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六章 小圣哥与龟千一
    “反正也来了,就进去看看吧。”

    听到这话的时候,太阴子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别看他口里喊着冤,整个儿整得像是个六月飞霜的时候在刑场准备被斩首的犯妇人似的模样,其实脑内的小剧场早就已经模拟了不知道多少次。

    比如说:他很有可能会被女仆小姐用一百种不同的方法绑着,然后鞭打?

    这个画风太美,太阴子一下子便转向其它小剧场。

    比方说:主人会禁止他日后继续这种打扮并且三申五令取消他那一头作为灵魂和本体的爆炸头……

    好吧,但他却是没有想过,自家的主人会这样的随和。

    “主人……您,您真的打算进去看、看这个表演吗?”太阴子不可思议道。

    “有问题吗。”洛邱随意道:“再说,我从来也没有逛过这种地方。偶尔也见识一下,挺好。没准会碰一些有趣的事情。”

    俱乐部的老板负手而进,似乎心情不错,他身后的女仆小姐亦步亦趋地紧跟在后。

    太阴子想了一会,便也连忙跟上。他也得听啊,不然对不住他的票钱,“主人,等等老道,等等老道……”

    太阴子于是便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

    同一家夜总会的门外——街道旁边。

    这里聚集了很多的夜宵档口,各种各样的街边小吃散发出来的浓烈香料味道,远远便能够嗅到。

    一档卖鱼蛋的手推车前面,一些下班的人、路人围在了这里——因为这档子的鱼蛋相当的出名,重要的是它还便宜。

    作为这车子鱼蛋档老板,江湖人称鱼蛋强的鱼蛋强这会儿正不耐烦地道:“唉,我说小圣哥,小圣大哥,小圣大大哥,我这就几个锅子都让你翻遍了,都说了没有。”

    鱼蛋强不得不看着面前这个有着两边浓密鬓须,但却意外地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家伙——飞机头,鬓角,大阔袖子的衬衣,约莫只是二十一二岁左右的年纪。

    倒不是说这家伙十分的另类……只能说他的时代仿佛和当今的时代有些格格不入——这不知道是那个年代的流行。

    “哈!鱼蛋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次都把几颗最大的鱼蛋沉在锅底。”有着飞机头和鬓角的年轻人眯着眼睛,一口川腔,道:“只要有竹签,就算是铁锅我也戳穿给你看!”

    鱼蛋强可不会把这句话当作是开玩喜的装/逼话——因为他确确实实见过对方真的用竹签把好好的一个铁锅给戳破。

    “哈!还不让我找到你们!”小圣哥笑嘻嘻地展示着自己的成果,一根竹签上此刻正窜着了好几个特大号的鱼蛋。

    其他的顾客纷纷地方效仿,开始热情地搜寻着锅子来。只见这位小圣哥手指一弹,几个钢镚便精准地弹飞到了鱼蛋强的钱盒子之中,一脸骄傲放纵得胜离去。

    鱼蛋强只能够苦瓜着脸一般地看着其他的顾客开始蹂躏自己的档口,索性便不管了,打开了折凳,坐了起来,点上了一根烟。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钱盒子,又看了一眼那个留着鬓角的怪家伙,轻轻地吸了一口烟。

    他叫鱼蛋强,在这里卖了好几年的鱼蛋,风雨不改。

    他只知道他叫做小圣,是个奇怪的家伙,说一口浓浓的川腔却不爱往鱼蛋里放辣椒酱,并且每次都能找到他故意藏起来的几颗大号鱼蛋。

    他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他也没有问过他什么。

    他们只是,一个在这里卖鱼蛋,一个在这里找着藏起来的鱼蛋,好几天才会见上一次,仿佛双方也仅仅只是以此为乐。

    萍水相逢。

    不管明日。

    ……

    这之后两鬓角的小圣哥踩着夜总会门外巨大音响的节奏声,轻轻地摇摆着身体,也没有人拦他,因为他是这里的常客。

    门口处的夜总会小弟看到了他,会热切地喊上一句‘小圣哥’,鞍前马后。

    他当然不是这里的老板或者股东,但却是一个夜总会老板也会心甘情愿巴结的人——对了,‘小圣哥’还很喜欢吃外边街边档口的小吃。

    “小圣哥,今天来的早啊!”

    “哈,今个儿热闹。”小圣哥笑了笑道:“我就喜欢凑热闹,看热闹。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夜总会的招待小弟下意识问道。

    小圣哥眯着眼睛道:“没听过,看热闹不嫌事大这句话吗?”

    “……小圣哥说得对,说得对,对对对,就是这种态度!”夜总会的招待小弟乐呵呵道:“我就服你小圣哥……来来来,里面请,这会儿已经来了很多人了!”

