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 > 第213章 洛洛,咱们到家了
    安娜没想到,龙枭带她去的地方居然是一栋普通的小区。

    小区和龙枭住的豪华别墅无法比,在京都这个纸醉金迷的城市,只能算是很一般的住所。

    走进有些狭小的电梯,两人直接上了十六楼,这时,他才低头看着安娜道,“你不是对我的妻子很好奇吗?我让你来认识她。”

    纳尼?她不是已经去世两年多了吗?这句话,她是理解错了呢?还是……想的太多了?

    打开门,里面是一个小两居,一共不到一百平米,不过收拾的井井有条,只是这房子很显然是很久没人住了,有点荒凉的感觉,奇怪的是,明明是没人住的房子,却窗明几净,就连餐桌上的花都是新鲜的。

    定然是有人在负责打扫。

    安娜进门,环顾玄关、客厅、阳台,然后目光在入门右手边的书架上暂停了一下子,满满的书架,绝大部分都是医学的专业书,好几本似乎被翻阅了很多次,书背都破损了。

    “这里,是你妻子生活过的地方?”

    房子的布置的风格和装修的程度,有点出入,整体大框架很简单,但是细节却足见主人的审美。

    怎么说呢,她很喜欢。

    龙枭单手插在口袋里,点头,“准确来说,这里是你生活过的地方,再准确一点,这里是咱们生活过的地方。”

    他温润的笑了一下,只一下,却意味深长。

    这里啊,客厅的双人沙发,卧房的门板,都有他们的痕迹,只不过现在成了他一个人的回忆。

    安娜扶额,“龙枭,你还需要我强调多少遍?我、不是、你的、妻子!”

    龙枭耸耸肩,“现在不是,没关系,以前是,以后是,就够了。”

    对于龙枭的执着,安娜有点无语。

    沿着客厅走了一圈,见沙发前的玻璃长桌上放着一个相框,安娜被吸引过去,坐下,拿起来看。

    照片上是楚洛寒,纤瘦的身材穿着白大褂,脖子里挂着听诊器,单手放入大口袋,对着镜头微笑,她的笑,完全没有刻意的卖萌装傻,也没有摆出职业女性的冷漠严肃,而是,骨子里透出来的自信疏离。

    安娜还是第一次看到楚洛寒的照片,不自觉的捏捏自己的脸,对比了一下,“像吗?一点也不一样。”

    她还特意学着楚洛寒那样笑了笑,嘴角上翘,眼睛微弯,可是模仿好几次,都不太像。

    龙枭倚着门框,就这么看她傻笑,单凭现在的长相来区分,两人几乎无法搭上关系,“你们现在的长相区别很大,我必须承认,你的整形手术做的很成功,一点也看不出痕迹。”

    安娜放下照片,正色道,“龙枭,说一个女人整形,是对她的侮辱,这句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

    整形?想象力太丰富了,怎么不去写玄幻?她还换了五脏六腑呢!

    推开卧房的门,淡紫色的主色调差点让安娜呼吸一窒,“你妻子的审美……很清新。”

    是清新,同时也看得出,她性格很高雅孤傲,紫色,一般人哪里驾驭的住。

    龙枭点头,“这一点来说,你的确有需要跟她学习的地方, 她的衣服颜色比你的丰富,你试试,颜色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情。”

    哦?镜子里的安娜,一身居家服,颜色很素,好吧,这身居家服,她真是穿到位了,西餐厅、公寓楼,穿的物有所值。

    “衣服颜色简单点,生活才简单,我哪儿敢和你的妻子比?生活的波澜壮阔。”

    龙枭审视安娜,“没觉得这里眼熟?没想到点什么?这张床,你睡了三年,不记得了?”

    安娜附身摸了摸簇新的被褥,“三年?你说,婚前这里是她的闺房?”

    龙枭拧拧眉,“不是。”

    “这么说,你们结婚以后,蜗居在这个小房子里?”

    可信度很低。

    龙枭又拧眉头,“也不是。”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哦!

    “这么说,你们婚后是分居的?呵,真让我开眼界,嘴上强调对她爱之入骨,却不成想啊,连一张床都没睡过?龙枭,我怎么有点想同情你呢?”

    龙枭反应却无比平静,他悠然的看她挑衅的笑脸,“这个,也没关系,我会用以后的三十年,五十年来弥补空缺的遗憾,并且,加倍。”

    他笑的腹黑又傲娇,她看的心惊又胆寒。

    为什么字里行间都是在暗示她,“我要睡你!三十年,五十年,更多年。”

    滋味,不爽!

    “房子参观完了,没别的事的话,咱们可以回去了。”

    再待下去,她怕龙枭心里豢养的小禽兽要跑出来了。

    “好。”

    答的很干脆。

    看来,这里的没有刺激到她的记忆系统,有点失落,但不扫兴,他主动打开车门,让她坐上副驾驶,并且亲手给她扣上安全带。

    咔吧一声响,安娜侧头看看他,“几个意思?”

