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四十八章 心弦
    似乎不仅仅是通讯受到了干扰,就连部分地区的电力输送也碰到了问题。

    当阿诺走进来这公共厕所的时候,四周昏暗一片,仅仅只有里面的一盏应急灯亮着。阿诺摇了摇头,暗道了一声倒霉之后,便连忙把背包放在了洗手盆上,开始从里面取出干净的衣服换上。

    他正打算脱去自己的上衣,但此时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才刚刚翻起了不到一半的衣服,立马又放了下来,然后阿诺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

    最后,他从镜子里面似乎看见了一道黑影……站在了他的身后!

    阿诺顿吃一惊,飞快地转过身来,顿时感觉一股惊悚之意——他的身后,不知道何时,甚至悄无声息地,已经站在了这里。

    他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女人……但是女人仿佛低着头,湿漉漉的长发披散,在脸前,身上也全是湿透。

    这仿佛就像是一个溺水后被救伤岸边的人,从那头发的缝隙当中,阿诺隐约地看见了一双充满了憎恨的眼睛。

    一瞬间的惊吓,让阿诺后退着,撞到了洗手盆上。他的双手下意识地扶着了洗手盆,稳住了自己的身体。而正此时,眼前这狼狈的女人手臂忽然一动!

    是一把西餐用的刀——用来切牛排用的那种!

    西餐刀直接抵在了阿诺的咽喉处,坚硬的触感,让阿诺有种寒气直冒的感觉。他一时间不敢乱动,生怕对方要是再进一步,把西餐刀刺入自己的咽喉当中。那么等待他的,就只有死亡。

    “别冲动!”阿诺紧张地叫了一句!

    “在什么地方!”对方尖叫了一声,同时抬起头来。

    公共厕所内那微弱的应急灯光洒落在她的脸上,青色的一片,显得像是恶灵。阿诺倒吸了一口凉气,惊恐道:“什、什么在什么地方?”

    “在哪里!!”

    女人又尖叫了一声,冲前上来,顶在了阿诺咽喉出的西餐刀直接刺入了一些。

    但是这钝口子的东西,仅仅只是压住了阿诺的皮肤,让他的皮肤陷入了肌肉当中,还没有真的刺破——可已经足够让一个人害怕!

    “什么……我不知道你说什么……”阿诺深呼吸一口气,尽量地不去激怒对似乎的,“小姐,你……你是不是认错什么人了?”

    “你这个……这个杀人犯!强盗!!”女人却更为的激动,如若疯癫:“你杀了利维亚,抢走了我的钱!!你这个十恶不赦的人渣!!!”

    “利……利维亚?”阿诺神色一怔,随后飞快地道:“你是早上逃走的哪个女人!”

    西餐刀再一次用力地顶入,阿诺可以感觉到,下一次这个女人再次发力的话,即便是不锋利的东西,都可以刺破自己的咽喉。

    “你明知故问!你这个人渣!!我杀了你!!”

    “放松点!放松点!听我说!听我说!我不是你口中说的那个人!!”阿诺一瞬间抓住了女人的手臂。

    他作为男人的力气比眼前这个女人要大不少,两人直接就在这地方纠缠起来,然后同时扑到了在地上。可这女人却发了疯般,阿诺竟然无法压住对方。

    “人渣!!”

    “不!!听我说!!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个人!”阿诺急忙地道:“我是阿诺!你说的哪个人渣是海利!我的兄弟!我的双胞胎兄弟!他长着和我一样的脸,然后坏事做尽!!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人渣!!!你还骗我!!”

    “我有证据!!我有证据!!”阿诺艰难地道:“我真的有证据可以证明!”

    阿诺终于制住了这女人。他双手直接按住了女人的双手在地上,然后身体压在了对方的身上,让女人终于无法动弹,随后他激动地道:“”

    “听着!你现在不能反抗!只要我大声喊几句的话,就能够找到人来,然后让他们帮我把警察叫过来,抓走你!你看,我根本没有这样做,我甚至试图让你冷静一些!这是为了什么?”

    女人依然挣扎着,尖叫着!

    “你如果想要证明自己清白,你如果也想要找到你口中那个人渣的话,就放松点!”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个人渣!!”

    “可是你现在不得不相信,不是吗?”阿诺喘着气道:“你起码还有一点希望!但是小姐,如果你继续发疯的话,那么我就只好喊人来了!事实上,我完全没有必要在这里和你解释这些!你看,我现在制住了你,随时可以喊人把你抓走,然后你到了警察局,你可能百辞莫辩!因为在里面,你可能根本得不到公证的审判!对不对?你想一下!你冷静点,仔细想一下,我如果是凶手的话,我有必要在这里和你说这些没有?”

    女人反抗的力度似乎小了一些。

    阿诺飞快地道:“你想想,如果我是你口中哪个人的话,那些警察为什么不把我也带走?因为我昨晚上根本不在家里!警察是找到了足以证明的东西,才会相信我,不是吗?”

