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汉女学堂 > 第八九一章 爬升
    “已经有十几天了吧?邹盼应该已经适应环境了,我们现在可以过去看看了。”

    这十几天的时间,钱汝君一直非常的忙碌,在晚上的时候,还有早上的时候,她都必须飞出去把学堂岛的学生收回来,或者释放出去,并且因为他们的身体状况还必须随时作调整,在白天的时候,她就必须把金麦城交给她,收进她的房间,躲进空间里,做完再送出去。

    至于女孩子,只能够在她打开门的时候才能够见到钱汝君。钱汝君是不允许在门外的女孩进来的,钱汝君当初处罚三个宫女的事情,已经传遍了金麦城,对于这一个禁令,没有人敢违反。

    除非他们想要离开金麦城,或者成为不重要的人物,在金麦城里,人人都希望自己成为有用的人,不希望被别人看为没有用的人。

    只要能够替金麦城贡献出一点力量,那么就是金麦城认为有用的人。

    而,金麦城认为没有用的人,除非年纪已经到了,或者身体有状况人如果被认为没用的人就会被驱离。或者做一些不会影响到别人的工作。

    那样的工作就寂寞了。

    女孩子在金麦城工作得非常的愉快,因为他发现在这个地方承认女孩子的工作能力,除了金麦城以外,她没有看到其他地方对女孩子的工作能力得到尊重的。

    如果要获得对方的看重,往往只有成为一个家族的奴婢,但是成为一个家族的奴婢,本身地位就有落差。

    在金麦城,她是一个自由人,只要合理的缴税,纳税就能够获得尊重。

    钱汝君基本会给予他们的尊重,她身边应有的防卫,很多时候根本看不到,钱汝君表明在金麦城,所有人都是他的护卫,所以在这里面他不需要特别有任何的防备,在大部分时候,只要钱汝君出现,所有人就会主动注意周遭环境的安全。

    他们知道他们生活是钱汝君带来的,这种生活方式必须维持很久,才会逐渐的固定下来,换一个人一定会发生变动。

    在他们看起来不只是会发生变动,还是会发生大变动。

    因为以女子为尊的城市只有金麦城,而金麦城明显的是大汉最辉煌的一个城市脸,皇帝所在的长安都比较不上。

    这座城市是女人的骄傲,在这里生活的男人肩膀也不需要背负这么沉重的任务。

    虽然面子上不好看,但是他们的生活却变得更为美好。

    如果不要有无谓的自尊心,还有比较的心理,在金麦城,他们就会活得非常好。

    或许这里的男人都是属于比较乐于接受,不会特别讲究突出的,所以他们的表现也逐渐不如女人。

    女人也逐渐懂得依靠自己,不会强求男人变得多么的强大,因为如果男人不够强大,女人可以成为男人的依靠。那男人也能够生活得舒舒服服的,好好的抚养下一代。

    金麦城的第二代或许是,意念最为通达的一代。

    钱汝君看起来如果好好的保养的话,活个六七十年都不是问题,所以钱汝君身体的健康是所有人的意愿。

    钱汝君旁边的这个女孩也是这样,所以辅佐钱汝君的工作,她做的特别的认真。

    不过钱汝君的想法太过跳跃式,她感觉有点追不上。

    但是钱汝君提到邹盼名字,她在脑海中迅速就翻出这个名字,如果脑袋不够聪明,她是不会被派到钱汝君身边的,因为所有金麦城的高层管理都知道,钱汝君对傻子没有耐心。

    钱汝君可以在旁边看傻子做重复性的工作,而且非常认真的样子,知道对方有安稳的生活,替他高兴。

    但是如果傻子跑到钱汝君身边,跟她合作,钱汝君的脑子就会爆发。

    “邹盼的情况还好,邹盼的老师报告说邹盼进步的非常的快。

    不过他跟其他人的合作并没有拉下,现在他们已经有一家小店了,可以说他是非常会做生意的人。

    他说他的目标是替弟弟妹妹一人赚一家店。

    所以他这家店的管理者是交给他最大的弟弟。

    他并没有亲自管理,而是告诉他弟弟该如何管理这家店。”

    “店里的营收他怎么分配?”

