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燃钢之魂 > 第五十四章 摧锋于正锐,挽澜于极危
    阴沉的天幕之上,因战斗结束,浮空战舰尖锐的警报声逐渐止息,如今,只能听见魔能炉心全力运转带来的嗡鸣在暴雨和狂风间回荡,看见闪烁着的探照灯在云层之中来回扫射。

    黑龙受创退走,周围的那些没有理智的狂龙也全都随着领头者一齐落荒而逃,它们抛下漫天飞灰和残骸,匆忙的飞进积云躲避人类的追击,也不管自己投身而入的那一片云层究竟是雨云还是雷云。

    浮空战舰烈风号中,负责维修魔能器械的勤务人员匆忙的在战舰中央区来回穿梭,这次战斗虽然不是浮空战舰的首战,但却是头一次面对如此多的飞龙,也是第一次炉心全负荷运转,如此珍贵的作战数据,他们需要尽快收集据,然后发送给帝国。

    指挥室里,烈风号的舰长,一位两鬓斑白的中年人坐在自己的大椅上,阴沉着脸听着周围人员的汇报——大致就是这一战击杀了多少狂龙,消耗了多少能源,残余的补给是否充足,距离远海圣山究竟还有多远——诸如此类,大致就是这些问题。

    本来,这些其实都是些大好消息,放在往日,舰长肯定会兴奋不已,但是如今,他却没有半点兴致,看见一旁仍在滔滔不绝说着没用废话的下属,这位中年船长用冷漠的语气道:“我不要听这些没用的屁话——伯爵大人现在在哪里?”

    他的心情的确有些差,首先是因为刚才【死烟】格兰蒂的出现,差点就无声无息的将他们全部杀死在战舰内部,强大的负能量云雾完全可以绕过坚硬的装甲,通过各种缝隙,甚至是直接跨越空间将他们的生命力一点一点的侵蚀殆尽——浮空战舰面对黄金级和以下的存在,的确是一个大杀器,但面对极意级的强者,却也未必比一个钢铁棺材好多少。

    作为一名人类,没有人会对自己的脆弱无力而感到高兴。

    注意到了舰长如今的心情,一侧观察侦测法阵的工作人员立刻回答道:“伯爵大人已经在两分钟前回到了甲板,现在已经抵达了他的房间。”

    “……那么,继续朝圣山方向前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中年舰长看着远方天际处,逐渐亮起的圣洁光辉,低声对周围的工作人员嘱咐道:“他们已经过来接应我们了,做好准备。”

    “是!”

    而烈风号另一头,乔修亚的房间。

    伴随着略显急促的脚步声,房门被粗暴的打开,随着一脸严肃的战士进入,这间算得上宽敞的寝室内弥漫着凝重的气息。

    巨大的钢元素初号因为体型问题,站在门口,没有进来,而原本正在寝室内休息的黑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看向自己情绪明显有些不对的主人。

    ——刚才的战斗出了什么意外?

    半龙心中如此猜测道,但它自己却立刻将这个猜想否决,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无非就是几条飞龙而已,要不是它有点恐高,外加高空中的火元素稀薄,单单是它一条龙就能保证浮空战舰的安全,要知道,它可是从伊尔格纳世界和石魔的战场上一路杀出来的存在,狂龙的集群虽然看上去气势逼人,可论起数量却又怎能比得上铺天盖地的混沌军势?

    且不管半龙在那里疑惑的瞎想,乔修亚右手处,被紧握的银白色大剑上亮起了魔力的光辉,伴随着翻涌着的元素浪潮,一脸惊慌的银发少女就这样出现在了战士眼前。

    萤在化作人形之后,连忙从战士手中将黑色的巨斧接住,她毫不犹豫的伸手摸向斧刃,然后立刻轻声痛呼道:“烫烫烫——好热!”

    仅仅是刹那,银发少女白皙的手掌便变得通红无比,作为魔力化身的灵能躯体,这意味着斧刃上的温度比想象中的更高,想到这里,萤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用担忧的眼神看向自己的主人。

    “……现在还不能化成人形,情况有点严重。”

    沉默了一会,乔修亚凝视着少女手中的黑色大斧,肃然道:“我先试试。”

    话毕,他便伸手,按向仍然炽热无比的巨斧斧面。

    神机的本体,就是这一把把武器,萤是银白色的巨剑,而凛则是这一柄黑色的巨斧,他们两的人类形态,不过是为了方便交流,方便一同四处游历而制造出来的形体,毕竟一人高的巨剑巨斧实在是有些难以携带,而两个人类则能一同行走。