    小圣哥挑了一颗鱼蛋放入口中,笑眯眯地道:“我看见了啊,还真是来了不少的老鬼。”

    眯着眼的小圣哥看着入口的位置……看着那一道有着爆炸头的背影。

    “老鬼?”夜总会的小弟一愣,看了看四周,疑惑道:“没看见老人啊,小圣哥。”

    小圣哥把手上的竹签指了指,笑了笑道:“看不见吗?你背后不就有一个了?”

    “背后?”

    夜总会的小弟转过了头去,却没能看见什么。可是当他再次转过头来的时候,小圣哥倒是看不见了。

    但好像感觉背后有些凉飕飕,夜总会的小弟猛然打了个冷颤,摇了摇头,便招呼其它的来客取了。

    门外音响的声音倒是更大了……为了让气氛更加的热闹。

    ……

    ……

    “轰隆隆——噔噔噔噔——biubiubiu……”

    洛翩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热闹至极的景象,妖怪们在这里不用刻意地维持着自己人类的模样。

    它们有些在舞池上疯了似的摇头晃脑,也有些已经醉醺醺的趴在了角落上的地方……当然,还有对小蝴蝶来收颇具冲击性的画面。

    小蝴蝶十根手指头张开地掩住了自己的眼睛,看了在某个阴暗的角落处一只露出了本体的犬类妖怪和一直露出了本体的猫科妖怪正在……

    小蝴蝶脸色一红,便连忙低着头,抿着自己的嘴巴,咬着吸管,一个劲儿地喝着一种特别甜的饮料。

    成年妖怪的世界……好恐怖呀。

    感觉脸忽然好烫,心跳忽然好快。

    洛翩跹还忽然感觉自己的眼睛好像是看到了很多很多的螺旋,四周的景象不知道为什么,慢慢地就变得上下颠倒起来。

    但尽管如此……小蝴蝶却十分的安全,因为名为鬼婴的家伙,这会儿正坐在不远处盯看着。

    一边玩弄着一把小刀,脸上偶尔会闪过一抹恐怖笑容的鬼婴,很轻松地就吓退了那些借着酒劲上头壮了胆子的妖怪们的靠近。

    鬼婴此时抬头看了一眼上方——这个改建之后的仓库的二楼。巨大的落地玻璃里面,苏子君正在和另外一个家伙交谈着什么。

    那是极乐净土酒吧的经理……老板孙小圣不在,事情当然就是经理来负责了。

    “哼,这只老乌龟。”鬼婴低头便嘀咕了一句。

    当然,老乌龟自然不是特别的贬义词——因为极乐净土酒吧的老板,本体确实是一只乌龟,对外的名字是‘龟千一’。

    “公主殿下,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找老身?”

    龟千一慢吞吞地说着话。

    苏子君淡淡地看了这头老乌龟一眼,心知肚明,是怎么也改变不了这头老乌龟对自己的称呼,便索性直接开门见山道:“一个叫做舒宥的妖怪,你有没有见过?”

    “舒宥……鼠宥?”龟千一皱了皱眉头,试探性地问道:“公主,这个舒宥是哪个鼠类的大人物吗?老朽我好像没有什么印象。”

    “单纯只是一个小妖怪。”苏子君冷笑一声道:“鼠族难道还有大妖吗?”

    “嗯,这倒没有。”龟千一点了点头,便伸头继续问道:“公主,不知道您找舒宥所为何事?舒宥和公主有何关系?”

    “你只管告诉我有没有见过,无须多问。”苏子君淡然道:“这个舒宥失踪了,而他最后来过的地方就是这里,另外,他的气味就是从这里开始消失的。”

    “这……”龟千一为难道:“公主,您也知道,只要来这里消费的妖怪,不闹事情的话,我们是不会管的。您说鼠宥的气味是在这里开始消失的,来来去去也就那几个可能而已……”

    龟千一眼皮而忽然睁开了一些,看着苏子君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的神色,话峰便一转道:“不过公主请放心,既然是公主金口已开,那么无论这个舒宥是死是活,老朽我也会给您一个交代。”

    苏子君走到了落地玻璃窗前,看了一眼下方吧台上已经趴着的洛翩跹,淡然道:“我会呆到寅时,寅时之前给我答复。”

    “这……公主,酒吧每日的妖怪出入不少,也有路过过来寻欢的……寅时会不会太短啦?”

    “那就丑时之前。”

    您是公主……您高兴就好。

    龟千一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苦瓜着脸道:“那就寅时之前吧……对了,公主,还是那个问题。公主,您什么时候才愿意回去?”

    苏子君忽然微微张开了口来,露出了上下四颗尖锐的利齿,冷声道:“我现在已经是魃,和从前再也没有关系。”

    龟千一叹了口气道:“公主,尽管你今生投胎化作旱魃,始终也无法掩盖您的真灵为……”

    “够了!”

    苏子君双瞳瞬间赤红。

    龟千一叹了口气,“公主熄怒,老朽这便差小的去打探舒宥的消息。”(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