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国师重生之都市风水师 > 【147】不能说的秘辛!(必看)
    “没事,”乔钰淡淡答道,声音极为平静,宽慰道,“不用担心我,这边一切安全。”

    秦微柳眉蹙起,心中的狐疑顿时盘旋而上。

    但是她实在摸不清来龙去脉,于是只得呐呐点头,“你没事就好。”随之而来的声音稍有些低,带着小心的试探,“那个,你帮我个忙行不行?”

    “行,”乔钰答应的极为爽快,“帮什么忙?”

    小女人找他帮忙?

    乔钰心中低伏宛转的愉悦顿时蔓延开来,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捻,仿佛远处的夜空中,一时间多了几分醉人的灯火缭乱。

    薄唇勾起一道浅浅的弧度,优雅矜贵,俊美绝伦。

    夜色中温润无比的面容,落上了薄薄一层微光,乔钰薄唇微勾,清贵秀雅的面孔竟多了几分魅惑。

    “我要去青城,”秦微的声音沉了沉,目光微敛,“瑶姐说,青城那边很不安全。”

    “我陪你?”

    乔钰像会读心术似的,淡淡接上了一句话。

    平淡的声音中,不易察觉的愉悦,无声无息蔓延开来。

    “呃……是。”秦微有些愣了,旋即笑得有些无奈,“你有空吗?”

    这个男人……秦微唇边的弧度微微扬起,清秀绝丽的小脸多了几分明艳。

    乔钰的声音顿了一下,微有些低沉显得十足诱人,“自然有。”

    “你放寒假了?”

    那边的声音依旧温润疏离,透着淡淡的随意,却染上了一层不易察觉的迷乱。

    “嗯,”秦微点头,天际漫越的月华流淌而下,皓月清冷,衬得她清秀莹玉般的面容越发清妍。秦大国师心中欢欣雀跃,手中过却忽然灼灼一痛,低头看向掌心时,秦微一惊一滞,一颗心瞬间跌入谷底。

    沉默了良久,秦微方才平静好情绪,那边的乔钰见她很久没有出声,波澜不惊的声音中少见的带上了几分急促,“秦微?你怎么……”

    “你没出事吧?!”

    秦微脑海中乱作一团,忽然打断了乔钰的话,冷不丁的问道。

    乔钰的声音停了停,再开口时依旧温润清雅,还隐隐噙着一丝笑意,“我怎么会有事?”

    秦微仍旧不放心,再看一眼手中一枚八卦钱,声音不禁提高了几分:“真的没事?!”

    “放心,我没事。”

    乔钰温然开口宽慰道,秦微在那边放下电话后沉默良久。

    他没事?!

    没事才怪!

    秦微轻轻抿了下嘴唇,悠悠叹了口气。

    又是水雷屯。

    第二卦水雷屯!

    当日在骆老祖坟处,白虎挂印之地,当日算出了水雷屯一卦,其中凶险,可想而知。

    然而今日……

    秦微看一眼手中的八卦钱,只见古铜色的铜钱上染上了一层空蒙蒙的血色。秦微冷笑,目光中一抹浮上一抹狠觉。

    乔钰是乔家少主,京城第一大世家……那种高处不胜寒的地方,譬如这样的事情,肯定少不到哪里去。

    只不过,这个男人,大概自己早就处理好了吧?

    *

    翌日。

    沃顿庄园中二人,已经早早等在那里了。

    别墅门打开,秦微走了进来。纤瘦的女孩在茶几旁坐下,浅抿了一口茶水,身上的气势丝毫不输对面气场冷艳的林阳暖。

    “暖姐,今天让我来,有事吗?”

    秦微有一搭没一搭地轻轻摇晃着手中的茶杯,随着白玉般的手指,那只瓷杯和杯中茶水,在她手中画出了一道一道美丽的弧线。

    “小微……”

    林阳暖看者眼前淡然如水的女孩,心中忽然有些没底。

    正在犹豫该怎样开口时,那边秦微的声音缓缓在耳边响起:“暖姐若是想说什么,那就说吧。我洗耳恭听。”

    秦微的神色依旧很淡,只是看着自己微有些舒缓的笑容。

    林阳暖愣了愣,伸手揉开了眉心,说出来的话语有些突兀:“小微,如果我告诉你我的身份,你愿意听吗?”

    她的身份?

    秦微顿时心中一震,面上不懂声色,只是淡笑着言道:“只要暖姐愿意说,我就听。”

    她已经等了很久了不是?

    等着她和陈珂,亲口把一切坦白。

    “那好,”林阳暖笑笑,声音渺远而伤感,“你是从想从那里听起?是国安局,还是我?”

    林阳暖似乎并未打算等秦微回答自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可能早就知道了,我也是国安局的人。就是像顾霜一样,只是我的原则,大概和她不一样。”

    秦微点头,神色平静,窗外的阳光宛转柔和低低流进了别墅中。

    透过落地窗,茶几上镀了一层金黄色,秦微白玉一般的肌肤,莹莹如玉,几乎是没有半点瑕疵的完美艺术品!

