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四十九章 剪影
    招牌已经不见了。

    当老冯回到这栋老房子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当初自己立在门前的招牌。

    他曾经是一个裁缝,就着自己所住的地方,把客厅间隔了起来,当作是给顾客量身和自己缝制的地方。

    因为作为客厅的门面还摆着很多的成品的原因,能够供给居住的地方自然就变小了许多。

    不过老冯当初仅仅是带着小学的女儿,这点空间虽说不大,但父女俩也总能够找到玩耍的地方。

    虽然招牌不在了,但是老冯还是在铁闸上方的缝隙里面找到了钥匙……摸到这把钥匙的时候,老冯有了一瞬间的喜悦。

    但也很快就这份喜悦就让惆怅所冲去。

    门锁还是当年的门锁,钥匙也还是当年的钥匙,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过——变的只是这里面再也没有住人。

    也在没有人来过……夏漫恐怕也没有回来过。

    坐在了尘封了的老式皮套睡沙发上,老冯默默地看着这屋子,默默地看着那些成套成套地挂着成品衣服的衣架子。

    它们就好像是草丛一样。

    老冯忽然发出了笑声。

    他想起来了,夏漫还小的时候的事情。

    他想起来,女儿总会躲在那些衣服的后面,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到底会从什么位置突然跳出来,然后一下子就朝着你扑来。

    就在这个不大,甚至还显得狭窄的空间之中,女儿曾经骑在他的肩旁上,父女俩就这样走过这个小房子的每一寸地方。

    而就在这个不大的小房子的走廊的墙角处,也有着一条一条的浅浅刮痕。

    它们半年一刮,半年一刮。

    老冯蹲在了这里,伸手摸着这些刮痕,这些他亲手刮上去的,夏漫下时候长高了的证明。

    一个晚上,老冯都没有开灯。

    尽管他也奇怪,为什么离开了这么多年,这里居然还没有断去水电,明明扭开水龙头的时候,流出来的是几乎像是污水一样,充满了铁锈味的自来水。

    不开灯的原因是,老冯不想让人知道这里还住着人……尽管已经十几年过去,这里住着的人都早就已经搬走。

    他回来的时候,在附近碰到了一些当年曾经认识的人,但似乎……他们没能认出自己。或许,他们是没有想过,本不应该出现的老冯,还能够这样自由地在走在这里吧。

    但还是小心为好。

    但老冯还是打定主意,要好好地收拾一下这房子里面的灰尘,还有那些他曾经赖以谋生的工具。

    他是一个裁缝,有些东西尽管十几年没有碰过,但也不是说随便就能扔掉。

    这里的一切,和他这段日子所能够记下来的一切,都是同一样的东西。

    老冯忙活到了半夜,不知不觉便沉沉地睡了过去……这是他这十几年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

    不知道为什么,当阳光撒入了时候,老冯甚至有种不愿意起来的感觉。

    即使他这些年来,早就已经习惯了准时醒来。

    好像睡过头了,老冯一看时间,快要到早上十点钟的时间了。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可就在此时,还来不及洗把脸的老冯,突然见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这让他心中猛地一跳……什么人回来到这个地方?

    这不应该还有人来才对。

    老冯虽然知道自己能够出来,这一切都是拜那个神秘的店铺所赐,但他并不清楚狱中的事情。

    或许监狱已经发现了他不见了,或许是来……抓他的人!

    他也不敢保证,那个铺子就能够一直保护他的安全。老冯当机立断,直接抄起了用来裁缝的剪刀,紧紧地握在了手上,靠近到了屋子的门前。

    敲门声一下一下,更响了,只听到有个男人在说话:“请问,有人在吗?有人吗?”

    老冯皱了皱眉头,靠近着门上的小孔,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站在门外。

    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老冯没感觉自己已经老眼昏花到不能够看清楚门外站着的人是谁的地步……外边的人是,他女儿的未婚夫!

    “请问,有人在吗?”

    老冯咬了咬牙,他知道自己不做声是最好的,或许周子豪喊不到人就会离去……可是他最终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不说话。

    他想要知道,他想要了解这个男人……他女儿选中的男人,到底是样子。

    他想要自己亲自去感受一下,这个年轻男子的为人。

    “谁在外边?”老冯沉着声,隔着门说了一句。

    他知道,他在这里说话,是冒着极大的风险……暴露自己是个逃狱的人的风险。

    但他已经不顾一切,作为父亲与生俱来的本能,驱使着他。

    “太好了!有人在!”门前的周子豪此时露出了一副笑脸,“我上楼的时候,还以为这里已经没有人住了,没想到,还有人!”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周子豪只好朝着这扇旧门道:“哦,是这样的。您是这里的师傅吗?我听说这里住了一位手工很好的裁缝。我快要结婚了,所以想要找一个好的师傅,给我的未婚妻做一件好的嫁衣!”