    钱汝君对于邹盼的事情,钱汝君很感兴趣,她很少对于一个平凡的人有特别的兴趣。

    也很少,对一个人洗脑之后却对洗脑的人很少施加影响。

    跟别人不一样,邹盼没有得到太多的命令,而是自由自在的生活,没有跟钱汝君接触,也没有得到钱汝君要做什么工作的命令,邹盼只是纯粹为自己而活着。

    所以钱汝君好不容易看到一个社会底层的聪明人,如何爬升的一个过程,所以她感到非常有趣。

    她想知道,当她介入邹盼的人生之后,邹盼的人生将有什么样的改变。

    就像电纸书介入了她的人生,她的人生就有了非常大的改变。

    钱汝君知道她能够改变很多人的人生,甚至可以说金麦城城人的人生,几乎都被她改变了。

    这些改变很少是钱汝君主动出击,而是人们用自己的力量,在钱汝君给予的改变的这条线上,搭上他们的力量做出改变。

    就好像一个荡秋千,当钱汝君,把这个荡秋千变结实了,他们就能够当得更高更远在摔出去的时候,他们会有不同的落点。

    有些时候这些落点太远,甚至跑到他们预测之外的地方,可能会让他们被摔死,但是更多人有准备的人,跳出去的时候能够进入不同的弱点,迎来不同的人生。

    而这个人生对他们来说是更进一步的。

    人生需要对比,当他们发现他们比周遭的人生活更好,甚至从传闻,从别人的话里面产生极大的落差的时候,他们知道自己正过着多么幸福的人生。

    这个时候,他们的幸福感就会不断的增强,对于金麦城的生活方式,就拥有极大的信心。

    当他们对金麦城生活的模式有信心的时候,即使钱汝君施展的是对这个时代非常诡异的做法,他们也会顺其自然的接受,并且把钱汝君的想法当成自己的想法,改变自己的想法,而他们的想法原本是根深蒂固,对于其他人来说,等于是非常难以改变的。

    但是他们人生改变的时候,他们的想法会跟着改变。

    当他们在做事的时候拥有极大信心的时候,往往就能够把事做好,并且脑袋也会变得非常的自由。

    自由的脑袋往往能够想到更多有创意的点子。

    “他们告诉你的消息毕竟有限,我们亲自过去看看吧!”

    钱汝君推开,金麦城高级管理送过来的各种文件,她知道,就算她没有处理,他们还是会想办法解决掉,做这些工作,其实她心里是怀着愧疚的,是她让她们过着如此辛苦的生活。

    钱汝君也不知道她带给她们的是幸福还是不幸?

    似乎每个人想要追求的东西不一样,但是尊严这种东西,钱汝君却认为每一个人都需要拥有,如果一个人没有尊严,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钱汝君虽然看起来有点欺负邹盼,但是钱汝君一直没有剥夺去邹盼选择的自由。

    钱汝君只是压缩邹盼生存的空间,看他有没有办法从狭小的空间找出一条生路,反击回去。

    这段时间以来,从消息的回馈,钱汝君觉得邹盼大概做的不错,所以钱汝君就有兴趣去看看邹盼现在过得怎么样。

    不知道邹盼看到她会不会感到非常的惊讶,曾经追随过公主,并且依靠公主生活的日子,邹盼回想起来,自己觉得值得骄傲,还是觉得非常不好意思呢?

    钱汝君可以感觉到,在当时邹盼是在抱着她的大腿,为了他以及他的弟弟妹妹们,谋求更好的生活。

    如果邹盼早一点出现钱汝君或许可以把他打包送给皇帝刘恒,这样做邹盼就可以脱离看钱汝君的脸色过日子。

    钱汝君觉得一个人要有自主的生活,才能够感到幸福。

    要看别人的脸色,除非这个人非常关照,对大部分的人来说,还是难免心里不舒服吧!