    阳光下的秦微,显得越发清秀空灵,不似尘世烟火美人,像极了冰肌玉骨的仙子。

    “暖姐继续说,我听着。”

    秦微的声音很温和,自有一股定力。林阳暖顿了一顿,抬头看她,忽然有种悲怆的情绪:“自从你高中开学被派遣来到襄市,我的任务……就是除掉你。”

    三个短促有力的字眼撞击着别墅中的空气,久久不能平息。

    林阳暖说着,眼泪不受控制的滚涌而下。

    对面而坐的秦微只是平静地听着,手中递上了一张面巾纸,轻声道:“暖姐先别激动,有什么事情慢慢说,我今天有的是时间。”

    除掉她?!

    秦微心中略有些嘲讽。

    国安局的口气倒是不小!很符合顾霜那一水人的行不改性!

    只不过,她这样一个不会给国家顶级机密带来任何危险的文弱小姑娘,为什么会被国安局一道命令绞杀了?!

    先前她有猜到过这里,但是林阳暖不说,她便也不会去问。

    今日乍然从林阳暖口中说出这样一句话,秦大国师面上虽然平静,但是心中却亦有些波澜。

    她实在想不通,国安局这么做究竟欲意何为!

    秦微如此平静,林阳暖心中略有些不安,忐忑问道:“小微,我还继续说吗?”

    “暖姐不必担心,”秦微忽然笑笑,神色舒缓柔和,略感无奈地伸出手指揉了揉额角,“这些我都是知道的,暖姐不必担心。”

    林阳暖愣了一愣,她怎么忘记了,现如今坐在她眼前的不是别人,秦微的另一重身份——

    那可是风水大师啊!

    就算自己一字不说,对方难道就不会算一算吗?!

    “不一样,”林阳暖苦笑摇头,声音有些飘忽,抬眸定睛直视着秦微,“即便你知道了,我也还欠你一个交代。所以今日,我要亲口告诉你。”

    “我信。”

    秦微的神色很平静,清润的眸中带着一抹坚定,“我早就知道,你身上那一股飘忽不定指向我的杀气,并非你的本意。如果是,我会拖延到现在都不为所动?”

    对上那看似慵懒实则凌厉的目光,掺杂着最后一句话中的冷意,让林阳暖为之一颤。

    她说的没错!

    林阳暖很明白,秦微不是说着玩的。

    若是她真的顺了国安局的意思,动了了解秦微的念头。那么现在的自己,恐怕已经第一个被拿来开了刀!

    顾霜和周岩,就是很好的证明。

    虽说在国安局那边,这两人破天荒地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惩罚,但是至少在顾家,顾霜已经触怒了顾家家主!

    让顾霜彻底灰飞烟灭,只需秦微动一动手指,便可以做的干净漂亮!

    “暖姐,还有一件事情,我很好奇。”

    秦微神色诚然,目光中却有几分清冷的邪气。

    明显意有所指!

    林阳暖目光中深处忽然多了几分躲闪,强压下心头的一丝慌乱,方才勉强点头道:“你说。”

    秦微顿了顿,空灵如玉的声音响起,宛若一盏玉莲,缓缓碎开。

    “国安局为什么要杀我?嗯?”

    轻轻一个尾音挑了起来,带着些许意味深长。

    秦微的目光中有些兴味盎然,分明是淡淡注视,却仿佛能让人心中的一切隐秘无处遁形。

    林阳暖蓦地一抖,缓缓抬眼,目中写满了不可思议的震惊。

    良久,林阳暖方才缓过神来,手指的骨节被捏得发白,红唇紧抿似乎极为挣扎。

    秦微丝毫不着急,不紧不慢喝着茶。

    终于,林阳暖错开了目光,声音颤抖道:“我不能说。”

    不是她不信任秦微,不是她对秦微仍旧心思不纯,而是此事的牵扯实在太深!

    时至今日,林阳暖每每忆及,都会禁不住一身冷汗。

    当年那个秘密……

    若是昭彰于世,只怕动荡的就是整个军部,整个华夏国!

    她不能说,更不敢说!她害怕那样的惊天秘辛一旦说出了口,更会给秦微招来杀身之祸!

    这场豪赌,除了面前的少女,再没有人敢轻易下注!

    “没事,”不想秦微只是淡淡一笑,缓缓站起身来,“暖姐有苦衷,我能理解。”

    对于秦微这样出奇宽容的态度,倒是林阳暖愣住了。

    秦大国师暗暗耸肩,于她而言,无所谓。

    她本就没打算,今日就能从林阳暖口中知道些什么。

    有些事情,着急不来!

    毕竟水远山遥,该知道的,她早晚都会知道,今日林阳暖能把这一切坦白告诉自己,已经足够了。

    至少,不枉她叫了林阳暖两个月的姐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