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摄魂王妃 > 第一百零五章 惊天逆转
    蓝影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从水晶球的倒影来看,那里面那个银发碧眼的人,明明就是精灵啊,她怎么会变成精灵了?!

    看着水晶球里那欢乐的树苗,蓝影月眉毛一挑,难道是这家伙搞的鬼?难道是因为她拿着这水晶球才会变成精灵?

    于是蓝影月迅速的把水晶球塞到了悲风的手上,果不其然,在水晶球离开蓝影月手的瞬间,蓝影月快速的变回了人类的样子。

    她是变回来了,可是悲风也没有因为那水晶球变成精灵啊。

    看着皱眉的蓝影月,一旁呆愣的水蓝终于回过神来,她激动的冲上前拉住蓝影月,大声的道:“你才是我们精灵一族的神女!”

    “呃?”蓝影月无语的看着眼前的水蓝,淡淡的道:“我是神女,那你是什么?”

    水蓝闻言面上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道:“我是冒牌的神女啊,不冒充神女早就被剥夺了灵魂了,我不想变成傀儡。”

    蓝影月现在关心的不是她是不是神女的问题,而是她为什么会变成精灵,她看着一脸傻笑的水蓝道:“为什么我刚刚会变成那样?”

    “我们精灵族的神树,只有在遇到神女的时候才会有反应,你一定就是神女,这不会错的。”水蓝激动的道。

    蓝影月无语的看着悲风手里变得暗淡无光的水晶球,淡淡的道:“我明明是个人类,又怎么会变成精灵。”

    “你身上一定有精灵血脉,神树是不会错的,不然你看他。”水蓝随手指向悲风,继续道:“他就没有任何反应啊。”

    这下蓝影月愈发的觉得混乱了,如果她真的是精灵,那又是谁把她送到了青龙世家,那原来的蓝影月又去了哪里?

    这背后操控一切的人又是谁?

    “神女。”水蓝两眼发亮的道。

    “不要叫我神女。”蓝影月面无表情的道。

    水蓝脸色一暗,继续道:“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可是你真的不想回到精灵大陆了么?”

    精灵大陆?那对于蓝影月来说不过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罢了,去不去又能怎样。

    “悲风,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我的身份?”蓝影月看着不知道何时已经缩到墙角的悲风,嘴角勾起了浅浅的笑意。

    那笑容看得悲风身后一凉,他谄笑道:“不是怕你接受不了么?”

    “接受不了?为什么?你这理由可是太烂了。”蓝影月又道。

    就在蓝影月距离悲风只有一步的时候,悲风吓得紧紧的贴在墙上,看着近在咫尺的蓝影月,可怜兮兮的道:“你去问凤亦啊,他不让我说的。”

    水蓝看着蓝影月这架势,嘴角一抽,神女这姿势好霸气。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回来的饕餮却十分兴奋大喊了起来,“女人,女人,精灵族神树的叶子!”

    蓝影月无语的看着在空中手舞足蹈的饕餮,凉凉的道:“你干什么?”

    “帮助我灵魂重回身体的药剂,就需要这精灵神树的叶子啊,快点快点。”饕餮根本不知道刚刚蓝影月变成精灵的事情,他现只想赶紧从悲风手里把水晶球抢过来。

    蓝影月嘴角一抽,想了一下,对着水蓝道:“如果我是神女,那我是不是就可以使用神树?”

    水蓝听着她的话,显得十分迷茫,疑惑的开口道:“神女要怎么使用神树?”

    “别担心,我只是要一片叶子。”蓝影月道。

    水蓝一听,立马笑开了,“神女想要叶子那还不简单,只要回了精灵大陆,把神树种进生命之泉,你想要多少叶子都是可以的啊。”

    饕餮和蓝影月默默的对视了一眼,蓝影月道:“除了这个办法呢?”

