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五十九章 冷淡如冰
    这是竹茂林最近这段时间回来的最早的一天。

    天才刚刚黑了下来,还没有到晚上的七点钟。

    没有放在家门前的拖鞋,桌子上也没有早就做好但也早就凉透了的食物,唯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这房子里面的安静。

    侯陈钰寒并不在家。

    竹茂林甚至不知道她这个点原来不在家。或许他回来之前可以去确认一下,但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这样去做。

    他尝试拿起自己的手机,好几次……好几次他都没能想到要说些什么。

    不久之后,竹茂林从厨房里面端了一碗面条出来,打开了电视,边看边吃着起来,但他不知道这面的味道好不好,电视上演的是什么,而台词说的又是什么。

    因为这里真的是很安静。竹茂林喜欢安静的工作环境,所以他的办公室也十分的安静。然而两份安静却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要不要等会在书房继续工作?竹茂林忽然有这样的想法……但首先还是把面吃完吧。

    客厅里面只是开了一盏暖色的光的筒灯,用来点缀一下这屋子里面的清冷。

    吃到一半的时候,他的妻子侯陈钰寒开门进来了,手上拿着一个袋子……那是楼下便利店超市的袋子,那一盒的东西应该是食物。

    侯陈钰寒她应该是没有想过会在这个时间,并且在回家开门的这个瞬间,能够看见这个同床共枕了好些年的人,原本脸上无甚表情的她站在了门口的位置,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竹茂林看着妻子说:“今天工作挺顺利的,就早回来了。”

    侯陈钰寒生硬地点了点头。

    竹茂林此时连忙站了起来,双手有些找不到关键似地在腰间的衣服上轻轻地擦动了几下,然后才连忙地捧起了桌子上的碗。

    但他捧起这个来,是想要做什么?

    竹茂林完全想不到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看着侯陈钰寒,这位枕边人,最终还是说话了,“那个……我就做了这么点,因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这就去给你再做一份吧。”

    他连忙放下了这碗面,如同找到了救命芦苇般,找到了可做的事情。

    “没事没事,我买了吃的。”

    侯陈钰寒也连忙地说着话,并且从袋子之中翻出了食盒——就像是为了证明着什么一样,她说:“呃……你那够不够,我吃不多,分你一点吧?”

    “够了够了。”竹茂林也连忙摇摇头,“其实,我差不多也吃饱了。我……我到书房去,有份计划还没有做好。”

    侯陈钰寒点了点头,“那我也先吃点东西。”

    竹茂林低着头,快步地走入了书房之中。而侯陈钰寒这是默默地做到了饭桌前,打开了食盒。

    其实她也不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味道——不久之后书房传来了音乐的声音,而侯陈钰寒也就找出来了耳机,插入了手机之中,塞着了自己的耳朵。

    灯还是那一盏暖色光的小筒灯,谁也没有开过别的。

    渐渐地,也就夜深了。

    回过头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一点多的时间了……竹茂林看了看时间,吁了口气把电脑给关上。

    执着工作的人,往往会忽略时间的过去……这是竹茂林用力打发时间的最好的办法。

    他也洗了个澡,回到了房间,发现妻子侯陈钰寒已经睡下……他并不愿意承认的绷紧了的神经,才悄悄地放松了下来。

    他静悄悄地躺了下来。

    “医生让我调理一下,才能再做下一次。可我想……要不要换一家医院试试。”

    亮光……那是侯陈钰寒拉开的她那边的床头柜的台灯的微光。

    “还没有睡吗?”竹茂林一怔,然后下意识道:“你……打算换吗?”

