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 > 第148章 在她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第148章 在她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你什么意思?”

    楚洛寒不解的看着龙枭,他刚才的话没说清楚,还是她没理解清楚?

    龙枭点头,“没错,这里现在是我的房子,你可以查问房东,现在房子的主人是谁。”

    该死的!

    “好,是你的房子,我走。”楚洛寒说着就要离开,但苦于人还在某人的怀里根本就走不掉。

    龙枭审视小女人气结的表情,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楚洛寒的情绪变化会这么明显,分明她前几天还是好好,他们之间一起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她到现在还没感觉到他的感情是真的?

    “楚洛寒,你脑袋里面装的是石头吗?为什么就是一窍不通?”他真的气极了,也清醒了,反而不知道怎么跟她对话了。

    强制过,温柔过,绝情过,也浪漫过。

    他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了,于是他索性问她,“楚小姐,不妨你来告诉我,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我爱上你了,放不开你了,现在你却要告诉我你要离婚,要走。你让我怎么办?”

    这是第一次,楚洛寒看到一向百毒不侵浑身铠甲的龙枭放下了一身的刺,将自己彻底的展示在她的面前。

    楚洛寒忍着眼泪,她真怕自己实在绷不住告诉他真相,“龙枭,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才好?你留在我心里的伤疤太深刻了,愈合不了,我尝试着接受你,可是我做不到,一想到你和莫如菲……我就……恨不得杀了你!”

    “那你杀了我吧,如果能让你解恨,杀了我吧。”

    这个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龙枭继续说,“你想去非洲支援,我不阻止你,我在中国等你回来。还不行?”

    被气到没脾气了,他决定哄着她,好好陪着她,她闹,他随她闹好了。

    楚洛寒觉得自己要疯掉了,要崩溃了!

    “龙枭……我不爱你……你做什么都没有用的,明白吗?我不爱你了!”

    一句话,宛若惊雷,房间内彻底的安静了。

    龙枭被她的话激的半天没说出一个字,两人沉默着,没有任何人打破沉寂,一分钟像一个世纪漫长。

    终于,在心脏都要暂停跳动的时候,龙枭板正了女人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她,“你说什么?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刚才说什么?”

    与其让他难受,不如让他先崩溃,彻底放手,以后就带着对她的恨好好开始新生活吧。

    “你没听错,我不爱你,龙枭,我对你的爱早就在三年里消耗干净了,你记住,我楚洛寒从今以后不会再爱龙枭。”

    男人身上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眼睛失焦的看着女人,很久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手蓦地一垂,失去了支撑,趴在了她的身上。

    楚洛寒憋着眼泪,惨白的脸差点被她憋出血痕。

    “你走吧,或者……我走。”

    身上的男人没有举动,高大的身影压在她身上,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觉得自己和她是贴近的。

    龙枭冷笑,气息里面仔细听甚至可以听到哭腔。

    “楚洛寒,你真够狠心。”

    她瞪大眼睛不让眼泪出来,“彼此。”

    花费了所有的力气从她的身上起来,再不起来,他可能要把女人压坏了,“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不能阻止我爱你,楚洛寒,你是我龙枭的妻子,你哪儿也躲不掉。”

    躲不掉就不躲了,日后她就是他的丧偶了。

    “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他再不走,她真的会撑不住。

    龙枭眼眶猩红,

    心痛的若尖刀利刃在一下一下的切割,痛的发疯,痛的发狂。

    龙枭修长的手指捏紧女人的下巴,附身狠狠侵占她的唇!

    就算再也无法得到他的心,他也要在她的身上留下至于他的痕迹!

    一记残暴的吻带着男人的愤怒暴虐的施加在她的身上!狠狠的,不假思索毫不留情!

    楚洛寒企图挣扎,可浑身的血液都被男人点燃,每一个细胞都在嘶吼,都在咆哮。

    男人粗粝的大手“撕拉”扯碎她的上衣,光洁干净的肌肤呈现在他面前,随着女人大口大口的呼吸,胸口剧烈起伏,每一下都让盛怒之下的男人血脉喷张。

    “额!!”

    胸口突然一阵刺痛!

    龙枭咬了她!

    牙齿嵌入她的肌肤,刺透了肌肤,渗入了血液,刮破了真皮和血肉,在右侧的胸上刻下了男人的齿痕。

    血水溢出她的身体,在他的唇上留下了猩红的血迹。

    “你疯了!龙枭!你疯了!”

    这样他会被传染的!会被传染啊!

    楚洛寒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甩开龙枭的手臂赤脚跑到浴室,端着一盆水跑出来,冲着男人的头哗啦泼下来!

    男人头发被泼水,衣服也被淋透。

    抓起水杯,也不管里面是什么水,“漱口!龙枭,漱口!把血吐出来!吐出来!”

