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摄魂王妃 > 第九十四章 双面翎羽
    这一幕把所有人都惊呆了,如今翎羽和翎岩都不在山上,一众弟子都慌了神,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饕餮在看到那黑雾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是谁来了,可恨的是,现在的他根本打不过无上。

    “毁了我的计划,你真是该死。”无上的声音在空中环绕,无数弟子光着听声音都已经是面色惨白。

    “你说,你是跟我走,还是让这山上所有人给你陪葬。”无上的声音在空中不断扩散,带着巨大的灵力不断的传向山上的弟子,附身在别人身上会让他的能力大打折扣,可是灵魂体的他可是极为强大的。

    就在蓝影月思索着如何脱身的时候,他看见一个黑衣人打着一把伞,慢悠悠的从院子里走了出来,他仿佛是在散步一样,身体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弟子,来到了蓝影月的跟前。

    蓝影月眼眸一沉,果然,只有她能看见他。

    是的,众人没有看见他,只看到有一把黑色的伞在空中慢慢的飘动,那个场景十分的诡异。

    他看了看蓝影月,凉凉的开口道:“你还是这般爱闯祸。”

    蓝影月很想反驳他,可是此时她已经被无上控制,根本无法说话。

    他慢慢的向前,缓步而上走到了空中,无上看着那黑色的折扇,怒道:“是谁在装神弄鬼。”

    “装?那你就错了。”男子淡淡的说了这一句话,伞下突然迸发出一股强烈的死亡气息,周围的气温不断的下降,天暗了下来,以折伞为中心突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这黑暗的一幕,让人想到了死亡,一种莫名的恐惧在众人心中蔓延。

    无上只觉得不妙,想退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那漩涡不断的拉扯着他的身体,他居然被困住了。

    那强悍的力量让饕餮脸色一变,他慌忙的向前想去拉蓝影月,男子却对着他道:“想死么?”

    饕餮脚步一顿,这个人居然能看见他。

    就在饕餮发呆的瞬间,蓝影月被凭空抛了出来,饕餮立马挥出一道屏障接住了她。

    “抓住了?”蓝影月道。

    男子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道:“没有,我只能困住他,却无法杀了他。”

    众人看着蓝影月对着一把伞自言自语,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蓝影月挥手放出了被她禁锢在冰层的弟子,顺便抢回了屠龙草,淡淡的道:“各位师兄还是回自己的师门比较好,还有,不要随便抢别人东西。”

    那些弟子此时哪里还有抢东西的心思,立马拔腿就跑,那么强大的魔法师,他们哪里敢惹啊。

    蓝影月回到阁楼后不久,那男子便跟了进来,蓝影月问道:“他走了?”

    “嗯。”男子道。

    “你叫什么?”蓝影月突然问道。

    “天道。”他头也不抬的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房间。

    “天道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饕餮自言自语的道。

    蓝影月眉毛一挑,问道:“认识?”

    “他跟悲风他们一样,都是凤亦的人,我虽然没见过他,可是名字还是听过的,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饕餮不解的看着蓝影月,又道:“他可是极为强悍的牧师,以前南宫和湮灭都是吃过他的亏的。”

    蓝影月眉毛微皱,凤亦的人?他们都是凤亦的人,那凤亦是什么人?

    入夜,就在蓝影月去看秦钰的时候,却发现他一脸迷茫的坐在床上,不知道在看什么。

    看到蓝影月推开门,直接就跳下了床,他跳下床不要紧,主要是,他根本就没有穿衣服啊!

    蓝影月迅速的回过头,然而秦钰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嘴里大喊着:“小轶啊,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饕餮满脸黑线的挡在了蓝影月的面前,怎料饕餮还没出手,秦钰已经被人一脚踹飞了出去,饕餮一回头便看到了天道那面无表情的脸。

    小龙突然开始同情秦钰了,软软的问道:“娘亲,为什么他们都喜欢踹秦叔叔。”

    蓝影月无语的挑了一下眉道:“因为他欠揍。”

    趴在地上的秦钰只觉得生无可恋,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才想起来,自己身上好像少了点什么,他伸手一摸,他居然一丝不挂,突然又大喊起来:“小轶,我失身了,我失身了。”

