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摄魂王妃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实力碾压(一)
    “女人,你好歹有点紧张感好不好,这些骷髅可不是省油的灯。”饕餮无语的看了蓝影月一眼,脸上没有半分紧张的神情,凉飕飕的道:“开始。”

    蓝影月的身影快速的在骷髅中间穿过,所过之处熊熊大火剧烈的燃烧起来,不过蓝影月脸上的笑容很快就僵住了,因为她发现这些骷髅根本就烧不动啊。

    为首的骷髅看着自己身上燃烧的火焰,发出了一连串诡异的笑声,随后双手一挥,那火焰便快速的朝蓝影月飞了过来。

    “冻结。”蓝影月快速的挥出一道冰墙挡在自己的面前,撇嘴道:“这东西还真是讨厌,居然烧不动。”

    蓝影月所在的密室看不见外面,但是安然在外面却能够透过机关将里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虎,当看到蓝影月放出火焰的时候,安然不屑的笑道:“就这点能耐,我还是高看你了。”

    安然再不关注蓝影月,开始大肆搜刮宫殿内的宝物,当然她并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假的。

    就在安然离开后,饕餮打了个哈欠道:“安然走了。”

    蓝影月闻言迅速拿出了饮血,快速的朝那些骷髅射了过去,原本刀枪不入的骷髅,在遇到饮血后瞬间变成了渣,根本没有一点抵抗力。

    就在蓝影月处理完骷髅打开密室门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想起了一个十分好听的男声:“就这样走了?”

    蓝影月闻言猛的回过头,只看到满是灰尘的密室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虚影,他面若桃花,笑容十分的轻柔,此时正带着醉人的笑看着蓝影月。

    “是谁?”蓝影月问饕餮道。

    饕餮有些不确定的看着那道虚影,许久低声道:“这是神域的一位超级空间法师,不过多年前就已经死了,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空间法师?蓝影月眉毛一挑,突然想起刚刚捡到的珠子,难不成这人是想要要回那个珠子么?可是那个珠子在仍旧空间之后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啊。

    “我确实已经死了。”男子又道。

    饕餮和蓝影月猛的对视了一眼,刚刚他们两个是在空间里进行对话的啊,这个人会不会太变态了,居然听到他们说话了。

    男子看着蓝影月变幻莫测的脸,身子慢慢的飘向了蓝影月,蓝影月下意识的往后退,那男子笑道:“不要怕,我告诉你找到宝物的方法。”

    蓝影月正想开口说话,耳边却传来一阵轻语,蓝影月听着他说的话不由得嘴角一抽,谁先出来的方法那么变态。

    “你既然能够吸收天元珠,就说明你身上有空间,罂粟这次的眼光倒也不错,也不枉我在这里等你多年。”男子说完这话,就把手轻轻的放在了蓝影月的头顶,一股冰冷的气流快速的从男子的手上传达到蓝影月的身体。

    蓝影月的眉梢和发烧快速的结霜,整个身体仿佛置身冰窖一般,完全失去不能动弹。

    想到他刚刚的话,蓝影月也是一头雾水,什么叫等她多年?难不成这人还认识她,就在蓝影月打算一会儿问问他的时候,他的身体却慢慢的在空气中消失了。

    “杀掉罗刹。”这是男子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蓝影月正想说话,只觉得体内的灵力四处乱窜,饕餮被她体内的力量惊到,赶紧道:“快打坐。”

    “嗯。”蓝影月就地而坐,快速的开始打坐。

    饕餮站在蓝影月的边上,盯着蓝影月看了许久,凉飕飕的道:“你这次可真得感谢安然了,不然你也不可能遇到这位大师,而且他还把他的力量传授给你了,这下好了,有了迷魂术,又有了强大的空间之力到了暗域,可是够他们喝一壶的。”

    听着饕餮的话,蓝影月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凉声道:“那叫摄魂术。”

    过了许久,蓝影月从地上站了起来,在密室内转了一圈,顺走了几本满是灰尘的秘笈,走到门口的时候,蓝影月回过头庄重的跪在地上,郑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男子传授了他功力,就等于是她的师父了,她不知道他因何而死,但是罗刹她一定会杀。

