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四十四章 狱中的高墙
    对于犯人来说,每个月总有那么一两次最为期待的日子。

    不是过时过节监狱饭堂加了伙食,也不是偶尔举办的狱内活动,当然也不是不用工作的日子。

    而是开放日。

    探监的日子。

    “程友敏、李思成、王伟、曾金富……”

    当狱警一个一个地喊着名字的时候,当一个个安静的犯人听到名字站起来,然后带着笑容走进去会见室的时候,也当一个个犯人带着惆怅和不舍从会见室走出来的时候,也总有人一直坐在这里,艰难地等待着。

    因为,也总有人,一直没有被点到名字……那些从来都没有人来探望过他们的人。

    板寸头,半黑半白的发色,应该有六十多岁了吧?不过或许要年轻一些,毕竟监狱中的生活并不能说是舒适,所以显老。

    但是周晓坤知道陪着自己坐在操场上的这位老人,刚刚好五十七岁——因为今天是这个老人的生日。

    “老哥,许个愿望吧,今个儿你生日。不过我可弄不来蛋糕,这个是让饭堂的阿姨弄的红鸡蛋,将就一下?”郭育硕从囚衣之中掏出来了一颗鸡蛋。

    周晓坤是醉驾后逃逸最后被抓到的,判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反正在这个监狱呆着也已经有段日子。但坐在他旁边的这个老人已经是在他来到之前,就已经呆着了。

    听说是杀人罪。

    周晓坤没有细问杀了的是什么人。这个地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过去,除非对方愿意倾述,不然打听并不是什么友好的行为。

    所遇除了这老人犯了杀人罪之外,周晓坤只是知道这老哥叫做冯桂春,北方人,老伴难产死了,然后还有一个女儿。

    但是老人的女儿从来都不来看他——至少,周晓坤在这里的一年多里面,每次到了开放日,都没有人来探过他。

    “小周啊。”老人……冯桂春看了一眼周晓坤手上拿着的红鸡蛋,勉强地笑了笑,“哎呀,有心了。”

    “什么话,我初来报到的时候,不是老哥你照顾我的话,肯定得吃不少苦头。”周晓坤笑了笑。

    “我呀,是有目的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冯桂春叹了口气,然后看着周晓坤,迟疑了一下:“你……见过你弟弟啦?”

    “嗯,刚见完,他回去了。”周晓坤点了点头,然后叹了口气道:“老哥,对不起了,我弟说他没有找到你女儿。”

    冯桂春摇摇头到,拍了拍周晓坤的大腿,吁了口气道:“没关系,我早料到了。哎呀,好多年啦,监狱的人来了一批又一批,走了一批有一批。不仅仅是你,我拜托过了好多人……习惯了,习惯了。”

    见老人苦笑的模样,周晓坤连忙道:“老哥,先别急,不过我弟说打听到了你女儿的消息,他只是没有找到她。”

    “真的?”冯桂春目光一亮,不知道多少年,这双老态龙钟的眼睛居然如此的明亮。

    周晓坤点点头道:“嗯,我弟是偶然间打听到的,说是自从你出事了之后,你女儿就让福利机构暂时收留了。”

    “这我知道。”冯桂春点点头道:“那家机构一开始还会来见见我,然后说说我女儿的近况。后来,有一户人家收养了她……八年前吧,听说他们一家出国了,后来就没有了音讯。”

    “听说是回来了。”周晓坤拍了拍冯桂春的肩膀:“我弟打听到,你女儿这次回来是因为要结婚了。”

    “真的!”冯桂春猛一下地抓住了周晓坤的手掌,“真的?你没有骗我?”

    他分明看到了老人一下子泛着了光,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位老哥显得这样的激动。

    大概,对于一个父亲来说,没有比听到自己女儿快要出嫁的消息来得激动的吧?

    “应该是真的。”周晓坤也反过来拍了拍冯桂春的手背,笑着道:“恭喜你了,老哥!”

    “恭喜……恭喜……”却见冯桂春一下子落寞下来,点着头,也低着头。

    “老哥?”周晓坤一愣,有些迟疑道:“你……不开心吗?”

    “开心。”冯桂春给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叹了口气,搓着了自己大腿的两侧,“怎么会不开心呢……谢谢你了,小周。这里风大,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

    “老……”周晓坤看着冯桂春一个人的背影,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女儿出嫁,是大事,是喜庆事,可这位老哥……他看不见。

    即使知道了,又能怎样?