    “我不知道。”

    “要不,就换另外一家试一试吧。”

    “嗯。”

    “那……晚安。”

    “晚安。”

    侯陈钰寒伸手关了灯。

    ……

    ……

    两天的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崔佛教授以放松为名,再一次从王悦川所住着的地方离开,然后一路上直接抵达了刘子星的家。

    崔佛教授所能够筹备的资金,都已经在这两天尽数到位——他这并不是不惜一切,而是在认识到了世界上另存的超凡力量之后,所做出来的判断。

    比起那神奇的魔法,比起《死者之书》,比起这本书之中灵魂篇所描述的东西,人世间的财富,对于崔佛教授来说,早就已经变得一文不值。

    当崔佛教授到来的时候,刘子星相当礼貌地把他迎接了进内。崔佛教授习惯性地打量着刘子星的这家大宅。

    刘家是做珠宝生意起家的,所以拥有这样豪华的大宅,崔佛教授并不意外。只是在他印象之中,这个国家大部分的有钱人似乎无论在外面如何可以地低调也好,家里总是掩盖不住那种能够彰显他们财力的特征。

    他们似乎信奉这内敛的奢华这种原则,但崔佛教授却感刘家大宅里面,实在有些空荡——比方说在门口的位置,虽然明显有极力的清理过,但依然还是留下了浅浅的一个圆形的痕迹。

    这里应该曾经摆放过了一个花瓶之类的东西……崔佛教授甚至认为这个花瓶或许还价值不菲。

    为什么呢?

    客厅不少地方都有着让崔佛教授类似的发现。

    比方说,明明是还算是显眼的柜子之上放着的一座白菜的摆件,崔佛教授就十分清楚,这并不是用与玉石所雕琢出来的青玉白菜,而只是十分低档廉价的塑料制品。

    刘子星的英语倒是说得不错,好像是因为高中之后就被送到了国外念了好几年书的原因。

    “崔佛教授,你一个人来吗?”刘子星相当热情地请崔佛教授坐下,然后转头吩咐着他的妻子道:“你去泡点茶出来吧。”

    崔佛教授却单刀直入道:“不用,我并不口渴。另外,我想要看一看货。”

    刘子星一愣,随后十分愉悦地笑道:“崔佛教授真的是一个爽快的人……没问题,你跟我来吧。来,这边。”

    刘子星把崔佛教授领到了上楼之后的书房里面。他让崔佛教授停在了门外,自己则是关门走了进去。

    在书房墙壁的一副挂画的位置,刘子星打开了这个家里的保险柜——现在,他可以随意地打开这个保险柜。

    因为,这里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他的东西,并且完全合法……多得了那个神秘的商人,让他可以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拥有了这一切呢。

    当打开了保险柜的时候,也同时触动了保险柜之中的照明系统。而如今在分隔了几层的柜子的其中一层之中,便摆放着一个精致的盒子。

    里面的就是这次交易的物品——一颗黑色的钻石。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见这颗黑钻,刘子星都有一种打从心底的恐惧感……印象之中,他的父亲在得到这颗黑钻之后,性子似乎就变了一些。

    他甚至下意识地把他在这个大宅所经历过的一些不愿意提起的事情,都归咎于这颗黑钻之中。

    刘子星甚至把它归纳为一样不祥之物——哪怕每次这东西似乎都在吸引着他。

    然而厌恶之情反而压制住了黑钻的吸引力……所以他才有打算要尽快出手这个东西——其实,也是无奈之举。

    因为他在外头实在是欠下了太多的赌债——自从刘昂去死,以亲情作为代价,安全并且合法地继承了刘家的财富之后,刘子星却是有过一段时间的痛定思痛。

    但是他发现,哪怕他已经把自己的亲情了,可是一切似乎并没有任何的改变——他的老婆还是和从前一眼,而他的母亲对他也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

    甚至乎,已经成为刘家唯一一个男性的他,在家里的地位更是一下子提升到了顶点。

    有些飘飘然的刘子星,再一次故态复萌……又受不住诱惑,去豪赌了。

    “要戒赌了。”

    刘子星双手沉甸甸般地把这个盒子从保险柜之中取出,然后把一切都恢复成原来的模样,最后才开门让崔佛教授走入了书房之中。

    “哦……这就是那颗黑钻?”

    崔佛教授看着刘子星双手所打开的盒子,弯着腰,几乎要俯前而来,他甚至还想要伸手去把它给取出,再仔细地观察起来。

    不料刘子星此时却是突然把盒子一合,“崔佛教授,你说过,会有一个让我满意的价格对吗?”

    “刘先生,请你相信我是带着诚意而来的。”

    刘子星玩味道:“不知道教授你所谓的诚意,是多少?”

