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 > 第547章 你个混蛋!
    第547章 你个混蛋!

    “唐靳言!你特么的有病!!好好的为什么分手!你疯了!”洛寒怒气蹭地爬上脑门,太阳穴的青筋气的突突突狂跳。

    她反手拽住唐靳言的白大褂领子,用力一拧,将他板正得体的白大褂拉扯的变了形,充斥着审判冷光的眸子,想要射穿他的脑袋!

    唐靳言纹丝不动,任凭她发泄,他眼中弥漫着潮湿的悲伤,好像盛夏时分下过雨的丛林,湿哒哒的水汽又热又密,“算我辜负了她,是我对不起她,都是我的错,但是,我们恐怕真的不合适。”

    “你放屁!”

    洛寒气不打一处来,顾不得用词文明不文明,也完全不考虑温文尔雅的唐靳言能不能的接受她的粗暴,反正她火了!

    “唐靳言,郑秀雅这么好的女人你特么的居然不珍惜,你到底在想什么?”

    孕妇不能动怒,洛寒一直都控制的很好,但是此时可此她控制不住了,一听到唐靳言居然提出了分手,她只想撬开他的脑袋!

    唐靳言双手轻轻的按着她的肩头,稳住她的情绪,低声又极为温柔的道,“洛寒,感情的事冷暖自知,不是你看到的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洛寒的粗暴动作突然一松,怨气一泻千里,“你……意思是郑警官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不是,她很好,一切都很好,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地方。”唐靳言认真的替她解释。

    洛寒拧眉,“你们吵架了?她对你家暴了?”

    “……”

    郑秀雅是警察,做事比较粗暴,难道真的打了唐靳言?

    这……

    唐靳言摇头,“不是,她对我很好,在家里很温柔。”

    洛寒又问,“她家里反对?你家里反对?”

    唐靳言还是摇头,“没有,她的父母没有意见,我父母还不知道我们的事。”

    洛寒刚刚纾解一点点的怒气,又全部上来了,“这不是,那也不是!既然屁事没有,为什么要分手?你是个理智的人,靳言,你可别作。”

    唐靳言松开她,那个动作明明很轻,他却用了浑身的力气,他隔着一层雾气看着她,好像两人之间竖起了厚厚的柏林墙,当年他为了她可以从楼上爬窗,奔赴非洲,离开医院……

    他把一个男人对爱情的所有热情都给了她。

    现在,他无法再那样爱郑秀雅,不仅如此,他心中依然惦念着她,所以离开是他唯一的选择。

    “洛寒,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他轻轻的一笑,笑容成了一团白雾,遇到温度便融化,好像什么都没有过,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洛寒听懂了,所以她怔住了。

    “孕妇需要好好休息,坐诊也很累,放下工作好好的调理身体,你的孩子,一定很聪明,像你,像龙枭,都好。”

    他像说临别赠言那样,把满心的苦涩说的云淡风轻,藏着太多的酸辛和隐忍,却把笑容给了她。

    洛寒肩膀一空,他的手已经离开,恍然间,她心里愧疚的疼痛不已。

    “靳言……”何苦呢?

    洛寒眼睛辣辣的,想哭。

    唐靳言却儒雅潇洒的笑道,“好了,我下班回家,明天见。”

    他说明天见,可洛寒却觉得,再也不会见了。

    他离开,远去,消失在视线中,洛寒闭上眼睛,心狠狠的抽痛。

    龙枭说的没错,若能轻易放弃,算什么爱,唐靳言对她,原来一直都没有放下。

    她多么希望,他当初就只是一时兴起。

    都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

    唐靳言坐上车,没有发动车子,双手架在方向盘上,将额头埋下去,闭紧眼睛。

    年少无知的时候,有人在QQ的个性签名上矫情的写,心里有座坟,葬着未亡人。

    如今已经三十出头的大男人,却被这句话戳中了泪点。

    唐靳言松一口气,口袋里手机此时响了,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调成了铃声模式。

    而是,这个铃声是郑秀雅给他调的,两人的手机用的是同一个ID账号,她把她储存的好多歌同步到了他的手机上。

    “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人间转一转……”

    唐靳言:“……”

    如此劲爆的铃声,当真雷到了唐靳言。

    是郑秀雅来电的专属铃声。

    唐靳言犹豫了一下,先关掉了铃声,看着屏幕上跳动的来电备注,又皱起了眉头。

    郑秀雅自己修改的备注,“雅雅”。

    不光有汉字,前后还有星星的标记。

    看了一会儿,唐靳言把手机翻过去,眼角瞥见上面的时间,所以说,这个时间,距离他提出分手已经整整十二个小时了。

    郑秀雅不愧是警察,对数字的把控很精准。

    一分钟的铃声结束,嗡嗡嗡的震动感在手里消失,唐靳言眉心的沟壑没有抚平,但是他发动了车子。

    但是几十秒后,电话又响了,他依然没有接听,既然已经决定分手了,唐靳言不想给她期待,感情的事,长痛不如短痛,他希望可以断的干净一点。

    就这样,他开了一路的车,手机响了一路,他没有关机,其实到底是不忍心的。

    唐靳言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寓,这里他有段时间没回来住了,给郑秀雅变相的做了很长时间的厨师兼保姆,想想就像做了一场荒唐的梦。

    这个梦昨晚上醒了,比之前疼的更真切。

    开门,进客厅,唐靳言坐在沙发上,低下头,双手插入发丝。

    警局内,阳台上。

    郑秀雅播出了一百多个电话,但是全部无人接听,她眼睛红红,咬牙切齿道,“靠!搞什么!”

