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六十二章 主人不在的星期五(4)
    奥菲先生工作的时候很随意,不会一直保持自己严肃的形象。

    事实上,在办公室内,脱下西装,解开领带与捏起袖子,会让他更加的自在。

    晚上七点四十分,已经结束了新型监听器材试验的奥菲先生依然没有离开自己的工作单位,选择了加班。

    下午时分与外交部联合的新闻会议上还有些遗留的问题没有很好地解决,另外根据情报,也有一批来自国外的特工潜入了国境当中,意图不明。

    “长官,我们意外地抓到了几个人!”

    猛然间,秘书闯入了奥菲先生的办公室内,神色十分的着急。奥菲先生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严重性较高的事情,顿时便沉下了脸来,“抓到了什么人?”

    “是米国联邦调查的人,两男一女!”秘书正色道。

    “怎么回事?”奥菲先生一下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长官,你让我彻底调查人质案当天宾客的名单,我根据大门口的监控录像和宾客名单,一一地进行比对,发现有好几个家伙是对不上号的。”秘书连忙道:“他们准备乘坐下午四点的列车离开,幸好我们的人及时赶到……不过追捕过程中,走掉了一个。”

    “这几个家伙说了什么没有?”奥菲先生连忙问道。

    秘书摇头道:“这几个家伙口很硬,什么也不说,只是要求我们应该遵循人道主义对待。我在考虑,或许我们应该对他们几个使用吐真剂。”

    “许了。”奥菲先生十分果断,“你去准备一下,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审问出来,我马上就过去!另外宾客名单要再一次排查,我要做到一个不漏!”

    “是!”秘书直接出了门。

    奥菲先生揉了揉额头,那日剧院的人质案件,似乎越是深入调查,发现的事情就越多,简直就像是一个无底深渊般。

    他喝了口咖啡提神,打算马上赶往审讯室,但他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便打了一个电话回到家里。

    “喂,是我,芭拉吗……嗯,路易斯回来没有?”

    “费兰奇博士下午就把路易斯带回家里了。他现在很乖,正在房间写今天科技馆的参观感想。我在陪着他。”

    “辛苦你了,芭拉。”奥菲先生点了点头,冷不丁又问道:“他呢?人不在家吗?”

    奥菲先生与他的父亲费兰奇博士的关系很不好,这对于作为女佣的芭拉来说十分清楚的事情。所以她也没有在意奥菲先生用‘他’作为指代。

    “噢,博士回来看新闻,听到剧院又一个悼念的聚会,他想要过去看看,于是吃过了晚饭之后就出门了。”

    “嗯……没事了。”奥菲先生淡然道:“麻烦你多陪着路易斯,我今晚或许会很晚回来,或者有可能回不来。”

    “没事,我可以加班。”芭拉很快答应下来,然后又叹了口气道:“奥菲先生,我真的很建议你,或许你应该再找一位妻子了,这个家还缺了一个女主人的。”

    “芭拉。”

    “我听着,什么事情?”

    “麻烦你了。”

    奥菲先生说完,便直接关了电话,然后把捏起的袖子松开,扣上扣子,又重新带回了领带,之后从衣架上取下了西服外套穿上。

    出办公室门的时候,奥菲先生忽然把桌子上的相架盖了下来……那是他和已故妻子的合照。

    ……

    ……

    左手的手指在右手的手肘上敲动了几下,‘二表哥’忽然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时间。

    还没有到十分钟的时间,但他却突然一阵的心血来潮,总感觉似乎会发生什么事情。此时,一名妇女正打算走入旁边的女士洗手间之中。

    ‘二表哥’二话不说就搭上了这妇女的肩膀,冷冷道:“里面维修了,你去别的吧。”

    妇女不愿意道:“你是谁?这里也没有放上维修的牌子,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二表哥’微眯起了眼睛,“我说,不能进就不能进。”

    凶恶的目光,还有那捏在妇女肩膀上用力的手指,一下子就把对方吓到,连连后退,转身后惊恐地逃离这个地方,不敢回头。

    ‘二表哥’看了四周一眼,便直接闪身走入了女士洗手间内——这里正好有一名女人在洗手盆前补妆,见到一个凶恶大汉进来,顿时便尖叫了起来。

    ‘二表哥’索性直接掀起了自己的衣服,露出别在腰带上的那柄手枪,喝道:“住口,然后滚出去!”