    崔佛教授淡然道:“我不喜欢你们国人拐弯抹角的这一套。我准备了四千万……当然是你们国家的币种。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也可以兑换成为别的国家的钱,这是无所谓的。”

    “才四千万?”刘子星摇了摇头,“教授,那就不好意思了,四千万太少了。你知道这颗黑钻到底有多重吗?当初我父亲把它买回来的时候,就远远不止这个价格。所以对不起了,我是不会卖给你的。”

    崔佛教授淡然道:“刘先生,我想有些情况我们是需要互相说明白的。”

    出价不高,刘子星根本就没有和这个国外老鬼扯淡下去的打算,直接摇头道:“没有什么好说明的,你出的价格不够,就这样简单。”

    崔佛教授从容道:“钻石,尤其是原石,它的价格其实并非如同一般人所看的那么高昂。钻石之所以能够卖得上价钱,仅仅是因为它从打磨之后就被赋予了太多太多的无形的东西。但刘先生作为一个珠宝商,难道会不知道钻石市场上钻石的售价如何吗?对,这颗黑钻却是很大,比世界上不少被珍藏着的宝石都要大一些……可刘先生你要知道,那些被收藏着的钻石之所以是稀世之宝,是因为历史赋予了它们别的价值。比如说某位国王送给皇后的皇冠上所镶嵌着的宝石,就是因为有着传说的这个成分……那么,刘先生你这颗黑钻,又能有什么附加的价值呢?”

    这些东西,刘子星自然清楚,虽然并不是一个经商的材料,但也被他父亲逼着去公司上班,耳濡目染,总能够知道这些常识。

    “崔佛教授你既然拿不出让我满意的价格,那我也就不打算告诉你任何东西。”刘子星还是摇摇头。

    崔佛教授缓缓一笑道:“那行,请问刘先生你能够出具这颗钻石的证明书吗?如果你能够主具的话,我愿意添加一个让你满意的数字。”

    “你确定?”刘子星此时有些意动了。

    “当然。”

    “你能给多少?”

    “五倍如何”崔佛教授淡然道。

    刘子星心脏猛然跳了一下,四千万的五倍,那就是……他看着眼前这个老教授,几乎想要直接答应下来。

    “那行,证书的话,我过两天可以给你。”刘子星点点头道:“两天之后,你带着钱来我的公司,我们当面交易。”

    “不不不,刘先生,我觉得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崔佛教授淡然道:“我的意思是,做坚定书,必须要你我同时在场,并且需要邀请正规的鉴定师……你我各找一个人如何?”

    “这……”刘子星一怒,“崔佛教授,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认为我会作假吗?既然这样的话,那这笔生意就别谈了!除了你,我外面还有更多能够出得起价格的买家!”

    “是吗?”崔佛教授冷笑道:“恐怕并不是这样吧?刘先生,我想并不是有很多,而是除了我之外,恐怕都没有了吧?因为,你这颗黑钻,根本出具不了任何的证明……因为它并不是一颗真正的钻石。”

    “开玩笑!”刘子星冷哼一声:“你知道我父亲当初花了多少才把它给买下来的吗!”

    “那我们现在就去鉴定一下如何?”崔佛教授笑了笑道:“如果是真的,价钱你会满意的。如果不是真的,那就对不起了……我是不会买它的。”

    刘子星看着崔佛教授,又低头看着桌面上放着的盒子,目光游移不定起来。

    这个教授所说的话……是真的。

    因为他早早就已经想过这个问题,并且找到了公司的鉴定人员,早就做过了测试……这那里是什么钻石,不过是水晶而已,是另外一种元素!根本找不到钻石的碳!

    鉴定的师傅甚至说……这东西怕不是只要个百来块钱就能够从水晶市场上淘来。

    “最少五千万,少了不行。”刘子星猛然盯着崔佛教授。

    崔佛教授摇了摇头:“对不起了,刘先生,我看是你没有诚意。我看这笔买卖就不要继续下去了……那么,再见了,我还约了人,要走了。”

    看着崔佛教授那一副坚决离开的模样,刘子星顿时急了,“等一下,四千万!教授,救你一开始说的那个数!这颗黑钻买上就是你的!”

    但崔佛教授并没有停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