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四十章 一入江湖深似海
    后续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的,并且需要直系的亲人来完成……这部分已经没有洛邱什么事情了。

    他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这边。

    开了门走进了客厅,顺手也就打开了客厅之中的灯火。这会儿一个原本就坐在了客厅的长木凳上的人,便瞬间变得清晰起来。

    那是大哲……在开灯的同时,大哲也正看着洛邱。他看着这个年轻人很是平静地在开灯之后就继续关门的动作。

    “来多了久了?”

    “你胆子还真大……”大哲摇了摇头,“上次也是,好像都不会害怕一样。按理说谁突然之间开灯看见家里做了个陌生人,起码也得吓一吓。”

    “不是才认识过。”洛邱平静道:“那就不算是陌生人了吧……所以?”

    大哲知道对方问的是什么——他才留下纸条说不会再来,如今再来,自然就说不过去……不过他也得说下去。

    所以他看着洛邱,迟疑道:“我看见你们吃饭,晚了点之后听到了哭的声音,老人家她是不是……”

    “挺安详的。”洛邱点了点头。

    “果然……”大哲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心中早就有了这些准备,毕竟在这屋子名义上的主人洛邱回来之前,他这个每逢前妻带着孩子回来时候就会悄悄到来的人,自然更加清楚一些。

    “这是什么?”大哲看着洛邱给自己送来的杯子,下意识问道。

    “熬的桂花糖浆冲的茶。还剩下的边角料。”洛邱微笑道:“吃东西吗?应该还剩了一些团圆,小春奶奶做的。你应该,还没有吃过东西吧?”

    大哲默默的点了点头。洛邱走进去了厨房,一会儿之后便拿着一小碗走了出来,大哲便一声不吭地吃着一个又一个的团圆。

    这是什么样的滋味呢?

    大哲心想,如果他能够和前妻的家人一起吃下的话,至少不会比现在的感觉难受……至少,会是另外一种人生的滋味吧。

    “回来只是为了看老人家吗?”洛邱忽然看着天花板上的灯盏问道。

    “你就当作是吧。”大哲不愿多说他自己的事情——他甚至也无打算在进来这里。但是他自己的身份实在不合适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想要问清楚一些事情,纯粹当作是这个当初自己入狱的时候也能来看望自己的奶奶一份敬重,大哲也就只能选择在这个看起来并不怎么拒绝自己的年轻人了。

    洛邱这会儿忽然搬来了一张凳子,然后又叠上了一张更小的,然后爬了上去,把手伸到了天花板的灯盏上,好像是想要从里面找什么一样。

    “你……还会留下来多长时间?”大哲好奇地问道:“等处理完老人的身后事?”

    “应该吧。”洛邱点了点头,“反正我时间比较空闲一点。其实你想要在这里呆着的话也没有问题,我说过只要不去碰别的东西也就没有关系了……啊,找到了。”

    洛邱从灯盏里面掏出来了一颗小小的东西。

    “这是……”

    “牙齿。”洛邱笑了笑道:“我父亲的牙齿。不是有这样的一些小风俗吗,小孩子换了牙齿之后,大人会把换下来的牙齿给扔到棚子,灯盏之类的地方,说这样新的牙齿才会快一些长出来。其实昨天就看见了,当时也没有打算取下来的,想着就这样放着也挺好的。不过……嗯,说了一些让你不感兴趣的话题,不好意思了。”

    大哲摇了摇头,似乎总能够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感受到安静。他不知不觉安静下来,微微一笑道:“没什么,我也很久没有和人聊天……挺好。”

    “团圆,还要吗?”

    “那……再来一碗吧。”

    后来,洛邱从楼上拿来了枕头和被子,“你把自己的东西都拿走了,今晚就别在杂物房睡了。睡客厅可以吧?”

    大哲默默接过。

    “水壶里面我装了热水了,杯子随便用就行。”洛邱便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说真的……”看着洛邱离开,大哲却不禁喊住了对方,“你……你怎么会这样放心我?就不怕我真的是个坏人?”

