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摄魂王妃 > 第九十六章 实力打脸(一)
    蓝影月莫名其妙的抬起头,看着周围人脸上那紧张兮兮的表情,手指一动,一株黑色的植物就飞进了葯鼎。

    然后,她无视所有人诧异的目光,继续摆弄着眼前的药材。

    “饕餮,这些人傻了么?”蓝影月头也不抬的问道。

    饕餮看了看蓝影月,思考了一下,慢吞吞的道:“在他们看来,或许傻的是你。”

    小龙蹲在桌子上,立马反驳道:“娘亲才不傻,娘亲是最聪明的人。”

    “马屁精。”饕餮无语的看了小龙一眼别过了头。

    众人等了许久,却迟迟没有等到爆炸声,他们怪异的看了蓝影月一眼,却发现蓝影月手中的药剂已经快要完成,吓得他们赶紧回到了各自的位置。

    “居然没有发生爆炸,这怎么可能?”清流满脸疑惑的看向一旁的清琰,又道:“师兄,那两种药材合在一起分明就是会发生爆炸的,为什么蓝轶却平安无事的完成了炼化阶段?”

    清琰看了看蓝影月从葯鼎中倒出来的绿色液体,冷笑了一声道:“肯定只是巧合,你看她提炼的液体绿中带黑,分明就是有杂质的。”

    “就算她提前完成了药剂,她的药剂定然也是低等的,不可能通过第一轮。”清流冷声道。

    看着她那粗糙的手法和乱七八糟的顺序,清流和清琰的脸上露出浓浓的鄙视,冷声道:“翎羽大师根本没有教过她任何炼制药剂的手法,她这次可是走定了。”

    过了半盏茶,蓝影月手里的药剂已经炼制完成,虽然她桌上一片狼藉,可是手中的药剂却是十分的晶莹剔透。

    秦钰几人都十分担心的看着蓝影月,却有一人十分淡定,那就是清君。

    蓝影月第一个完成了炼制,把药剂贴上自己的名字放在了清君面前的桌子上,刚转过身,身后却传来了清流讽刺的声音,“你别以为第一个炼制完就会通过。”

    “不是我以为,而是,一定会通过。”蓝影月霸气的说完就回到了自己的桌子前,百无聊赖的看着众人。

    评定药剂好坏的是无量山上的另一位药剂大师,待所有药剂摆放完成,他才从座位上慢吞吞的站起来。

    刚刚他自然也是主意到了蓝影月的,但是就蓝影月那手法,他不认为她能做出什么好的药剂来,于是在看向蓝影月的药剂的时候,就敷衍的扫了一眼,也没有多看。

    看着大师那态度,蓝影月并没有过多的反应,倒是一旁的清君有些沉不住气了。

    他正想说话,却看到蓝影月给他使了一个眼色,清君看着蓝影月那淡定的样子,心里早已经急得不行,翎羽大师走的时候,可是说了,要他照顾好小师妹啊,要是她就这样被淘汰了,估计他也完了。

    就在那大师手一挥,准备宣布结果的时候,蓝影月却凉凉的开口了,“大师这是已经检查完所有的药剂了么?”

    蓝影月的话,那那个中年男子手一顿,面露不满的看向蓝影月,沉声道:“我做事还需要你来多嘴么?”

    “我只是在想,要是翎羽大师知道你故意把我淘汰了,会不会生气。”蓝影月的声音很轻,可是周围的人却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都知道翎羽大师收了个关门弟子,但是见过蓝影月的人并不多,此时一看到居然是她,不由得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因为蓝影月刚刚那手法,明明就是门外汉,他们随便拉一个人出来,都比她好上几倍。

    这样的人又凭什么能够成为翎羽大师的关门弟子,这当众一定有内幕。

    “分明是你做的药剂没有达到要求,怎么就说是李大师故意淘汰你,李大师可是一向最为公正严明的。”清流冷声道。

    “公正严明么?”蓝影月笑了一下,继续道:“那请问李大师,我的药剂的纯度是几层?”