    他上半身探入车内,单手搭在椅背上,单手扶着车窗,“两个。第一,安全第一,第二,我喜欢。”

    他一句我喜欢,妥妥把安娜所有的话都给堵死了。

    回去的路程有些远,加上两人坐在车内,安娜不说话,他也不说话,窗外是京都的十里灯海,头顶是墨蓝的天空,气氛安静的居然可以扯上美好二字。

    龙枭扶着方向盘,侧头问,“要不要听音乐?”

    坦白说,他的温柔,她真的无比的不习惯!

    “好!”

    龙枭开车很认真,严把安全第一的准则,这辈子开车都没这么规矩过,“我不方便,你自己打开播放器,喜欢听什么就听什么。”

    唔?

    “好。”

    干脆就听车载收音机好了,这个时间电台音乐蛮多,打开一个频道——

    “老婆老婆我爱你,阿弥托佛保佑你,愿你有一个好身体,健康有魅力……”

    额!

    安娜尴尬了,好在低着头他看不到她的表情,顺势换了个频道,“爱人,我们已久违,再见你竟如此憔悴,想不出你的肩,怎样抗起轮回?爱人,爱人,你要的我用心去给 ……”

    又是夫妻关系的歌!

    安娜惆怅的眯眯眼,真想把这东西砸开看看是不是被龙枭动了手脚!

    龙枭依然坐怀不乱的开车,当然,他很享受现在的感觉,安娜调试频道的时候,头朝他侧过来一些,她的秀发有一缕铺在他腿上,随着她的动作小幅度的摆动,一下一下,隔着长裤缭绕他的肌肤。

    音乐低声,节奏舒缓,太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真令人心情愉悦!

    安娜不服气,继续调试,“明天我要嫁给你了,明天我要嫁给你了!”

    算了!

    安娜索性关掉了收音机,坐回到副驾驶,面不改色的望望璀璨的霓虹灯,压住心头的小小不自在,“我睡一会儿。”

    龙枭情操大好,点头,“好。”

    说要睡,一会儿就真睡着了,龙枭莫可奈何笑了笑,“洛洛?”

    女人靠着座椅睡着了,头倾斜着,看起来不太舒服,他伸手扶了扶,摆正了她的头。

    他贪恋又近乎奢侈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她的侧脸。

    月光如水,心若甘泉。

    车子在别墅外停下,龙枭下了车,双手抱住熟睡的女人,轻轻一抬便将她放入了自己怀里,手臂给她当枕头,他借着月光看她,呢喃,“洛洛,咱们到家了。”

    美国,纽约,蓝天国际总裁办公室。

    深蓝色西装的高大男人凭窗而立,指缝里夹着一根徐徐燃烧的香烟,烟草味道慢慢从他的手指蔓延到半个办公室,烟灰都蓄了一大截了,却没有弹掉,也没有吸一口。

    “杜总,这是安娜小姐的所有行程,现在已经她已经回到了龙枭的私人别墅,回来的时候……”

    “好了。”

    杜凌轩制止了正在汇报的赵文卓,翻手,接过了助理递上来的一叠照片。

    照片上,安娜穿着居家服,上了白色玛莎拉蒂,接着是西餐厅……最后一张,杜凌轩的手停在图片上,眸子倏忽间眯了眯,手指一颤,烟灰挥挥洒洒弹在了地板上,灰白了一小块白色的地板。

    龙枭抱着安娜,笑的浓情蜜意。

    这些天来,他每天监视安娜的行程,她工作、生活、出入,他都一览无余,但截至目前为止,这是唯一让他感觉到了不安的画面。

    是否,他真的太纵容她?让她有恃无恐,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哗啦!”一大叠照片全被他甩在了红木大办公桌上,捏着香烟,啄吸了一口,吐出一圈浅白色的烟雾,“文卓,乔氏这段时间的股价,是不是有点稳定的过头了?”

    赵文卓脑袋一个激灵,“杜总的意思是?”

    杜凌轩又吸了一口香烟,侧过身,吞云吐雾,“太平顺,还有什么意思?”

    赵文卓会意,点头道,“我明白了!”

    纽约的天空,什么时候蒙尘了,看着,不太干净。

    杜凌轩修长的手指捏着烟蒂,将吸了一半的烟摁在烟灰缸里,用力一压,烟,被碾碎了。

    次日,乔氏股票一开盘居然跌停了。

    乔远帆坐在办公室内,慈眉都挂了霜,怎么会突然跌停?乔氏和蓝天合作以来,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境况?

    居然直接跌停了!

    在乔氏的商业历程中,这可是为数不多的经历!

    果然,这边股票刚刚跌停,乔远帆的电话就被打爆了,董事们个个火急火燎的询问到底哪里出了差错,更有人忧心忡忡的问,会不会再发生破产危机?

    金融圈内一向是,朝富贵,夜潦倒,事例太多!

    乔远帆一一应对,并通知一个小时后召开紧急董事会。

    但一则新闻却突如其来的跳出了电脑屏幕。

    “蓝天国际CEO凯文先生的未婚妻安娜小姐,被发现在中国与某男人关系暧昧,两人疑发生情变,蓝天和乔氏的合作,是否也将土崩瓦解……”

    乔远帆后背绷直!完全惊讶了!

    更让他惊讶的是,文字下面,居然还有一张清晰度很高的照片,安娜躺在陌生男人的怀里,男人脸上被打了马赛克。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