    “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我是在网上看到的。”周子豪也没有隐瞒道:“其实啊,这个地方太偏了,也不是街边的店铺,甚至还没有招牌。不是网上有人提起,我恐怕是找不到的。”

    网上?

    奇怪……老冯皱了皱眉头,敏感地感觉到了一些事情。

    但他却深呼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打开了这扇木门,看着铁闸外的这个年轻的男人,淡然道:“你先进来再说吧。”

    “好的!”

    周子豪带着一丝期待地走了进来……才进门,他就看到了摆在这个客厅里面的各种各样的中式衣服。

    还有架设在这里的工作台,一台看模样十分老旧的缝纫机,一些尺子,针线,剪刀……

    周子豪从小也就在国外长大,很少能接触到这些仿佛每一样都散发着年岁味道的东西。

    它们就像是老旧的剪影,一样一样地在他的视线之中铺陈开来。

    “师傅贵姓?”周子零礼貌地问道。

    “我……”老冯一边看着周子豪一边坐了下来,“我姓周。”

    老冯说着的时候,也就在心中默默地和那个狱中的老弟说了声对不住,暂时就借用了他的姓。

    “原来是周师傅。”周子豪一愣,然后笑了笑道:“没想到,咱们还是同姓!我也姓周,周子豪!”

    “子豪,子豪,周子豪。”老冯轻声地念着这个名字好几次,才点了点头道:“嗯,这个名字还行,你的样子,也还行。”

    周子豪忽然感受到这位周师傅的目光有些异样……鬼知道这种奇怪的目光是什么回事。他只是在想,大概这些老师傅都有些古怪的脾气吧?

    “你说……想要我给你的未婚妻做嫁衣,对吗?”老冯这才盯着周子豪问道。

    周子豪点点头道:“嗯,是的!我的未婚妻喜欢中式的嫁衣,不过找过一些设计师好像也不满意的。所以我就想,找一些像您这样的老师傅,没准能做到合适的。”

    “既然是做嫁衣,为什么你不带着你的未婚妻一起过来?”

    周子豪扰扰头,腼腆地笑道:“我想给她个惊喜。不瞒你说,我这会儿也是瞒着她悄悄过来的。我怕万一找到又不喜欢了,惹她不高兴。”

    老冯又好好地盯着周子豪,好一会儿,才缓缓地点了点头,“嗯,你还算不错。”

    周子豪总感觉这种目光好像是在什么地方看过的一样……类似他第一次见到未婚妻双亲,陶家伯父伯母的时候?

    “呃……对了,老师傅,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图片之类的东西?”

    为免尴尬,周子豪这时候连忙道:“我想带一些回去,看看能不能让我未婚妻动心的……呃,我说的是那些做好的嫁衣之类的图片之类?应该有的吧?方便吗?”

    “你等我一下吧。”老冯点了点头,便自个儿地走到了从前的工作台面前。

    可是他想了一会儿之后,却是没有把从前保留下来的老图册取出。

    他反而是坐了下来,取来了一些稿纸,沉思了一会儿之后,就用彩笔在稿纸上涂画了起来。

    不久之后,老冯把这些稿纸拿到了周子豪的面前,“大概就是这样的风格,你带回去让你的未婚妻看看吧。她要是喜欢的话,你再来找我。”

    “嗯,我看成!”周子豪随意地看了一眼,总感觉这些图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又或者他不太懂这些吧。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老冯缓缓地道:“想请我给你做嫁衣,你下次就只能自己来,而且不许透露我住着的地方。”

    “这……”周子豪一愣,沉吟道:“老师傅,事前说好,你也不能保证我未婚妻一定会喜欢这种的啊?”

    老冯深深地看了周子豪一眼,淡然道:“她会喜欢的。”

    “看看再说。”周子豪也没有一下子答应下来。

    老冯却道:“记住,你想要找我,只能够一个人来这个地方,并且不许透露这里。不然,你不会再找到我。”

    周子豪也没有在意。

    果然这些老头老师傅,性格都很古怪啊。

    ……

    ……

    翻过了八月的最后一天之后,过了几天,这个城市又变得阳光明媚。

    听说前几天还挂着台风,阴雨绵绵。

    难得这样的好天气,对于即将开学的大学新生来说,就好像是一个好的兆头一样。

    小姑娘提着一个大大的行李袋子,从车站走出。她看到了不少挂着某某学校牌子的年轻人站着。应该是那些帮助新生的师兄师姐之类。

    但她没有马上走上去询问,而是走到了第三号的出口,就乖乖地站在了这里,像是在等人。

    小姑娘四处地张望了一下,目光忽然停了下来,微微地动了动嘴唇,露出了一丝惊讶。

    她没有等待和自己约定好的熟人,却等到了另一个没有约定过的熟人……意料之外的人。

    那个暑假的时候,来到了她家经营的度假屋的年轻而什么的客人。

    就在三号出口,吕依云看到了洛邱。

    小姑娘忽然想起来,他曾送给她的那朵蓝星花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