    “如果没有生命之泉,神树离开水晶球就会马上死亡。”水蓝认真的道。

    蓝影月无语望天,看着悲风手里那水晶球,无奈的道:“你先把水晶球收起来。”

    “好。”水蓝兴奋的收起水晶球,神女一旦出现,那精灵大陆的族人可都有救了。

    饕餮郁闷了,眼睁睁的看着到手的肥肉就那样飞走了。

    “那神女打算什么时候去精灵大陆?”水蓝恨不得立马就飞回去,早已经是迫不及待。

    蓝影月看了看她,淡淡的道:“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完,等事情处理好了,我就跟你回去。”

    “好。”听到蓝影月的答复,水蓝立马忙开了,开始在屋子里收拾东西,不过一会儿,仿佛狂风扫过,这屋子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已经不见了。

    那速度,看得蓝影月和悲风一阵傻眼。

    “我问你,这冰屋里面的飘散的是什么药剂,能够封住人的灵力多久?”悲风突然懒洋洋的开口道。

    “只要不离开这栋楼,你就无法使用灵力。”水蓝笑了一下,又道:“但是,这个药剂对精灵是无效的,对神族和神兽的影响十分大。”

    蓝影月眉毛一挑,那就是她的修为还在了?还没等她开心一会儿,悲风又凉飕飕的道:“你那点小修为在转职强者面前,还是省省吧。”

    “虽然刚刚你变成了精灵,但是你的精灵血脉还没有完全觉醒,等回了精灵大陆,经历了生命之泉的洗礼,那这些垃圾在你眼里也就算不得什么了。”水蓝轻松的开口道。

    蓝影月听着她的话,不由得眉毛一挑,听起来似乎很不错啊,变成精灵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那你知道怎么解除这个药剂么?”蓝影月淡淡的问道。

    一说到这个,水蓝立马就皱起了眉头,还没开始说话,门外却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几人顿时一惊,为何刚刚都没有感觉到有人在靠近。

    水蓝慌张的把假发套在了头顶,蓝影月和悲风立马戴好帽子口罩恭恭敬敬的站在了门口,等了许久门没人开门,紧闭的门就被人轻轻的推开了。

    一个身披斗篷的男人走了进来,门外站在之前他们见过的那个队长,水蓝眼一沉,肯定是那个男人搞的鬼。

    蓝影月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水蓝立马恢复了平日里高冷的样子,冷冷的道:“大长老深夜造访,所谓何事。”

    男子苍老的声音从斗篷下传出,“这里混入了人类。”

    水蓝心里一惊,面上仍旧故作平静的道:“这两人都是今天尹队长送过来的人,难道尹队长还会把人类送到我这里来?”

    听着水蓝的话,那男子发出一串低沉的笑声,在空荡的房间内显得格外的惊悚,“神女这屋子里的摆设倒是十分的简单。”

    水蓝手心里全是汗,刚刚她把东西收起来了,根本就来不及放回去啊,于是她只得胡扯道:“我就是喜欢这种简洁的风格。”

    “那烦请神女让开,我要给神女身后这两人做个测试。”男子嘴里虽然说着请,但是动作可是一点也不客气。

    水蓝被吓得快晕死过去了,蓝影月是精灵她知道,可是悲风,那可是个十足的人类啊,要是被发现,灵力又被封住,那就完蛋了。

    可是那男子根本就不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瞬间来到两人面前,不由分说的便拉出两人的手,在手心滴下了一滴暗红的液体。

    水蓝紧张得快要爆炸了,完了完了,这可怎么办。

    反倒是饕餮,一脸淡定的站在那男人的头顶,抱着双手道:“白痴。”

    那傲娇的声音一出来,屋里所有人都惊呆了,饕餮也被自己吓了一跳,他真的不是故意要说出声音来的,他不过是一时忘记了要跟蓝影月那女人精神沟通了,罪过啊罪过。

    男子疑惑的打量着这个房间,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存在,他再看向蓝影月和悲风,却发现两人手心的液体已经变成了透明的颜色。

    这代表,这两人都不是人类,那刚刚到底是什么声音,他闭着眼睛感应了周围,没有其他人了。

    男子对这个结果貌似很不满意,水蓝却十分高兴,对着男子道:“大长老没事就可以走了,你天天催我挑选男弟子试药,我今天可是听了你的话,没想到你却怀疑我。”

    大长老看了看面色不善的水蓝,一言不发转身离开了屋子,顺便砰一声带上了门。

    “你你你。”水蓝指着悲风,激动的语无伦次。

    悲风嫌弃的擦干手心的水渍,对着蓝影月道:“这垃圾是魔族的人。”