    吓得这女子直接贴在墙壁上,一路地从‘二表哥’的身边移动过去,接着也跑得飞快。‘二表哥’接着动作迅速地走到了那个残疾人用的厕格前,用力地拍打几下,“出来,时间到了!马上给我走!”

    但里面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二表哥’皱了下眉头,也不打算继续等待,直接一脚便把门给踹开!让他愤怒的是,这里面并没有人,卡罗琳已经不见了踪影!

    手铐还孤零零地吊在了旁边的扶手栏上,并没有打开的痕迹。但是‘二表哥’却在马桶上发现了一瓶医用通肛的润滑剂。

    手铐上残留了粘稠的液体……

    ‘二表哥’顿时就明白卡罗琳是怎样解开手铐的!

    “ShIt!”他气得一拳打在了旁边的门板上,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他一直在外边守着,没有看见卡罗琳出来。这个厕所也不可能从里面爬出!所以她一定还在这里!

    而就在此时,‘二表哥’突然感觉到眼前一暗!

    有什么东西,直接套在了他的头上——应该是一个桶子——用来拖地装水的那种桶子!

    他很快就意识到这是卡罗琳在偷袭他!

    但这厕格内十分的狭窄,尽管是供给残疾人使用,但依然宽敞不了多少!‘二表哥’只是感觉自己的背后被狠狠地踹了一脚,一下子就往前撞上了洗手盆上。

    ‘二表哥’双手按在洗手盆上,撑住了自己的身体,一手抽出了腰带上的手枪,正打算回击的时候,却猛然传来了一股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卡罗琳从背后,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在了他老二的位置上!

    传说中,这个地方受伤时候的疼痛系数可以媲美女性的分娩……‘二表哥’很直接地捂住自己的裆部,痛苦的到了下来——他的头上,依然还被水桶盖着。

    喀嚓喀嚓。

    手枪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滑了出来。

    卡罗琳此时猛然打了一个激灵,下意识地捡起了这手枪,然后朝着‘二表哥’指着。她双手颤抖着,根本拿捏不稳……她不敢开枪。

    她冲忙地逃了出来。

    卡罗琳才冲出走廊,便发现四周的人都朝着她看来——她慌乱中,手上一直拿着手枪,人群惊恐地看着她,部分人甚至恐惧地蹲在了地上。

    “婊子!你别想跑!!”

    ‘二表哥’却已经冲出,神情扭曲,愤怒地朝着卡罗琳从来。只是他老二受创,这跑步的姿势多少有些不雅。

    卡罗琳已经顾不上太多,一低头,便抱着手枪,一路地冲出了医院的大门。

    ……

    ……

    “让一让,让一让……谢谢,谢谢。”

    当费兰奇博士到来的时候,悼念会才刚开始没多久。人们请来了一名牧师,手持着圣经和十字架,司仪结束了致词之后,便轮到了牧师的讲话。

    费兰奇博士最终挤到了人群的最前面,脱下了帽子,低头聆听着。

    牧师的声音缓缓响起。

    费兰奇博士本来认真地聆听着,但此时却被身边的两名男人压低了的议论声给骚扰得有些烦躁。

    “真的,我的姐夫在警察局里面当官的。他告诉我,当时他们的人到来之前,那些匪徒其实就已经昏迷了,而所有的枪支都离奇地被拆散了。而且听说匪徒还装了强力的炸弹,还引爆过,但是神奇的却没有任何的威力……”

    “你……你当时有没有听到过一把很奇怪的声音?”

