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三十九章 往事
    宋昊然应该是打算能够从洛邱的目光当中,看到一些期待的东西。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洛邱看着手机上存下的旧照片,却无甚特别的表情,反而是好奇地问道:“宋先生是希望我回国之后,能够帮你打听照片上的这位吗?”

    宋昊然一愣,旋即笑了笑,顺着对方的话道:“是啊,多个人多分力嘛。就算是人海茫茫,但怎么也要试一试。”

    他没有想过,洛邱会是这样的想法——起初,他甚至打算如果能够从洛邱的神情中读到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的话,就会借机调查洛邱的一些身世。

    他对这个年轻的小伙有着一股奇怪的亲近感觉……这是一种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触感。只是自从获得了“太阳神的徽章”之后,他的官能,直觉等等一直都在强化着。

    简单来说,就是第六感。

    如此想来,或许数天之前,自己会走在那条街道,然后走入那家花店,碰见洛邱,或许就是自己的第六感的原因。

    不过……看来就是算是这种日渐‘精准’的第六感,还是会有出错的时候。

    虽说已经有过几次的观察,确实能够从洛邱的眉宇间看见一些和自己老爹相似的地方,但世界人口众多,即便没有遗传的基因,也能够找到模样相似的两个人。

    宋昊然为此,不免有些失望。他老爹宋天佑一辈子的心愿,就是寻回自己的兄弟。但这个愿望却如此的遥远。

    “我确实没有见过这个人,从前也没有听说过。不过……”洛老板沉默了片刻,便离开了座位。

    “不过?”

    “请稍等。”

    等他再次回来的时候,手上也拿着了一部手机,像是宋昊然给他看那份老旧照片一样,如今二人转换。

    宋昊然接过洛邱的手机,看着手机相册上的一份照片存档……也是一张旧照片,但却是彩色的,而且看模样保存得十分的好。

    照片里面,是一位穿着警察制服,目光有神的男子。宋昊然看着这个男人的模样,嘴唇微微地张开了一些,“这位是……”

    “他是我的父亲,洛奇。”洛邱缓缓地道:“宋先生,你介意听我说一个故事吗?”

    霎那间,宋昊然心头微动,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神情转而变得极为的严肃,不再是那副标准的花花公子哥儿的模样。

    他甚至坐直了起来,他甚至为此吞了口吐沫,然后郑重地道:“请说。”

    “不久之前,我回了一趟老家奔丧。”洛邱看着公寓窗台前放着的一束向日葵,缓缓道:“是家里的一位老人。她临终之前告诉我,我父亲其实是被抱养回来的。”

    宋昊然的目光猛然跳了跳,想着洛邱的姓氏。

    “不过,我爷爷奶奶早就过世了。”洛邱摇摇头,“当年知道内情的人,都已经不在,所以我没有能够从任何正常途径知道当年一丝真相的方法。”

    宋昊然忍不住插嘴道:“难道,你父亲……洛奇先生,他自己也不知道吗?”

    洛邱轻声道:“我父亲,四年前就已经因公殉职了。”

    宋昊然宛如晴天霹雳,腰一下子弯了下来。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很快就打起了精神,然后期许着道:“能给我说说,你父亲的故事吗?”

    “我也爷爷奶奶小时候跟我说,他是一个很顽皮的孩子。”洛邱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回忆着道:“从小时候开始,他就是村子里头的孩子王,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而别的孩子,可不要想着能够从他手上抢到一块水果糖。”

    “他是在乡办的小学读完的书。”

    “十六岁那年,部队来了人,说要征兵的。他报了名,但后来看了看征兵的标准,发现体重不过关了。”

    “后来,他悄悄地上山砍了不少的香蕉回来。听奶奶说,那香蕉还没有熟,但是他却一个人吃了好多,把肚子撑的鼓鼓的。后来再去量体重,勉强合格了。”

    “部队的生活听说很苦。有一年冬天,我奶奶和爷爷存了钱,坐了一趟火车过去看完。是过年前的时候。爷爷说,当时正下着飞雪,而他正在站岗。他穿着深绿色的军大衣,背了一杆枪,嘴唇是发白的,眉毛冻成了霜。奶奶说,他见面说的第一句是:这大衣和棉被一样,其实不冷。但我爷爷跟我说,其实他当时腿都是哆嗦的。”

    “因为是在苦寒的地方,所以他学会了吃辣。这种习惯持续到了离开部队。我家里以前会有一些辣酱鸡,是他自己做得。小时候我不懂,看着红彤彤的酱料,我妈妈就告诉我说这是番茄酱。我说我要吃,他就一脸坏笑地用弄了一勺子,直接塞到我的嘴里。”说到这里,洛邱忽然顿了顿,徐徐地道:“我想,这大概就是亲爹了吧。”

