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国师重生之都市风水师 > 【59】下下卦,水雷屯
    让她深陷阴煞,精疲力竭,最后面对真正的杀手锏无能为力。这才是对手的真正目的!不过抱歉,她秦微没时间陪他们过家家!

    不远处的骆老在煞气停止涌出后缓缓起身,正要上前,却看见穴地中央的团团浓雾包裹中,弥漫的黑气中迸射出一道道金光。金光如同锐利的火花飞针,在黑气中穿梭自如,似乎要把黑暗割出一道道破口。

    秦微的身影在其中忽隐忽现,速度之快迅捷无比,手中飞射出的金光一道接一道,不稳定的黑雾开始颤动,最终竟然渐趋瓦解。

    只听“砰——”一声巨响,四下沙土飞扬。

    巨大的冲击如同一张大网,扑面笼罩而下,骆老脚下一晃,连连向后倒退。

    距离穴地一尺之隔的地方,地面上被凭多出来一个大坑,四周土石凌乱,整个现场如同被狗刨了似的万分狼藉。

    秦微站定,抬眸扫了一眼三丈宽的土坑,闲闲拍去手上的尘土。

    唔,还不错,没破坏穴地。

    穴地四周,落满了燃成灰烬的茅草,一阵风刮过,空中顿时烟尘弥漫。

    被秦微一举破开的煞气阵网散去,浑浊沉重的空气顿时清明了几分。骆老皱眉,从大石后面走出来,威压消弭,他微有些发青的脸色才稍稍好转。

    此时,秦微从穴地中央走了上来,脸色微白,纤细的身影有几分娇弱。

    骆老心中一沉,大步上前,架住了秦微的身子,源源不断向她体内输送着内息。

    “骆爷爷,我没事,”秦微话语间带着几分虚弱,轻轻挣脱了骆老的手,“今天怕是不会平静了。”

    骆老手中输送内息的动作不停,只是眉头皱得更深,“你怎么知道的?”

    “算的。”

    秦微实话实说,清秀的小脸上染了一抹凝重,“但是卦象很不好,是下下卦,水雷屯。”

    水雷屯,又名屯卦,易经六十四卦中的第三挂,卦象凶险,起始维艰。

    易经六十四卦出自《周易》,周易乃是华夏国古代思想智慧的结晶,其中包罗万象,纲纪群伦,玄学义理博大精深。

    华夏国的风水堪舆之术源远流长,占卜推演,四象八卦,千百年来内蕴之深厚,绝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揭过。

    秦微的风水术传承自异世,然而天衡大陆风水术通天,远远甩了这个世界几条街。相比之下,二者云泥之判,华夏国的风水堪舆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有了前世的通天风水术做底子,这里的风水典籍对秦微而言,就犹如探囊取物。

    再加上苍灵空间中的书架上亦有书籍,专门介绍了华夏国的玄学,囊括了华夏从古至今的风水堪舆之术,甚至世间失传已久的上古秘籍,在这里也有详细备至的记载!

    如果这样的典籍一经传出,势必会在世界的玄学界引起巨大的轰动,到时候的玄学界,天翻地覆也遥未可知!

    因此,闲来无事的秦大国师仅仅用了一个下午,就把华夏国数千年的风水玄学了若指掌……

    目光移开书页,某女摸下巴——

    唔,技术含量有待提升。

    嘎——!

    如果让华夏国无数为风水堪舆奉献毕生心血的老祖宗们知道,他们几千年智慧的结晶,被某个小姑娘轻描淡写地一语带过,会不会气得从墓里爬出来?

    国师!尼玛这么赤裸裸的碾压真的好咩?

    “水雷屯?”骆老浑听完身一激灵,脸色顿时变了。

    水雷屯是下下卦,由两个异卦相叠而成,下震上坎。震为雷,喻动;坎为雨,喻险。雷雨交加,险象丛生!

    万物始生,充满艰难险阻。然而,此卦也并非全无转机,若是顺时应运,必会欣欣向荣。

    秦微点头,声音中带着一丝沉重:“骆爷爷,还有件事……”

    骆老满眼疑惑,看着欲言又止的秦微,心中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怎么,还有别的问题?”

    排山倒海的煞气阵法已然足够恐怖,即便是再好的穴地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再加上印砂坍塌,白虎挂印之地几乎给毁得一干二净。

    他就不信,一块全无利用价值的废地,还会有人大费周章地再做手脚。然秦微的下一句话,却险些让他一口血喷出来。

    “贵穴虽毁,但是真龙未死,穴地里可能是被人埋了东西。”

    秦微压低了声音,话说得很委婉,但是骆老作为风水师,怎么可能不明白她的意思?!

    埋了东西!

    掠夺气运,断人龙脉,自古以来心思阴毒的邪道风水师,这样的手段屡见不鲜。

    斩断龙脉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莫过于直接挖断山脉,但是如此一来,地气一泄,龙脉气运自然也泄得无形无踪,对于精华的龙脉而言,这样纯属糟蹋了。

    是以,断龙钉、断龙刀之类的法器随之出现,居心叵测的高明风水师以逆天手段,抽走龙脉之气,只要短短数月,风水宝地顷刻间便能油尽灯枯!

    骆老身上掩藏的很好的怒气,终于在一瞬间陡然爆发。

    试想,祖坟里被埋了刀子铁钉之类的东西,是个人都吓得浑身发毛,对下手之人恨之入骨。而风水师对其中利害,体会无疑最深。龙脉枯竭,毁灭的不只是当事人自己,这样恶毒的手段,对付的是一整个家族的后世子孙!

    这样的败类,风水界容不得!

    此仇,不共戴天!若是哪天下手之人落在他手里,不把那人五马分尸,他骆清风就不姓骆!

    秦微忽然轻摇了摇头,神色一下子凝重起来,“不对!”

    “又有什么不对?”骆老心里一颤,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秦微不答话,摆摆手是以骆老不要跟上去,凝眉走上前去,站在穴地正中央。

    不论是断龙钉还是断龙刀,诸如此类的法器不会有如此强大的气场,将方圆百里之内的煞气全部吸引而来,汇聚于一山之中。

    因此她怀疑,穴地中被埋下的东西,比一般的阴煞法器可怕得多!

    秦微从包中取出一把铁锨,铁锨不大,通体黝黑裹着厚厚一层铁锈,拿在手中分量不轻。这把铁锨,乍看上去像极了锈蚀多年的老物件,既笨重又锈迹斑斑,但是识货的人一眼便知,其中另有玄机。

    只见红褐色的铁锈中向外散着若有若无的金光,不起眼的铁锨,被这渗出来的金光衬得神秘而危险。

    与其说这层铁锈是累赘,倒不如说更像是——

    伪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