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国师重生之都市风水师 > 【149】启程!青城!
    某女打量着机舱,虽没有眼冒绿光,但是着实眼神不善。

    乔钰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心中好笑,伸手覆上了她的眼睛,“早些休息,昨晚肯定没睡好。”

    男子清润如玉的声音在耳边缓缓绽开,秦微再次愣住。

    随之,秦大国师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心中却暗暗埋怨,自己为什么这么没出息。

    这男人不就是……不就是声音好听了点儿,人长得好看了点儿……嗯,还有那么一点像乔眠月。

    可是她好歹活了两辈子的人,每次一听到乔钰清澈疏离的声音就脸红,

    至于吗?!

    秦大国师神色恹恹,心中暗暗翻了个白眼。

    乔钰唇边浮上一抹轻笑,宛如清风流云,俊美清隽。

    大概是有乔钰坐在身边,秦微入睡很快。

    不久便传来均匀清浅的呼吸声,身边的小女人身子一歪,竟然倚在了乔钰怀中。

    少女的气如兰吐在胸前萦绕,带起一片温热的气息。乔钰微微挑眉,深邃的墨眸中闪过一丝愉悦。

    修长的手指轻轻勾起少女耳边垂落的碎发,指尖划过莹玉般的雪肤,乔钰不禁心神一动。

    触感极为细腻柔滑,只是带着几分冰凉。

    专注地看着眼前毫无戒备睡熟的人儿,乔钰心中忍不住蓦地一疼,侧身转到女孩面前,直视着秦微平静安然的睡颜。

    带着几分朦胧的倦意,卸去了冰冷淡漠的少女不胜娇美。凝脂一般的肌肤吹弹可破,薄唇泛着淡淡的桃花色,精致无比的面容,却有几分无可忽视的苍白。

    虽然这几份苍白,除了衬得少女越发秀美,并不会影响清雅如玉的美感,但是乔钰心中依然是一沉。

    秦微身体不好,他早就看出来了。

    但是现如今看来,似乎并不是简单的体弱。

    乔钰那玉雕般雅致的眉峰,微不可视地轻轻蹙起,温润的气息中笼罩了一层雪色天光。

    傍晚,转机准时抵达青城国际机场。

    秦微依旧睡得香甜,丝毫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乔钰稍一沉吟,旋即把人打横抱起塞进了车中。

    于是乎,半睡半醒的秦大国师在不明所以之中,被身边的男人拐回了别墅……

    半夜时分,一轮明月。

    终于彻底睡醒的秦大国师从大床上坐了起来,顿时一脸严肃地懵逼了。

    嘎——?!

    她这是……在哪里?!

    所处的房间很宽敞,落地窗内垂着一层薄薄的金纱。

    清莹润泽的月光融进了金光斑驳中,时间最高贵的两种颜色天衣无缝地合二为一,流淌在光洁如镜的大理石地面上,惊艳得令人窒息。

    分明是现代化的别墅,房间中却有几分古香古色的味道。

    秦微看得有些愣然,鼻尖处萦绕着一缕淡淡的沁香,混合着熟悉的雪莲幽香。

    香味不浓不烈,却能渗透到人骨血中去。

    一切都是她喜欢的模样。

    秦微静静躺回了床上,心中微有些不知名的欣喜。

    窗外凉风拂面,顿时令人清醒不少。秦微懒散地躺在床上,手指轻轻勾弄着枕边的流苏金穗,睡意全无。

    不用猜她都知道,这一准又是乔钰的地方。

    彻底摸清了她的喜好,这个男人也真是绝了!

    再次打量一遍卧室的环境,秦微不禁哑然失笑。

    能把房间装修成这般清逸古雅,恐怕在没有第二个人能像乔钰这样了。

    “醒了?”

    珠玉般的声音缓缓响起,乔钰打开了灯。

    柔和的光晕次第落下散开,即便是久处黑夜中的人也不会觉得刺眼。

    秦微轻轻“嗯”了一声,水眸微眯抬头看向屋顶的灯光。

    这样舒缓柔和的光线,亦是她最喜欢的。

    所以在北青皇宫中,乔眠月的寝殿中,每晚的灯火都是次第亮起。

    这里,倒是别有一番情调,俨然是个缩小简化融合了现代元素版的重华殿?!

    秦微不禁好笑,抬眸寻找那灯光的眼神却忽然停住了。

    只见房间顶部,奢华的水晶灯竟被别出心裁雕刻成了宫灯的模样?

    不仅是四周一圈红幔轻纱宫灯环绕,就连水晶灯的主体,也被雕镂出飞檐翘角的形状,显得神采飞扬,仔细看去,竟颇有几分随云殿的神韵!