    女人的反应又减弱了一些。

    阿诺见自己的话似乎有用了,当下便放松了一些:“小姐,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好吗?我可以证明我说的话,或许也能够帮到你一点什么。”

    女人突然不动了。

    阿诺吁了口气,再次放松了一些。可此时,女儿却猛然用额头撞在了阿诺的眼睛上,阿诺吃痛一声,女人便直接张口朝着阿诺的手掌咬去。

    她获得了反抗的转机,一下子从阿诺的压制下抽身而出,然后飞快地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西餐刀,连忙地站起身来。

    阿诺也飞快地爬起了身来,两人隔着不到半米的距离,互相僵持着,阿诺则是抓住自己被咬的地方……这女人是真的狠辣,直接咬破了他的皮肤。

    此时,有人走入了公共厕所当中。

    女人见此,便恨恨地用手上的西餐刀朝着阿诺扔来,同时撞开了进来的那男子,夺门而出。

    “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兄弟,你是在这里和你的女朋友打野战吗?”

    阿诺苦笑一声,从地上抓起了西餐刀,支支吾吾地说了两句,便低着头,不理会这男人,飞快地离开。

    ……

    ……

    一路上,阿诺是不是地回头看着四周,神情警惕的模样。

    他没有坐上公交车,这个时候公交系统似乎也停止了不少。他的脚步很快,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方才隔着马路,走进去了一个距离最近的贫民窟当中。

    阿诺似乎十分熟悉这个地方,终于,他来到了一间简陋的房子之前。

    他掏出钥匙,又看了看四周,才开门走入了里面——这边似乎因为下午那场奇怪的暴风雨的原因,直接停掉了。

    但不久之后,屋子有了亮光,应该是点燃了蜡烛之类照明的东西。

    阿诺在屋子里面找来了点什么东西,然后回到厅子里面。他之前把蜡烛点在了餐桌上,所以他直接拉开了椅子,坐在了餐桌前。

    阿诺吁了口气,忽然道:“小姐,你在吗?”

    他朝着黑暗中叫了一句,但是没有得到回应,阿诺却继续说道:“小姐,我没有把门锁上,你应该能够进来的吧?我知道你藏在什么地方……来,这就是我想让你看的证据,证明我不是你口中哪个人渣的证据。”

    说着,阿诺又紧张地看着四周,最后把自己找出来的东西——相册,放在了餐桌上,然后翻开。

    阿诺此时缓缓地道:“我有一个哥哥,他叫做海利,从下时候开始就是一个顽皮的人……”

    他手指在相册中的一张照片上指了指:“这就是他,而他旁边的这个人就是我。”

    这是一张老旧的照片。照片应该是在小学里面拍摄的,里面一对双胞胎男孩正同时看着镜头,微笑着。

    阿诺一页页地翻开相册,缓缓地说着自己的过往,“……这是上高中时候拍下的,是一次足球比赛之后。海利他从小就想要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只是他太会惹是生非了,有一次和别人打架,弄伤了膝盖。他原来是有机会加入当地一家还不错的足球俱乐部的,但是因为受伤,被放弃了……这是我们高中毕业时候的毕业照。小姐……你在吗?”

    黑暗中依然没有得到回应。

    阿诺却自顾自地道:“我和海利,就像是硬币的正面和反面。他是人们口中的混蛋,垃圾。而我……而我一直被人们所认可。我靠自己的努力,获得了奖学金,一路走出了这个地方,在大学还得到了不少的资助……这是我大学开学典礼时候拍下来的。是我父亲拍的……小姐,你在这里吗?”

    黑暗当中依然没有得到回应。

    阿诺叹了口气,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便直接把相册给合了起来。

    他揉了揉额头,就这样撑着了自己的额头,但异响在这瞬间出现。

    阿诺猛然睁开眼睛,烛光的摇曳中,那个在公共厕所袭击他的女人赫然出现在桌子的对面。

    她翻开了那本相册,一页页飞快地翻开看着,沉默不语。

    “小姐……你真的在。”阿诺轻声地叫了一句。

    女人这时候皱着眉头,抬头看着阿诺,忽然问道:“你昨晚真的不在家里?”

    “我昨晚一直都在学校复习,我可以找到给我当证人的人,我确实是早上才回来的!”阿诺连忙道。

    女人再次皱了皱眉头:“你还有个双胞胎兄弟,为什么利维亚从来没有给我提过?你难道都没有告诉过她吗?作为她的男朋友,你瞒着她?”

    阿诺连忙摆手道:“小姐!第一,我不认识你说的利维亚,第二,她更加不可能是我的女朋友!”

    “你!”女人激动得站起了身来,但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道:“白色地狱。”

    “什么?”阿诺一愣,疑惑地看着这个女人:“什么地狱?小姐,我知道你现在感觉应该很糟糕,但是……起码还不算是地狱吧?”

    女人却坐了下来,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阿诺:“你平时很少回家吗?”