    李大师原本还以为她会问出什么了不得的问题,一看只是这个问题,就随意的答道:“你这药剂的纯度不超过三层。”

    “不超过三层?”蓝影月摇了摇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看向李大师道:“原来无量山的药剂大师也不过如此。”

    李大师冷笑一声道:“难道我会错么,笑话。”

    “很快,你就知道是不是笑话了。”蓝影月的话刚说话,清君就自发走了过来,拿起那药剂仰头喝了下去。

    蓝影月嘴角一抽,这个清君倒是自觉得很,都不用她叫他。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清君身上的灵力突然开始暴涨,李大师道嘴边的嘲笑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

    众人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却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

    因为,清君身上这灵力反应,应该是喝下中级药剂才会有的,初级药剂是不可能有那么大的灵力增幅的。

    众人仿佛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蓝影月,就她刚刚那手法,还能炼制出中级药剂来?这是他们怎么烨无法相信的啊!

    “你作弊。”清流突然冷声道。

    蓝影月看着清流,仿佛在看一个白痴,冷冷的道:“我这药剂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做的,清流师兄就算再想赶我走,也要找个合适的理由才行。”

    “天衍根和白洋草被你放在了一起居然没有发生爆炸,而且还制作出了上品增灵药剂,这本来就不可能。”清流的话让众人烨开始怀疑起来,毕竟天衍根和白洋草会发生爆炸这是常识,蓝影月一个连炼药常识都不知道的人,又怎么可能制作出上品增灵药剂。

    “你们不能,不代表我不能。”蓝影月笑了一下,缓缓的开口道:“在这两种草药中加入酚草,不但可以抑制爆炸,而且能提升药剂的纯度,这可是我师父教我的,你们,当然不知道。”

    这个方法,可是她在西阁的书上看见的,今天试了一下,果然有效。

    蓝影月的话让李大师身影一顿,他是有看到蓝影月放了黑色的药材进去,可是他没有想到她居然懂得那么深层的药理。

    这时,旁边一个少年惊喜的喊道:“我刚刚试了一下,真的可以,没有爆炸。”

    李大师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她对着蓝影月道:“那就算你过关了吧。”

    蓝影月无语的看着这李大师,不愿在跟他争辩,在宣布了结果之后就走向了秦钰几人,留下了在原地面面相觑的众弟子。

    那些刚刚还在质疑蓝影月的人,此时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表情也是十分精彩。

    几天不见,几人恢复得很好,精神也不错,蓝影月上去就拍了秦钰一巴掌道:“全身僵硬的感觉如何?”

    一说到这,安雅就气愤不已,立马对着蓝影月道:“翎岩大师的弟子对我们是很好的,天道不但帮我们治好了伤口,而且还教了一些牧师的法术给谦哥哥,谦哥哥已经到了六阶巅峰了,可是那个海默的弟子,三天两头来找我们麻烦,居然还在我们的井里放了僵化药剂,我们几个人都僵硬了,可不止钰哥哥一个啊。”

    “无碍,天道不是很快就帮我们解了么。”林谦语气温和,仿佛没有把那件事放在心上。

    蓝影月笑了一下,从空间摸出几瓶各种颜色的药剂,对着几人道:“走。”

    安雅一愣,傻乎乎的道:“偶像,去哪儿?”

    秦钰轻轻拍了安雅的脑袋一掌,笑道:“自然是去报仇雪恨啦。”

    说罢,几人相视一眼,扬长而去。

    蓝影月几人还没走出去多远,就看到了一个弟子从假山后面钻了出来,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做什么。

    几人在那个弟子出来以后,立马闪了进去,只看到假山的另一个出口,一个女弟子正慌慌张张的离去。

    “啊,我们错过了什么。”秦钰双眼放光,笑得一脸猥琐。

    “或许,还没有错过。”林谦说完,从地上捡起一个透明的药瓶,里面还残留着绯红的药剂。

    蓝影月拿过来放在鼻子边一闻,眉毛一挑道:“这边走。”

    几人虽然不知道她要去哪里,但是有好戏看就是了,立马跟了上去。

    无量山古树众多,这就方便了几人隐藏身形,不一会儿便看到了那女子走进了一个僻静的院子。

    女子刚进去后不久,门口的两个弟子便小声的议论起来,“师姐这个月已经过来第三次了。”

    “那有什么办法,她要是不来,海默大师会让她活着么?”一个弟子又道。

    “这个海默,还是个老色狼啊。”秦钰撇了撇嘴道:“刚刚那个姑娘,虽比不上小轶这倾城之资,但是也蛮可爱的啊,就被海默那丑八怪给毁了。”

    秦钰的话刚说完,安雅就白了他一眼道:“你这怎么就知道海默是个丑八怪,你见过么?”

