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国师重生之都市风水师 > 【178】以身相许如何?(必看)
    回到青野兰溪的别墅后,秦微一整晚都在研究手中的字条。

    乔钰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轻咳一声提醒,“你已经看了四个小时了。”

    秦微不语,只是深蹙着眉,紧盯着手中几乎被蹂躏的不成样子的字条。

    “十一点了。”

    乔钰墨玉般的眸子微闪,声音依旧淡淡轻缓。

    秦微胡乱点了点头,身边人的话自然没听进去。

    乔钰盯着她的后脑看了半晌,见她还是在翻来覆去盯着手中的纸条,气息一沉,忽然上前把人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

    秦微只觉得眼前一晃,整个身子已经落在男人怀中了,猛一转头,却对上了乔钰有些黑沉的眸子。

    额……

    好像不太妙。

    秦微眨了下眼睛,伸手戳了戳乔钰,“你先放我下来,行不行?”

    乔钰闻言,一双清润勾魂的凤眸微挑,没搭理秦微的讨价还价,转身朝着卧室走去。

    秦大国师愕然失声,咬了咬嘴唇,放柔了声音:“乔钰。”

    男人果然停下了步子,一双墨眸定定望着她。秦微被看得一阵不自在,小脸霎时飞上了红云,声音低得像蚊子,“你放我下来,我去睡觉。”

    乔钰轻轻勾起薄唇,如玉的俊颜似笑非笑。

    放下她,去睡觉?

    应该是继续和那张破纸大眼瞪小眼吧!

    秦微后知后觉的发现反抗无望,于是索性闭上眼睛,任由乔钰抱她进了卧室。

    这个男人虽然足够黑心,但是应该不至于对自己一个未成年人,做什么……

    吧……

    乔钰轻轻把人放在床上,转身出了房间。秦微从头到尾都是愣愣的,知道乔钰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进了房间。

    秦微看着眼前碗中的小馄饨,不禁愣住了。

    这是……他做的?

    碗中白嫩细腻的小馄饨宛若一瓣一瓣的白荷,热气翻滚摇曳,一股带着暖意的香气扑入鼻腔。

    清汤中浮着几片紫苏叶,绿意清新,勾描紫茎,秦微不禁惊喜地抬头望向乔钰。

    不要蛋花,不要紫菜,清汤中一定要放紫苏叶。

    紫苏叶可入药降火,放在汤中是极好的点缀。放在高汤中会染味,浓汤则毁了紫苏小家碧玉曲水流觞的意境,所以紫苏只能如清汤。

    这是她前世被乔眠月宠出来的挑剔,这一世不敢再奢求,哪知道竟然在这不经意的一个夜晚,眼前的男人让那些冰封的画面重新鲜活起来。

    这么贴心?

    秦大国师唇边跃上一丝狡黠娇俏的微笑,笑吟吟地道:“我不吃……”

    “不要姜末,不要葱花,”乔钰淡笑着看她,温润绝代的容颜在氤氲暖雾中染了一层缱绻,“馅里一定要有虾仁。”

    秦微睁大了眼睛,震惊无比。

    这、这、这他都知道?!

    “趁热吃,你天生血寒,凉了的话会胃疼。”乔钰静静望着她,仿佛眼前的世界只有她一人而已。墨玉般的眸,光华飘然,满目温柔缓慢地滋长,安静地蔓延,直至把眼前的人儿淹没。

    宠你一世,怎够?

    如果可以,我愿生生世世把你捧在掌心。

    能被我宠的只能是你,宠你的人只能是我。

    乔钰望着她,深邃墨眸的深情,在飘摇的水雾中肆意浓烈。

    像是入喉的烈酒,猛地逼出了秦微的眼泪。

    但是,最烈的酒,后味却最甘醇,绵长宛转,半步云巅。

    她就这么坐着,直直看着他的眸子,那双眸子风华如玉,此刻却只有她的影子。

    秦微轻轻抬手,拿掉了乔钰手中的勺子,眼泪汹涌而下,天地间寂静得一声不响,唯有她的水眸中,一痕一痕地划着泪珠。

    “乔钰。”

    秦微嗓音微哑,眼睛微微红肿。轻轻一声唤,一半轻柔,一半委屈,乔钰心中猛地一颤。

    乔钰抬手,修长如玉的手指刮去了她脸上的泪珠,柔声劝道:“别哭。”

    秦微愣愣看着他,忽然一把抱住了眼前的男人。

    气如兰吐喷泄在颈窝处,乔钰的身子猛地一震。

    她……她在抱他?!

    ……

    “乔钰……乔钰……”秦微紧紧抱着他的腰身,身子分明抖得厉害,却仍旧死死抱着他,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归宿。

    压抑了许久的哭声仿佛在这一刻爆发,乔钰终于稳住了心神,手臂轻轻环住了怀中颤抖的身子。

    莹玉般的雪肤微微有些凉,滑如凝脂。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所到之处,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战栗。

    是她!

    熟悉的触感仿佛电流传遍了全身,乔钰古井无波的墨眸中的波澜不惊彻底打破,却是凌乱得欢喜,欢喜得颤抖。

    “乔钰……”

    她仿佛痴傻了一般,只会一遍遍唤着他的名字。

    乔钰……

    乔眠月……

    乔钰轻轻揽着怀中的人儿,声音温柔入骨,衬着他水墨画般的容颜,全世界都能为之疯狂。

    “我在这,别哭。”

    “乔钰……”

    “嗯?”

    “为什么……对我那么好?”等到秦微哭够了,终于从他的颈窝抬起头,一双眼睛红红的,像只小兔子。

    什么高阳云端、冰雪清贵,国师大人的矜持,此时全都滚去了爪哇国。

    而素来温润优雅的钰少才,此时薄薄一件衬衫湿了大半,颇有点衣衫不整的味道,好好的衬衣被秦微蹂躏的不成样子。

    “……”你是我媳妇,不对你好我对谁好?

    秦微抽了抽鼻子,却没有一丝松手的意思,微微昂起头,两人的脸相距不过一指。

    如莲似雪的气息钻入鼻腔,秦微咬着唇,盯着乔钰不放手。

    钰少忽然微低下头,轻轻勾了下嘴唇,附在秦微耳边笑道:“是啊,我对你这么好,以身相许如何?”

    清若风烟的淡笑声满是揶揄,秦微猛地松了手,像只受了惊的兔子,猛地缩回了床头,警觉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很危险……

    可是她还想抱他,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