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闻老捋着胡须,笑容意味深长,看向秦微的目光中却光彩奕奕。

    这丫头,果真不简单!

    秦微耸肩,弯了弯嘴唇,声音中微微带着笑,“改天,今天没空。”

    “张伯伯,该走了。”

    秦微微微一笑,看向张成业,目光中别有深意。

    张成业微微愣了一下,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当即压低了帽檐,拉住黎兆元就推开人群往外走。

    “黎老板,别走啊!”

    “是啊,还有这位……大师,我这里还有件东西想请您给掌掌眼呢!”

    说话的人是个中年人,手上戴着玉扳指,一看便是财大气粗。方才秦微可算是出够了风头,在围观众人心里俨然成了大师。

    “诶哟,刚才那位老人家,那不是……那不是……”

    说话之人眼睛忽然瞪大,结结巴巴说话都不利索了。

    身旁一人拿胳膊肘捅他,“老李你干啥呢?这老人是谁啊?”

    “那位、那位是闻大师啊!”

    那人“咕咚”一声横咽了口唾沫,忽然哎呦一声叫道。

    身边的人听他这一声吆喝,不禁皱了皱眉头,显然是只顾着秦微和黎兆元,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什么闻大师?”

    “就是那个……闻、闻大师!”那人声音都哆嗦了,颤巍巍伸出一根手指,“就是闻老,闻老啊!”

    轰——

    那人话音刚落,宛若一声惊雷炸响,炸得嘈杂纷乱的现场顿时安静下来。

    良久,才听到有人抽冷气的声音,那人有些艰难地看一眼几人离开的方向,“中央纪委的……闻老?”

    “不是闻老,还能是谁啊!”

    老李蹲坐在地上,就差捶胸顿足了。

    一旁的马啸更是吓得坐在了地上,身子哆嗦着,目光涣散跟死人没什么两样。

    闻老,居然是闻老!

    他要是早知道是闻老,他还敢挑明了坑那小姑娘吗?!他这堆古董,先不说里面赝品不少,关键是还掺了几件鬼货!

    这要是让闻老逮个正着,估计进去蹲个几年那都是轻的!

    瘫坐在地的马啸一想到这一节,脸色刷白,自己的摊子看都不敢再看一眼。

    闻老在他这里站的时间最长……

    他完了,全完了!

    马啸想去撞墙的心都有了,闻老爷子为什么会来襄市这种小地方?!

    闻老爷子为什么回来襄市?

    这也是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而此时疑惑的关键人物闻老,正坐在一辆低调的黑色商务车中。

    一旁的少女笑意恬然,闲闲坐在闻老身边,气质清淡雅致,正是秦微。

    “小丫头,你说真正的瓶子,已经被那伙人弄走了?”

    闻老捋着胡须,眉头紧锁,不怒自威。

    “是,”秦微点头,一斜身子靠在了车门上,“刚才在古玩市场上,我就觉得不对劲。方才的青花梅瓶赝品,很可能是对方设好的局。”

    闻老点点头,沉思片刻后忽然皱眉问道:“东西只有一件,且就在那摊主手中,那伙人,究竟从哪儿弄到的?”

    秦微翻了个白眼,笑着道:“还能怎么?人家更精,一分钱没花。”

    “一分钱没花?”闻老惊了一下,秦小狐狸笑得更欢,闻老没好气地瞪她一眼,笑骂道:“你这丫头,还跟我绕弯子!跟在你后头这一上午,我老头子脑仁都疼!”

    说罢还真的去揉了揉太阳穴,秦微“扑哧”一声,抿唇笑了。

    “摊主是什么人?哪能斗得过那群人?”秦微眸中的笑意微冷,声音有些讽刺,“他们想掉包,简单地不能再简单了!”

    ……掉包?!

    “……”闻老一噎,猛地咳嗽起来。

    一旁的保镖赶忙要给老人家顺气,哪知道闻老身边的少女却笑着摆摆手,白皙如玉的手指在老人背上轻推几下,闻老立刻不喘了。

    保镖看得目瞪口呆。

    他们这些人都是军方严格训练出来,专门负责保护老一辈领导人的安全。急救方面的知识他自然懂,但是这少女的手法他却是听都没听说过。

    而且,貌似很有效?