    宋昊然不禁莞尔一笑。

    洛邱又陷入了沉默当中,大概过了数十秒的时间,才继续开口:“他们是二十四年前结的婚,婚后两年后才有了我。一年后我出生。”

    “为什么要做警察呢?他告诉我说,因为警察的很帅气。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我妈妈对警察这个职业特别的有好感。”

    “那会儿他才刚刚从业,一穷二白,每天骑着一辆收回来的二手摩托车上班……”

    “其实他得罪了不少的人。我记得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在学校门口被几个汉子抓了去……”

    “他说,他渐渐开始喜欢上了自己的职业。说听到别人的道谢,心里头有暗爽的感觉……”

    “我跟他学过几招部队的招式,但他说我学得不像,连花架子也不算。后来他趁着暑假给我开小灶,偷偷地带我去射击场。”

    “他有一群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我妈妈过世比较早,他开始回家的时间也比较少,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多了一个后妈。严格算起来,她大概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了吧。”

    “我记得那天,高中的学校要准备校庆,我莫名其妙地被一群人闹着出来表演。没感觉有多高兴,不过好像也能够告诉一下他这件事情?放学的时候,她忽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告诉我,他一个小时之前抢救无效,死亡。”

    “怎么会这样子呢?”

    “昨晚还刚刚一起吃过了饭。那味道……我还记得。”洛邱看着窗台前那盆向日葵,渐渐失神,许久没有再继续说话。

    ……

    “你爸爸他……到底是怎么?”宋昊然犹豫片刻,但还是打破了沉默。

    “听说当时从外省来了一个作案的团伙,还有不少的武器,出手抢劫了押款车。后来在公路上火拼,他为了掩护一个同事,中了枪,击中了心脏。”洛邱声音恢复了平缓。

    “那群劫匪呢?”宋昊然眯起了眼睛,“都知道名字吗?”

    洛邱摇摇头道:“死的死,抓的抓,最后一个听说几年前也病死在监狱里了。名字,我已经忘记了。”

    “是吗。”宋昊然点了点头,看不出点什么。

    他只是把自己的手机与洛邱的手机放在了一起,两张不同的旧照片如同两个不同的时空,在此时交汇。

    洛邱却忽然道:“我没有见过这位宋天荫先生,但是我父亲,我一直看着。”

    宋昊然深呼吸一口气道:“或许,我们可以尝试一下?只是做一个检验的话,很快的……放心,费用我来出。”

    洛邱却问道:“宋先生不会感觉太巧了吗?”

    宋昊然却笑了笑道:“这个世界上有还有许多神秘的事情,更何况是这种巧合?世界七十亿人口,总有那么一些中了特等彩票的。”

    他再次深呼吸一口气,正色道:“或许,这是一次奇迹。”

    ……

    宋昊然后来没有吃饭,而是匆匆离开,但是手上已经多了一个封存了一根头发的密封袋子。

    “哎呀,不吃饭了吗?我还做了很多的菜。”

    看着宋昊然那匆忙的背影,女仆小姐双手带着手套,刚刚从烤箱里面取出来了一盘烤肉。

    洛老板此时笑了笑,走上前来,微笑道:“我应该能够吃完的。”

    “请稍等。”优夜忽然道:“宋先生送来的鲜花,可以让我先插上吗,主人。”

    “嗯,去吧。”洛邱倒是没有在意。

    ……

    ……

    公路上,黑色的越野车正在飞奔着,单手控着方向盘的宋昊然此时点开手机,进行着加密的通信。

    “……我正在往医院赶去,放心,今晚就能够知道结果了。”

    老爹宋天佑没有宋昊然想象当中的激动,反而是沉默了许久……许久之后,老爹才缓缓地道:“昊然,你没感觉事情太过顺利了吗?”

    宋昊然皱了皱眉头:“老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天佑道:“我找你的大伯已经几十年了,一直渺无音讯。可是你现在告诉我,你大伯的后人来到这边旅游了,还被你碰见了。换做你是我,你会怎么想?昊然,我知道你一直都想要帮我完成这个夙愿,但这不像你做事的风格。你不应该直接跟他接触的,就算想要采集样本做检验,我们也有许多的方法。”

    宋昊然一怔,他把车停在了路边的安全带,沉思起来——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逻辑思维告诉他,这样的巧合实在是不应该存在。

    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推动着他的行动一样,让他不知不觉地就……

    宋昊然下意识地摸着身上佩带着的“太阳神的徽章”——得到这东西之后,他就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哪怕是自己的老爹。

    “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就有一种说出的感觉。”宋昊然缓缓开口:“最开始,我只是在他的眉宇间看见一丝老爹你的影子,给我一种特别的感觉。后来通过接触,这种感觉就越发的清晰起来。我很难形容给你听,但这是一种十分亲切的感觉。虽然这次事情有些着急,但未必是坏事情,我有预感,或许……他就是我们一直想要找的亲人。”

