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参天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急中生智
    见扈隐子疾奔而至,南风下意识的想跑,但他没跑,无有灵气跑不过扈隐子。

    “你别过来。”南风喊道,眼见胖子闻声回头,又道,“别动手,不然同归于尽。”

    南风这话一语双关,实则是提醒胖子不要插手,而在扈隐子听来却是对他的恐吓,听得南风呼喊,扈隐子不慢反快,疾冲而至,凌空起脚,将南风连同肩上的担子一同踹飞了出去。

    木桶里还有不少菜油,木桶摔烂了,油洒了一地,南风前胸中脚,几乎背过气去。

    胖子见状几欲回冲,南风急忙叫喊,“别过来,不要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你拿什么与道爷同归于尽,”扈隐子狞笑逼近,到得近前冲着南风又是一脚,“甚时瘸的?天有眼,报应到了?”

    南风本已万念俱灰,听得扈隐子言语猛然发现一线生机,扈隐子貌似并不知道他是装瘸。

    “恶狠狠的看着道爷作甚,想咬我不成?”扈隐子起脚直踹面门。

    南风本能抬臂,却慢了半分,扈隐子这一脚直中面门,瞬时金星乱闪,鼻血横流。

    “这么慢?”扈隐子上前一步,抓过南风手腕。

    南风张嘴吐他,扈隐子侧身闪过,“灵气呢?修为呢?哈哈哈哈。”

    此时城外有不少赶路百姓,眼见一个道人殴打卖油郎,纷纷驻足旁观,自远处指指点点。胖子混在其中,咬牙切齿,双手握拳,强忍着没有冲上来。

    扈隐子甩掉南风左手,右掌再出,“瞎眼的东西,好好的人不做,下山做狗?”

    南风想避,但避不开,这一巴掌打的响亮,直接将他抽倒在地。

    “你想干什么?!”南风怒吼。

    他这话是冲胖子喊的,胖子见他挨打,按捺不住,想要上来相助。

    听得南风怒吼,胖子咬牙忍耐,退回人群。

    由于南风身上沾了油污,扈隐子便不再近身殴打,而是起脚踢踹,“你的修为呢?你的本事呢?知道你为甚瘸不?报应!”

    无有灵气修为便还不得手,虽然明知还口会挨的更重,南风仍然忍不住破口,他是乞丐出身,情急之下骂的粗俗,“不孝的东西,老子可是你的亲爹。”

    扈隐子闻言大怒,再度起脚,但南风身上沾满了菜油,踢了两脚都被滑开,一瞥之下见到扁担,抄起扁担冲着南风砸了过去。

    扁担砸中了南风的左肩,断了,断的不止是扁担,还有胳膊。

    “道人好生凶狠,一个瘸子,下得如此重手。”有围观之人看不过去,在旁开腔。

    一人开腔,立刻有人附和,扈隐子皱眉环视,众人畏他凶狠,纷纷住口退走。

    南风左臂扭曲,一看就是断了,但扈隐子仍不放过他,拿着那截断掉的扁担走上前来,“当年的硬气哪里去了?给道爷跪下,不然剩下那双手脚也给你废了。”

    南风连遭重创,全靠一口怒气支撑着不曾晕死过去,听得扈隐子言语,心中更恨,本想亡命反击,忽然想到一事,“莫打了,莫打了。”

    围观众人见状纷纷摇头,众人都以为他腿瘸志坚,未曾想他最后还是耐不住打,开始求饶。

    扈隐子见南风服软,大为得意,却并未放过他,厉声喝道,“跪下!”

    南风勉强坐正,腾出右臂自怀中拿出了一个纸包,抬手递给扈隐子,“莫要再打了,秘籍还你。”

    一听秘籍两字,扈隐子好奇之心大起,扔掉扁担伸手接过,打开纸包看了两眼,他并不晓得这秘籍的来历,不过却知道这是一本制造暗器和机关的秘籍。

    “东西我已经交出来了,莫再打了。”南风又道。

    扈隐子得了秘籍,怒气大减,但周围有人围观,他拿了南风东西,有殴打抢劫之嫌。

    见此情形,南风急顾左右,“这本来就是他的东西,我只是还他,你们别管闲事。”

    众人都知道他在撒谎,却不知道他是栽赃,而是认为他被打怕了,生出了奴性,对他的同情便转为鄙夷,纷纷转身离去。

    南风此时血流满面,垂着一条胳膊,狼狈凄惨,扈隐子得了秘籍,也不想在此多待,便高声说道,“道门慈悲,小惩大诫,日后你若再敢作恶,定不饶你。”

    南风默然不语。

    扈隐子虽然凶恶,却并不聪明,不晓得南风心思,只道他交出秘籍是在行贿求饶,训斥几句之后收起秘籍,往北去了。

    众人散去,南风以右臂拎起一只木桶,冲有心过来帮忙的胖子低声说道,“往南走,在林间等我。”

    胖子咬牙皱眉,转身先走。

    唯恐他人起疑,南风便拎着一只木桶,一瘸一拐的向南挪移,勉强走到有树木遮蔽的地方,胖子急忙迎了过来,抢过木桶反手扔掉,“还拿个破桶干啥?”