    但是看别的脸人的脸色过日子,似乎是这个社会的生存常态。

    即使是钱汝君也必须看皇帝的脸色,他可以不管不顾,但是这样会让两人的生活条件都变差。

    即使是皇帝刘恒,他还是必须看着臣子的脸色过日子,判断臣子的逆反心理,现在到了哪一种阶段。

    钱汝君对邹盼很感兴趣。

    好像发现一个新玩具。这是一款养成游戏,但是这款游戏的主角是真人,所以钱汝君虽然没办法玩到极致,可也是不能玩坏。

    钱汝君没有做太大的影响和干涉。

    钱汝君出行没有太大动员。

    她悄悄地到了邹盼念书的学校,看到里头的老师正在上课。

    邹盼正专心的上课,没有注意到在外面的人。其他孩子倒是没事,但是他们也用心的做功课。

    他们必须要在课堂上完成学习。下课以后,他们很忙,没有时间学习。

    钱汝君进了教室,却没有得到教室里教师和学生的关注。

    等老师忍不住拿起玻璃水杯的时候,人们才注意多了一个人。

    “小姐姐,你怎么来了?也是来上课的吗?”

    尉迟玉花惊讶的叫道。

    早就对钱汝君的身份有猜测的邹盼,只是轻声说道:“公主?”

    这个老师,没有见到过钱汝君。

    他原本认为是跑错教室的学生,但是看起来似乎不是。

    他听到邹盼轻声吐出的话。

    声音虽然小,但是在这个小小的教室,还是能听到。

    教室的设计,本来就是让老师的声音能够传很远。

    “你是?”

    不管钱汝君给什么答案,身份或者是名字,老师希望钱汝君给一个交代。

    在金麦城,公主是拥有这个封国的人,但是公主不常在金麦城,就算公主会金麦城,也不会通知全城。

    “陆老师你好,我可能要借用你一个学生。邹盼。至于我是什么身份,不知道,你能不能认识这个身份牌?”

    在金麦城,不想被外界知道身份,有一个方式,这个身份,只有金麦城内部的人,才会知道。

    但是在金麦城知道的人不少。

    但是到了老师这个位置,钱汝君就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熟记这个身份牌的意思。

    而她的身份牌,非常稀有,只有她一个人拥有,所以想要记起来,反而比较困难。

    或许钱汝君不会到处亮身份牌,所以很多人自然背过身份牌,就自然而然把钱汝君的身份牌忘了。

    毕竟,要成为金麦城的管理局的一员,要做的事情很多,有效率一点的,只会熟记他应该记住的,这样在工作上就没有问题。

    看到身份牌,陆老师有一点恍惚。

    如果他不是优评教师,而且来教邹盼就得到上头吩咐,必须用心观察学生的进度,逼出他最大的实力,他就有一种预感,他可能会见到金麦城的最高权威者。

    他知道对方是跟年纪不大的少女,但是他觉得能够提出这么多优秀的建议,带动金麦城的成长的人,应该非常不同。

    在他心中,钱汝君应该闪闪发光,没有看起来的这么普通。

    陆老师不知道,钱汝君还这是人间最接近神位的人。

    钱汝君很美,但是钱汝君没有太大圣洁的气息。

    而是像一个邻家女孩。

    这是钱汝君刻意为之的,没有在衣着打扮追求奢华,而是衣着低调朴素。

    她的衣服,穿起来最舒服,但是却不符合大汉对奢华高贵的定义。

    “是,你可以把他带出去。今天我们就上到这里了。他的学习速度很快,今天之后,我觉得他可以插班到跟他年纪差不多的班级去,但是他的字太差,我认为还需要练习,这需要安排时间。

    跟他的学习不冲突。”

    “好多,我会注意安排人盯他多写字。”

    钱汝君知道,要发明电脑,在这个年代还不太可能。所以写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还是一个重要的技能。

    “几个比较小的孩子,还写的比他好看。字正则人正。不能放了。”

    “谨受教。”钱汝君郑重的回应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