    阿诺道:“也是最近这两月吧,最近忙着学习和学校的实验,以及实习的事情,好多时候都比较少回来。”

    女人继续道:“这个人……我说的是你哥哥,他有你家的钥匙?”

    阿诺摇摇头:“我不确定。有一次他上过来我家,没过几天之后,我发现家里的备用钥匙好像不见了。”

    女人又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换门锁?”

    阿诺苦笑道:“家里也没有值钱的东西。再收,如果说不见了钥匙需要更换门锁的话,我的房东太太,一定会发飙的。再说,也有可能是不知道放什么地方了一时间找不到。后来我就忘记这件事情了。”

    他皱了皱眉头,看着这个女人,“你说,利维亚是我的女朋友……可是我根本不是认识她。等下,利维亚是什么时候说她有了男朋友的?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白色地狱。”女人颓然地道:“她说是在这家夜店碰到的你。”

    阿诺连忙道:“小姐!我的经济情况,根本不允许我去那种地方消费!”

    “你先别说话,让我想一下。”女人摇摇头,然后抹了一下脸。

    她开始回忆离利维亚和自己说过的一些关于自己和男友的事情。

    她说,他们是在夜店相遇的,那天晚上她喝多了,被几个流氓纠缠。本来纠缠也没有什么,反正利维亚也不是什么好女友,大不了就当作是被白嫖了一顿,算是被狗咬了好了。

    但是没想到,有一个男人挺身而出救了他。

    她说,这个男人很英俊,而且还是名牌大学的学生,靠自己的努力,获得了奖学金。

    她说,对方平时学习很忙,她也不想让人家知道自己的事情,所以只有等对方学习不忙的时候才会约见。一般都是等对方主动联系她的。

    她说,她和他是没有未来的,但是她很享受这份突如其来的爱情……

    如果……如果阿诺真的不是利维亚口中的阿诺的话,也就是说——阿诺的双胞胎兄弟,冒充了他,用这个身份勾搭了利维亚。

    确实……比起那种今天不知道明天事情的小混混,一个名牌大学生,未来社会精英的身份,还真是能够吸引一些无知女人的投怀送抱。

    利维亚就是这样一个无知并且有着做白日梦习惯的女人。

    “你为什么要回来这个地方?”她再次盯着阿诺看来,试图从他的神情中读到一些什么。

    阿诺苦笑道:“我说过要给你证据的……而且,我感觉你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所以从厕所出来之后,我就想着你可能跟着我,所以我就回到这里——这里,是我父母过世前,我们生活的地方。”

    “这本东西我拿走。”女人一下子站起了身来,“但是我不会这么容易相信你的……如果,如果我发现你骗了我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她直接朝着门口走出。

    可是才没有走出两步,她就摔倒了在地上。

    阿诺连忙起身走了过来,把她扶着坐了起来,“你怎么样了?”

    女人只是手掌捂住自己的脚腕位置,露出痛苦的神情。阿诺皱了皱眉头:“是在厕所的时候扭伤的?你……你还走了这么远的路?”

    女人没有说话,固执地偏头。

    阿诺道:“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点扭伤的药,我哥……海利他从前就经常受伤,家里有不少,就是不知道过期没有。”

    说着,阿诺就连忙站起身来,走到了烛光照射不到的地方,似乎正在翻寻着什么。

    不久之后,阿诺走了回来,手上拿着了一支喷雾。他把女人的鞋子脱去,然后看着对方的反应,便开始喷涂着东西:“可能痛点,不过忍一下就好。”

    停电,屋子里十分的闷热,阿诺此时脸上都流满了汗水。他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然后继续专心地给女人治疗着脚腕的伤势。

    女人这时候才看见阿诺的手掌上,有一排十分醒目的咬痕,甚至还有血……

    她下意识道:“对不起……”

    “没什么……被冤枉了的,换做我也会这样。”阿诺随口应了一句。

    女人道:“我说你手上的伤。”

    阿诺下意识抬手一看,便笑了笑道:“没什么,我是男人,这点小伤没关系的。倒是你,扭伤了还走这么远,才是幸苦。怎么样,好点了吗?”

    烛光摇曳,让阿诺的脸变得异常的柔和起来。

    她心中似乎某根弦此时被拨动了一下。

    “我……我叫卡罗琳。”

    ……

    ……

    叮当……叮当——!

    门铃的声音响了许久,眼前这家海边的精美公寓方才打开了门,洛邱走了出来,发现站在门前的正是宋昊然没错。

    “宋先生?”洛邱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不好意思,停电了,我在忙着找照明的东西,所以让你等的时间长了一点。”

    实际情况是……老板刚刚从俱乐部回来,结束了一单有趣的交易之后。

    “没关系。”宋昊然微微一笑,“今天的天气确实诡异了一些,我路上也有些阻滞。”

    洛邱点了点头,随后在门前沉默了片刻之后,方才道:“有结果了吗?”

    宋昊然点了点头,露出了真挚的笑容,轻声道:“进去再说吧?我的亲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