    八盏宫灯中,不知是用了何种材料,其中灯光飘摇清缈,宛若烟华繁盛,云雾拂月。

    秦微一时惊住了,愣是说不出话来。

    乔钰看见秦微这百年难得一见的走神,莞尔轻笑,走到床前拉过了小女人的手,“已经睡了一天了,先去吃饭。”

    一双黑眸温柔宠溺,几乎要把秦微陷入其中。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秦大国师的记忆是模糊的。

    似乎是乔钰很耐心得等着她胡乱穿好外衣,脚步有些晃悠的正要下楼,前者大概怕她一不留神从楼梯上掉下去,于是再次把人打横抱起,直接抱下了楼。

    秦微已经彻底迷糊了。

    直到莲子百合的清香飘进鼻腔,秦大国师方才回过神来。

    额……

    联想到方才的卧室,再瞅瞅眼前的吧台。

    秦微有点方,自己走神的时间,目测有点长……

    她没记得自己走过路下过楼,于是结果显而易见,她是被乔钰抱下楼的。

    !

    秦微一愣,一脸悲怆。

    尼玛丢人丢到姥姥家了!生无可恋地扫一眼身边气定神闲的男人,秦微不禁捂住了眼睛。

    谁给她找条地缝,让她钻进去?!

    从飞机场到车上,再从卧室到吧台,如果她没记错,今天已经是第二次被一个男人抱着走了!

    可是她都多大了!

    活了两辈子的人,对眼前的年轻男子抵抗力为零,这日子还能不能好好过了?啊?!

    他、他、他……当这是抱小孩呢?!

    秦大国师羞愤欲死,一旁的某男却淡定无比。

    从眼神中不难看出,此时的钰少心情很好。

    扫一眼面色纠结的少女,乔钰心中哑然失笑。小女人不过是被他抱了一下,居然……就害羞了?

    秦微完全蔫了,恹恹窝在椅子上,木呆呆地盯着眼前的食物。

    莲子百合羹、虾仁鸡蛋羹、芙蓉玉卷,还有一道剔透细腻的水晶豌豆黄,其上点缀着玛瑙绿色的葡萄,宛若黄龙玉上镶嵌着翡翠,全然就是完美无暇的艺术品,任谁也不舍得动筷子。

    秦大国师的三魂七魄,再次被食物勾了回来。

    某女很没形象地凑上前去,眼冒绿光地挨个打量了一遍,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

    这些都是他做的?!

    秦微抬眸看向乔钰,心中惊奇。

    她原本以为,像乔钰这样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应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五谷不分的才对。

    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妩媚微凉的夜色中,夜宵的气氛有些微妙。

    *

    与此同时,襄市黑道出了件令人啼笑皆非的大事。

    不止是哪个石头缝里蹦跶出来的傻缺一枚,不止是人傻钱多还是人傻钱多,居然大张旗鼓地以各种名义送钱给江东会?!

    不仅是黑虎帮,整个襄市黑道都对此嗤之以鼻。

    就算是哪家的千金少爷钱多得没处花,想来混黑玩玩,也不至于全然无视襄市大小几十个黑道势力,偏偏要跟一个苟延残喘的江东会?!

    江东会的辉煌?

    众人轻蔑一笑——

    那只是曾经!

    再也不复存在的曾经!

    现在的江东会,说白了就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妪。现在的黑道王者,只有一个,那就是黑虎帮!

    即便近来黑虎帮的运气实在有些背,先是被上家踹了,后又损失了不少高层,但是众人也权当做这是偶然。

    毕竟,高层没了可以在选拔培养,只要场子还在,黑虎帮依旧是那个屹立不倒的黑虎帮!

    正当所有人幸灾乐祸地看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冤大头砸钱时,江东会的老大们也同样是一头雾水。

    江东会现在已经到了苟延残喘的地步,究竟是谁善心大发或者不知深浅,居然开口就砸进来了这么一笔巨款!?

    那可是……

    五千万啊……

    这些钱,都足够可以并购一家襄市本地的中型企业了!

    现在的江东会……众人笑得有几分无可奈何的自嘲——

    真的还值这么多钱?!

    他们自己都不相信!

    只不过,对方既然钱都送到了,即便是烫手的山芋,他们也得硬着头皮接下来。

    谁都明白,江东会若是想重新崛起,这已经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

    于是,这笔钱,江东会接受了。

    根据小道消息传出来的巨大数额,此前讽刺挖苦的旁人,这下倒是忍不住眼红了。

    五千万啊!

    对他们这些道上的人而言,已经不少了!

    不是所有的帮会,都是江东会,一朝堕落居然能被人打压的再抬不起头来。

    也不是所有的帮会,都是黑虎帮,背后可以有个权势滔天的神秘上家,处处支持回护。

    五千万对于江东会而言是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对于黑虎帮而言不值一提。

    但是对于其他人……

    介于二者之间,诱惑同样不小!

    “搞定!”

    方希月揉了揉脖子,身下的椅子一转,离开了电脑。

    “都处理好了?”刘瑶推门进屋,手里提着一份刚刚送到的外卖,笑着打趣,“先吃饭,你要是饿出个三长两短,小姐回来我就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