    蓝影月满脸黑线,这时天道帮他们几个治疗的时候,脱掉的衣服,只有安雅的是她动的手,其他的都是天道脱的。

    “你给我把衣服穿好。”蓝影月凉凉的道。

    秦钰立马爬起来吧衣服慌乱的套在身上,看着自己身上那些纵横交错的伤疤,还不住的道:“艹,魔兽城那帮没人性的家伙,小爷这完美的身躯就这样被毁了,以后我还怎么去勾搭小姑娘。”

    蓝影月听着他这话,突然对着天道凉凉的开口道:“天道,你可以把他扔出去嘛。”

    “可以。”天道一挥手,秦钰的身子直直的飞出了窗外,只听到扑通一声,秦钰就准确无误的掉进了花池中。

    屋子里终于恢复了安静,这时蓝影月身后传来了一丝声响,她一回头就看到了林谦虚弱的脸,她连忙过去把他扶过来坐下,问道:“感觉怎么样。”

    “还能见到你,真好。”林谦的轻柔的道。

    刚刚从水池爬出来的秦钰看到这一幕,心里顿时不平衡了,可怜兮兮的道:“小轶,你好偏心。”

    “你闭嘴。”天道冷冷的看了秦钰一眼,冷声道:“聒噪。”

    秦钰虽然没见过天道,但是也知道他不是简单的任务,顿时蔫了,不敢再说话。

    这天夜里,几人都相继醒来,蓝影月提起的心终于落下。

    第二天一早,蓝影月刚刚打开门,就看到天道站在了门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蓝影月隐约觉得可能有事,淡淡的道:“有事?”

    “翎羽回来了。”天道开口道。

    “嗯,我这就去见他。”蓝影月道。

    “有件事我要提醒你。”天道走进蓝影月,轻声道:“他的脾气十分古怪,不可触碰他的屋子里的任何东西。”

    “任何东西?”蓝影月看着面露难色的天道,心里愈发的好奇了。

    天道想了想,淡淡的道:“听我的准没错。”

    早饭过后,有个弟子前来,叫蓝影月上无双阁去见翎羽,蓝影月随着那弟子走了许久,走到一个湖面上那弟子轻声道:“接下来的路师妹要自己走了,我们是没有资格进去的。”

    蓝影月看着湖面上蜿蜒曲折的木桥,对着那少年道:“多谢师兄。”

    然后便独自踏上了那木桥,刚走了几步,蓝影月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她发现自己仍旧在原地打转。

    更诡异的是,后退也不能,她被困住了。

    看着阵中发呆的少女,一人不怀好意的道:“清琰师兄,你看,这少女也太白痴了,连这么简单的阵法烨破不了,还妄想拜入翎羽大师的门下。”

    “哼。”另外那男子看了旁边的人一眼道:“我俩跟在翎羽大师身边已经五十年,大师都没有开口收我们为门下弟子,如今却突然收了个年纪那么小的弟子,这口气我怎么咽得下。”

    “而且我看这丫头资质平平,根本就不是什么好苗子。”那人又道。

    “清流,你说要是她掉入湖里淹死了,翎羽大师会不会知道。”清琰狠狠的道。

    清流看了一眼在阵中胡乱走动的少女,冷冷的道:“要怪就只能怪她自己了。”

    说罢,两人相视了一眼,扬长而去。

    蓝影月在那木桥上来回走动,突然脑子里闪过一道精光,她想起了之前在无心宫时夜阑带几人走的阵法,于是尝试着就走了几步。

    眼前的场景突然就变了,变成了绿树成荫的小道,蓝影月嘴角轻扬,果然如此,还好她记忆力超强,不然今天可就被困在这里了。

    走了许久,蓝影月眼前终于出现了三栋阁楼,那阁楼前站着两个白衣弟子,看到蓝影月出现的时候,手里的药材突然掉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也很是精彩。

    蓝影月看着他们的表情,就隐约猜到了几分,面色轻松的走到两个男子面前道:“两位师兄这是站在这里欢迎我么?”

    那两个男子听着她的话,才发现刚刚自己失态了,立马扬起一抹笑意道:“师妹来了,就进去见师父吧。”

    挨个的男子笑道:“顺便师妹可以帮师父打扫一下屋子。”

    打扫屋子?还真是不安好心啊,蓝影月闻言笑道:“多谢两位师兄,我这就进去了。”

    待蓝影月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清流才道:“她怎么会过来了?”

