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一百零一章 谎言的世界(4)
    ,!

    天空忽然轰鸣了一声,平白无故地,夜空之上闪过一道闪电。

    蜿蜒曲折的闪电没有轨迹可寻,但它却拥有终点——而终点则是那基督山上,祂的雕像。

    祂张开双手,微微低头,自高出看着世人,似乎是为了说明一件事情:神爱世人。

    然而,闪电却来到了祂的身边,落在了祂的身上——其实,早就在14年的时候,就发生过这个雕像被雷电击中的事件,并且当年雕像还受到了破损,是后来才修补回去的。

    所以,祂再次被闪电击中,也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至少,已经是晚上的这个时候,没有了游客在场,起码不会出现伤亡。

    只是附近忽然狂风大作,还有闪电爆发时候的轰鸣声,一下子就把此地的看管员给从梦中惊醒了过来。看管员连忙穿了鞋子,朝着前方跑去,如果雕像什么地方被雷击破坏了,他得尽快通知人来抢修才行。

    前往雕像之前还有一段路程,尽管看管的人已经第一时间赶往,但他始终还是未能赶到第一现场。因此,他确实错过了一些东西。

    此时,雕像的身前,也就是那双张开的巨大手臂的中央位置处,自天上而来的闪电忽然汇聚,化作了一个电光闪烁的球体。

    球体当中,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酝酿着……几道光点正在球体当中膨胀——猛然间,闪电的球体如同泡沫裂开,而那中间酝酿的光已经膨胀成为了人高的光球,缓缓地降落在巨大雕像的基座之下。

    合共三道身影,人的模样,金发。其中两名身穿银甲,手执长戟,背伸双翼。而为首的那位则是素衣草鞋,却一尘不染,白肌如雪,恰如女子般美丽,而目光则如同星辰半闪耀。

    而它,更加是有着三双异常柔美的白色羽翼。

    “为何如此冲忙赶来主现世?”其中一名银甲忽然开口。

    只听得那素衣草鞋者淡然道:“这是父亲的意思,祂希望我们能够把罪人诺亚带回去。如果成功的话,还要去一个地方,做件事情。”

    “诺亚……他在这里?”另外一名银甲忽然惊呼。

    “我也不知,只是父亲突然给了我神启,告之我此事,并告诉了我此地的坐标……”

    可就在此时。

    “天……天使!?”

    它们的背后,那名匆匆而来的看管员一下子惊恐得让手上的手机落在地上——那名素衣草鞋,美丽不可思议的六翼天使双腿离地,缓缓地朝着这位看管员飘来。

    “我的天……我没有眼花吧。”

    看管员感觉自己的世界观正在飞速地崩塌着,直到这名六翼的天使的到来——就漂浮在了他的眼前。

    他感受着来自对方那身上柔和光辉传来的温暖之意,一股庄重的感觉,让看管员打从心中泛起了前所未有的敬畏之心,他呆呆地问道:“你……是谁?”

    “加百利。”

    说着,它把手缓缓地放到了这看管员的额头之上,紧紧只是刹那间,这名看管员便在惊诧当中,昏迷了过去。

    它……加百利收回了自己的手掌,然后点在了自己的眉心当中,接着又朝着两名银甲天使挥指弹去两道微光,撞入它们的眉心当中。

    “我等已许久不在人间行走,这些年世界日新月异,污染严重……尽快熟悉这份记忆,方便行动。”加百利淡然说着。

    “此时,居然有如此之多让我等难受的味道……这里有地狱的气息。”一名银甲天使忽然皱了皱眉头。

    “是恶魔……”加百利目光看向了某处,透过了重重的障碍,视线几乎扫过了基督山下的大片城市,“先不管这些恶魔,现在最主要的是抓拿诺亚。”

    于是它们很快就收拢了自己的羽翼与银甲,以奇妙的力量化作了符合当今潮流的服饰……只是它们的身材实在太完美,模样如同雕琢过般,却像是行走在T台上的国际模特了。

    ……

    ……

    有些老款的汽车此时停在了大学校园的侧门,这边是更加靠近宿舍楼区的入口。车上,波斯顿看了一看身体正在不停发抖的海利。

    他当然知道这家伙此时身体发抖并不是因为害怕——恰恰相反,海利的这个模样,是因为他难以按捺着心中的愤怒……这个体内潜藏着强大暴力因子的怪胎。

    波斯顿此时冷笑了一声,一手悄悄地按住了藏起了的手枪,另外一手则是拿着一把小刀放在了海利的腿上,然后在海利的耳边冷笑道:“去吧……那个一直把你当作是替身,控制着你,要挟着你,把你当作是傀儡的家伙,他就在这里面。”