    他女儿,也似乎从未想过来要见见他。

    红鸡蛋还留在了周晓坤的手中,他感觉到送给这位老哥的这份生日礼物,恐怕只能让他更加伤心吧。

    周晓坤也叹了口,这红鸡蛋送不出去,他也不打算自己就这样吃了。摇摇头,他把红鸡蛋就这样放在了凳子上,自己也走了回去。

    ……

    不久之后,凳子上的红鸡蛋却被人给拎了起来……俱乐部的老板把它给拎了起来。

    然后他坐在了这张凳子上,看着雨天之中的这个监狱里面的操场。下雨天让操场上的水迹漾开了无数个小圈。

    围墙外边的景色和围墙里面的景色,也就因此而不同。

    “主人?你觉得怎样?”

    眼看着洛邱就这样做着好一会儿没有出声,俱乐部的女仆小姐能够沉得住气,但是太阴子不能啊,于是他只能够硬着头发问了。

    “什么怎么样?”洛邱看着太阴子问道。

    “就是……这次的金主。”太阴子恭恭敬敬地道:“我说的是冯桂春……您看,他是多么希望能够见一见他的女儿!我想,为了这个,他一定愿意付出他的全部!尤其是刚才,听到狱友的消息之后,他的这种想法一定更加强烈了!”

    见俱乐部的老板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太阴子连忙有道:“再说,只要让冯桂春的女儿来见见她,那还不容易吗?老道我只要附体,一下子就能让她来到这里了,打个计程车什么的,方便!老板,这买卖利润,丰厚!”

    见自己的顶头上司还是没有说话,太阴子有些急了,眼珠子一转道:“主人,您看,冯桂春一定是愿意用自己的所有来交换这样一个机会的。而当他终于见到自己女儿之后,一定是那个感动啊!痛哭流涕什么的,此身无憾什么的,这质量一定会变得更高啊!”

    看着洛老板还是没有说话,太阴子不由得有些慌了。

    难道他说错了什么地方?不对啊……按照他这些时间以来的观察,俱乐部的老板兴趣应该就是这个没错啊?

    再说,偶尔他偷听主人和女仆小姐的谈话,也能够听到关于灵魂质量的话题。

    所以,没错啊?

    可是老板的沉默,还是让他慌了起来。

    “主人?”

    洛邱把红鸡蛋放回到了原来的地方,站起身来道:“太阴子,这次倒是找到了一个不错的金主。”

    “那是托主人的鸿福。”

    洛邱轻笑了一声,这就从太阴子的面前消失不见了……不见了……了。

    留下太阴子愣在了当场,眼光光地看着显然也是打算追随主人回去的女仆小姐,只能连忙开口道:“优夜小姐,这……这主人的意思是?贫道愚笨,猜不透啊?”

    “没听到主人说,这金主不错吗?”女仆小姐淡然道:“还不懂吗?”

    “哦……知道了,知道了!”太阴子猛打了个激灵,“贫道马上就去干活,一定好好干!绝对不会让党和……呸,绝对不让主人和优夜小姐失望!”

    女仆小姐也消失在雨中。

    ……

    ……

    这里是和局子合作的医疗机构,一般犯人或者是拘留的嫌疑人如果出现了什么身体上的病况,都会特别送来这里就诊。

    窗口是特制的,防止犯人逃离。

    年轻的小警员和科室的另外一名女警把赵茹送到了这里来。看着病床上还没有醒来的赵茹,年轻的小警员顿时问着医生道:“医生,犯人的情况怎样?”

    “嗯,昏倒的情况很多种,我安排了给她抽血检验看看。”医生收回了自己的听诊器,“不过这位小姐的生理情况正常,应该不久就能够醒来了。”

    “哦,那就好。”年轻的小警员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同来的女警道:“我和医生去签一下手续,你留在这里好好看着她吧。”

    说着,他还是把赵茹的手臂一头铐在了病床的护栏上,正色道:“以防万一,小心点。”

    “我知道啦。”小女警点点头:“林峰,这就交给我吧。”

    年轻的小警员……林峰这才和医生走出了这家病房。

    小女警这时候仔细地看了看病房的所有窗口,也看了看这里内置的洗手间,最后锁上了病房的门之后,才拿了一份报纸坐了下来。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看着,小女警就感觉到眼皮像是一下子重了起来。

    她就这样缓缓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脑袋一下子磕了下来,便睡着了过去。

    与此同时,病房门上的锁忽然咔嚓了一声,缓缓地转动着,最后有谁把门给推了开口。

    皮鞋和地板碰撞发出了咯咯的声音,男人就这样走了进来。他甚至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了病床的前面。

    才坐下,男人就把脸上的眼镜给脱了下来,用手绢仔细地擦拭着。

    重新把眼镜给带上之后,男人才打量着病床上的赵茹,好一会儿,他才伸出手来,轻轻地拎起了赵茹脖子上的项链。

    黑水的水晶吊坠此时就在这男人的掌心之中,似乎亮了一下。

    只听到他轻声道:“真是丑陋的东西……但还不够。”

    于是男人低着头,靠近到了赵茹的耳边,细声地说着什么。(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