    就在蓝影月走出密室后不久,就看到秦钰几人朝她奔了过来,此时几人衣衫褴褛,身后正跟着一群密密麻麻的蜈蚣。

    蓝影月摇了摇头,这几人怎么走到哪儿都能招惹魔兽。

    虽然嫌弃他们,但是蓝影月也不能坐视不理,而且,她刚好可以试试空间之力的第二层。

    蓝影月飞身上前,五指成爪,轻声道:“定。”

    刚刚还奔腾的蜈蚣,瞬间就停下了脚步,呆愣着定在了原地,瞪着大眼睛死死的看着蓝影月。

    这个结果就算蓝影月本人都没有想到,因为以前她的空间领域可是才能有一点点的空间啊,如今居然可以控制几平米的空间了,不错不错。

    几人惊魂未定的回过身,却看到蓝影月拿着一把小匕首,对着最近的蜈蚣一刀切了下去,然而,那个蜈蚣居然毫无反抗。

    “这,这不科学。”秦钰无语极了,这可是八阶魔兽啊,怎么可能不反抗的任人宰割呢。

    蓝影月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手一挥,火龙席卷而过,地上的蜈蚣瞬间变得连灰都不剩了。

    “钰哥哥,我为什么觉得才一个时辰不见,偶像又变强了。”安雅盯着蓝影月从头到脚的打量了几遍,只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刚刚偶像那火龙的威力,明显就比刚刚进宫殿的时候要强很多了啊。

    林谦看着安雅,缓缓的点头道:“小轶怕是很快就要突破了。”

    安雅一听,惊讶的捂着嘴道:“那就是偶像要变成转职强者啦。”

    “变态,真是变态。”秦钰摇了摇头道。

    “好恐怖。”安雅撇嘴道。

    这时,一直不说话的东方寒突然转身就往外走,秦钰对他这举动甚是不解,大喊道:“东方寒,你去哪里。”

    只见东方寒头也不回的扔下两个字:“修炼。”

    几人瞬间一惊,对啊,他们

    赶紧修炼,不然不是给小轶拖后腿么?

    看着几人的举动,蓝影月简直是哭笑不得,朗声道:“我已经知道秘笈室在哪里呢,你们确定这就走?”

    几人刚刚迈出去的脚步瞬间收了回来,秦钰立马冲过来道:“修炼也不急于一时啊。”

    “对对,就是。”安雅点头道。

    “这次,我觉得秦钰说得很有道理。”林谦笑着点了点头,果然跟着小轶有肉吃。

    蓝影月无语的看了几人一眼,转身就往楼梯上走去,安雅一看郁闷的道:“偶像,上面的房间连柜子我都翻过了,没有什么秘笈啊。”

    秦钰看着蓝影月走进一个狭小的房间,不由得嘴角一抽:“小轶,你是在逗我们玩么?”

    这个地方,他刚刚都已经来了很多遍了。

    只见蓝影月走进了那个小房间,漫步朝书桌走了过去,书桌上放着两张纸,一张写了一首诗,而另一张是白纸。

    蓝影月自然的拿起笔就开始在那白纸上写字,这下几人郁闷了,不是来找秘笈么,怎么还练字起来了。

    不过看着蓝影月一脸认真,几人也不敢上前打扰。

    就在蓝影月落下最后一笔的时候,那纸张慢悠悠的飞到了空中,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随后他们的面前就出现了一扇门。

    这一切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秦钰几人呆愣着看了一下,蓝影月开口道:“走。”

    “好。”几人回过神来,赶紧跟着她进了那扇门,进去之后眼前的景象已经完全变了,四座独立的阁楼分别立在周围,中间是一个极大的擂台。

    四个阁楼分别写着,秘笈殿,神兵殿,仙药殿,神器殿。

    而且,他们还在这里看见了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安然和血魇。

    安然看到几人的时候,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那个机关他们怎么会懂,不过他们来了也好,不然没有对手也是无法完成挑战的。