    经过她这么几下,闻老因为旅途劳顿导致的脸色发暗,居然也好了不止一个度?!

    这少女究竟是什么人?黑衣保镖瞠目,他想知道、还有什么是这姑娘不会的?

    “您别激动,为了这么几个人伤了身体,不值。”

    少女说话时笑容清浅,车窗外金粉一般的阳光簌簌而落。落在她微微上翘的睫毛上,少女莹莹如玉的脸上,染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晕,美好得得令人窒息。

    闻老捋着胡须大笑,指着秦微似乎很无奈。

    然而老人家心里却是高兴得紧,这丫头,跟他老头子有眼缘啊!

    第一次见面就能吸引他注意的晚辈,这女孩,是第一个!

    “丫头,那你知不知道,东西现在在哪儿?”闻老整了整身子,认真问道。

    “这不是正要带您老去么?”秦微唇角轻勾,气质清雅如莲。自从上车开始,她的笑容就没变过,始终是淡淡的,宛若清风似的,清淡入骨,仿佛幽谷清溪,让人心中觉得舒服。

    闻老不由得有些吃惊,和保镖对视一眼后,笑眯眯的道:“这丫头,又开玩笑打趣我。”

    老人家呵呵笑着,方才在古玩市场,别人没看见,他可是看见了,秦微掐了个指诀耍了点小聪明,轻而易举的找到了青花瓷瓶的所在。

    但是,他们还是晚了一步。

    更可气的是,被人用一只假梅瓶,绊住了。

    华夏国中古武者的存在,在上流社会中是个不是秘密的秘密。虽然对于秦微是古武者一事,闻老十二分的诧异,但是因为身边的迟荣也是古武者,所以他并没有过于在意。

    然而现在对方已经把瓷瓶带走了,这丫头,怎么知道对方在哪儿?!

    “到了,您老自然就知道我是不是在开玩笑。”

    秦微笑吟吟的看过来,清贵的眉目秀美如画。少女水眸中闪过几许潋滟流华,宛若春水搅碎了一滩碧波。

    闻老飞快蹙眉,瞧着少女安之若素的模样,不像是在说假话。

    聚拢的眉毛旋即舒展开来,闻老别有深意地笑道:“丫头,你得想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秦微闻言一顿,面上神色未变,心中却有些笑崩了。

    她说什么来着,她就知道闻老爷子这只老狐狸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于是某人果断决定装傻忽悠到底,眨了眨眼睛道:“我能掐会算,行吧?”

    秦大国师摊手,她已经很厚道了有没有?!

    她本来就是……掐指一算……算出来的……

    闻老果然愣住了,显然是被秦微吓到了,半天缓不过神来。

    半晌,闻老扑哧一声笑了,吹胡子瞪眼地道:“你这丫头就耍我吧!”

    “您老……”秦微笑笑,刚要说话,身上的翡翠罗盘忽然震荡起来。

    一丝杀气从腿侧攀岩而上,秦微豁然坐正了身子。

    水眸微眯,少女的目光瞬间转向车窗外,眸底淬着寒冰的冷意迸发而出,“停车!”

    闻老手一攥,威严道:“听她的,停车。”

    司机一脚把刹车踩到底,周围几辆轿车随之停下。

    “啪——”一声,车门不知何时打开了,保镖下意识张臂挡住了闻老。

    眼前却是一道虚影闪过,保镖还没来得及出声,身边的少女单手轻轻一撑,人已经翻出了车外!

    眼前仍旧是市中心,高楼林立,反光玻璃折射着正午的阳光,数道强光交织,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秦微虽然不怕这些,但是神色却一点一点冷了下来。

    呵呵,本事还不小!

    手中翡翠罗盘的震动明显停了,随之而来,周身气流飞旋,掠起少女的青丝,在空中勾过冷冽迷人的弧度。

    “别动。”

    秦微正要上前,男子颀长如玉的身形却挡在了眼前。

    乔钰气息一沉,秦微的眸光转瞬抬起,下一秒,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道:

    “九宫八卦阵!”

    ------题外话------

    今天来不及写了,明早修改!么么哒(づ ̄3 ̄)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