    “你的预感?”宋天佑郑重地问了一句。

    “嗯……是那种预感。”宋昊然飞快地回应了一句。

    没有人知道他在当年的那场凶险的探险当中得到了“太阳神的徽章”,然而,在‘鸢尾花’当中,却人人都知道宋昊然的预感特别的灵验。

    他们都把这当中是这位‘鸢尾花’之子的天赋,一种用神秘来形容都不为过的过人之处。

    “既然是那种预感的话……”宋天佑深呼吸一口气,“那就交给你来办吧……如果,他真的就是我要找的大哥的后人的话,无论用什么办法,你都要把他带来见我。”

    “行,晚上我就给你结果。”宋昊然关了电话。

    ……

    千里之外,‘鸢尾花’的大本营,一处四面换衫的山谷。

    这里青山环绕,鸟语花香,还有氤氲般的白雾在山涧弥漫,如同人间仙境一般……如果用风水学的属于来说,这就是一块不可多得的宝地。

    这山谷当中有着复杂而且庞大的建筑群。而在半山腰之上,还有一栋白色的别墅。

    宋天佑今年已经六十,但身体却还算硬朗。只是早年舍生忘死,落下了不少的暗伤,所以不免有些咳嗽。

    两鬓花白的他,此时眺望着整个山谷,呢喃道:“天荫哥……保佑我,真的能够找到吧……”

    宋天佑闭上了眼睛,许久许久之后,方才吁了口气,又拎起了电话——打的是一个国际的长途电话。

    “宋家的小鬼?怎么突然想起给我这个老太婆打电话了?”

    苍老的女人的声音。

    “李大姐,好久不见了,身体可好啊?”宋天佑口吻带着一份恭敬。

    “不怎好,前段时间摔了一跤。唉,人老了,骨子脆,到现在啊,还好不了,天天让我那孙女照顾。”

    “我最近也是身体越来越差了。”宋天佑同病相怜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又见到李大姐你了。”

    “你可别来,你可是国内的黑名单,哪能让你这么轻易就入境?说吧,无事不登三宝殿,你好久不找我,找我定然有事情的吧?”

    “哈哈,李大姐果然是蕙质兰心,心水清啊。”

    “别笑话我这个老婆子了。”

    “李大姐,您在我心目中,依然还是当年那位艳绝京城的‘兰芳姑娘’,就算是老了,也一样的华贵!”

    “还当年?我年纪可以做你的娘了!有屁快放!我孙女要给我读书听了。”

    “李大姐,我想请您帮我一件事情。”宋天佑只好道:“您知道我不方便回去,所以我想您动用一下关系,帮我打听一个人的消息。”

    “哦?这次又找到什么新的线索了?这是第几次了?宋小鬼,你还没有死心吗?”

    “这次……或许不一样了,李大姐,请您帮帮我好吗?”宋天佑恭敬道:“最近,我的人手发掘到了一些印加时期的文化,方便的话,我让人给您送来几件吧。”

    “不用了,打听点消息而已,我老婆子还不用着你这点孝敬。当年……当年我一个寡妇走出京城,一路上要不是你宋家人护着我,我这老命没准早就丢了。名字拿来,我明天给你资料。”

    “先等一等,晚上……哦,恐怕是您那边的早上了,我再告诉您……我现在还在等。”

    苍老的女人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地道:“你心急了。”

    “我不得不心急。”

    “行吧,我等你电话。”

    “谢谢您了,李大姐。”

    ……

    ……

    “奶奶,谁的电话啊?这么晚?”

    张罄蕊捧来了一碗燕窝粥,来到了张李兰芳的窗前。老夫人此时轻轻地摇了摇头,吁了口气道:“一位老朋友,也是咱们张家的恩人之后。”

    “恩人?”

    张罄蕊把睡裙一收,坐了下来,好奇地问道:“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咱们家还有恩人呀?”

    “很久很久的事情了。”张李兰芳回忆着道:“那时候你爸爸还在襁褓,他也不怎么清楚的。”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张罄蕊更为好奇了。

    “一个兵痞。”张李兰芳摸着张罄蕊的秀发,“后来混出息了,成了地方的军阀。但是没熬过最动荡的时期……宋家,早就不在了。只是留了一个后人,到了海外发展……”

    ¥¥¥¥¥¥¥

    pS1:关于亲子鉴定,特意查了一下,貌似是可以做加急处理,几个小时就能够出结果,不知道对不对。

    pS2:关于屏蔽章节,已经在处理(懵逼脸)……像我这样清新的文,为什么会中枪(望天)21010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