    “尊敬的客人,您有什么需要的吗?”男子忽然静悄悄地说了一句。

    对方听着,目光微微一缩,“你……你也听到了?我,我当时以为是幻觉。”

    “不是,是真的听见了……当时,有什么东西……看不见的东西……在暗中……”

    “我,我好想也听见了……还答应了……我起初只是以为,是自己太害怕了,出现的幻觉……”这是第三个男人的声音。

    “我太太这两天也在跟我提起这件事情……”第四把的声音。

    费兰奇博士皱了皱眉头,似乎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讨论着当日发生的某件事情——他只是从听到的片言只语当中,拼凑出来了一个大概。

    他们全部绝大部分的人,都听到了同样的声音,如同来自心灵深处的呼唤般。

    那把声音给所有人说的同一件事情。

    有人答应了,有人没有答应,但是结果是——他们共同的愿望得到了实现,大家都平安无数。

    然后,劫持案件的最后,还有几件离奇的事情。匪徒集体的瞬间昏迷,枪支的莫名其妙的拆解,爆炸的炸弹没有原来的威力。

    议论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受控制起来。

    悼念会上,原本就带着一丝奇怪的氛围,在所有人穿着黑色衣服,手持着蜡烛,四周静悄悄的环境之下。

    仿佛带着神秘。

    神秘的感觉悄然到来。

    费兰奇博士越发感觉到不妥……这里的不少人,似乎都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精神状态当中。他们似乎被某种自己的臆测和眼前无法解释的事物所支配,导致对于冥冥中的某些事情而感觉敬畏。

    妇女把自己的孩子搂住,时不时也加入到了议论当中。男人们时而沉默,时而试图去做出一些解释,时而无法验证自己的观点。

    有人似乎悄悄离开了,不打算参与这突然变了味的悼念会。

    牧师发现了悼念会似乎发生了一些状况,便清了清嗓子,轻咳了两声,庄严道:“请保持安静。”

    于是,众人才平息了下来。

    “真的……我真的听到了……”

    似乎……也没有完全平静下来,他们还在悄悄地说着。

    费兰奇博士摇摇头,他有些想要离开。作为一名科学工作者,他对于部分支持神秘主义的家伙实在是不敢苟同。

    反正,已经献上了鲜花,也已经默哀过了。

    “感谢主的仁慈,让我们在灾难中得到救助……”牧师似乎也打算尽早结束这样气氛不对劲的悼念会,于是加快了自己的进度。

    费兰奇博士已经转身,可就在此时,人群中忽然传来了一道男人的声音,带着一点的沙哑,带着一点的不屑。

    “上帝救不了。祂只会造人,造人之后就不管了。”

    “谁!”牧师一下子就像是被踩着了尾巴的猫儿一样,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谁在亵渎!”

    “我……”

    人群之中又一次传来了那说话男人的声音——人群开始错开,追寻到了声音的来源,然后让开了一条直通前面的路。

    只见一名穿着显得有些宽松的西服……带着面具的家伙,此时举起了自己的左手,缓缓道:“……我说的。”

    面具是嘉年华随处可见的种类,甚至让人有种感觉,这就是随便从街边的摊位上买来的东西。

    这奇异的男子见人群已经让开了路,便直接大摇大摆地走上前来,直接来到了那牧师的面前。

    “这位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吗?”牧师的修养还是很好……尽管这个家伙似乎有些来意不善。

    这带着面具的家伙,此时环视了一圈……他当然就是被女仆小姐仍在了这里就不管了的巴基。

    巴基也感觉很绝望啊,他能怎么办……这悼念会四周都有警员在维持秩序。

    要是从前可没有什么——关键是,他现在的身份是在逃的通缉犯啊,让他光明正大,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警员的面前真的大丈夫?

    庆幸的是,他找到了贩卖嘉年华面具的商店——在里约这个狂欢的城市中,要找到这种嘉年华面具真的不要太简单。

    即便如此,巴基此时的小心肝还是跳的飞快,天知道这些警察条子等会不会上来直接就揭开了他的面具,然后balabala,然后自己就没任然后了?

    有在什么地方看着的吧……那个黑心的女仆!

    巴基咬了咬牙,猛然抢过了这牧师手上的经书,大声道;“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你的信仰就是垃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