    “哎哟,本来好好的心情,现在突然就不好了。”秦钰往旁边的石墩上一坐,满脸不悦。

    “血冥那个没用的,放安然跑了就算了,那已经晕死的血魇怎么也跑了。”饕餮不满的道。

    “不过,偶像你好厉害啊,你怎么知道进来的方法的。”安雅一脸崇拜的看着蓝影月道。

    “靠这里。”蓝影月指了指自己的大脑,一脸傲娇。

    饕餮嫌弃的看着蓝影月,还不是那位大师告诉她的,不然蓝影月怎么可能进得来。

    “师兄,你一定要打败他们,不能让他们拿到一点宝物。”安然娇嗔道。

    看着血魇那宠溺的眼神,秦钰无语的摇了摇头:“那么强大的修为,居然是个瞎子,被这个女人耍得团团转都不知道。”

    林谦对那两人无感,抬步走向了一边的布告栏,看完后回身对着几人道:”能不能抢得秘笈,就看我们自己了。”

    几人闻言,立马上前查看,看完之后秦钰不由得骂道:“艹,谁定的破规矩,非的两人组队,而且还不能是同一个队伍持续进行四场,我们哪里打得过安然啊。”

    安然自然也是听到了几人的一轮,她得意的抬起下巴道:“有我师兄在,你们谁也别想欺负我。”

    听到这话,秦钰不禁笑了,冷声道:“安然,我就没见过你那么恶心的女人,你不装会死啊。”

    “会的。”林谦看了一眼安然漆黑的脸色,开口道:“要是知道她原本的样子,只怕血魇早就离他而去了。”

    安然看着几人,心里怒不可遏,但是又不能表现得太过,以免让血魇发生异常,于是拉住血魇的胳膊撒娇道:“师兄,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

    血魇看着她这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都化了,柔声道:“师妹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

    “我们要怎么分配啊。”安雅撅着嘴道,她实力最弱,跟着谁她都是会拖后腿的。

    “它只说了不能同一个队伍,那换掉一个人就好了,你们每人轮流跟我打一次。”蓝影月想过了,这是最好的办法。

    听了她的话,林谦的眉毛皱了一下,柔声道:“四场下来,会不会太累了。”

    “别担心,他们不也是四场,更可况血魇刚刚受了伤,我们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蓝影月说完,对着安雅道:“小雅,一会儿听我指挥。”

    “好。”安雅跟在蓝影月身后,双手紧紧的抓着袖子。

    看着安雅那紧张的样子,安然柔柔的对着血魇道:“安雅虽然不懂事做过许多对不起我的事情,但是她好歹也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你下手不要太重了。”

    听着安然的话,血魇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头道:“你就是太善良,这样容易被别人欺负的,对不起你的人统统都该死。”

    “无耻,太无耻了。”秦钰无语极了,这安然不要脸的成都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颠倒黑白,搬弄是非,简直让人无法冷静。

    蓝影月自然也听到了他们的话,她侧过脸对着安雅道:“一会儿一定让你出了这口恶气。”

    安雅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拿出了魔法杖,两个队伍站到了擂台上方,一道蓝色的光晕从脚下散开,代表着比试开始,先跌下擂台的一方输。

    “师妹,你在一边看着就好,我一人足矣。”血魇一样,古琴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不过是两个蝼蚁,他一招就可以要了他们的命。

    安然一听,得意的看了蓝影月和安雅一眼,有个免费的打手,还是相当不错的,希望血魇不要让她失望才好。

    还没等血魇出手,火龙已经到了安然的面前,安然快速的一闪,怒道:“蓝影月,你为什么攻击我。”

    “安然,我说你有病吧,你自己不出手,还不准别人打你?”安雅呛声道。

    血魇的目光一冷,指尖一弹,音刃对着安雅的喉咙就飞了过去,凭安雅和蓝影月的修为,根本就无法挡住他的权力一击。

    秦钰几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安然看到这一幕,低下头和血魇相视一笑:“师兄真厉害。”

    但是等了许久,仍旧没有听到安雅被打下台的声音,两人抬头一看,却看到那音刃不知为何调转了头,此时音刃距离安然的喉咙已经只有一米。

    -----------------

    八月的最后一天,九月就要开始了,新的一个月,大家要一起加油~爱你们~(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