    不远处有路人经过,南风强打精神,高声道谢,“多谢好人援手,我胳臂断了,求你送我就医。”

    胖子知道他在做戏,怜他伤重,将他抱上独轮车,推着前行。

    路上有不少行人,偶尔也会有江湖中人走过,每遇到江湖中人,南风都会说话,“他们打我,只为要回那本公输要术,做豆腐的麻子是个好人,帮我说话。”

    他这话自然是为了放出风去,让墨门知晓,他先前说的是还给扈隐子,这个还字很重要,至于那个卖豆腐的麻子,也并未帮他说话,但那人离的最近,到时可以让墨门去找他,借那人之口说出细节,如此一来玉清宗的罪名就坐实了。

    胖子本来还不明白南风为何要交出秘籍,听他这般说,终于明白了,“这个办法好,玉清宗跳进江河也洗不清了,让墨门与他们纠缠。”

    南风身受重伤,精神萎靡,勉力撑到岔路口,授意胖子改道向东。

    “得赶快找人给你接胳膊。”胖子说道。

    “往东,十几里外有个镇子,这条路我曾经走过。”南风说道。

    南风没有支撑到镇子就晕死过去,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处破庙里,胖子正在不远处熬药,胖子也是乞丐出身,寻找落脚之处会首选破屋烂庙。

    “给我点水喝。”南风喉头发腥,满嘴血气。

    听得南风言语,胖子急忙走过来给他倒水,“那道人下手很重,不但敲断了你的胳膊,还踢断了你的鼻子。”

    “若不是他愚昧蠢钝中了我的圈套,我定会取他性命,”南风气怒难消,“便是这样,他日我也会要他一条胳膊。”

    “行啦,都被人打成这个熊样儿了,还吹牛发狠。”胖子端水过来,扶着南风喂他喝下,“胳膊上了夹板,莫要乱动,你在发烧,再睡会儿。”

    “我晕了多久?”南风问道。

    “没多久,”胖子伸手外指,“你看,天还没黑。”

    南风撑臂坐直,皱眉思虑。

    “又想啥呢?”胖子问道。

    南风没有立刻接话,他在想此处安不安全,扈隐子对岩隐子只是怕不是忠,得了秘籍不太可能交给岩隐子,他会将秘籍留下。不过扈隐子哪怕不将秘籍交给岩隐子,也会告诉岩隐子遇到并痛殴了他,以此向岩隐子邀功。

    扈隐子可能不晓得他被通缉一事,但岩隐子是龙云子的亲传弟子,应该知道铜钟一事,若是扈隐子将遇到并殴打他一事告知岩隐子,岩隐子一定会率人前来追赶。

    “此地不宜久留,走。”南风直身站起,一起身,牵动左臂,剧痛锥心。

    “你现在这样儿,能走哪儿去呀?”胖子接话。

    “咱现在在哪儿?”南风问道。

    “镇子的北面。”胖子答道。

    “独轮车呢?”南风又问。

    “扔镇口了。”胖子说道。

    南风沉吟片刻出言说道,“你出去一趟,搬块石头压车,推车往东走,二十里后往东南方向有条岔道,一直走到头,把车扔掉,抱着石头进山,中途找个隐蔽的地方将石头扔掉,再往前走十里,那片区域有不少荆棘,撕块衣服上的布条挂上,然后再回来,回来的时候别走路,走林子,快去快回,别磨蹭。”

    “搞的这么费事,你既然认识路,咱直接往东走多好。”胖子说道。

    “不能,往东就去东魏了,咱回盂县得往南走。”南风说道。

    “唉,你真把你师父的事儿当事儿。”胖子知道南风回盂县干什么。

    “师父对我恩重如山,我不能孝顺侍奉,若是再不为他洗冤报仇,便是忘恩负义的小人。”想起天元子,南风很是伤怀。

    “行啊,你看着火,我去推车。”胖子扔下烧火棍,起身外出。

    南风走过去烧火,待得药汤熬好,天也黑了,灭火喝药,也不敢在破庙待,在破庙东面的树林里坐着,等胖子回来。

    一直到凌晨时分,胖子才回来。

    “出了什么事?”南风问道,他知道那条路的路况,按照他的推断胖子应该在四更回返。

    “好险,我差点就回不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