    “按道理,那个阵法会的人并不多,一旦走错就会掉入湖中的。”清琰狠狠的道。

    “师兄别急,来日方长。”清流看了看身后的阁楼,眼里满是狠毒。

    蓝影月进入了阁楼之后,不敢轻举妄动,就站在一楼,也没有上去。

    站了许久,楼上走下来一个白衣男子,脸上带着清澈的笑意,看上去二十岁上下,他看到蓝影月笑着走过来道:“小师妹你来了,没想到你那么小。”

    看着如此自来熟的少年,蓝影月只得点点头道:“我来见师父。”

    “师父顶楼的房间里,你进去之前记得敲门,进去直呼切勿触碰师父的任何东西。”男子笑道。

    “好的,谢谢师兄。”蓝影月说完便抬脚上了楼。

    走到那紧闭的房门之前,蓝影月敲了两下门,里面便传出来一个好听的声音,“进来。”

    蓝影月轻手轻脚的走进去,便看到一个白发男子背对着她坐在窗前,蓝影月原本就是真心拜师,也不墨迹,直接就跪在地上朝翎羽磕了三个头,恭恭敬敬的道:“徒儿拜见师父。”

    蓝影月磕完头,却没有听到翎羽的声音,许久翎羽凉凉的道:“一点礼貌都没有,拜师不是要敬茶么?”

    听着翎羽的话,蓝影月嘴角一抽,直起身子,看着旁边摆放整齐的杯子和茶壶,老实的道:“师兄交代我,不能碰师父的东西。”

    “他们是他们,你是你,自然是不一样。”翎羽继续道。

    蓝影月有点捉摸不透翎羽的性子了,她站起身走到一旁倒了一杯茶,她拿起茶壶的时候,却给她一种错觉,好像这茶就是特地准备好让她来敬茶一样,因为这茶壶里的茶水可是没有动过的。

    “倒个茶还磨磨唧唧。”翎羽又道。

    蓝影月蹲着茶重新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的道:“徒儿拜见师父,请师父喝茶。”

    蓝影月只感觉到手里一轻,茶杯已经被他拿走,不一会儿头顶传来了一个愉悦的声音,“起来吧。”

    蓝影月抬起头,瞬间就呆住了,原本看到他那一头白发,蓝影月以为他是个老头子,却没想到她面前会是这样一张俊美的脸。

    这张脸,就算是跟湮灭比,都是不分上下的。

    看着蓝影月呆愣的样子,翎羽有些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开口道:“死丫头,这是什么表情。”

    蓝影月瞬间回神,“师父,你不说话的时候真的很帅。”

    听着蓝影月的话,翎羽的眉毛一挑,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却还要故作严肃的道:“为师什么时候都很帅。”

    要是那些弟子看到翎羽这副表情,一定会被吓死,他们心中的翎羽大师可是神仙般的存在,怎么会因为一个少女的夸奖就这般沾沾自喜。

    “清君。”翎羽对着外面喊了一下,门就开了,门外出现了一个恭恭敬敬的身影。

    翎羽看着他,仿佛变了一个人,冷声道:“你先教你师妹简单的药剂知识,待她晋升到高级药剂师再来找我。”

    蓝影月嘴角一抽,师父啊,你这变脸的速度会不会太快了。

    “是。”清君应下了,便带着蓝影月走了下去。

    清君给蓝影月找了许多书,要她在三日之内看完,下午蓝影月正躺在树干上看书,便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师妹,我刚刚炼制了一个美容药剂,这就拿来给你试试。”

    看着清流那不怀好意的笑容,蓝影月合起书跳了下来,漫不经心的接过他手中浅绿色的药剂,轻轻的开口的道:“师兄对我真好。”

    “那。”清流的话还没说完,蓝影月就猛的把那药剂全部灌进了他的嘴里,迅速退到几米之外,笑道:“师兄比我更需要美容。”

    清流惊恐的捂着自己的脖子,开始用手指抠自己的嗓子,可是已经于事无补,下一秒,他浑身燥热,意识变得模糊起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