    “没有。”秦钰干咳了一声,再回头,发现蓝影月和林谦几人已经跳进了院子,立马拉住安雅道:“白痴,快走了,他们都走远了。”

    蓝影月几人进了院子之后才发现,这宅子里面跟外面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因为里面装修得实在是太奢侈了,那屋顶闪闪发光的宝石啊,看得小龙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一人一边参观屋子,一边在殿内各个井里倒入不同颜色的药剂。

    安雅疑惑的看着蓝影月手里绯红的药剂,问道:“偶像,你这药剂,跟刚刚我们在假山内发现的是一样的吧。”

    “应该。”蓝影月说完,接着就把所有的药剂倒入了井水里。

    最后,蓝影月让几人在外面等她,她进了海默的藏宝阁,把他所有的钱财一扫而空,看着那空荡荡的屋子,饕餮冷汗直流,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狠了。

    几人若无其事的离开了,一路上走得格外的悠闲,还没等蓝影月回到师门处,清君已经着急的跑了过来。

    看到蓝影月几人,着急的喊道:“师妹啊,咱们无量山来了一个飞贼啊,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就把海默大师的藏宝阁搬空了啊。”

    “哦,那师兄这是要去抓贼么?”蓝影月面无表情的道。

    清君看着她平淡的样子,又想到她和那海默有仇,于是把她拉到一边道:“师妹你可长点心啦,因为你和海默大师有仇,现在他们都怀疑是你偷的。”

    “我?”蓝影月故作惊讶的道:“师兄你觉得我的储物戒指放得下一屋子的东西么?”

    清君冷汗直流,“我当然是相信你的,可是别人不信啊。”

    “等他们找到赃物再说。”蓝影月说完,便笑着离开了。

    秦钰几人已经隐约猜到了几分,但是几人都心照不宣的不开口,可是心情却是十分的好。

    不一会儿,清君宣布比赛延迟,原因是因为海默大师门下所有的弟子都中毒了。

    中毒了也就算了,还是各种各样的毒,有瘫软无力的,有长睡不起的,有大笑不止的,居然还有自残的,只要你能想到的,都有。

    清君看着眼前这一幕,只觉得头都要炸了,他正想转身离开,身后一个弟子却一把拉住了他,妖娆的道:“清君师兄不要走,陪陪我。”

    “滚。”清君看着那万分妖娆的男弟子,实在忍无可忍,一脚踹飞了那个弟子。

    没走出去几步,却看到一个弟子像猴子一样爬上了房顶,身形十分的敏捷。

    清君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就过了一个时辰,整个分院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些人是都疯了么?

    因为他配置了药剂给他们服下,可是一点作用都不起。

    而海默大师自从藏宝阁被盗之后,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一直在书房借酒消愁,到现在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在不停的叹气。

    而罪魁祸首的某人,此时正坐在海默书房外的大树上,看着他这院子里热闹的景象。

    解药当然是没有用的,因为她不但配置了药剂,还用摄魂术控制了一些人,这海默不是很嚣张么,不是跑到翎岩的院子下毒么,她倒是要看看她下的药他能不能解。

    清君原本是想去安慰一下海默,却没想到刚踏进那院子就看到了一脸笑意坐在树干上的蓝影月,蓝影月一袭白衣,笑得十分惬意,对着清君笑道:“师兄,好巧。”

    抬头的那一瞬间,清君的眼前一晃,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身影在蓝影月的身上重叠,一把黑伞慢悠悠的飘向蓝影月,吓得清君大喊出声,“师妹,快下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