    海利缓缓地移动这目光,盯着波斯顿,眼内充满了血丝,像是个无法安睡数的人。他猛然把小刀给提了起来。

    这一刻波斯顿有些紧张,暗自拿着手枪的手心已经冒出了一层汗水。只是海利此时一声不吭地推开了车门,走了出去,波斯顿这才略微松了口气。

    说实话,他有些被海利这恐怖的目光吓着了……只是波斯顿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他飞快地取了车钥匙,然后跟了上去。

    最好这两兄弟能够自相残杀……其实波斯顿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让海利能够杀了阿诺——有人替自己出手,罪名都有人承担,条子也找不上来,之后天高任鸟飞,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他还是跟着过去,因为他不确定海利能否得手。不然的话,他就只能够自己动手了。

    ……

    阿诺回来的时间有点晚,因为在悼念会结束之后,有一名学院的导师找上了他,并且和他讨论了不少事情。作为一名优秀的毕业生,导师是很乐意给予阿诺各方面的帮助。

    阿诺也没有不耐烦,详细地和这名导师讨论了各种各样今后的发展之后,方才道谢离开。

    回到男生宿舍大楼的时候,那名宿舍的管理员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从阿诺的身边走过,去偷偷地给阿诺塞了一张字条。

    上楼梯的时候,阿诺才打开看了一眼,上面简单地写了两行字:403寝室的那个女人出过去两次,第二次在电话亭打了一个电话。

    阿诺眯起了眼睛,然后很快就把字条撕碎,随手仍在了楼梯的垃圾桶中——在403宿舍的门前,阿诺停留了几秒,换上了一张笑脸之后,方才开门而入。

    他听见了水声,是在浴室传来的。

    阿诺看了一眼,便在寝室中走了一圈,来到了桌子前,把自己送给看卡罗琳的手机给拿了起来,飞快拆开,看了一眼里面的跟踪器还在,便又飞快地装好手机,然后坐了下来,打开了电视。

    此时,卡罗琳冲洗完,从浴室出来,只是穿着小背心与短裤,头发尚且湿漉漉的样子——骤然间看见阿诺出现,卡罗琳有些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阿诺微微一笑道:“刚刚。看你在里面,就没有喊你了……嗯,平时你也没有这么早洗澡的。”

    卡罗琳耸了耸肩,从冰箱中取出一瓶啤酒喝着,随口道:“刚无聊做了些运动,一身汗有些难受而已……怎么样,礼堂开会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会…发生什么事情?”阿诺依然微笑着看着卡罗琳?

    卡罗琳点点头,靠在了冰箱门前,并没有靠近,“嗯,没有什么特别事情就好……对了,你要不要吃点东西?我给你做?”

    “我回来的路上吃过了。”阿诺摇了摇头。

    卡罗琳又点了点头……她忽然想起了403的话,此时暗自咬了咬牙,便朝着阿诺走了过去。

    她来到了阿诺的跟前,随手把啤酒瓶放在了桌子上,伸出手指在阿诺的脸颊上轻轻地撩拨起来。

    男女间的某些小动作,很容易就能够传递出接下来想要做些什么的信息。阿诺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卡罗琳手指上传来的触感。。

    他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的看法——如果跟进一步的关系,能够让卡罗琳更容易吐露隐藏着的秘密的话,那他并不介意与卡罗琳风流一晚。

    当然,或许可以直接用暴力的手段进行威逼。然而在阿诺看来,这样的手段实在太过于低级——一次性的逼问或许可能得到想要的答案,但也有可能会受到对方的迷惑。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一个心中藏着对你恐惧和憎恨的人,到底是否会对你说出真说话——临死前坑一把,拖着对方一起死,才更加符合带有恨意的人的做法。

    “有没有人说过,其实你真的很迷人。”阿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手掌按在了卡罗琳的手背上,呼吸着她的手指。

    卡罗琳顺势地把阿诺的脑袋楼主,手指地插入了他的头发当中,轻柔地按捏着,“上次有些事情还有没做完……”

    “是吗……”阿诺眯起了眼睛,连贴在了卡罗琳的小腹上……他大概猜得出来,上次没有做完的是什么事情,因为他很明白海利的特殊癖好——海利会对卡罗琳产生感觉,并不是特别奇怪的事情。

