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 > 第810章 别拦我,让我弄死她
    华夏医院。

    洛寒从抢救室出来,摘下口罩,罗太太一个箭步追过去,还没的等洛寒说话,她双手已经亟不可待的抓紧了洛寒的手腕。

    “我丈夫呢?他怎么样了?”

    女人的手劲儿很大,这一把下去洛寒的手腕钻心的疼,“抢救过来了。”

    后面几个医生推着病人出来,看到罗太太都不由打寒战,这个女人他们真心不敢招惹。

    罗太太松开洛寒,扒着轮床看,“不是抢救过来了?为什么人还没醒?你们给他用了什么?”

    几个医生看洛寒,眼神里都是求助信号,没人敢乱说话。

    洛寒抄起病例给她翻开,“用药都在上面,你自己看吧。”

    罗太太煞有介事的看一遍,结果个都看不懂,“这都是什么东西?我又看不懂。你得给我解释解释。”

    林熙雯不乐意了,“罗太太,这些药物都是进口的,光是名字就够你头大,你还想听医生给你解释啊?”

    罗太太一听不乐意了,“我是家属,我要求医生解释给我丈夫用了什么药是合理要求,你们不说我怎么知道里面有没有做手脚?还有,这个什么进口药物,我怎么知道是进口不进口?”

    林熙雯真的很想一脚下去踢死她,“楚医生?”

    洛寒笑笑,“你想知道你丈夫用了什么药,其实很简单,去我们的医院网站查查,不理解的看字典,看不懂的问护士。”

    “听到了吧?楚医生把方法告诉你了,你可以自己查。现在我们要把你丈夫送去病房,麻烦让让行吗?”林熙雯简直要用眼神直接灭了她。

    罗太太哆嗦哆嗦嘴,“好好的国产药不用,非要用什么进口药,进口药医保不报销,我看你们就是故意的。”

    尼玛!

    林熙雯实在忍不住了,“我说罗太太,进口药和国产药要是一样的话,我们会用进口的?进口药治愈的可能比国产药高了百分之三十,你就为了这点钱跟我们算账?你丈夫的命到底重不重要?”

    “当然重要,但是我们也不想花冤枉钱!”

    林熙雯还想继续跟她理论,被洛寒拉住了。

    罗太太跟病床离开,林熙雯跺脚大骂,“洛姐,你怎么不让我一巴掌呼死她?!”

    “你真想搞成人命官司?由她去吧,别给自己找不痛快。”

    “你心大,我不行!回头不知道她又要怎么作妖呢!”林熙雯愤愤不平的呲牙。

    洛寒捏捏她的脸,“奇葩病人这么多,你要是每个都跟他们一般见识,他们还没死,你的小命就先气没了。”

    林熙雯还是气的直撇嘴,“洛姐,这个奇葩特么的太极品了,我见过奇葩的,没见过这么奇葩的。”

    “以后还有更奇葩的,习惯就好。乖哈,无视她,去忙吧。”洛寒哄哄她,稍微安抚了林熙雯的小心脏。

    到底是个孩子,情绪波动大,等见的人多了,经历的事情多了,她也就淡定了。

    林熙雯离开,洛寒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龙枭:“多亏了老板,我们今天全员加班,进驻燕郊的项目,设计方案。”

    “好的,我这边也有点事,今晚我值个小夜班。”

    他加班,她正好也加班,真是巧了。

    楚氏,会议室。

    顾延森和季东明星星眼盯着龙枭看。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顾延森啧啧咂舌,“有!春风得意,满脸红光,你这是大喜的表现!”

    季东明瞅一眼顾延森,心道你总结的很到位啊!认同!

    龙枭把手机放下,“那么明显?”

    “非常明显!我们很好奇,你最后是怎么找到那么多钱的,二百二十个亿啊,天上掉下来都得砸个陨石坑,你是怎么弄来的?”

    龙枭整理一下会议材料,马上要开始下一场,“娶了个好老婆,资金问题完美解决,杜凌轩多了二十五亿,是燕郊别墅群的第二大股东。”

    顾延森嘴巴咧到了耳根,“知道了知道了,楚医生很厉害,抢了杜凌轩三个亿,还变戏法似的变了二百多,我就想知道,这些钱怎么来的?”

    龙枭拒绝回答,“重要吗?”

    顾延森眨眨眼,“不重要吗?”

    季东明非常识趣的没有吱声。

    白薇和企划部的总经理一起进来,整个企划部全部喜形于色,在心里把老板膜拜一番。

    白薇把流程表递给龙枭,“可以开始了董事长。”

    “好。”

    ……

    林熙雯困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洛姐,你刚来上班就给自己安排夜班,当心龙先生罢免你的职位让你回家带娃。”

    洛寒脱下白大褂换上自己的衣服,“所以我得赶紧回家,希望赶在他之间洗白白躺床上,然后撒个娇卖个萌。”

    林熙雯被噎的不轻,“洛姐,你不撒狗粮会怎样?”