    神机作为被特意制造而出,针对饥荒邪神眷属的武器,它的坚固程度胜过这世间的绝大部分装备,虽然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但仅仅是斩钢断铁,坚不可摧这点就足以称得上是神兵,加上他们还都有着自我意识,能够振幅有着血脉契约的主人的力量,哪怕是传奇级的神兵也未必能胜过他们。

    但这种坚固程度,也是有极限的。

    “没事……没什么大碍。”

    使用自己的斗气,谨慎的探索着黑色巨斧的内部,乔修亚一边尝试着沟通凛的精神世界,一边松了口气道:“只是稍微有些负荷过头,凛有些承受不住,晕了过去而已。”

    黑色神机的结构并没有被破坏,虽然斧面上满是他斗气的残余,带来了极高的热量,但并没有抵达神机真正的上限。

    “斧面上的热量虽然有些超乎寻常,但是还在神机的承受范围之内,只是战斗的时候我的灌注斗气方法太过粗暴,忘记照顾凛的感受。”

    对着萤复述着自己的结论,说到这里,战士的脸色不禁有些尴尬和无奈,他的心中不禁出现了一丝荒唐的喜感。

    ——神机居然被他的力量给冲晕了。

    要知道,以往的拉德克里夫家的家主,他们持有神机,能发挥出血脉契约的多少能力,都还要看天赋,能承受一柄神机并且自如的使用它战斗,都算得上是天赋优良,就好比说他那早死的老爹贝鲁奥·德·拉德克里夫,仅仅是能够轻松使用老管家‘凡’所化身的神机,就能够在帝都打出名头,令皇帝陛下也记忆深刻。

    而轮到他,却是可以一个人使用两把,轻松无比,甚至还能反过来让神机负荷过头。

    这固然有着拉德克里夫家族以往从未出现过极意级强者,所以设计方面没考虑到的原因,但也足以说明乔修亚的特殊和强大。

    “刚才凛的气息,在战斗后突然消失,实在是吓了我一跳。”

    既然确定黑发少年不过是昏了过去而已,乔修亚的脸色也重新恢复正常,他坐在自己寝室的椅子上,对一旁坐在床头,仍然有些担忧的萤摇着头道:“我还以为出了什么意外,就连追击都没有,就这样让格兰蒂轻松的逃跑。”

    说到这里,乔修亚的语气转为冷厉,他露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我记住它的气息了。”

    很明显,战士已经彻底将这段时间担心受怕带来的抑郁感转移到了格兰蒂的身上,在他的心里,那头该死的黑龙已经彻底成了一具尸体,即将面临抽筋扒皮之苦。

    “嗯……知道了,主人。”

    一旁,萤有些心不在焉的抱着凛的本体,银发少女在听见乔修亚的话后,面色的确是轻松了不少,既然自己的弟弟没有事,那么问题就不大,可即便如此,她的心情却振奋不起来,哪怕是久违的和主人一起战斗这件事,也没办法令少女感到高兴。

    黑缓缓靠近有些闷闷不乐的银发少女,它想了想,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萤的脸一下,而少女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半龙舔了第二下后,表情才慢慢的从郁闷转换为恼羞成怒:“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舔我!”

    萤平日有些小洁癖,要说是非常爱干净也不至于,她就是不喜欢身上有其他的异物,更别说口水这种湿哒哒的东西了,所以每次黑舔她,少女都会非常生气,而半龙屡教不改,似乎把欺负神机小姐当成了每日一乐。

    但是现在,却是黑为了让莹的心情稍微振奋一点的刻意而为。

    “……”乔修亚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虽然他心中仍然有些沉重,但看着这一幕,他还是无声的笑了起来。

    黑的智慧已经越来越高,与其说是接近人,倒不如说已经和人类一样,同样能够思考,有着喜怒哀乐,会尝试鼓舞自己的朋友,帮助友人走出困境,平时看不出来,只是因为它受限于自己的体型,没办法和众人互动而已。

    仅仅是易形之坠,已经不够了,或许半龙需要一些更加珍贵的宝物或者魔法,用以融入乔修亚的生活之中。

    但就他看着黑和萤在床头打闹的时候,战士的面色突然一凝,他眨了眨眼,扫过四周,然后便无声无息的离开自己的寝室,来到了外侧的走廊。

    在门口守候着的钢元素初号看见自己主人的身影后,立刻发出了滋滋的回应声,而乔修亚对它微微点头,示意安静,然后便举起右手,斗气的波动扩散,将这一片走廊内的所有侦测法阵全数压制。