    洛邱回头道:“除了锁上的房间之外,这里别的地方都没有想象之中的脏……可是这里好几年没有住过了,多少有些不合理的吧?”

    大哲摇摇头:“我总不能白住。再说有时候也无聊,就顺手做点什么……不算什么。”

    “如果是坏人的话……”洛邱想了一会儿道:“一般都是索求的比较多,而付出的尽量都会避免的吧……所以,晚安了。”

    “等一下。”大哲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忙着从自己的袋子里面掏出来了钱包,把里面的钱全部都给取了出来。

    他想了一下之后,就又把那些零散的小钱给留了下来,把所有的大钞放在了茶几上,看着洛邱诚恳道:“能不能,以你的名义,帮我送出去……给婷婷家的,就当是,一份心意吧。”

    “放这儿就行。”洛邱点了点头,便把客厅的灯关了只剩下一小盏,直接就上了楼。

    调暗的灯光之下,躺着的大哲渐渐就有了睡衣……他很久么有试过在睡觉之前能够这样的平静。

    大概是桂花糖浆所泡的热茶,有安神的作用吧……他如此想到,渐渐就沉入了睡梦之中。

    回还。

    ……

    ……

    “丧坤,我有事情找你谈!”

    光着膀子的男人这会儿正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在唱着歌——这个年代十分流行的这种卡拉oK的包房。

    “啊,我以为是谁啊,这不是大哲哥吗?”丧坤把怀中的女人推开,然后看着大哲身后贴紧般站着的另外另外男子,一拍桌子道:“你俩吃屎的?不知道大哲哥和我是好兄弟吗!还不走开!干嘛呢?!”

    小弟走开之后,丧坤才笑眯眯地拿着瓶啤酒站了起来,“大哲哥,大驾光临没啥好招待的。不过这夜总会你随便玩得了!我请客啊!”

    “丧坤,别跟我扯这些有得没的。”大哲淡然道:“我们来说说小虎的事情,谈完我就走。”

    “小虎?哪个小虎啊?”丧坤一拍脑袋,苦思冥想般道:“大猫!大猫,我这到有一个,等会介绍你认识啊。”

    “丧坤,我不是来这里开玩笑的。我来问你,你是不是做局,套了小虎五十万?”

    “哎呀!我的大哲哥啊。”丧坤一脸委屈般道:“什么做局啊?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丧坤出来混的,道上的兄弟都知道我是什么人啊,我能做这种事情吗?你是不是听说胡说的?”

    “丧坤,你要再这样,我就只能找几个老人家,评评理了。”

    “不就就是一点小事情嘛。”丧坤耸耸肩道:“我说大哲,你至于要去惊动那些退休了的老前辈?不至于吧?再说你都洗手不干了,犯不着惹一身腥,好好地过你的小日子不就行了?”

    “我就一句话,这笔钱,你到底算还是不算?”大哲眯着眼睛。

    “我的大哲哥。”丧坤翻了翻白眼:“我这小本经营,钱要是追不回来,我怎么向公家交代?再说,这赌台上的事情,你情我愿,谁也不欠谁不是?哦?要不全部人从我这里赢了钱倒好,输了钱说两句拍拍屁股就走人,那我吃什么?跟着我混的兄弟又吃什么?大哲,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吧?”

    “这有五万,你先拿着。”大哲也不多说,“小虎的账我和你算,不过你听好了,你要是再搞他家人的话,也不要怪我不客气!”

    “哲哥,五万是不是太少了点了?你那好兄弟,本息欠我总共五十万呐。”

    “丧坤,见好就收,别弄的大家都不愉快。”大哲淡然道:“二十万,我给你二十万,这件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了。不然你说吧,小虎也是算自家兄弟,你这样做局对付自家人,好吗?你自己想想吧,要是吵上去,惊动了那些老叔公的话,可别怪我。”

    “嗯……行!行行,行!”丧坤大大咧咧地做了下来,“我就当作是卖个人情给你大哲。三天,三天时间你让小虎带剩下的十五万到我这里,给我斟茶道歉,我就当没发生过。”

    “三天不行,至一个星期。”

    “没问题啊。”丧坤笑眯眯道:“谁让我从前也是大哲哥你的小弟呢,您开句话,没问题的!我给足你十天,好不好?”

