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国师重生之都市风水师 > 【114】她坐我的车!(必看)
    “嗤啦——”

    一声轻响划过,黑线豁然崩断。

    秦微的身子一个趔趄,不轻不重撞在了身后的墙上。

    嘶——好痛!

    秦大国师被撞的龇牙咧嘴,神色顿时不淡定了。

    “主人,你没事吧?”

    秦八软软糯糯的声音传来,似乎大有种想冲出来的欲望。

    秦微吓了个半死,当即冷着一张小脸,轻轻挑了下纤细的柳眉,压低了声音淡淡威胁:“不准出来,听到没有?!”

    “唔,为什么啊!”

    某只小萌物有些嗫喏,撒娇似的声音中有些不满和担心,“主人你怎么又动用内息?你身体还没恢复好呢!”

    “我说了不准就是不准!”

    秦微冷着一张小脸,丝毫没有欺负小孩并不光彩的自觉。

    话说秦八是小孩?!

    某女摸下巴,这个世界玄幻了吧!

    “主人你又欺负人!”秦八不满地摇头晃脑,赌气似的一溜烟跑回了玉宫中,“你自己解决好了,小爷我不管了!”

    说罢顿时没了声音,秦微一愣,柳眉轻挑,笑得颇为无奈。

    邢锐头顶盘旋的气运中,那一丝一缕的黑线似乎已经被秦微的内息震慑住了,僵在一处,不敢轻举妄动。

    秦微眸中一片冰凉,指尖的气线丝毫没有放过这些煞气的意思,仍旧是死死咬住了黑气,一根一根极有耐心地绷断了这些色厉内荏的阴煞之气。

    这些阴煞之气,看似并无大碍,实则害人不浅!

    那些细微难辨的黑气,早已在邢锐头顶的富贵气运中盘根错节,而那看似浓郁鼎盛的红气,已经隐隐有了衰退之象,早晚有一天也能够被吞噬殆尽!

    若是红气散尽,那么不仅是邢锐身家难保,性命亦是堪忧!那风水师的心思不可不谓狠毒至极,害的不仅是邢锐一人,更是邢家的后代子孙。

    试想,若是掠夺走一家的富贵之气,数代子孙只能平庸贫寒,那么邢家不败都难!

    秦微心中蓦地一寒,却也多少有些庆幸。对方风水师大概是过于自信,是以有些轻敌的心理,所以问题只是出在邢锐家中,而非在祖坟上。

    邢锐这是得罪人了?!

    秦微目光沉静,想来也是。

    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的董事长,不得罪人也不可能。然而对方手段如此阴毒,已经僭越了底线,早已为风水界所不容!

    至于那风水师——

    若是不幸落在她手里,秦微勾唇冷笑,目光中寒光闪烁……

    那她就权当为风水界除害了!

    “破!”

    少女口中轻轻吐出一个字,白皙如玉的手指在空气中打了个响指。

    空气被微微弹开,漾开些许波澜。无形的阵法凝住,旋即消散在半空中。

    昏睡中的邢锐顿时清醒过来,茫然地扫视四周片刻,忽然想起了身在何处。

    “秦师傅,怎么样?!”

    邢锐赶忙站起身来,抚了抚微有些胀痛的头部,紧张不已。

    “暂时解决了。”女孩神色淡淡,不紧不慢的声音清润如玉。

    看着少女点头,邢锐心中的大石头陡然落下,立竿见影一般,果然觉得呼吸顺畅了许多。

    秦微抬眸,柳眉轻轻蹙起,“邢总,我还需要去你家看一看。”

    “好,好,没问题,”邢锐答应的极为痛快,刚刚放下的心却再次悬了起来,“秦师傅……是我家风水出了问题?!”

    “是,”秦微点头,正色道,“只是解决了邢总的身体问题,治标不治本,所幸你的风水问题只是出在家中,而非祖坟上。”

    邢锐一听“祖坟”二字,后背上不禁攀上了一层冷意。

    若是祖坟出了问题,那后果……

    啧啧,简直不堪设想!

    饶是邢锐,此时的脸色也有些惨白,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小心问道:“那秦师傅,还有办法解决吗?”

    “办法自然有。邢总不必担心,我说没事就没事。”

    秦微淡淡的声音传来,比任何时候都有力度。只是简简单单只言片语,却比天花乱坠的承诺更能让人信服。

    邢锐心中更是对眼前的少女刮目相看,心中暗暗惊叹。

    这少女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却是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淡定自持,那双深不见底的水眸,让他都忍不住心中动摇!

    “那秦师傅您什么时候有空?”

    秦微思索片刻,淡淡说道:“现在就可以。”

    “好,那咱们马上去!”邢锐心中大喜,家中的风水问题一日不出,便如鲠在喉,这位秦师傅愿意立刻解决,那自然最好不过!