    周展恰好经过,他捂着嘴巴打哈欠,“老大,你都打这么久了,胳膊不疼啊?一会儿我们叫外卖,你吃什么?我请你。”

    晚上要值班,大家直接点外卖送来吃。

    郑秀雅也该值班的,可是她现在想着唐靳言早上说的话,总觉得不真实,分手,分什么手!他脑子进水了吧!

    “我想吃人,有吗?”郑秀雅粗暴地把手机塞进黑色的外套口袋,咬着牙齿蹦出几个字儿。

    周展吓得激灵了,哈欠什么的全都消失,“呵呵,老大你淡定,吃人违法,鸡肉猪肉牛肉驴肉要不要?”

    郑秀雅没好气的瞪他,“告诉队长,我晚上有事儿不值班了,有事儿也别给我打电话,天不塌别找我。”

    周展看着她风风火火的从阳台走到办公桌,抓起车钥匙,靠,动作好麻利,“老大,你怎么了?没事儿吧?要不要帮忙?”

    郑秀雅大跨步走出门,“

    去杀人,帮我盯梢吗?”

    “噗!”周展吐血,“那算了!你去吧,我在这里替你祈祷,回头东窗事发,你记得坦白从宽。”

    “滚!”

    郑秀雅黑色的高挑身影帅气的离开,空气被她卷走了一股,特别冷。

    陈钊端着一杯茶进来,边喝边问,“她去哪儿了?”

    周展看到队长,敬礼,“队长好,那个……刚才老大说,她要去杀人,可我据我观察,她八成是失恋了啊。”

    作为警察,这点观察力还是有的,但是周展没敢戳破。

    陈钊很没有节操的呵呵笑,“失恋?她恋过吗?”

    周展:“……”

    不带这么黑人家的。

    郑秀雅发动车子,一股劲风嗖地自轮胎下方卷起,不多时她的车已经风驰电掣的开到了唐靳言的公寓楼下。

    郑秀雅全程咬着牙齿,绷着暗沉的脸,双手握成了拳头,看架势,她准备分分钟灭了唐靳言。

    咚咚!

    铃声突然闯入,打破了客厅的趁机和忧郁。

    唐靳言缓缓抬头,看着门,猜到应该是郑秀雅来了,他一动不动,没有去开门。

    叮咚!叮咚!叮咚!

    顽强的门铃声越发的暴躁,门铃都要被戳成洞了。

    郑秀雅见按门铃没用,干脆用手拍打门板,“唐靳言!你在里面吗?”

    没有回应。

    啪啪啪啪!

    郑秀雅继续用了的拍打门板,“唐靳言,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开门,你开门!”

    唐靳言蹙眉,起身离开沙发,走到门外,隔着猫眼看到了郑秀雅气鼓鼓的脸,她正一拳一拳的锤门,光是听着就知道很疼。

    “唐靳言!你马上给我开门,不然我踹门了!我的力气你知道!”

    他依然没动。

    郑秀雅果然开始踹门了,黑色马丁靴哐哐哐踹门板,防盗门被她踹的发出很大的声响。

    好在唐靳言住的是一梯一户,不然肯定要发生血案。

    哐哐哐!

    “唐靳言,你特么的以为躲起来就好了,分手的事给我说清楚,我郑秀雅还没被人甩过,你什么意思?你给我解释清楚!”

    唐靳言立在门内,俊美的脸上覆盖着厚厚的沉郁,他锁着眉宇,眼角是看不到底的忧伤。

    哐哐哐!

    “唐靳言,你再出来,我撬了你的锁,我以警察的身份搜查你的房子!”

    唐靳言蹙眉,眉宇深处一片乌云。

    郑秀雅的力气很大,但是再大的力气也不是防盗门的对手,所以她累了,叫喊了半个多小时,她发现自己成了泼妇。

    声音戛然而止,郑秀雅决定以退为进,“好,我先走了,唐靳言,你真狠心,这样都不开门,我特么受伤了,我的手废了!”

    依然没有回应。

    “不想见我是吗?好,我滚!我远远的滚!”郑秀雅撂下一句话,转身而去。

    她念叨了一会儿,声音彻底消失。

    唐靳言半信半疑的站在门内,干净的手握着门把手,只要一转,门就开了。

    可是他想了很久。

    心里百转千回,复杂的感觉蜂拥在心头。

    良久,他闭上眼睛,深深吸一口气。

    “啪嗒”转动门把手,打开了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