    而与此同时,一点光芒从虚空中凝聚,形成了一个古朴而神圣的符文,随后,以这符文为中心,无穷圣光扩散,进而化作一位朦胧的光之人形。

    这人形的面容迅速的凝实下来,一名白发苍苍的金眸老者就这样出现在了战士的身前,他看着眼前的乔修亚,然后微微点头,轻声的说道:“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

    “你好。”

    “你好,教皇冕下。”

    干脆利落的向这位看上去和蔼的老人致敬,乔修亚也没想着废话和寒暄,而是直接了当的问道:“您怎么来了?我马上就要抵达圣山,那个时候接见就好,何须现在使用圣光化身秘密前来,还要我屏蔽周围的视线。”

    刚才在房间之中,战士就收到了教皇的传讯,他说有件事要和乔修亚交流一下,并尽可能的避过其他人。

    虽然有些奇怪,但是乔修亚也没理由拒绝,不过他需要一个解释。

    “年轻人,你实力的进展,超乎我的想象。”

    而伊格尔教皇却没有立刻回答战士的问题,他先是打量了一下乔修亚的身体,然后带着一丝欣慰的笑意点头道:“执圣贤之权柄,行正义之事业,你的道路的确应该是一片坦途,但即便是如此,这速度也快到有点超乎我的想象。”

    此时老教皇的化身,比起以前乔修亚在北地所看见的,要凝实不知道多少倍,要不是亲眼看见对方是由圣光一点一点组成的身体,单凭外表,战士完全无法区分眼前之人和真人的区别。

    对于伊格尔教皇的感慨,乔修亚耸了耸肩,没有回答,他实力之所以如此迅速的变强,一是因为系统,二也是因为他自己每日都在辛勤的锻炼,毕竟这是真实的世界,没有无穷无尽的副本和野怪,如果不是因为卡尔利斯和伊尔格纳世界中的混沌大军,乔修亚的实力也不可能进展神速。

    而此时,老教皇也开始回答战士的问题:“伊斯雷尔对你们一路行来的所有势力都打好了招呼,不然这艘新锐的浮空战舰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通过诸国领空,早在你们抵达远南的时候,那珂要塞方面就通知了圣殿方面,而在你们和狂龙交手之前,各大主教和我也都早已发现了你们的踪迹。”

    这点乔修亚完全相信,毕竟这里可是圣山周边,这么大一艘浮空战舰不可能发现不了,他们之所以不提前接应,大概就是想要看看烈风号的战斗力如何。

    看伊格尔教皇的表情,他似乎很满意。

    “这一艘战舰,或许无法抵挡极意级的巨龙领主和传奇巨龙,但却能很好的压制那无穷无尽的狂龙大军,的确是战争时期的利器。”

    对于帝国方面的支援,老教皇先是表示了一番官方式的谢意,然后便用平静的语气说道:“乔修亚,我之所以要你屏蔽周围的视线,是因为接下来的事情,不能让其它人知晓。”

    “你们指名邀请我前来帮忙的那件事?”

    微微点头,乔修亚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严肃的说道:“尽管直言,教皇冕下,我既然来了,就必能遵守承诺,帮助你们将其完成——是要我前去狙击狂龙的军势,斩杀它们的首领?”

    “不是。”听见战士的话后,老教皇微微摇头:“坚守圣山这件事,由我们和你的这艘浮空战舰来办就够了,只要能够保证狂龙无法冲破神术法阵的阻拦,一名极意的多少,其实并不重要。”

    “您确定?”乔修亚微微挑眉,他有些惊讶的说道:“真的不需要我?虽然有些年轻,但我可以保证,作为一名极意强者,我的实力绝对合格,有了我的加入,圣山的防御必定固若金汤。”

    “我相信你,乔修亚。”用异常坚信的口气回复道,伊格尔教皇对战士的信心似乎比他自己还足:“你能正面击退【死烟】格兰蒂,足以证明你的实力在极意一阶也算得上是强力,你一个就可以阻挡狂龙的一个军团,这是母庸质疑的事情。”

    “但,正是因为相信,所以才有更加重要的任务需要托付给你。”

    说到这里,伊格尔的话语微微一顿,他低声肃然道:“有我在圣山和那几头传奇巨龙对持,那么七神教会的大神殿便不会失守,但是阿诺斯之渊那一边,我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老教皇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他金色的双眸中闪动着神圣的光辉,仿佛能够照破历史迷雾,窥见未来的一角,伊格尔用肃穆无比的语气,对同样严肃的乔修亚叙述道:“那里有着一条深渊裂缝,而五色龙族明显已经和瘟疫邪神与深渊做了交易,我担心他们会尝试以那条缝隙为原点,暂时开启深渊之门,将它们在深渊中的援军送出来!”