    龙枭嘴巴沾染了血迹,身上被水淋湿,头发上湿哒哒的往下滴水,狼狈的笑起来,裂开嘴角就是猩红的血液。

    “啊!!!”楚洛寒摔碎水杯抱着头嘶喊,涕泗横流,泼妇一样伸手去扒开他的嘴巴,“吐出来!吐出来!快点吐出来!龙枭!你特么吐出来!”

    龙枭好像是累极了,抓着楚洛寒的肩膀,把自己的下巴搁在她肩膀上,“你身上的痕迹只属于我,你别想抹掉。一辈子都只属于我。”

    楚洛寒听不到他在说什么,疯子一样挣开他的怀抱,泣不成声的撕扯他的嘴角,“我让你把我的血吐出来!”

    酒水!消毒!

    楚洛寒得了失心疯一样打开冰箱,还剩下最后一瓶鸡尾酒,已经冰的拔凉,她咬开瓶盖,对准龙枭的嘴巴发狂的往里面灌!

    “咳!!噗——”

    龙枭来不及呼吸,酒水全部喷洒出来,口中的血液也被酒喷出来。

    楚洛寒继续扒开他的嘴往里面灌酒,“吐出来!吐出来!”

    这个女人已经彻底的疯了,这是龙枭的直观反映。

    一把夺走她手里酒瓶摔在地上,玻璃瓶碎成了无数片,龙枭板正她的肩膀看她衣衫不整的样子,问她,“好玩吗?这样好玩吗楚洛寒?”

    楚洛寒腿一软跌坐在沙发上,浑身痉挛般抽搐,要是龙枭感染了艾滋病,他们真的可以死在一起了。

    呵呵,老天可真会开玩笑!

    特么的,真会开玩笑啊!

    “呵呵,呵呵……”楚洛寒倒在椅子上笑起来,“龙枭……”

    龙枭被她叫的满心莫名,还以为她是被他那一口咬的太痛,气疯了,原来不是,她在笑,她边笑边说,“龙枭,以前我不相信命运的,可是突然我有点相信了。”

    “洛寒,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她又哭又笑,可不就个疯子?

    楚洛寒从地上爬起来,翻出了维修好的电话,里面有一张不怎么用的手机卡,“季助理,龙枭在我这里,你过来吧。”

    “楚洛寒,这里是我的房子,你让我走?”

    也是啊,她刚才急疯了,什么都忘记了,“哦,对,那我走,该走的人是我。”

    楚洛寒说着去拉行李箱,龙枭大手拽住了她的手臂,目光看着她身上的齿痕,懊恼愤怒的闭上眼睛,“你就这么不想见我?”

    “是,我不想再见你。所以让我走。”

    从此天涯路远,你我互不相干。

    龙枭的手一刻没有放开,“洛寒,不管你爱不爱我,我对你的爱不会变了,我会让你重新爱上我。给我点时间。”

    仰头,她望着天花板,灯光好亮啊,眼睛很痛,很痛。

    “不用了龙枭,青春太短了,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你身上。”

    在男人错愕的片刻,她掰开了他的手,放弃了行李箱,孤零零一个人走出了房门。

    “啪”关上门,她靠在门外,眼泪如同飞瀑一般疯狂的翻滚喷涌!

    “洛寒!洛寒!”

    男人反应过来,推开门去寻找,可门外已经没有了女人的身影,空荡荡的走道,门窗紧闭,楚洛寒不在。

    电梯正在往下坠,龙枭转身大步跑去楼道,声音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楼道里。

    楚洛寒蜷缩在门口的电表箱里,,隔着一扇薄薄的门,捂着嘴巴痛哭不止。

    夜,很深了。

    楚洛寒裹紧了被撕扯的衣服走在大路上,夜色中人影稀少,车辆也少,已经晚上的十一点多,她发现自己无处可去。

    身上没有身份证,没有钱,连最便宜的宾馆都没办法住。

    茫然的走在深夜无人的林荫道上,楚洛寒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真的要结束了,这一切都结束了。

    龙枭找不到楚洛寒,站在主干道上,也不管来往的车辆,就这个旁若无人的走在道路的中央。

    口中呢喃着她的名字,一遍一遍反问自己,到底怎么样才能挽回一切。

    MBK总裁?呵呵,此刻真的一文不值。

    “老板!我终于找到你了!医院那边也炸开锅了,说您不见了,没想到您在这里。”

    季东明看到龙枭,一颗心终于放下,他去了楚洛寒的房子,可是里面没人有,而且客厅被糟蹋成那样,又是酒气又是血腥,肯定是两人发生了很大的矛盾。

    龙枭面无表情,“我把她弄丢了。”

    低声无力的一句哀鸣,宛若被惊雷击中的白龙从天空坠落在地上,丧失了飞腾的激情和骄傲,满身狼狈,溃不成军。

    季东明被他说愣住了,“老板,你……”

    龙枭没有喝酒,但他好像醉了,脑袋里无数的声音在铮鸣,他抓着季东明的领带,狠狠一拽,“我把我心爱的女人弄丢了,你知道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