    他们开始轻柔地缠绵起来,卡罗琳把阿诺推到了在沙发之上,阿诺此时伸手想要去解开卡罗琳的衣服,却让卡罗琳抓住了他的双手,然后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轻咬着贝齿道:“让我来。”

    这是十分诱人的一幕。

    “你的心跳得真快。”阿诺轻笑了一声。

    卡罗琳微微一笑,开始俯下了身子,左手开始从腰间摸入了阿诺的衣服当中,一路地往他的胸膛移动,同时另一手则是伸入了沙发的缝隙当中。

    她在阿诺的耳边轻声道:“我看你太累了,好好享受一下……”

    阿诺舒服地吁了口气,只感觉卡罗琳的手指富有节奏地触碰着自己的皮肤,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然而,猛然间的一种刺痛感,却让阿诺惊恐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惊恐当中甚至还带着一种不可思议!

    伴随着身体的剧烈抽搐,阿诺一下子昏死了过去……卡罗琳这时候挺起了身来,伸手拍了拍阿诺的脸,发现他一点儿动静也没有,才松了口气。

    她看着自己手上悄悄从沙发缝隙当中取出来的电击棒几秒,听着那噼里啪啦的电流声音,猛然打了一个冷颤,然后连忙把电击棒关掉,直接塞入了自己有沟的胸部里面……403给她的这根电击棒,大小其实刚合适。

    把阿诺电得昏迷了过去之后,卡罗琳站起了身来,她抹了一把脸,把自己的头发分开了一些……她没有按照403的指使去做,把阿诺电晕也只是临时起意,却没有想过一下子就得手。

    一想到阿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清醒过来,卡罗琳便又打了个激灵,她飞快地取来了一个袋子,往里面塞入一些自然为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开什么玩笑!老娘才不继续陪你们这群疯子玩!”卡罗琳一边塞着东西一边破口大骂起来。

    “老娘得罪睡了?从那天开始就一点安宁都没有!内马尔老大的死关我什么事情?为什么要找我!你们杀了利维亚就杀了,为什么要陷害我……老娘我受够了!去你妈的!!”

    说道激动的地方,卡罗琳便转过身来,对着昏迷中的阿诺拳打脚踢了一番。等好好地发泄过后,卡罗琳才又喘了一口气,开始检查着阿诺的衣服。

    当然,她很容易就摸出了阿诺的钱包,卡罗琳又打了阿诺一耳光之后,便打开了钱包:“这些就当作是给我回的一些利息吧!”

    她现在身无分文,这阿诺钱包上的钱虽然不多,但最起码一张车票什么的还是能买到的——卡罗琳已经打定了主意,今晚就远离这个地方。

    天知道海利那个疯子什么时候会突然和阿诺又换回来?

    天知道403能不能保护得了自己?

    天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应验那‘预见’中的一幕……卡罗琳决定不再继续玩这个危险的游戏……通缉犯就通缉犯吧,总比死亡来得好些。

    “老娘我要去……”卡罗琳猛然间止住了自己那爆发式的念叨,因为她从阿诺的钱包当中,看见了某样东西——她所遗失的那张巨额的银行卡!

    兜兜转转,这张银行卡最终还是又回到了她的手中——卡罗琳一下子就双目放光了起来,直接把这张银行卡贴在了自己的嘴上,重重地亲吻了一口。

    “还是你最好!”

    ……

    窗外,两名超脱者正安静地看着这一莫的发生——直到卡罗琳亲吻银行卡这一刻,沃尔夫冈才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天啊,这种庸俗的女人,为何拥有纬度观测者的血脉……我感觉到世界意志对我的恶意……”但沃尔夫冈却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对方,然后看着身边的诺亚道:“噢……我是说,对你的恶意。”

    “造物主做人,本来就不完美。”

    诺亚则是用平静无波的声音回应着,“哪怕是我们。你看她愚蠢,贪婪,无知……是否也是在看曾经的自己。正因为总能够从她身上看到不喜欢的东西,如同某个时刻的自己,才会厌恶,不是吗……如同厌恶某个时候愚蠢的自己,总是那么不耐烦。”

    沃尔夫冈耸耸肩,“人类呢……对了,反正这是你指定的新娘,这时候还不带走吗?”

    诺亚摇摇头道:“观测者的觉醒很敏感,任何一点的外力介入都有可能导致觉醒的失败……所以,我们只要安静等待,让她按照既定的轨迹行走即可。命运……会引导她的。”

    “万一失败了呢?”沃尔夫冈则是持着不同的意见:“你又怎么知道外力介意就一定会失败,而不是促使?”

    “除非,我们也拥有等同命运的力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