    邢锐家在安省省会,为了节省时间,秦微准备跟随邢锐一道,坐他的私人轿车去省会。

    然,别墅楼下,不知何时多出来一辆低调的黑色跑车。

    黑色跑车车窗紧闭,挡风玻璃外,隐约可见一道身影。

    “秦师傅,您请稍等,司机马上就到。”

    邢锐笑着说道,言语中对眼前少女十二分的敬重。

    秦微点头,正要说“好”,一抬眸,目光却撞见了眼前一抹高贵内敛的深黑。

    额……

    秦大国师眼角抽了抽,她怎么可能认不出这辆跑车是谁的?!

    乔钰……他来做什么?

    秦微脑海中一阵混乱,车门已经打开。

    矜贵优雅的年轻男子大步走来,青黛一般的墨眉一挑,不由分说把呆愣的人儿拉进了车中。亲自给秦微系好安全带后,方才淡淡一瞥石化在原地的邢锐。

    “她坐我的车。”

    乔钰淡淡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坐在了驾驶座上。

    温润如玉的男子,如诗似画,薄唇轻轻一抿,顿时周遭失色。奈何这位爷身上的气场实在太强,一步步走来,扑面而来的贵气逼人,虽不甚凌厉,但是自有无比的震撼。

    甚至是邢锐,都下意识地一头冷汗。

    汽车引擎发动,黑色跑车绝尘而去,留下石像一般的邢锐呆呆立在原地,直到自己的轿车喇叭声在耳边响起,方才如梦初醒。

    秦师傅……

    怎么被人带走了?!

    反应足足慢了十几分钟的邢锐董事长,猛一拍脑门,顿时跳脚!

    尼玛,秦师傅怎么就被人带走了?那男人是谁?!

    “快,开车!”邢锐火急火燎地坐上车,连声催促,“马上去省会,追上刚才那辆车!”

    司机大叔面色一顿,不可思议。

    刚才的汽车早已经走出去十多分钟,现在去追车,是要他把汽车的速度开成火箭吗?!

    奈何董事长的命令已经传达下来,司机一瞄,顿时震惊,只见自家董事长面色焦急,上下张望,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耽误了一样。

    司机大叔暗暗纳闷,就算是平日里与国外资产谈合作,也没见老板这样心急如焚的状态,今日真是奇了怪,难不成方才那辆车中,有什么至关紧要的东西?!

    想到此处,司机不敢再耽搁,一踩油门,紧跟着方才乔钰的跑车离开的方向飞驰而去。

    呃……司机开着车,越发觉得不对劲,这路线、好像是去省会的路线啊?!

    *

    “你怎么来了?”

    跑车中的寂静,甚是磨人。

    一阵纠结后,后座的秦微终于忍不住低声开口问道。

    “嗯?”乔钰抬眸,扫一眼后视镜中小女人,幽深的黑眸似有亮光闪过,声音却透着淡淡的不悦,“为什么又去给人解决风水问题?”

    秦微一愣,旋即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声音有些呐呐,“这次不是去祖坟,就是去人家家里看一眼。”

    “下次记得早点告诉我,”乔钰收回目光,声音中尽是宠溺,薄唇一抹深深的弧度,“如果再像上次一样出事,我怕我赶不到了。”

    秦微点点头,紧接着又摇摇头。缓缓抬起的水眸中一片迷茫,脑中却极为敏锐地捕捉到“上次”二字。

    “吧嗒——”一声响,秦微脑海中某根弦华丽丽地断掉了。

    倒抽一口冷气之后,安之若素的秦大国师终于不淡定了。秦微扶着额头,似乎有些难以接受五雷轰顶现实,瞬间思维混乱,大脑一阵断片。

    额……她在这个男人面前丢脸,似乎已经丢成了常态。

    无所谓了,反正该丢的人早就丢尽了好好不好?!

    破罐子破摔地压住心中的惊悚,某只小妮子心中有些不安地试探问道:“上次在祖坟,那个人真的是你?!”

    乔钰似笑非笑,回头看着秦微,清润的声音在秦微听来却宛若惊雷,“不是我,还会是谁?”

    咔、咔、咔……

    秦大国师瞬间觉得,自己的三观再次崩塌。

    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了?

    不会再爱了……

    “……你怎么会去哪里?!”秦微只觉得天阳穴突突的跳,惊得不可思议,“在那之前,我们认识吗?!”

    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时候明里暗里缠上了自己?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吗?!

    乔钰的声音淡雅温润,眸中染着一层笑意,“如果我说,只是路过呢?”

    路过……

    你特么的骗鬼呢?!

    秦大国师暗自磨牙,清冷无波的眸中,此时竟是娇嗔不已。

    乔钰一瞥后视镜,只见后座的人儿似乎闹起了脾气,清秀的小脸上此时别扭不已。秦微赌气似的侧着脸,一时间竟多出了几分可爱来。

    温润的男子不禁失笑,薄唇轻抿。

    小女人生气了?

    ------题外话------

    今天恢复更新!谢谢亲们的理解!么么,爱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