    “一言为定。”

    ……

    “坤哥,咱就这样让这家伙走了?”

    丧坤狠狠地盯了这愣头愣脑的小弟一眼,一手拍在了对方的脑袋上,“不然你说怎么办?在这里和他开片?你去砍?韦大哲什么人你不知道?十四岁自己拿着一把西瓜刀,从东门桥砍到西门桥,一个人干翻人家十几个,你比得上?”

    “可这……可这他不是洗手不干了嘛,咱用得着怕他啊?”

    “就当是给他个面子好了。”丧坤抖着腿笑眯眯地道:“那些退休的老家伙还是挺喜欢韦大哲的,他现在欠我一个人情,以后没准用得上。”

    “可是我听说,这个小虎好像绑了一个有钱佬的儿子,准备凑钱啊。”这小弟摇摇头:“这韦大哲这会儿过来,砍价砍了坤哥你三十万,这不是在坑你吗?”

    “有这事情?”丧坤沉下了脸来,“你确定这消息是真的?”

    “确定!我有个哥们看见的。他说看到了小虎的车,小孩子刚放学,抢过来跑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那小孩老爸就是个有钱佬,做成衣生意,赚了大把钱!”

    “这就有趣了。”丧坤冷笑道:“这个韦大哲,说什么都要讲道义,这不做那不做,整的自己就像是好人一样……我呸,自己还不是背地里干这些勾当!”

    “可不是吗?这人虚伪得狠!”

    “嗯……这个有钱佬报案了吗?”丧坤想了会儿问道。

    小弟道:“应该没有,咱没听到局子里面有听到绑人案子的消息。”

    丧坤便用力狠狠地又打了这小弟脑袋一下,“白吃干饭!混帐东西,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到现在才跟我说!”

    “这不是以为是小虎那王八蛋打算给坤哥你凑钱嘛!反正管他怎么来的钱,能来钱就是了嘛。”小弟委屈道:“可谁知道,这韦大哲人一上来,就给砍了三十万呢?老大,我这是为你不值啊!”

    “行,你这样。”丧坤心中一动:“你找几个生面孔的,去盯着这个有钱佬,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告诉我!”

    “老大,这是干啥?”

    “干啥?用你的猪脑袋想!”丧坤冷笑道:“这绑人的钱我要了,可是锅得他们背!韦大哲的二十万我也要,他的人情我也要!”

    “嘿!这一来二去的,咱不是一本万利!”

    “你注意点,别让人发现了,记得要生面孔!”

    “好好,我这就去!”

    ……

    账户余额:5421,19.

    离开了丧坤在的夜总会之后,大哲就在就近的银行Atm机子上插入了自己的银行看,看了一眼余额之后,就默默地取了下来。

    电话这会儿响了起来。

    “阿龙吗?”大哲接通后马上就问道:“你们把人送回去了没有?丧坤我这边谈好了,十天,咱们只要凑十五万出来就行。”

    “哲哥,不好了!小虎变卦了!他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转个头就把小孩给带走了!我们现在找不到人!电话也打不通!”

    ……

    ……

    大哲直接张开了自己的眼睛。

    “我吵醒你了?”

    “天亮了啊……”大哲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外边的天色,“几点了?”

    “快十点了。”

    “我睡这么久了……”大哲揉了揉额头,稍微清醒了一下之后,便马上抬起头来问道:“昨晚,昨晚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或者听到什么动静?”

    “天刚亮的时候来了一辆车。”洛邱淡然道:“运遗体出去的……应该就没有别的了。会有什么事情吗?”

    “没……没什么。”大哲摇了摇头,然后飞快地走到了窗边,拉开了一丝窗帘,看着屋外的情况,“外边现在没什么人,我先走了。”

    “我做了早饭,不吃点吗?”

    “不……不用了。”

    太奢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