    说到这里,他的预见似乎还没有结束,老教皇将双眼微微眯起,继续沉声道:“而且,我似乎能够看见,那里在几十年后,将会成为这个世界灾祸的源头之一,假如不趁着现在将其拔出,那么它就会变成寄宿在迈克罗夫世界上的一颗毒瘤,遗祸千年。”

    “……半点不错。”

    缓缓的点头,乔修亚在听完伊格尔教皇的猜测后,果断的认可道:“的确如此。”

    他如此轻易的表示认同,正是因为前世的发展一切都和老教皇所猜测的一样——阿诺斯之渊成为后世三大深渊之门中最恐怖的海渊之眼,恐怕就是因为在龙祸时期,堕落的五色龙族在那里做了些什么手脚,不然一个普通的时空裂缝,绝不可能发展到那个地步。

    “那么,教皇冕下您是要我前去阿诺斯之渊,找到那个深渊裂缝,然后毁掉它吗?”

    用平静的语气说道,乔修亚握紧了拳头,毫无迟疑的保证道:“没有问题。”

    他无需发下什么惊心动魄的誓言,因为战士的话语便是承诺,而承诺一旦说出,那么就必定会完成。

    “是的,不过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微微点头,伊格尔微微一笑:“通过七神的神谕,我大概知晓深渊裂缝的所在,它位于阿诺斯之渊最深处的大漩涡中,或许深入海底,你一个人或许压根找不到,所以罗布泽克团长,洛兰达骑士,萨雅大修女以及其他我邀请来的强者将会同你一齐寻找深渊裂缝,你和罗布泽克作为其中实力最强的人,都是领头者,他们会服从你的指令。”

    说到这里,老教皇将视线从乔修亚身上移开,他看了看一旁沉默着的钢元素初号,眼神中闪过一丝奇特的光芒,但随后他就注意到了房间中的情况,然后眉头微微挑起。

    “乔修亚,你的武器似乎出了一点问题。”

    伊格尔轻声说道,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关心:“需要帮助吗?”

    作为交换,他自然知晓神机对于契约者的意义,那是就是最为亲近的亲人和伙伴,他有些担心这或许会对乔修亚的状态有一些不好的影响:“假如你愿意相信教会的技术,可以暂时将他交给我来治疗。”

    这位教皇陛下有些风趣的说道:“以圣光的名义,绝对没有后遗症。”

    “……多谢。”

    对于伊格尔的善意,战士表示非常感谢,但他认真的摇头道:“不必了……其实我有一个更好的方法。”

    说到这里,战士沉默了一会,而老教皇则是安静的等待。

    随后,乔修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头,做出了决定。

    “假如可以的话,我想请您帮我一个忙。”

    乔修亚凝视着眼前老者金色的眸子,用认真无比的语气,诚恳的说道:“希望您能将萤和凛带去圣山,将他们加强到足以适应我力量的地步——或许这有些唐突,但希望您能在圣山好好照顾他们。”

    “不,这不唐突,我理解你的感受。”微微摇头,伊格尔摆了摆手,他深深的看了战士一眼,面色有些古怪:“这并不麻烦,对于教会而言,照顾两名神机并非是一件大事,但是,乔修亚……”

    说到这里,老教皇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这样一来,你就没有武器了——教会的力量的确能够加强你的神机,可是绝对赶不上你前去阿诺斯之渊的时间,看你的表情,你似乎也不打算借用圣山的圣器来战斗。”

    他玩味的说道:“——没有武器,你也敢去阿诺斯之渊?那里可是永恒的风暴地带,在漩涡和巨浪之中,甚至有着数百米体型的海洋巨兽出没,这一路困难无比,就算是全副武装的你也未必能够轻松抵达目标,更何况双手空空。”

    “哈哈,教皇冕下。”

    在听见伊格尔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后,乔修亚的面色便轻松了不少,对于老教皇的疑问,他只是轻轻一笑,然后无所畏惧道:“正是因为艰难险阻,所以我才要去。在你看来,就连我都会觉得困难,那么对于其他人而言,岂不是更加麻烦?”

    “摧锋于正锐,挽澜于极危——这才是我站在这里的原因。”

    “而且。”

    脸上挂着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战士握紧了自己的双拳,眼中闪过一丝凶恶的冷光:“偶尔不用武器,也是一种挑战和乐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