到同级道友,皇级小辈,王级孙辈都是一清二楚,可帝级强者里没有青年人的外表,皆是一群老头子。

    而最震惊的要属言出法随,这种打斗方式他也会,无非就是用帝级道则强势改变天地法则,可是一言令皇级天地法则消散做起来却有点困难。

    难道说这是一位比自己还要活得久远的老怪物?

    若真是如此的话,自己恐怕不是对手!

    想到这里,梵天帝者心里有些打鼓,毕竟此事还涉及到帝尊,若是被她老人家知道自己也间接参与,到时可要晚节不保了。

    看着梵天帝者的表情,西门红霞不知为何心里一突,上前一步,坐到床榻上,挽着对方手臂,娇声道:“可知此人是谁?有把握说通吗?”

    说话间,她不自然的带上了魅惑的语气。

    梵天帝者闻之心潮顿时涌动起来,又感受到西门红霞柔弱无骨的纤纤玉指,当即就有些心猿意马,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

    不过梵天帝者的心境到底高深,话到嘴边突然改口:“你放心咳,那啥,此人很可能是一个比我还要古老的老古董,你暂且等待几日,另外把握很可能不大,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他说完直接站了起来,就欲离去。

    西门红霞愣了一下,急忙上前拉着他问道:“暂且等待!把握不大!还要做好心理准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此事有些棘手!”

    看到西门红霞脸上的焦急与无助,梵天帝者回头苦涩道:“你放心,咱俩是一条绳子的蚂蚱,此事我自然不会不管,但得给我一些时间,我先找几名同道打听一下情况,不过帝尊那边你来搞定,她若知道此事,你我一样要完蛋。”

    说完身上蓝光一闪,梵天帝者瞬间消失在屋内。

    西门红霞愣愣的看着空荡荡的屋内,渐渐地,眼眸里突然闪过一丝悲愤,旋即发疯似的将桌子上的摆设物品全部扫落下去。

    “无情奸猾的老东西,有好事就上,遇到棘手的事情却跑了,混蛋,王八蛋”

    “时间!时间!明天或许就是我的身死之日,我还有时间吗!无情奸猾的混蛋”

    西门红霞好像是疯了,不停的摔东西,不停的喝骂,最终,眼泪汪汪的坐在遍地狼藉的地面上,抱着拱起的双腿,轻声抽噎。

    此时此刻,无情的现实给她好好上了一课,让她明白,什么感情、手下、身份、靠山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是虚的,唯有自身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我西门红霞发誓,等渡过此劫之后,一定要抛开一切虚妄,修炼!修炼!修炼!”

    西门红霞握着粉拳,银牙紧咬,随后望着自己粉嫩的小腿怔怔出神。

    良久,她突然长身而起,大笑起来。

    “有办法了只要是人就有欲望,天地间就没有财色收卖不了的人”

    “即便是帝级强者又能如何,还不是拜在我的石榴裙下,我西门红霞就偏偏不信,凭借我的身份和姿色,天地间还能有人不上钩”

    西门红霞打量着自己完美的身姿,玉手一挥:“来人,给我往何府送一封信不,明日再送”

    何府。

    季安与何尚一家四口回到何家大宅后,直接选了一座幽静的小院住下,等待着分身的消息。

    草儿那叽叽喳喳的家伙与何子琪臭味相投,说是去游玩帝尊城了,已暂时忘了他这个哥哥。

    素雅的院落里,季安身着一袭宽松紫袍端坐在凉亭之内,手握一卷书籍,身前玉案上摆放着一杯仙茶,茶香袅袅。

    此刻他却分心二用,一半心神在书上,另一半在青莲天地内,望着宝液里那朵宁静纯洁的白莲花,轻轻晃动着,不由得想到小奶娃的往日种种。

    犹记得小家伙刚出生的时候,才一尺长的身子,便凌空悬浮,左手指天,右手指地,奶声奶气的言称上至九天下到幽冥唯吾独尊,还要成仙镇压当世大敌。

    季安的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平静的心湖泛起了波澜,三天,再等三天,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女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