    洛寒拿好车钥匙,“小动物们会挨饿。”

    林熙雯自动把小动物对号单身狗,然后发现不对啊,她又不是单身狗!她有对象的好不好!

    洛寒去地下车库开车,走正门出去。

    车子开到门诊楼下面的挡板,看到一台黑色的宝马和靠在车头前抽烟的杜凌轩。

    杜凌轩手里捏着一支烟,烟头随着他呼吸的节奏忽明忽暗。

    见洛寒的车出来,杜凌轩弹掉烟灰,目光平静的看她。

    洛寒降下车窗,寒风灌入车内,“有事?”

    杜凌轩夹着烟,“在等你。”

    已经十二点了,他在等她?

    “什么事?”洛寒把窗户往上拉了一点,减少风的灌入。

    杜凌轩用力吸了一口烟,把手里的烟灭掉,“借一步说话吧。”

    洛寒不想耽误时间,“上来吧,有话车上说。”

    “好。”

    杜凌轩一上车,洛寒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寒流,他身上好像已经被寒气给吹透了,一呼一吸都是凉的,车内的暖气一时间都无法驱散彻骨的凉。

    寒气和浓重的烟草味道混合在一起,经久不散。

    “等了很久?”

    杜凌轩上车后,身上的寒气被暖气充斥,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一直在等你,以为你平时六点会下班。”

    所以,这是等了整整六个小时吗?

    洛寒把暖气调高,尽快让他暖起来,“你来找我,如果是因为工作,那就不必了,我的观点白天在MBK已经说的足够清楚。”

    “安娜,我记得你很喜欢吃马卡龙,有个地方做的不错,陪我去尝尝吧。”他改变了白天的狼狈和颓势,语调儒雅又绅士,像一个文艺男青年。

    洛寒把车子开出医院,停在路旁,“太晚了,今天就不用了。”

    已婚女人和未婚男人在一起不太好。

    “我们至少是朋友,这点面子你都不愿意给我?”杜凌轩自嘲的笑笑。

    “凯文,何必呢?前一步想踢死我,现在又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委屈的过来找我讲和,不累吗?”洛寒又看一眼时间,十二点十分了,希望龙枭还没回家。

    “燕郊项目,你敢说你们的横加干涉是合理的?你在女儿的满月酒上套我的资金,你敢说没有耍手段?安娜,你不能对人对己用双标准。”

    杜凌轩看看她的侧颜,暖黄色的灯光下,她的侧颜还是那么美。

    洛寒的确有点理亏,可是杜凌轩自己又好到哪儿去,她不过是以其人之道治其身。

    “甜品就算了,晚上吃了发胖。给你十分钟,在这里把话说完。”

    杜凌轩退了一步,“去那边的咖啡店吧。”

    医院附近有不少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店铺,这家咖啡店更是深夜加班的医生们的最爱,不过午夜时分,客人稀稀拉拉的没有几个。

    “好。”

    两人进了咖啡厅,杜凌轩点了一杯美式,洛寒则只要了一杯水。

    面对面坐着,隔着一张桌子,却犹如隔了一道黄河,杜凌轩喝了一口咖啡,“我只是想和你独处一会儿,咱们不要剑拔弩张,兴平气和的聊聊天行吗?”

    洛寒不明白杜凌轩打的什么算盘,手指敲打水杯外壁,“凯文,你这人太聪明。”

    “我是真心实意,没有任何目的。”

    “凯文,如果你现在还要说什么舍不得我,依然爱我之类的话,就太矫情了。”

    ……

    龙枭不放心洛寒上完夜班开车回家,开完会先驱车到了医院,车子还没停下就看到了洛寒的车在路旁。

    龙枭下车,发现车上没人。

    准备给洛寒打电话的时候看到她坐在咖啡厅的玻璃窗内,对面是杜凌轩。

    这样的画面,着实有点诡异。

    龙枭紧了紧风衣的领子,打开咖啡厅的玻璃门。

    “很晚了凯文,我该走了。”洛寒放下水杯。

    杜凌轩忙先她一步站起来,“安娜,我只想多看你一眼,我把事业重心转移到中国,就是想离你近一点。”

    洛寒抬抬下巴,“呵……”

    分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因为他实在太会伪装。

    龙枭颀长的黑色身影带风卷入咖啡厅,宽大的风衣扫动下面的风,不过是眨眼功夫,人已经走到了安娜的身后,“杜凌轩,我劝你离我妻子远一点。”

    龙枭来了?

    洛寒突然有了十足的底气,“凯文,再见。”

    杜凌轩护犊子般示威,“龙枭,让一个女人替你撑腰,你算什么男人?让安娜帮你拿项目,给你融资筹钱,你不配做她的丈夫。”

    龙枭凉薄的唇缓慢无声的上扬,“被杜总说中了,我们家,就是我老婆最大,我老婆里外一把抓,全能型女人,貌美又聪明,还有商业头脑,不光给我生了个可爱的女儿,还很顾家。但对你来说很可惜,这么好的女人,是我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