    蓝影月眼眸微沉,“有个暗域就够烦的了,现在又来个魔族。”

    几人还没说上几句话,却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过了一会儿,门被轻轻敲响,门外的人道:“神女,长老请你去议事大厅。”

    水蓝脸色一变,蓝影月对她使了个眼色,她立马道:“你进来。”

    门外的小丫鬟听话的推门而入,水蓝二话不说,随手把门一关,把手中的药剂猛的灌进了小丫鬟的嘴里,小丫鬟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人,就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蓝影月从空间找出许多东西,开始迅速的给两人易容,不一会儿蓝影月那张脸居然就变得跟水蓝有八分想似,在晚上不注意看,根本就看不出来是另一个人,更别说神女参加会议的时候都是戴着面纱的。

    还没等水蓝开始说话,蓝影月示意她安静,然后快速的给她也易了容,随后两人就按照约定前往议事厅。

    两人到达议事厅的时候,大厅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屋顶上镶嵌着闪亮的水晶,大殿两边站立着许多人,大长老站在主位旁边淡淡的看着蓝影月。

    蓝影月面色如常,旁若无人的走向最前排的左边位置站定,优雅高贵。

    看了看站在最末端的海默,蓝影月嘴角轻扬,这么说,海默也不是人类,那他是半兽人?又或者是魔族的人?

    水蓝站在她的身后,低着头,手心直冒冷汗,看来今晚有大事要发生。

    “诸位,今天把大家召集过来,是因为我们这里混入了一个人类,而我们排查了这里所有的人,都没有发现那个人类。”大长老的话一落,下面的人全都炸开了锅,因为他们这个地方进来的多半只有人类的尸体,已经很久没有活人进来过了。

    蓝影月对面的男子凉凉的道:“一定海默白天进来的时候,被人尾随了。”

    看着对面国字脸的高个子男子,蓝影月无声的笑了一下,还真是被你说中了,人还站在你对面呢。

    众人的眼光齐刷刷的看向海默,海默急的满头大汗,“我来的时候万分小心,更何况进来的阵法和机关,常人破的开么?”

    大长老一听,好像也有道理,又继续道:“海默,那你带来的屠龙草为什么变黄了,而且是整棵树都黄了。”

    蓝影月脸色一变,等等,海默带来的屠龙草?蓝影月无语呃对空间里的饕餮道:“他是不是偷了我的屠龙草。”

    饕餮无语耸肩,显而易见啊。

    蓝影月无语了,他之前是人类,可是她现在觉醒了精灵血脉,不可能对屠龙草有影响了,整株都变黄的这种事情,好像的确只有那颗屠龙草做得出来。

    想到这儿,蓝影月眼里闪过一道光芒,学着水蓝的声音冷声道:“若是迟迟查不出那个人类的所在,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能够破阵进入这里的人类肯定不是等闲之辈。”

    饕餮满脸黑线,这女人还要不要脸了,这么变相的在这儿夸自己。

    听着这话,大长老冷笑道:“就算能进入这里,他受到药剂的牵制,对我们也无法造成任何伤害,不过是影响了屠龙草罢了。”

    “万一他配制出了解药呢?我可不想死在这里。”蓝影月冷声道。

    “哈哈哈。”大长老笑了几声,继续道:“这里就大可放心,这世间唯有一人可以解此药,而那个人现在根本不存在。”

    听到这里,蓝影月不禁奇怪了,什么药剂那么霸道,居然无人能解,蓝影月故作轻松的笑道:“也是,这解药的配制如此繁琐,所需的药材如此珍贵,的确很难有人能够配制成功,我倒是多虑了。”

    “倒不是有多繁琐,而是这药剂是暗域流传而来,配制的时候加入了罂粟种子,没有罂粟花瓣根本无法解开,而那罂粟空间的主人早已经在多年前就已经死亡,所以这药剂自然就无解了。”

    蓝影月闻言一愣,罂粟花瓣?这个她可是太不缺了。

    ------------------

    每次一看到均定掉了,我连码字都没有了力气,倒下(看完书自觉投票昂,每次都要人家提醒你们,哼,晚安)(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